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112章你知我心,我知你意

第112章你知我心,我知你意

  第112章李承乾带着李崇义和一帮侍卫前往秦怀道府上,秦怀道在工地那边巡视一圈回来,

  刚刚洗漱完毕,管家就过来通报说,太子殿下来了。秦怀道连忙让管家请过来,自己也是过去迎接一番。

  “见过太子殿下,此次是臣疏忽,没有想到这个事情,让殿下蒙蔽不白之冤!”秦怀道对着李承乾拱手说道。

  “无妨,这次也是我料事不足,所以才让那些宵小钻了空子!”李承乾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

  然后秦怀道引路,让他到自己的书房去,到了书房,秦怀道坐在那里泡茶,李崇义陪着,李承乾则是打量着秦怀道的书房。

  “还是你舒服!这次,我也想明白了,是有人不想让我恢复名誉,想要给某人铺路!”李承乾感慨的对着秦怀道说着。

  “嗯,话是这么说,昨天晚上,臣也是想了很多,也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本来还想着,让殿下再次做一次实验,以证清白的,但是现在看来,没有那个必要了,朝堂的争斗,也就是这两天,估计后天大朝,事情就会出结果!实验已经不重要了!”秦怀道坐在那里,点了点头,对着李承乾说道。

  “你们两个聊着,我去外面看看!”李崇义站了起来,他知道李承乾肯定是有事情找秦怀道的,

  要不然,不能这个时候找他,自己在这里,李承乾不好问不说,秦怀道也不好回答,如此这次李承乾没有问出来,肯定会记恨自己的!

  “好,来人啊,带着崇义大哥去客厅,好茶招待着!”秦怀道点了点头,对着门口管家说道。

  “是!”管家立刻回应,接着对着李崇义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而李承乾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有点感动,不管这么说,李崇义,秦怀道,还是心里支持自己的,要不然,他们不会这样。

  “来,殿下,喝茶!”秦怀道说着把茶杯送到了李承乾面前,李承乾点了点头。

  “殿下估计是有疑问吧?要不然,你也不会过来,而且还是这个时候过来,现在我府上,可是有不少人盯着的,昨天陛下到我府上,今天你又来了,过几日,估计还有更多的人来拜访!”秦怀道笑着对着李承乾说道。

  “哈,你大才,我怎么可能不来,我现在很迷茫,做了十多年的太子,处处谨小慎微,甚至为了自保,不惜犯一些错误,

  可是这次,我真的不希望他出错,我有时候是胡闹了点,但是大是大非我还是分得清的,就是没有想到,哎,哈!”李承乾苦笑了一声,在秦怀道面前,他都不称孤,而是称我,以显示对秦怀道的重视。

  “殿下,其实你完全不必多忧,你的太子之位,稳如磐石!”秦怀道笑了一下说道。

  “可不见得,就我们两个人在这里,有的话,出了我口,入你你耳,你也是如此,我父皇是有想法的,你和彘奴关系好,

  我知道,其实我父皇也是很重视彘奴的,这个我是清楚的,至于青雀,哈,不是孤瞧不起他,治学是行,但是为人为上位者,他还差远了!

  我的对手,不是青雀,是躲在后面的彘奴,想必你也看出一二!”李承乾坐在那里,对着秦怀道说着,

  秦怀道点了点头。

  “那你还说我稳如磐石?就这样,还稳如磐石!”李承乾笑着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没错,真的稳如磐石!殿下,不管是魏王也好,还是晋王也好,都是备用的,这个备用的启用,全靠殿下你怎么做,

  如果你不犯重大的错误,比如,嗯,谋反,那么,谁都拿不下你的太子之位,陛下是在培养备用的没错,但是备用的,只是担心你顶不住压力,没办法,大唐还是要延续下去,怎么办?让你的儿子接位吗?可能吗?”秦怀道坐在那里,对着李承乾反问着,

  李承乾则是陷入了沉思当中。

  “殿下,听我一句劝,你犯什么错都没有关系,唯独这个错,你不能犯,只要你不犯,那么那个位置,还是你的,

  当然,现在可能要复杂些,我估计,你还需要配合陛下做一些事情,陛下可能对世家有想法了,而你,需要和他们保持距离!”秦怀道坐在那里,继续说了起来,

  李承乾点了点头,这个他懂,不用秦怀道提醒。

  “既然殿下都知道了,那就没有什么需要我来劝说了,其实,坐下来看戏,也是不错的,虽然我们也是戏中的人物,但是相比来说,我们看戏的机会还是多一些的!”秦怀道坐在那里,笑着看着李治说道。

  “来,我用茶敬你一杯!”李承乾笑着点了点头,端起了茶杯,对着秦怀道说着,

  秦怀道也端起来碰了一下,喝完后,秦怀道继续给他倒茶。

  “殿下你好好考虑我的话,千万要忍住,这个忍,不是气愤的去忍,而是心平气和的去忍!

  静观其变,做好陛下交待给你的事情就好,其他的,看着他们争,其实,现在大家所有的一切,都是陛下控制的,

  不管是纸厂和印刷厂,都是如此,可以给你,也可以给魏王,晋王!又何妨呢?现在是他们的,未来还不是你的?”秦怀道继续对着李承乾笑着说着,

  李承乾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接着对着秦怀道拱了拱手,然后让秦怀道继续说下去。

  “纸厂和印刷厂,你肯定是控制不住了,我估计啊,这些都会成为李泰的,但是也有可能是李治的,现在说不好!

  不过,殿下,这些都没有什么用,真正的关键,还是在酒厂,酒厂那边,可是我们这帮子弟说控制的,你是有股份的!”秦怀道继续微笑的看着李承乾说着,

  李承乾一听,双眼一亮,这个才是关键啊,纸厂和印刷厂的管理权的诱惑之处,不就是和那些参股的国公爷们打好关系,同时能够和世家做交易吗?

  但是自己是太子,自己不可能和世家做交易,那么,纸厂和印刷厂的作用,还真的没有酒厂的有效,毕竟,这帮人,可都是国公和武将的儿子,和他们在一起,他们只要不反对自己,那么自己就是稳如泰山!

  “对,对,多谢伯平!”李承乾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秦怀道拱手说道。

  “嗯,客气了,往后啊,有空常来,我这边虽然没有什么好吃好喝的招待,但是,下酒菜还是有的!”秦怀道笑着对着李承乾说道。

  “谢谢你的好意,我还真不能常来,相反,能不来就尽量不来,否则,会给你带来麻烦的!你很重要,你的态度,会给外面释放出一个强烈的信号!

  所以,为了给你减少麻烦,我不能常来,但是伯平,我不是给你承诺,承诺没有任何用,

  我就是想说,你在我的心中,是有很重要的位置,因此,昨天我想不明白的事情,今天一大早,我就想到了你,我希望能够到你这里来,听听你的见解,我果然是没有来错的,谢谢你伯平!”李承乾说着站了起来,对着秦怀道拱手鞠躬说道,

  秦怀道赶紧站起来,回礼!

  “伯平,往后,我可能有得罪你的地方,不是我故意要针对你,而是为了保护你,你不能站在我这边,否则,你会有很大的麻烦,包括我父皇,其实都不想看到你站在我这边的!

  希望你能够包涵,有些事情,你知我心,我知你意便好!”李承乾非常真诚的对着秦怀道说着。

  “谢殿下的抬爱,我知道了!”秦怀道点了点头说道。

  “我不能在这里长待,否则,不好,等会我出去的时候,你让家丁放一下话,就说我在你府上,和你争吵了起来!告辞!”李承乾在这里得到他想要得到的,也收获很多,不能继续待着了,于是对着秦怀道拱手说道。

  “记住臣说的话,万事无妨!”秦怀道提醒着李承乾说道。

  “孤,记在心里!”李承乾拍了一下胸膛,有点感动的对着秦怀道说着,然后转身去拉开门。

  “哼,你胡国公府邸门槛高!往后,孤不来便是!”李承乾打开门,愤怒的喊了一声,一挥袖子,就往外面走,

  那些太监宫女和侍卫,连忙跟上,

  而李崇义则是从厢房里面出来,看到这一幕,愣了,不知道李承乾为何气冲冲的走了,看了秦怀道一眼,秦怀道装着苦笑的摇了摇头,李崇义马上小跑,跟上李承乾。

  “希望你能够成功吧!”秦怀道站在那里,没有到府门外去送,他不能送!

  等李承乾从秦怀道的府门出来,很恶狠狠的对着身边的人说,

  “往后,提醒孤,孤可不想路过这里,如果要路过,就弯路走!”李承乾说完了,气愤的钻入到马车当中,愤怒的冲着外面喊着走!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