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141章我不是大夫

第141章我不是大夫

  第141章李泰根本就不听李承乾的,就是坐在树荫下等着,等着什么时候李承乾走了,他就进去杀人,反正他对长孙冲也是没有感情的,杀了就杀了。

  李承乾对李泰也无奈,只能让人去禀报李世民,让李世民来处理,他还要进去看审讯,

  今天白天,又有五个官员被斩了,里面还关着一百多名官员,那些人大部分都是世家子弟,也有极少部分是投奔到世家这边的寒门子弟,

  所以李承乾杀起来,也不手软。

  而在外面的李泰,差不多半个时辰以后,就被李世民派人抓到宫里面去了,在宫里面待了一会,就被送到了魏王府,同时被禁足一旬,

  这一旬,他不许出宫,但是此刻的长孙无忌害怕啊,这个李泰疯了,要杀了他长子啊

  而且还放话了,只要有机会,就干掉他,这能够防的了一时,也防不了一世啊

  长孙无忌无奈,只能亲自登门去找李泰,希望李泰能够放过长孙冲,但是李泰连长孙无忌都不见。

  长孙无忌这两天,一下就苍老了很多,心里很恨这个儿子,怎么还能惹出这样的事情,

  此刻,在牢里面的长孙冲,也很冤枉,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就是有几个小老婆,还能够引出这么大的事情,自己等于是被世家给坑了,他们亲手把自己掐死了,

  长孙冲呆呆的坐在牢房里面,外面还有那些官员的嚎叫声,听的长孙冲头皮都发麻

  这个时候,李承乾背着手走到了长孙冲的牢房外面,看了一下长孙冲。

  “殿,殿下”长孙冲此刻紧张的站了起来,完全没有了往日里的那种神采飞扬,而是战战兢兢。

  “为何要这样”李承乾站在那里,对着长孙冲问着,他一直想不明白。

  “诶,我,我”长孙冲站在那里,低头不知道怎么解释。

  “因为你,我妹妹,可能就是剩下一年了,一年了孤恨不得冲进来,用刀把你大卸八块”李承乾咬着牙,非常怨恨的说着,

  长孙冲站在那里,不敢说话。

  “如果不是父皇发话,你现在已经是死人了,望你好自为之,把你知道的,都给说了,否则,不要怪孤不客气,大不了孤杀了,回去向父皇,向舅舅请罪去”李承乾狠狠的盯着长孙冲,

  长孙冲立刻快速点头,很害怕李承乾,这次他算是见识到了李承乾狠的一面,有几个御医都是李承乾亲自拿刀斩的头,长孙冲此刻看着李承乾,骨头都是软的。

  “带出去,审问”李承乾对着身后的人一说,就往外面走去,看都不想看长孙冲一眼。

  第二天,秦怀道带着礼物,也到了长公主府门外等着了,同时来的,还有尉迟宝琳,程处嗣,刘仁实,房遗直等各个国公府的长子,他们站在那里等着长公主的召见。

  “胡国公,尉迟宝琳,程处嗣,刘仁实四位公子随小的进来,其他人等,回去吧,殿下有点累”里面出来了一个太监,开口说着,

  其他的人,听到了,就散了,

  而秦怀道他们则是随着太监就进去了,到了长公主府,他们发现长公主正坐在凉亭里面,看着远处的景色。

  “见过殿下”尉迟宝琳看到了李丽质,不由是双眼通红了起来,刘仁实和程处嗣也是如此。

  “哈哈,来,坐,还是按照小时候的叫法,叫我丽质吧,我叫你们哥哥”李丽质看到了尉迟宝琳他们,非常的开心,发自肺腑的开心。

  “诶”尉迟宝琳他们也是强笑的点了点头。

  “伯平,你也坐,你和丽仙也是定亲了,我很欣慰,替妹妹高兴,对了,下午丽仙就会搬到我这里来住,她和父皇说,要搬过来陪我这个姐姐,真是难为她了。”长公主微笑的对着秦怀道说着,示意他坐下。

  “应该的”秦怀道也是微笑的说着,然后坐下来。

  “丽质,给你这个”尉迟宝琳那着一个布袋,递给了李丽质。

  “什么东西,宝琳哥”李丽质笑着接了过来。

  “你最喜欢吃的东西”尉迟宝琳看着李丽质说着,眼神里面带着关怀的温柔。

  “莲子”李丽质快速打开了布袋,发现里面居然全是莲蓬,而且好是那种刚刚好生吃的莲子,

  莲子要是老了,就不好生吃了,里面的嫩芽会苦,而且莲子也硬,不好吃

  只有那种没有长熟的才好吃。

  “嗯,我和处嗣,仁实早上去摘的,新鲜着呢,尝尝”尉迟宝琳看着长公主笑着说道。

  “嗯,可要尝尝,这个季节,莲子都长熟了,嫩的可是没有多少呢,三位哥哥有心了”李丽质非常开心的说着,说着就开始拿着莲子剥了起来。

  “我这一病啊,就想你们,想我们小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父皇要争夺天下,你们的父亲也要随着我父皇去打天下,

  咱们这帮没人管的孩子,到处玩啊,到处惹事,嘻嘻”李丽质在那里边说边笑着,尉迟宝琳他们也是跟着笑着,

  但是内心里面,还是有一份悲哀,他们都把李丽质当着自己的妹妹,小时候也照顾她,

  长大了,不少人也对李丽质暗生情愫,但是没人敢提,长公主的身份太高贵了,他们都知道,长公主不可能会和他们在一起的,

  可是,不管有什么事情,只要自己这几个人需要帮忙的时候,长公主就会站出来

  “伯平,有办法没有”此时,尉迟宝琳突然转向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问的秦怀道有点懵。

  “对啊,伯平,你看出来了长公主的病,而且也治好了房遗爱,长公主这边,你有办法没有如果有,就不要藏着掖着,哥哥们求你”程处嗣也是动情的看着秦怀道说着。

  “我,我,我也不是大夫啊,我哪有什么办法”秦怀道很是着急的说着,自己哪有什么办法啊自己前世是工科,不是医科。

  “你们就不要为难伯平了,伯平能有什么办法,宫里面的御医都没有办法,他能有什么办法”李丽质笑着看着尉迟宝琳说道。

  “我以为他有办法的,丽质,你知道吗在我们心里,他真是无所不能的,真的”尉迟宝琳对着长公主苦笑的说着。

  “哦,你还能这么厉害”长公主微笑的看着秦怀道说道。

  “真的,他什么都会,那些吃的,用的,还有现在的造纸厂,印刷厂,那多么复杂的东西啊,

  你没有看过伯平设计的那些机械,那是相当的精致,我们有的时候,围着那些机器就想,伯平的脑子到底是怎么想到这些东西的”程处嗣也在旁边开口说道。

  “我就是喜欢他家的吃的,不管是什么吃的,都是好吃”刘仁实在旁边搭腔说道。

  “都说伯平大才,前日之前,还没有仔细的打量过你,现在听三位哥哥这么说,你果然是如此啊”长公主笑着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那是哥哥们抬爱,其实也没有多大本事,我就是对格物这一块稍微懂点”秦怀道讪笑的说着,心里也在想着,

  其实长公主的病,估计是肺炎引发的肺气肿,不过还没有到最严重的时候,

  但是继续这么恶化下去,那就相当麻烦,到时候长公主可能会咳嗽窒息而死。

  其实肺炎,最好的办法就是青霉素,

  青霉素提炼的土方法,他也知道,但是没有把握,再说了,青霉素的用量,他也不清楚。

  几个人坐在那里聊了差不多一个时辰就告退了,他们也不敢太多的打扰李丽质,

  接下来的几天,每天都有大夫和郎中进入到长公主,都希望能够治好长公主的病,

  但是诊断过后,都是摇头叹息,表示没有办法,那些大夫都是满怀希望而去,一脸失望而归,

  毕竟,这次李世民开的赏赐,可是非常丰厚的,赏国公,钱粮万贯,良田万亩。

  而此刻的秦怀道,正在家里实验做青霉素,用土方法做,没办法,他没有那么实验器材,只能用土方法做。

  这天晚上,李承乾,李世民两个人坐在书房里面,此刻,那些官员也放了一些出来不过,都被贬到了外面去了,官职品级也是降职,甚至有人丢了官帽。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发现了李丽质的咳嗽越来越严重了,但是那些御医都是没有办法,想要来给李丽质治病的那些郎中,也是没有办法。

  “真的没有办法吗”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儿子问了起来。

  李承乾坐在那里,低头轻轻的摇着,已经这么多天过去了,还没有一个大夫郎中有办法,虽然现在还有很多郎中往这边赶来,

  但是他们也知道,希望非常渺茫,这么多御医都说已经晚了,他们没有办法了。

  “诶朕不相信,朕不相信”李世民疲惫的站了起来,往外面走去,他不想在失去自己的闺女,

  前两年他失去了自己的最心爱的皇后,现在又要让他失去自己的闺女,他不甘心,

  作为一个皇帝,他掌握着大量人的生杀大权,可是,救不了自己的皇后和闺女。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