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160章横着走?

第160章横着走?

  第160章秦怀道听到他们这么说,就交代他们不要对外说。他们自然是点头。

  “殿下无大碍了,这次,我算是赌对了,也是因为你们,你们都说长公主好,我也只能试试,还好成功了。”秦怀道笑着看着他们说道。

  “真的!”他们三个全部站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现在孙神医在医治了,孙神医说没有大问题了,不过,这个消息,你们可不能对外说,估计过几天殿下自己就会宣布,在中秋游园那边宣布,

  我呢,这几天也就不去了,这段时间都是忙着长公主的事情,各个府上的礼品,都还没有回过去。”秦怀道苦笑的对着他们说道。

  “这个不要紧,都知道你不在府上,府上就没了管事的人!殿下那边真的没有问题了?”尉迟宝琳摆手对着秦怀道说道。

  “那还能有假,那些病人你也看到了,现在都不咳嗽了。”秦怀道笑着对着他说道。

  “太好了,伯平,你知道救好了长公主意味着什么吗?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吗?”程处嗣也是非常激动的说着。

  “什么?”秦怀道装着不懂的看着程处嗣。

  “长公主的照顾,我跟你说,长公主对于陛下的影响极大,哪怕是太子殿下有的时候都要求长公主出面求情?

  往后啊,你犯了什么事情,完全不用担心,殿下那边就能够给你摆平,殿下此人,非常善良,陛下对她也是异常宠爱,

  我们这帮人犯事了,殿下都会帮忙,当然,也不是谁都主动会帮的,我们三个加上李崇义,殿下是主动帮的,其他的人,得去求才行。”尉迟宝琳笑着对着秦怀道解释着。

  “没错,往后,有了殿下做你的后盾,你谁都不怕,我跟你说,哪怕是李泰,他惹你了,你收拾他就是,

  李泰都不敢报复太狠,因为一旦被长公主知道了,李泰就要挨揍,李泰就怕长公主,长公主那是真揍啊,揍完了,李泰还没有地方说理去!往后,在京城,你基本上可以横着走了。”程处嗣非常兴奋的对着秦怀道说着。

  “没错,而且想要升官,想要安排个人,找殿下就行了,殿下肯定能够给你办好,她只要去陛下那边说一声,陛下都会答应。”刘仁实也接着拍着秦怀道的肩膀说道。

  “还有这样的好事?那以后,我在京城,谁都不怕了?”秦怀道笑着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那当然,要不然,长孙冲之前为什么这么横,不就是背后是长公主吗,没人敢得罪,现在长孙冲自己找死,哎,

  说到了长孙冲,我都想要揍他,不过,听李崇义说,长孙冲在牢里面也是被吓的要死,这次他是真的麻烦了,

  你说他玩就玩,青楼画舫没女人啊,普通百姓家没有女人啊,非要沾惹世家的人,这不是找死吗?

  我跟你说,伯平,可千万记得,不要去沾惹世家的女人,尤其是在这个局面!”程处嗣提醒着秦怀道说道,

  现在的局面已经很明显了,李世民对于世家是非常不满的。

  “你们知道的,我不爱这口。”秦怀道笑着对着他们说道。

  “也是,你的性子太安静了!”程处嗣听到了,点了点头。

  “诶诶诶,你们想过没有,之前陛下发布的公告,伯平可是治好了殿下的病啊!”刘仁实此刻想到了这点,看着他们三个说道,而尉迟宝琳和程处嗣则是傻傻的看着秦怀道。

  “干嘛?”秦怀道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我的天,一个国公,钱万贯是小事,良田万亩啊!良田万亩,价值七八万贯啊!还有国公,你现在连子嗣都没有,就有两个国公的爵位在手!”尉迟宝琳他们瞪大了眼珠子,看着秦怀道说道。

  “怎么可能会给国公?我已经是国公了,还给国公?不大可能,最多就是钱粮赏赐多点,良田,我估计陛下是会给的。”秦怀道听到了,连忙摆手说道,

  大唐的国公,可没有那么便宜,更何况,现在自己已经是国公了,而且也没有子嗣,陛下就是赏赐自己国公,也不知道封给谁。

  “也是,你也是怎么不和小妾生一两个啊,你不是有妾吗?哪怕是生出来一个,这个国公他就跑不了。哎,可惜了!”尉迟宝琳也点头说着。

  “你说的容易,武媚才到我府上多长时间啊?生孩子也没有那么快吧?再说了,我才多大?”秦怀道无奈的看着他们苦笑说道。

  他们也是笑了起来,他们忘记了,秦怀道才刚刚满十六岁不久。

  接着他们就坐在书房里面聊着,差不多有半个时辰,他们才回去,而秦怀道也是在武媚的伺候下,开始洗漱。

  “殿下,最近朝堂这边有点看不透啊!”武媚在后面对着秦怀道说着。

  “怎么看不透了?”秦怀道有点不懂的看着武媚,自己还没有想过这个事情呢。

  “嗯,反正就是感觉乱糟糟的,太子殿下现在的权力越来越大,而且这次因为长公主的事情,太子殿下杀了这么多官员,居然没有人敢反抗,

  而且坊间也没有什么传闻出来,之前都说,太子殿下失宠,晋王得宠。”武媚边给秦怀道擦背,边对着秦怀道说着。

  “哈,怎么可能章失宠,那些传闻,都是有他的目的!对了,晋王殿下送来了过节的礼品吗?”秦怀道想到了这里,问了起来。

  “送了,听说还挺丰盛的,是晋王府的那个管家亲自押送过来的。”武媚想了一下,开口说着。

  “魏王和太子殿下呢?”秦怀道接着问道。

  “也送了,太子殿下的礼品很丰盛,魏王的就是一般。”武媚回答着秦怀道的问话。

  “嗯,魏王此人,这次倒是让我意外了,他对于长公主真的是非常好,我还以为,在魏王眼里,就没有他尊敬的人呢。”秦怀道想到了魏王李泰,就笑着说了起来。

  “嗯,也有所耳闻。”武媚在后面说着,

  第二天,秦怀道起来以后,就开始带着府上的丫鬟,还有武媚前往厨房那边了,

  秦怀道开始吩咐那些丫鬟们做月饼,秦怀道站在旁边指挥着,

  而武媚则是在那里学着,她当然知道秦怀道带她来是什么意思,就是这些点心的事情,以后就是要交给武媚的。

  秦怀道这次可是做了好几种月饼,有红枣仁的月饼,鸡蛋黄月饼,还有花生仁和豆沙馅,每种都做了很多,其中鸡蛋黄都快把府上的鸡蛋消耗完了,

  府上也养了一些鸡,而且也会在外面买鸡蛋,这几天,府上的那些下人,吃蛋白都吃腻了,

  做好了以后,已经是八月十三的晚上了,后天就是中秋节,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秦怀道就要安排府上的家丁,全部送出去,只要给府上送过礼的,都要回礼,

  而且,还有一部分官员,比如一些低级官员,还有就是父亲之前的一些老部下,经济不宽裕的,秦怀道也会安排人送过去,毕竟,他们和秦琼的这份感情在。

  “老爷,这些月饼过去,我估计京城这边其他的月饼,都没有人吃了!”武媚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

  这几天,她也是没事就吃月饼,没吃过,新鲜,所以吃了不少。

  “嗯,老爷说过,好东西不怕晚,对了,后天晚上,咱们一家一起去曲江那边,请帖好像送过来。”秦怀道对着武媚说着。

  “老爷,妾身,妾身也能去吗?”武媚一听,相当激动,她可是知道长公主要在曲江那边举办中秋游园会,好玩就先不说了,能够去,就代表着一种地位,

  虽然她是小妾,但是能够跟着秦怀道去曲江那边,就代表着,他在秦府的地位很高的,往后出去了,一半人家的夫人,看到了自己,也不敢小瞧了。

  “去,怎么不能去,咱们府上就这么几个人了,当然都要去,跟我一起去!咱们府上也算是过第一个节日吧,前几年都在丁忧,也不敢出去游玩。”秦怀道笑着对着武媚说道。

  “谢谢老爷!”武媚非常激动的说着,

  同时也恨自己不争气,怎么还没有怀上,如果秦怀道真的救好了长公主,是要封国公的,

  可惜,现在肚子没有动静,如果有动静的话,也许是有可能被封爵的,毕竟秦怀道自己有国公在身,哪怕是他和城阳公主结婚了,生的第一个儿子,是要袭爵的,

  而自己生的儿子,是长子,也是有机会封爵,可惜了,肚子没动静!

  “老爷,我来府上有段时间了,为何一直没有怀上啊,妾身都打听了,也吃了一些药,怎么就没有用呢?”武媚有点害羞的看着秦怀道说道。

  “着什么急,咱们还怎么年轻。”秦怀道压根就没当回事,自己才十六岁,何必着急孩子的事情。

  “你不着急,但是长时间下去,府上的人就会说闲话了,说妾身是一只不会下蛋的鸡!枉费了老爷对妾身的宠爱。”武媚嘟着嘴,一脸委屈的说着。

  “哎呦,没事,在府上,谁敢嚼舌,听到谁嚼舌,你打出去就是。”秦怀道安抚着武媚说着,这怀孕的事情,自己也不能做主啊,只能努力。

  Ps:月饼,在宋朝开始大量流行,其实在唐朝就有了,是在上流社会流传的,因为那个时代,粮食非常金贵,寻常百姓家,是没有多余的粮食来做这样的小吃的,只有那些富贵人家才有!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