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195章情份到此为止

第195章情份到此为止

  第195章

  秦怀道站在那里,听到李治从造纸厂这边弄走了八千贯,气愤的不行。

  而李治则是说,自己是真的缺钱,争夺太子之位,需要钱的。

  因为这个造纸厂,是他监管的,也管着这个印刷厂的账目,大家也没有人会去想要查账,毕竟,这里这么高的利润,大家已经知足了,

  加上一开始生产量并没有提高那么快,所以,大家也就忽视了这点。

  “8000贯钱,你知道被查出来后,你是什么后果吗?你还怎么争?你认为那些国公爷会给你机会?

  如果被外面的那些文臣知道了,他们会怎么说你?你考虑过没有?”秦怀道心里那个气啊!

  李治也胆大了,居然敢从造纸厂弄钱。

  李治听到秦怀道说的话,脸部的表情还是非常坚决:“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后果,可是我没有办法,我没钱!想要拉拢小世家的人,想要拉拢寒门子弟,没钱怎么行?

  倒不是说他们要我的钱,而是我作为他们的领头人,我总要表示吧?我又没有其他的产业,现在又是关键时期,我有什么办法?我也不想这样!”

  “那你就没有考虑过,一旦此事被发现,你怎么办?”秦怀道盯着李治继续问了起来。

  “考虑了,一旦爆出来了,我就找你借钱去,用你的钱,来填补这里的空白,没办法,我没有别的法子赚钱。

  我和太子哥哥不一样,他有父皇对他的支持,和四哥也不一样,他出来多年,已经布局了产业,还有世家在后面帮着,我呢?我怎么办?

  我找你帮忙,希望你来辅佐我,我知道,你手上肯定还有大量能够赚钱的生意,可是你不来!”李治抬头盯着秦怀道。

  语气带着委屈和郁闷,同时也有不甘。

  而秦怀道则是坐下来,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招募那些工人过来,扩大这边的产量,就是想要把这个事情给抹下去,那些新工人一开始生产量不会很多,我会慢慢给他们加上去。

  等差不多一个月以后,他们稳定了,那么这个纸厂的产量也会稳定,当然,我也不会让他们加班了,但是一天也有55万张白纸左右,现在一天是45万张白纸,不让加班的话,大概是40万张。”李治坐在那里说着自己接下来的想法。

  “我想着,一个月以后,我就不从这里拿钱了,我也知道,一旦被查到,后果很严重,但是我没有办法,伯平,这次,你得帮我,就一个月!”

  李治说着对着秦怀道竖起了一根手指,央求的看着秦怀道,希望秦怀道能够帮他隐瞒这个事情。

  “往后,你就把多余的纸张偷偷卖给那些商人,每天可以卖给他们15万张左右,一天能够有15贯钱的利润,一个月下来就是450贯,是不是?”秦怀道坐在那里,盯着李治问了起来。

  李治不敢看秦怀道的眼神,他也知道,瞒不过秦怀道。

  “帮帮我!”李治还是这么说,希望秦怀道不要捅出去。

  秦怀道此刻站了起来,叹气了一声:“一个月之内,处理干净,这一个月我不会过来,另外,咱俩的情分到此为止。以后,你是王爷,我是国公!再无为善兄和伯平弟!”

  秦怀道说完了,就往外面走了。

  “伯平!”李治此刻着急的站了起来,喊住秦怀道,后面那句话,确实是吓到了李治。

  也就是说,秦怀道这次帮他是看在之前两个人交情的份上,以后,两个人就不要提交情了,公事公办的好。

  秦怀道听到李治的喊声,站住了,猛的回头,非常愤怒的冲着李治喊道:“8000贯,加上你分给下面人的钱,不会低于1000贯,就是9000贯,加上还有一个月,你肯定还会卖的,可能要超过1万2000贯钱,

  晋王殿下,12000贯里面,有6000贯那些国公府上的,我可以不要这份钱,可是你让我怎么去面对那些国公?那些国公,都是对我秦府有大恩的人。

  我,为了帮着你瞒着,让自己的良心受损,你还想怎么样?”李治站在那里不说话,他不知道怎么跟秦怀道说。

  “你太胆大了,你把所有人都当傻子!”秦怀道继续盯着李治说着。

  “你不查,没人会知道,我知道你对于算术这一块非常有研究,可是那些国公们并不懂,那些武将的孩子,也不可能知道。”李治抬头盯着秦怀道,非常坚决的说着。

  秦怀道只能无奈的苦笑摇头。

  “行,呼,你自己看着办吧,当我没来过!”秦怀道说着就转身走了。

  他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李治,同情他,确实有点,但是更多的是厌恶。

  钱的事情是小,但是敢蒙骗这么多人,而且还这么理直气壮,秦怀道很讨厌。

  他李治把所有人都给耍了,大家之前都认为,李治很老实,肯定不会乱来的,尤其是要争夺太子,名声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李治就是敢干,而且还干了两个月,如果不是今天自己过来看一下,估计这个事情都没有人知道。

  同时,秦怀道也怕,李治这样的人,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为了利益,估计他什么人都能给卖掉,之前纸厂的利润也是他暴露出去的。

  现在,坑秦怀道他们的钱,他也能够干的出来。

  如果当初李治没钱,到自己府上来借钱,自己不可能不借,多了不敢说,五六千贯钱,秦怀道肯定会借给他。

  但是他没有来管自己要,也就是说,他一直以来,就没有信任过自己,只有利用自己,包括他后面说的,一旦发现了,才来找自己借钱,还是利用!

  利用自己的钱,还有利用自己和那些国公的关系,把这个事情压下去。

  秦怀道很气愤的走了。

  而李治坐在那里,也很气愤,他认为是因为秦怀道不帮自己,自己才会这么做的,如果秦怀道帮自己,自己根本就不会缺钱。

  他想不通,为何秦怀道不帮自己,自己之前这么照顾他,他和丽仙的事情,也是自己从中间牵线搭桥的,但是,现在这份情,刚刚秦怀道说,全都没了。

  “没有你,我就不相信我成功不了!”李治咬着牙坐在那里,非常坚决的说着。

  秦怀道到了印刷厂以后,印刷厂还在快速的印刷,就在秦怀道进来的时候,又有一车的书,被送到了长安城去了。

  “伯平,你来了?”程处嗣看着秦怀道过来,就笑着过来招呼着。

  白天,如果没什么事情,程处嗣也会过来,因为这边的官员现在忙不过来,而且晚上还需要值班,所以没事的时候,他们都会过来。

  “嗯,来了!”秦怀道点了点头,往茶房那边走去。

  “怎么了?”程处嗣看到了秦怀道的情绪有点不对劲,就跟上去问了起来。

  “哦,没事,可能是昨天喝酒喝的有点多,现在还是晕晕乎乎的。”秦怀道听到了,苦笑了一下说道。

  “嗯,也是,不过喝醉了也值得的,对了,明天,去我府上吃饭,我请客。”程处嗣笑着对着秦怀道说道。

  “你请哪门子客?”秦怀道听到他这么说,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嘿嘿,陛下赏赐可不少,我家二小子提升到了侯爵,三小子,是子爵了,其他人府上也差不多。

  不过,就房遗爱这小子最舒服,他本来就是开国郡公,他和高阳也没有孩子但是陛下给他的圣旨是,次子侯爵,同时加封食邑400户,赏钱2000贯钱呢!良田也加了500亩!”程处嗣笑着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哦?一下就赏赐这么多?”秦怀道也替房遗爱高兴,毕竟这次李世民的赏赐可不少。

  “那是,房遗爱好歹也是陛下的女婿啊,肯定会多赏的,加上这小子之前一直不靠谱,这次也算是给陛下和房相长脸了。”程处嗣笑着说了起来,这层关系确实是会增加很多赏赐的。

  “没听到这小子说请客啊。不行,我哪天看到他了要问问去。”秦怀道也取笑的说着。

  “他不请谁也不敢不请你!不过,他估计是最后请的,我们先请完再说,明天我请,后天宝琳请!”程处嗣非常高兴的说着。

  这次他们这帮武将的孩子,可是出了风头了,而很多文臣的孩子,只能看着他们眼红。

  “好,走,喝茶去!”秦怀道高兴的点头,然后拉着程处嗣去喝茶,也不去想李治的事情了。

  今天已经把话说开了,就不需要多说什么了。

  秦怀道在印刷厂这边喝茶,也没有去厂房那边看看,实在是没有那个心情,就回到了府上。

  府上现在还有宾客,秦怀道需要陪着。

  到了下午,秦怀道送走了那些宾客以后,就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少爷,晋王殿下求见!”此刻,管家推开门来,对着秦怀道说道。

  “嗯,就说我喝醉了,现在正在睡觉!”秦怀道对着管家一摆手说道。

  管家听到了,愣了一下。

  之前他可是知道的,秦怀道和晋王殿下的关系很好,怎么现在看着秦怀道好像不待见李治了,这里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管家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不敢说,还是按照秦怀道的吩咐,去给李治通报去。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