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222章工坊的秘密(四更求月票)

第222章工坊的秘密(四更求月票)

  第222章

  秦怀道对于娘亲那边的亲戚是没有概念的,因为他记事起,好像就没有什么来往了!

  “嗯,府外有一个叫刘平义的人,你认识吗?”秦怀道考虑了一番,对着管家问了起来。

  “回少爷,听过,但是好多年没有来往了,可能不记得了。”关管家回忆了一番,然后开口说道。

  “叫他进来吧!”秦怀道犹豫了一会,还是让管家喊他进来。

  “我看是错不了的,毕竟,他自己说是你的堂舅,而且,我问了他的履历和户籍,他说的确实是颍川的。”程处嗣看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嗯,看看吧,如果真的是我娘亲那边的人,见见也是可以的!”秦怀道笑了一下说道。

  毕竟有这层关系在,如果真的不帮忙,未免也太不近人情了。

  但是也要看他贪腐了多少,如果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那这样的人,也没有帮的必要了。

  很快,刘平义就到了秦怀道的客厅这边。

  “见过胡国公,见过两位小公爷!”一个中年男子,穿着还算华丽的长衫,到了秦怀道这边,对着秦怀道和程处嗣他们三个就开始抱拳行礼。

  “坐!”秦怀道笑着指着旁边的位置说道。

  “谢谢胡国公!”刘平义非常谨慎的往旁边的位置走去。

  心里则是有点激动,如果有秦怀道救自己,那么自己肯定是死不了了。

  “有什么事情要见我?你也贪腐了?贪腐了多少?说来听听,我看看到底该如何救?”秦怀道直奔主题,先问清楚再说。

  “是,胡国公,小的不该财迷心窍,但是不拿也没有办法,工坊的贪腐,可不是我们说了算的,下面还有很多人,包括副手,还有工匠大师傅他们都要拿钱,如果不拿,在工坊里面根本就站不稳脚跟。

  我在笔墨工坊担任负责人三年,一共贪墨了大概是1500贯钱左右,其中账本这边的大概是800贯钱,而其他的采购物资虚报价格,大概是700贯钱!

  胡国公,不拿不行啊,不拿,他们会排挤我们出去的,我那个时候刚刚到京城来任职,如果被排挤出去了,连补缺的机会都不一定有了!”刘平义坐在那里,一脸痛苦的对着秦怀道说道。

  “嗯,这也太过分了吧?这不是逼着人走上死路吗?”程处嗣坐在那里,骂了起来。

  秦怀道则是没有表态,而是坐在那里思考了起来。

  按照刘平义的说法,他三年弄了1500贯钱,那么下面的那些人,加起来肯定也不止这个数量。

  “你任职三年,下面的人,贪墨了多少?”秦怀道看着刘平义问了起来。

  “只会比我多,不会比我少,这个钱,其实要查查不到的,很多是查不明白的。

  就说笔墨吧,上等的笔墨我们确实要采购,但是这些东西只是给陛下和各位王爷使用,他们一年用不了多少,我们都是十倍数量报上去。

  而中等的笔墨材料,主要是给各个衙门使用,价格也是虚高的,加上很多原材料,都是世家控制,我们去采购的时候,他们也会里应外合,虚报价格。

  这些钱,完全查不出来,但是这里面可是一大笔费用的!”刘平义坐在那里,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我就知道是这样!这些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秦怀道站了起来,背着手说道。

  “嗯,真正可恨的不是那些工坊负责人,而是工坊大匠,他们仗着有技能,加上那些人,大部分都是世家培养出来的,几乎是他们说了算的。

  我们这些负责人,其实是要巴结那些大匠的,也就是大师傅!”刘平义继续说了起来。

  “嗯,这个事情我听说过,好像是有这么回事,那些大匠,你不要看他没有品级,但是非常有钱,很多大匠,家里都是好几个小妾的。”尉迟宝琳听到了,点了点头,这样的事情,他也有耳闻的。

  “嗯!”秦怀道点了点头,思考着,如何来处置这些大匠了。

  如果不处置这些大匠,那么哪怕是换了那些官员,他们也会继续这样贪腐。

  毕竟,拿惯了大钱的人,突然没有那么多钱给他们了,他们会非常不习惯的!

  “工坊里面,除了大师傅,就没有人懂工艺吗?”秦怀道看着刘平义问了起来。

  “有的工坊有,有的没有,就看那个大匠会不会真的教徒弟了,一些关键的技艺,那些大匠只会传给自己的儿子,而不会传给徒弟。”刘平义接着对着秦怀道说着。

  秦怀道点了点头,接着走了过来,对着刘平义说道:“不说这个了,我这边已经好几年没有和颍川的亲戚联系了,我娘亲可还有亲人在?”

  “有,有啊,胡国公你的外爷还健在,同时三个舅舅也在,其中你二舅担任汾阳的府尹,三舅担任洛阳府长吏!”刘平义坐在那里,非常激动的说着。

  “嗯,我大舅呢?”秦怀道听到了,就问了起来。

  “大舅也就是我大堂哥,现在在府上,因为早年间战乱,伤到了一条腿,现在在家里管着事情,主要是家族的生意!”刘平义马上给秦怀道介绍了起来。

  “哦!”秦怀道点了点头。

  “可有他们的名字和现在的通信方式?”秦怀道对着刘平义继续问道。

  “有,有!”刘平义连忙点头说道。

  “嗯。管家,叫人笔墨伺候。”秦怀道扭头对着身后的管家吩咐着。

  “好嘞,少爷!”管家立刻就吩咐家里的家丁,去准备了。

  而刘平义站了起来,跟着管家前往偏房。

  “这么说,那些官员,其实也是替死鬼?”尉迟宝琳皱着眉头说了起来。

  “可不能算是替死鬼,没有一个是被冤枉的。

  这么说吧,比如刘家的工匠是在王家负责人的工坊担任大匠,而王家的人在卢家负责的工坊担任大匠,卢家的人在刘家负责的工坊担任工匠。

  他们像是一颗大树的树根一样,盘横交错,看着是那些大匠在威胁着那些负责人,其实是世家为了整体的利益,早就全部渗透在了一起了。”秦怀道笑了一下,对着尉迟宝琳他们两个说道。

  “有道理,可是怎么查呢?换掉那些大匠,不大现实,可能有很多技艺,是下面的那些工人掌握不了的,而且谁能够保证,那些工人就不是世家的人?等他们担任大匠后,会不会也是这样呢?”程处嗣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秦怀道则是坐在那里没有说话,脑子里面也在想着这个事情。

  “我看难,世家不除,工坊那边的事情,就避免不了。”尉迟宝琳坐在那里说着。

  “难肯定是难的,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看吧,我也没必要一下把世家得罪死,其实那些工匠是靠世家来庇护的。

  世家除了,那些工匠虽然还是会贪墨,但是不敢这么明目张胆,这里的关键,还在世家手上!

  没有官员去保护他们世家的财富,他们弄那么多钱,有什么用?还不是要被抄家?”秦怀道想通了这点后,对着他们两个说着。

  他们两个点了点头。

  很快,刘平义就写好了秦怀道在颍川亲人的通讯地址和联系人。

  秦怀道点了点头,让他坐下,喝茶。

  刘平义此刻非常忐忑,当然,心中也抱着希望,只要秦怀道出手救自己,那么自己肯定不会死。

  “嗯,你呢,做好被罚钱的准备,死罪我尽可能给你想办法,但是钱是一定要罚的!”秦怀道看着刘平义说了起来。

  刘平感激的点了点头,知道只要能够保住命就可以了,其他的,罚款就罚款吧,总比满门抄斩的好。

  今天,已经有三家被抄家了,那三家的人,都被抓到了监牢里面去了,所以,其他的工坊负责人才怕了!

  自己死了也就算了,弄不好,就是抄家甚至满门抄斩,这个可就要命了。

  秦怀道在客厅和他们几个聊了一会后,他们就告辞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怀道起来后,带着秦至理他们六个人,就骑马前往皇宫当中。

  他们六个人也骑着马,有两个还不会骑马,是府上的家兵带着他们。

  秦怀道交代了那两个人,往后回府后,到练武场去练习骑马,那两个学生自然是点头答应着!

  等秦怀道到了工部的时候,工部这边已经有很多官员在了。

  他们看到了秦怀道,不断点头笑着,不过大部分都是工坊的负责人。

  他们看到了秦怀道进来,笑的那个难看啊。

  秦怀道都不搭理他们,而是带着那六个学生,径直往里面走。

  刚刚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口,就看到门口已经摆好了一张红木的桌子,一把椅子,还有一些书架,另外还有一套精美的瓷器,和一套泡茶的茶壶茶杯。

  “嗯,打开门,把那些东西都弄进去。”秦怀道对着自己身后的家兵的说道。

  “是,少爷!”家兵听到了,立刻过去帮忙了。

  “秦侍郎,可算满意?”这个时候,两个官员到了秦怀道这边,非常谄媚的笑着看着秦怀道,不断的搓着掌心,看出来他们非常的紧张。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