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234章放心的刘平忠

第234章放心的刘平忠

  第234章

  刘平义听到秦怀道这么说,就说汾阳的府尹。

  汾阳现在的府尹是秦怀道的二舅,但是现在到京城来述职了,估计很快就会被调离到其他的地方去,加上有秦怀道在这里,秦怀道的二舅刘平忠肯定也会上升的。

  “嗯,可以,我帮你运作运作吧,五品,估计你这辈子都很难了。”秦怀道盯着刘平义说着。

  “是,谢谢胡国公。”刘平义听到了点了点头。

  接着秦怀道和刘平义聊了一会,就让刘平义回去了。

  而此刻,在距离长安城约50里的一个驿站,一个中年人坐在房间里面看着书,他的家眷也跟过来了,想着到长安城待一阵子,看到时候安排到什么地方,然后他们就去上任。

  “平忠,听说京城现在正在大量抓捕官员,你这次前往长安,会不会有危险啊?”后面,刘平忠的夫人正在纳鞋底,看着正在看书的刘平忠问了起来。

  “诶,老夫也听说了,驿站有不少官员,都不敢进入到长安,都是担心这个事情,但是我的述职日期将近,不去不行啊。”刘平忠坐在那里,叹息了一声。

  他对于长安的事情,也有所耳闻。

  “嗯,这一去,是福是祸还不知道呢,听说陛下对于世家可是不怎么好!”夫人坐在后面,担心的说着。

  “妇道人家,说这个干嘛?我们刘家,算什么世家,就是一个小小的士族,在颍川还行,在长安,什么都不是。

  整个家族,就我的职位最高,陛下还能对我们这样的小世家动手不成?”刘平忠坐在那里,怒视了一下自己的夫人,让她不要乱说话。

  “是,要是妹妹在该多好,甚至说,妹夫在的话,也能够帮上忙,何至于现在这样。

  听说,现在你的那个外甥,权力非常大,只是许多年未曾联系了,也不知道他认不认你这个舅舅!”夫人继续坐在后面说着。

  刘平忠听到了,叹息了一声,他也不知道这个外甥到底怎么样,性格如何。

  但是在汾阳,他可是没有少听说秦怀道,弄出了纸张和印刷,纸张他可是用过的,非常好,书籍他还没有见到,但是听说长安城有卖。

  还有那个白酒,他也喝过,真是回味无穷。

  可是对于秦怀道的性格,他不了解,更加不知道他还认不认这门亲戚,毕竟年少得志,能不能看得起他们还不知道呢,加上这么多年没有来往,这门亲戚恐怕也已淡了。

  “你要不要前往胡国公府上走走,不管如何,现在的胡国公也是你的亲外甥。”夫人放下针线,看着刘平忠问了起来。

  “看看吧,如果没有其他的意外,就不去了,如果有意外,到时候,你就去胡国公府上,我想,多少还是会帮忙的。”刘平忠坐在那里,叹气的说着。

  他实在不想去打扰,也不想被人说,自己是去攀关系的。

  这么多年没有去拜访,现在有事情就去求人家,会让人怎么看。

  “过几天,准备一下香烛,我要去祭拜一下妹夫和妹妹。”刘平忠坐在那里,想着这个事情,交代着夫人说道。

  “好,是要去,哎!”夫人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了。

  “另外,提醒孝义孝良,到了京城,可不许胡来,京城那边达官贵人众多,不小心冲撞了贵人,那就麻烦了,可要低调做人,长安可不比汾阳。

  在汾阳,他们闹事情,老夫还能用上几分薄面,但是在长安,谁认识我一个小小的府尹?”刘平忠提醒着夫人说道。

  他的两个儿子,长子今年十八岁,叫刘孝义,次子叫刘孝良,也十六岁了。

  “知道,他们也是一心读书的人,不会去惹什么事情的!”夫人点了点头。

  她也知道京城的人,可不好惹,谁都不知道背后到底站了一个什么人物。

  “嗯,读书我是知道,但是他也喜欢去青楼画舫,争风吃醋,这样可不行的,京城的世家子众多,这段时间,不许他们去那些地方。”刘平忠继续交代着夫人说着。

  对于自己的两个儿子,他还是了解的,知道他们确实算是读书人,但是也不免惹了一些读书人的毛病,喜欢去青楼画舫,彰显自己的才能。

  “好,知道了!”夫人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大早,刘平忠带着一家人,还有两个丫鬟,4个家丁,就往长安城走去。

  很多官员看到他要出发,就过来劝了。

  “我说刘府尹,现在去长安,可不是好时机啊,何不等等,等那边的局势明朗再说?”一些认识刘平忠的人,就劝了起来。

  “我的述职日期快到了,不去不行了,你们还能等,老夫可是不能的!”刘平忠苦笑的对着那些官员说道。

  “也是,耽误了述职的日期,可不好!”其他的官员也点了点头,接着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刘平忠。

  他们都认为这一趟去长安,恐怕的凶多吉少。

  长安城的官员,现在都不能离开,连家眷都不能离开,他们可是知道消息的。

  刘平忠忧心忡忡的往长安赶去。

  一直快到傍晚了,他们的马车才远远的看到了长安城,同时,远处的造纸厂和印刷厂他们也看到了,还看到了大量的马车拖着纸张和书籍往长安城那边驶去。

  “这些都是纸张和书籍么?”刘平忠的长子刘孝义看着那些马车,问了起来。

  “嗯!”刘平忠点了点头。

  “父亲,长安城可真是好地方,随便就能够买到书籍和纸张!”刘孝义有点羡慕的说着。

  他还不知道,那些纸张,都是他的表弟弄出来的,刘平忠也没有告诉他。

  不过,他们两个知道家里有一个长安的亲戚,官很大,但是多年不来往,加上那个时候他们也小,也不知道亲戚家到底是做多大的官。

  “到了京城,一切慎言慎行,这里可不比汾阳了,也不比颍川,可懂?”刘平忠对着自己的两个儿子说了起来。

  他们两个点了点头,接着就看着马车的窗外。

  没一会儿,他们就到了长安城,刘平忠掏出了自己的通关文牒,还有鱼符!

  “嗯,刘大人,请!”守卫的左武卫的一个士兵马上放行。

  刘平忠就让人驾着马车进入到了长安城。

  刘孝义和刘孝良趴在马车的窗户边上,看着外面的景象,城门口这边的人巨多。

  “平忠兄,平忠兄,这里,这里!”他们刚刚往前面行驶了一会儿,刘平忠就听到了有人喊着自己。

  他扭头一看,发现是自己的堂弟刘平义。

  “嗯,走,去那边!”刘平忠笑着看着那边挥了挥手,接着对着马夫吩咐了起来。

  没一会儿,就到了刘平义身边,接着就看到了一个穿着下人服饰的中年人,看着气度不凡,不像是普通的下人。

  “见过堂兄,见过嫂嫂!”刘平义看到了刘平忠夫妇下来,马上拱手行礼说道。

  “见过叔叔!”刘孝义兄弟两个也对着刘平义行礼说道。

  “好!这次有劳你了,要你帮着找地方住,驿站实在是太不方便了,家眷都在,只能出来住。”刘平忠对着刘平义行礼说道。

  “哈,堂哥,可不是麻烦我!”刘平义笑着说了起来。

  “见过二舅爷!”此刻,那个中年人,也就是秦怀道府上的管家,对着刘平忠行礼说道。

  “你是?”刘平忠仔细打量着这个中年人,发现很眼熟,而且他还喊自己二舅爷,他想着是不是胡国公府上的人,但是也不敢乱认。

  “小的是胡国公府上的管家,少爷特意吩咐小的,今天要接二舅爷前往府上居住,少爷有公务在身,一大早出去,到现在可能还未回府,请勿见怪!”管家对着刘平忠抱拳说着。

  “哦,胡国公府上的?是道儿?”刘平忠心里有点激动,没想到,这个外甥还没有忘记自己。

  “是!”管家马上微笑的点头说道。

  “胡国公现在确实是非常忙,总管工部的事情,每天都要前往工坊巡查,这段时间,忙的不行!”旁边的刘平义也替秦怀道解释了起来。

  “哦,无妨,无妨!”刘平忠笑着摆手说道。

  而一旁的夫人,心中非常激动,能够搭上胡国公这条线,那可了不得,不但对自己的老爷有利,对于两个儿子,也是有利的。

  他们也知道,明年二月二十二要开恩科,家里的两个小子,也要前往参加的。

  “二舅爷,这里不是叙旧的地方,请,随小的来!”管家对着刘平忠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麻烦管家了!”刘平忠对着管家行礼说道。

  很快,他们就上了马车。

  “爹,胡国公?就是那个发明纸张的胡国公?和我们家是什么关系?”刘孝良不解的看着自己的父亲问了起来。

  “姑姑唯一的儿子,当年翼国公秦琼之子,秦琼是我们家的姑爷,我听爷爷说过,爷爷一提姑姑就摸眼泪,说姑姑没福气!”刘孝义对着弟弟说了起来。

  “嗯,是,胡国公是你们的表弟!”刘平忠微笑的点了点头说道,心里的那块大石头也算是放下了。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