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252章审问

第252章审问

  第252章

  那个人很激动,听到秦怀道杀了他们的人以后,就对着秦怀道骂着。

  秦怀道跟他说自己根本就不在乎他们的生死,给过他们投降的机会,那个人才慢慢的冷静了下来。

  “再说了,是你们要杀我,不是我要杀你们,只是我先动手干掉了你们,你倒对我恶言相向,这就没有道理吧?

  要恨,你就恨那些让你来的人,他们现在也被抓了,关在另外一个牢房,其实你们说不说,对于我意义都不大。

  既然我敢抓你们,那就说明我对你们勾结的事情,已经知道了。”秦怀道微笑的看着他说了起来。

  那个胡人看着秦怀道,还是没有说话。

  “行了,我也不在你这里耗着,我相信有人会说的,其实都不说,也没有关系,你们来暗杀我,没有成功,我还是好好的,但是你和你的族人,都会死!”秦怀道说着就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等一下!”就在秦怀道转身的时候,他喊住了秦怀道。

  “我要是说了,你能够保证我的族人不会被杀吗?”那个人对着刚刚转身过来的秦怀道问了起来。

  “你们也只是棋子,杀你们没有什么用,我要的是证据,要对付你们背后的人,至于你们,在我眼里,就是蝼蚁!知道什么是蝼蚁吗?

  就像蚂蚁,我要踩死你们,非常简单,但是我可以选择踩与不踩,懂么?”秦怀道坐在那里,看着他说着。

  “你说话可算话?”那个胡人坐在那里,紧紧的盯着秦怀道。

  “你爱说不说,你来刺杀我,肯定对我也有所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该有一个判断!”秦怀道说着就准备走。

  “没错,是你们这边的人找我们过来的,一开始是说要我们烧掉纸厂和印刷厂,但是后面临时加了一个任务,要我们杀了你!”那个胡人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嗯,联系你们的人,你们见过吧?”秦怀道对着他问了起来。

  “见过,来长安后,他来找了我们两次!”秦怀道点了点头说着。

  “带过来!”秦怀道对着后面的一个人说道。

  那个人,就是去联系胡商的,杜如晦府上的人。

  之前秦怀道他们在抓捕的时候,程处亮也带着人直冲莱国公府上,抓到了他,带过来了,但是此人,只是莱国公府上的一个教书先生,甚至不姓杜。

  “是不是这个人?”那个人被带进来了以后,秦怀道就看着他问了起来。

  “是,他是来和我们联系的人,我们刚刚到长安,他就过来联系我们了。”那个胡人点了点头,肯定的说着。

  “带下去吧,现在,你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一遍,包括世家为何找你们,你们一路是怎么过来的,和谁联系过,都要说。

  你们几个做好记录,我去问问其他的人,如果你们说的不一样,就不要怪我了。”秦怀道对着那个胡人说着。

  那个胡人无奈的点了点头,知道没办法,现在他们被抓了,只能听对方的。

  到了下午,八个胡人全部说了,口供也全部记录好了。

  秦怀道,程处嗣,尉迟宝琳,程处亮四个人坐在那里,看着供词。

  “真厉害,不得不说,世家的手,可伸的真长。”秦怀道看着供词,不由的赞叹着世家的能力。

  世家居然能够联系到他们部落的可汗,给他们运输了两千多车粮食,还有大量的草料,这些都是世家的商人完成的交易。

  而且,世家也在通关的过程当中,一路替他们打通关卡,让那些人抵达到了长安。

  但是,要让他们真正指出来是谁主使的,他们却不知道,只有他们的可汗知道。

  他们在这边,也只是一个小人物和他们联系,想要迁出世家来,还是有难度的。

  “现在先别感慨,这些证词,只是证明了世家和他们有联系,但是没有具体说是谁啊,怎么办?”尉迟宝琳看着秦怀道发愁地问了起来。

  “着什么急,现在我们掌握主动权了,裴律师他们还在那边关着呢!”秦怀道对着尉迟宝琳笑了一下说道。

  这些也是秦怀道预料当中的事情,那些领头人,也就是知道这么一些,但是有这么一些,就够了。

  “崔仁师也被你们抓了是吧?行,我就先见见他吧,我其实对他的印象还不错的,没想到,他也想要杀我!”秦怀道看着他们三个说道。

  “行,如果能够打开一个口子,那还行,如果不能打开,那就慢慢等吧。”尉迟宝琳点了点头说道。

  很快,秦怀道就到了崔仁师牢房,待遇不错,什么都有。

  “崔大人,你怎么也在这里啊?”秦怀道进来后,装着非常吃惊的看着崔仁师说着。

  崔仁师一看秦怀道过来,马上就苦笑了起来。

  他知道,这次行动很难,只是没有想到,秦怀道的反应会这么快。

  “你抓的我?”崔仁师对着秦怀道说着。

  秦怀道进去以后,打量着这个牢房,没有回答崔仁师的话。

  “这里其实不错,你看,什么都有,你就在这里待上一两个月吧!反正也没有人知道你们在这里。”秦怀道点了点头,看着崔仁师说着,然后就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

  “你这样做,就不怕到时候那些官员弹劾你?”崔仁师倒也没有生气,就如朋友一般的语气聊天。

  “不怕,你们都想要杀我了,我还怕他们弹劾?我还得记住谁弹劾我,来而不往非礼也,到时候我可是要回礼的!”秦怀道笑着说道。

  崔仁师听到了,一时语塞。

  “嗯,我估计你什么也不会说,也不敢说,没关系,我也没有打算从你这里问出来,就是想要告诉你一声,如果我查不出来,你们都要死了,包括你,当然,还有你的家人。

  嗯,我给你留一个儿子,毕竟,我们也认识这么长时间,我对你,其实还是有很好印象的。”秦怀道看着崔仁师说着。

  “多谢胡国公抬爱了!”崔仁师听到了,也坐了下来。

  “你们是怎么想的,为何杀我?这个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也给了你们世家面子吧!

  放了这么多人,如果当初我要全部杀了,陛下都不会拦着,怎么,好心当驴肝肺?你们还想要继续除掉我?这就没有道理吧?”秦怀道坐在那里,看着崔仁师说着。

  “我是不想这样做的,我也反对这样做,但是,你知道,我说了不算。”崔仁师对着秦怀道摊手说着。

  “嗯,是实话!”秦怀道听到了,点了点头,知道崔仁师说的是实话。

  “不过,你给我们世家,也确实是带来了很大的麻烦,现在我们世家已经面临生存危机了。

  你说,他们能不恨你,能不想要除掉你?但是话说回来,你是真的有才华,也有智慧。和你作对,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崔仁师对着秦怀道笑着说着。

  这个也是实话,他对于秦怀道还是很欣赏的。

  “嗯,谢谢,承蒙看得起,所以,我给你留一个儿子,其他的人,我会全部斩杀!”秦怀道点了点头说着。

  “这你就说大话了吧?全部斩掉?这里涉及到两个国公府上的人,剩下的也都是四品五品官员,况且,你用什么理由来斩杀?”崔仁师笑着对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谋反!”秦怀道也笑着看着他们。

  “这个就更加不可能了!哈哈哈~”崔仁师大笑了起来。

  “怎么不可能?一千多薛延陀的士兵,加上两个国公府的家兵,还有你们世家里应外合,你们想要惑乱长安城,想要趁乱杀了当朝天子!”秦怀道还是微笑的说着。

  “怎么可能,陛下会相信吗?”崔仁师还是完全不相信。

  “陛下需要相信吗?陛下需要杀人!”秦怀道盯着崔仁师说着。

  崔仁师此时笑容完全凝固在自己的脸上,他死死的盯着秦怀道。

  “没有陛下的口谕,我敢抓你们?没有陛下的口谕,我敢说,给你留一个儿子?”秦怀道坐在那里,看着崔仁师说着。

  此刻的崔仁师,才感觉有点害怕了。

  “哎!”秦怀道说着就站了起来。

  “我知道你不会说,但是,不打紧,可能,你还在等外面的人救你,那你就等个十天八天看看吧,看看外面的人,会不会救你们出去!”秦怀道说着就走了。

  崔仁师此刻傻傻的坐在那里,他不知道秦怀道说的话是不是真的。

  刚刚他被关在这里,看到这里的待遇,他认为对方肯定不敢杀自己,可是看到了秦怀道,听到了秦怀道说的话后,他现在不敢这么肯定了。

  他心里清楚,秦怀道要杀了自己,那自己就是白死,哪怕是陛下不同意秦怀道杀,秦怀道强行杀自己,都不会有大事情。

  “这办的叫什么事?”崔仁师一咬牙,一拍桌子骂了起来。

  他们计划好的事情,害自己倒霉,自己一开始就反对杀秦怀道,现在好了,引起秦怀道的报复来了。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