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260章外爷进京

第260章外爷进京

  第260章管家看到了秦怀道,就赶紧过来了。秦怀道问他府上的准备情况,管家说都准备好了,食材都是昨天晚上从宫内送过来的,酒水也是府上的,

  现在那些食材,该切好的已经切好了,该炖的也炖好了,就是等陛下他们来,然后就准备开始做菜。

  “嗯,派人去一趟二舅爷那边,告诉他到家里来帮忙,记住,是叫他来帮忙的,他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宴会。”秦怀道想了一下,对着管家说了起来。

  “是,少爷!”管家点了点头,马上就喊了一个家丁,让他去找刘平忠,

  而秦怀道则是坐在客厅吃早饭,秦娇和秦善道,还有武媚都在。

  “今天武媚你招待女眷,估计陛下会带一两个妃子过来,太子妃也会过来,长公主也会过来,另外,其他几个府上的公主,也会到,你来招待,娇儿,跟着嫂嫂学习如何招待女眷!”秦怀道坐在那里,开口说了起来。

  “是,老爷!”武媚听到了,非常开心,虽然自己是小妾,但是在很多时候,他就是半个女主人。

  “知道了哥哥!”秦娇也是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知道今天不用看书了,就是玩。

  “善道,跟哥哥一起,招待客人,记得礼貌待人。”秦怀道对着秦善道说着。

  “是,大哥!”秦善道坐在那里点头说着,

  这些都是需要从小教的,要不然,哪怕是身居高位,也会被人说没有教养,

  比如说秦娇,现在就是在学习女红,这些她是必须要学的,要不然,以后嫁出去,连衣服都不会做,那就成了笑话了。

  吃完早饭以后,秦怀道就带着秦善道到了府门外,此刻,府门外也是站在2个管事,40多个机灵的家丁,其中秦怀道的学生都来了,还有几个是在府上读书的子弟,因为吉林,所以需要他们来引导客人去入席。

  “伯平!”秦怀道刚刚到不久,程处嗣兄弟六个就全部过来了。

  “还没有吃吧?”秦怀道看到他们这么早过来,就问了起来。

  “吃了,特意早点过来,帮着你招待客人。”程处嗣下马说着,府上的家丁,马上就接过了马匹,栓到府门口旁边的那些马桩上,同时还拿来上等的马料,喂那些马!

  “成,今天我估计也是忙不开,正需要你们呢!”秦怀道笑着点了点头说着,

  接着其武将国公的儿子,也都到秦怀道府上来了,都是来帮着秦怀道招待客人的,他们对于秦怀道家的前院是非常熟悉的,也经常过来吃饭,他们招待客人,引导客人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秦怀道估摸着差不多10点来钟的样子,府上就开始来了宾客了,都是一些三品的官员,没有勋爵的,他们需要先到,秦怀道都是请他们进去入座,

  那些桌子上,都已经摆满了瓜果和点心,还有一个丫鬟和一个家丁站在那里服侍着,只要他们有需要,他们就会帮忙。

  接着慢慢就是那些低级的勋爵了,一些子爵,伯爵和侯爵就开始往秦怀道府上赶,然后就是那些公爵和王爷们,快到中午的时候,秦怀道都忙不赢,都是贵客,

  而一旁的刘平忠也是来来回回不知道跑了多少趟,没办法,他需要引导客人进去,这个都不用秦怀道招呼,他自己知道,这样的机会难得,能够认识到这么多国公,混了一个脸熟,往后需要协调办什么事情,也快啊!

  很快,秦怀道就看到了房遗爱带着一队精骑过来,秦怀道知道,今天是房遗爱当值。

  “伯平,陛下和那些家主过来了!最多一刻钟,准备迎接!”房遗爱骑在马上,对着秦怀道说着,秦怀道点了点头,房遗爱一勒马绳,掉头又走了,

  这个时候,长公主来了。

  “见过长公主殿下!”秦怀道立刻对着长公主拱手说着。

  “伯平,不错,昨天听到了这个消息,本宫高兴的不行,这个事情办的好!”李丽质下了马车,对着秦怀道笑着说着。

  “是,谢谢殿下关心!”秦怀道也对着李丽质抱拳说着。

  “嗯,今天就不打扰你了!”李丽质微笑的说着。

  “是,二舅,带长公主过去!”秦怀道对着刘平忠说了起来,此时,刘平忠也是马上迎接了过来,在前面引路。

  “你是伯平的亲舅舅?”长公主笑着问了起来。

  “回殿下,是!”刘平忠听到了长公主问话,赶紧笑着回答。

  “嗯,五品官员,在什么部门任职?”长公主继续问了起来。

  “是户部,担任秘书丞!”刘平忠接着微笑的老实回答,来京城有段时间了,对于长公主的能力和威严,他也是知道的。

  “嗯,好好做,户部可是大部,很锻炼人的,要是下放下去,就是一个四品大员,不下放的话,到时候担任三品大员,也不是没有可能,以后有困难,伯平不方便出面的地方,可以到长公主府来找本宫。”长公主微笑的说着,

  刘平忠连忙感谢,虽然他也知道,长公主也只不过是随口说说,但是能够对他说这句话,对于他来说,就是莫大的殊荣。

  而此刻,在刘平忠府上,刘孝义和刘孝良两个人,也是正在迎接几辆马车,接着从车上下来了一个老人。

  “爷爷!”他们两个迎上去,扶住了那个老人,此人,真是秦怀道的外爷。

  “嗯,你爹呢?”老人站在那里,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有点不悦的说着,自己坐马车坐了这么长时间,中间因为自己身体不适,还在路上修养了几天,

  这小子不去10里外的凉亭接自己就算了,居然连站在府门口接的意思都没有。

  “爷爷,我爹今天没空,今天是胡国公替陛下举办宴会的日子,一大早,胡国公就招呼我爹过去帮忙,所以,只能吩咐孙儿在这里迎接您,

  本来想要去凉亭接你的,但是父亲吩咐,说不要去,怕到时候胡国公知道了,会亲自过来而耽误替陛下办事,所以只能在这里接,

  晚上,爹会告诉胡国公,说你来了的!”刘孝义站在那里,对着那个老人说着。

  “哦,你表弟要在府上替陛下举办宴会?”老人听到了,非常惊奇的问了起来。

  “嗯,是呢,爷爷,里面请,娘亲正在里面等你呢!”刘孝义点头说着。

  “走,走!”老人说着就往里面走,两个孙儿搀扶着他进去。

  “儿媳见过爹爹!”老人刚刚一进门,刘平忠的媳妇就跪下。

  “快,快起来,地上凉,地上凉,起来!”老人一看到儿媳,就过去扶起来,刘平忠儿媳这一跪也是合乎常理的,毕竟,刘平忠常年在外为官,未曾膝下尽孝。

  “爹,老爷他今天被胡国公叫去,胡国公也是希望老爷能够多认识一些勋贵,听说今天能够参加宴会的,最低也是三品官员,其中大部分都是当朝勋贵,

  甚至陛下和太子殿下都会过去的,胡国公一片好心,老爷也知道,只能委屈了父亲,不能亲自前往迎接。实为不孝!”刘平忠的夫人站在那里,道歉的说着。

  “说什么话?什么不孝,我来儿子家,就是来自己家,还需要迎接?我要是想,可以在这里住到死!还需要迎接?大事为重,大事为重!

  胡国公给了这么好的机会,平忠要是不去,就可惜了,难得这个外甥念旧情,还帮着平忠升到了五品,不管是出于恩情和是处于亲情,都要去帮忙的,我这个老头子,管我做什么?大事为重!”老人一直强调说大事为重,

  现在整个他们颍川刘家,就是刘平忠的职位最高,而且同族的那些人都说,刘平忠的前途不可限量,

  因为有秦怀道在,秦怀道一个当朝国公,还是陛下信任的重臣,加上秦怀道和其他的国公交好,到了年限,估计就会升职,根本就不会说在一个级别上,兜兜转转十几年!

  老人听到了自然是高兴的!因此,得知刘平忠要留京城,就把家里面的那些钱都给送过来的!

  “见过婶婶!”此刻,在老爷子后面,一个二十来岁的人,对着刘平忠的夫人拱手说着。

  “你是,你是孝礼?”刘平忠的夫人,非常吃惊的看着那个年轻人。

  “是,婶婶,这一别七八年了!”刘孝礼拱手对着刘平忠夫人说道,他就是刘平忠大哥刘平仁的长子,也就是刘家现在的长子长孙刘孝礼。

  之前成亲的时候,刘平忠夫妇回去过,也就是见过一面,这一别,还真有七八年了。

  “哎呦,快,快,这次就你一个人进京啊?侄媳呢,还有我侄孙呢?”刘平忠夫人非常激动的说着,拉着刘孝礼的手就问了起来。

  “还在颍川那边呢,这次我是护送爷爷过来!”刘孝礼开口说着。

  “嗯,难为了这个孩子!走,进去说,让我看看,长安的宅子!”老人高兴的说着,

  对于长子,他感觉是亏欠的,因为需要照顾自己,就一直没有机会担任官员,连带着这个长孙都已经耽搁了,

  所以这次他带着刘孝礼过来,就是希望看看有没有机会,看看能不能入朝为官,要不然,就太对不起长子了。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