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272章悲催的长孙无忌

第272章悲催的长孙无忌

  第272章长孙无忌那个郁闷啊,以为他们两个一起过来是找自己有事情,哪曾想,他们是来找自己喝酒的,自己和他们喝酒,那是属于找死行为。

  “我说,要不就在府上吃?”长孙无忌想了一下,不能跟他们出去,跟他们出去,到时候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他太了解他们两个混世魔王在一起,会产生多大的联动效应,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了。

  “你也不行啊,我们两个来请你喝酒,还在你府上喝?这样,明天,明天我们两个过来你府上喝,

  今天,我们去庆德楼,那边我们定好了位置,走,我这么长时间没回来了,都想你了!”程咬金对着长孙无忌说了起来。

  “就是,咬金兄弟回来了,怎么这些老兄弟也该喝喝!走吧,一起!”尉迟敬德也对着长孙无忌说着,

  长孙无忌此刻都想要着看看这么逃,这两天自己躲到什么地方去安全一下,好嘛,自己本来想着就是喝一天的,刚刚自己就是多了一嘴,到府上吃,程咬金就是顺着杆子爬上来了,明天还来?这自己怎么受的了?

  “走走!”程咬金非常热情的和长孙无忌勾肩搭背的,几乎是拖着走的,长孙无忌的夫人,也是很着急,

  知道程咬金这个魔王回来了,大家都要躲着点,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才回来第二天啊,就找到了自己家的老爷了,

  自己想要去劝劝,可是现在,她可是连说话的权力都没有了,

  当天中午,程咬金和尉迟敬德联袂,把长孙无忌喝的吐了三次,吐完了接着喝,

  直到傍晚,他们两个才放长孙无忌回来,家丁拖着长孙无忌回来时候,长孙无忌都已经是醉的不省人事了,

  第二天一大早,长孙无忌还没有醒来,程咬金和尉迟敬德就登门拜访了,还提了礼物,说是长孙无忌请客,自己空手来不好意思。

  “老爷,可怎么办?那两个魔王又来了!”夫人对着躺在穿上,头顶还顶了一块湿手绢的长孙无忌说道。

  “两个老匹夫,去,把冲儿他们全部叫过去陪,快点,说,老夫等等就到,现在要处理陛下交待的政务!”长孙无忌很无奈,只能对着夫人交待着,

  让他的那些儿子上,他的那些儿子,酒量都不行,长孙无忌也知道,去就是送死的,但是不去还不行,总不能不招待啊,自己昨天说了要请吃饭喝酒的,不能食言的,

  关键是如果这次食言了,不知道到时候他们两个会讹自己多少顿酒,钱是小事啊,自己和他们多喝几次,能不能挺住是一个问题啊,

  还没有到中午,长孙无忌的五个成年儿子,全部趴在了地上,长孙无忌则是被人扶着出来了。

  “辅机兄,你这是干嘛啊?我们来喝酒,你还躲起来?你自己说今天要请我们喝酒的,你也太没有诚意了!”程咬金看到了长孙无忌,非常不满的说着。

  “老夫不是的要处理政务吗?陛下交待的事情,要先忙完才是!”长孙无忌也厚着脸皮说道,

  “快快快,自罚三碗!”尉迟敬德指着桌子上大碗,对着长孙无忌说道,长孙无忌都快晕了,三碗?三碗自己估计等会喷出来!

  “快点啊,来人啊,热一下菜,你瞧瞧,小气的很,昨天我们请你们家老爷,那是一大桌子的菜,十个人都吃不完,你们府上今天的菜,才喝到一半,就没了!”程咬金对着长孙无忌的家丁说着。

  “诶,马上上,马上上,这会已经在做呢,很快!”旁边的那个管事的,立刻陪着笑说道。

  “来啊,三碗,晚来了,规矩不懂啊?”程咬金说着还给长孙无忌倒酒,

  长孙无忌硬着头皮上了,想着,过完今天就好了,自己昨天肯定是起早了,遇到这样的倒霉事。

  这一喝,又是一天,喝的长孙无忌连续一个月,闻到了酒味都要吐!

  秦怀道可不管程咬金去找长孙无忌喝酒,他现在可是忙不过来,也躲着程咬金,怕了,哪怕是秦怀道知道了,现在也不敢去表示感谢,稍微不注意,就会着了他们两个的道!混世魔王,那可不是乱叫的!

  李世民躲在皇宫都不敢出来,就是怕了他们两个,用李世民的话来说,他们两个人,必须要一个人离开京城,否则,京城会乱糟糟的,没法待了!

  这天早上,秦怀道起来以后,府上的家兵就全部准备好了,要去秋猎,这个是很重要的,打来的猎物,也是个人的,当然,也会有打猎比赛什么的,

  但是这个不重要,重要是能够打回来猎物,这样冬天,就有不少野味可以吃了,秦怀道心里也是痒痒的,想要去看看有没有熊瞎子和老虎什么的,

  这个时代的老虎可不少,秦怀道在工地那边,都能够看到老虎的爪印,秦怀道之前不知道,是那些庄户告诉他的,说是大虫的爪印!

  “少爷,都准备好了!”秦大牛看到了秦怀道从卧房出来,就对着秦怀道笑着说了起来。

  “嗯,好,都打起精神来啊,打到了猎物,每家分点回家!”秦怀道笑着对着他们说道。

  “谢谢少爷!”秦大牛开心的说着,

  接着秦怀道就去吃早饭了,吃完早饭后,秦怀道带着家兵就出府了,一出府门,就看到了尉迟敬德和程咬金两个人骑马在一起,两个人的家兵已经汇合了。

  “伯平,快点,就等你了,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慢?还不如我们这帮老头子!”程咬金看到秦怀道出了府门,马上就冲着秦怀道招呼了起来,

  秦怀道可是避开了他们好几天了,这会是没有办法了,必须要上了。

  “见过两位叔叔,这么早啊?”秦怀道硬着头皮骑马过去,对着他们拱手说着。

  “还早呢?走,出发了,你小子,这回看你往哪躲?”程咬金裂开嘴笑着看着秦怀道说着,秦怀道头皮还在发麻。

  “走了,到西门外去等陛下去,陛下的车队,也该出发了!”尉迟敬德笑着说着,说完了,就拍马往前,秦怀道他们立刻跟上,

  到了西门那边没多久,李世民的车队就过来了,接着秦怀道他们开始汇合,跟着陛下已经往西北防线的狩猎场走去,狩猎场也是皇家的。

  秦怀道他们骑马走了一天,才到了狩猎场,到了的时候,都快天黑了,秦怀道的家兵也可是搭建帐篷!整个狩猎场大大小小的帐篷,几百顶!搭建好了以后,就有家兵开始生火,准备做饭了!

  “伯平,伯平!”秦怀道刚刚才坐下啊,程处嗣就来喊了,

  秦怀道只能出来,看着程处嗣问道:“不要跟我说,是程叔叔叫我!”

  “是!”程处嗣笑着点头说道。

  “我不去,才第一天!就喝酒,还要不要打猎了?”秦怀道郁闷的看着程处嗣说着。

  “不是喝酒,陛下他们喝呢,我们去服侍去,放心,他们有分寸的!”程处嗣对着秦怀道笑着说着。

  “你没骗我?”秦怀道有点不相信程处嗣。

  “哎呦,你放心吧,最多一碗,大家明天都要行动了,要喝酒,也是打猎最后一天喝酒,现在谁还使劲喝!一年就这么一次狩猎,打到的都是家里的,这里面的野物可不少啊,

  羚羊,野猪,熊瞎子,老虎,豹子,山羊,麋鹿,梅花鹿多了去了!准备好弓箭和刀,明天有得忙!”程处嗣对着秦怀道说着,

  秦怀道当然知道,但是现在是说喝酒的事情,最终,秦怀道还是被程处嗣拉了过去。

  “你小子很聪明啊!还知道躲!”李世民看到了秦怀道过来,笑着说了起来。

  “躲,躲什么?”秦怀道装着不明白的看着坐在那里喝酒的李世民。

  “过来,喝酒,今天不灌你,就是喝酒聊天,这小子,非常狡猾,找人都找不到。”程咬金指着秦怀道笑着骂了起来。

  “谢谢叔叔,这不是忙吗?”秦怀道还是不承认自己躲,要不然还要罚酒,这个是坚决不能承认的。

  “嗯,伯平,这次打猎,要多打点回去,一共五天,打了多少都是各个府上的,这个可是过冬的好食材!你府上需要多打一些,马上就要大婚了,可需要准备好!”李世民交代着秦怀道说道。

  “是!”秦怀道坐在那里拱手说道。

  “端起酒来敬酒了,叫你来聊天的啊?”程咬金盯着秦怀道骂了起来。

  “啊,陛下,臣先敬你!”秦怀道说着立刻端酒了,而

  此刻,在秦怀道的帐篷那边,长公主带着春英和两个家丁,春英手上抱着一条白狐皮披风,还有一条被子!

  秦怀道的家丁说秦怀道被卢国公叫走了以后,长公主点了点头,放下了那些东西,就回去了。

  “这老匹夫,又要灌伯平酒!”李丽质走出了帐篷以后,嘴里嘟囔的说了一句,都知道程咬金酒品不好,喜欢灌晚辈酒,美名曰锻炼酒量。

  “殿下,伯平会不会躲着你啊?”春英非常小声的对着李丽质问了起来。

  “能躲到哪里去?做了的事情,还敢不认不成?”李丽质自信的背着手,往前面走去。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