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284章忘恩负义之辈

第284章忘恩负义之辈

  第284章秦怀道坐在那里,对于崔仁思说的事情,心里是非常生气的,但是表面上还是笑呵呵的,完全不当回事。

  “胡国公,此事,无妨?”崔仁思小心的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他可不敢得罪秦怀道,得罪秦怀道的人,很惨的。

  “嗯,无妨,你先回去,想必明天他就会送钱过来。”秦怀道笑着点了点头。

  “那胡国公,小的告退。”崔仁思听到了秦怀道这么说,对着秦怀道抱拳说道,

  秦怀道点了点头,很快,家丁就带着崔仁思出去,秦怀道则是回到了客厅当中。

  “见过伯平!”刘孝礼对着秦怀道拱手说着,秦怀道点了点头。

  “可有事情?”秦怀道坐下来问着刘孝礼。

  “是,我有点急事,想要从你这里借20贯钱。”刘孝礼看着秦怀道,非常老实的说着。

  “哦,因为刘孝义?”秦怀道一听,想着崔仁思说的话,就扭头看着他问了起来。

  “这?”刘孝礼很吃惊,不知道秦怀道怎么连这个都知晓了。

  “是不是?”秦怀道盯着刘孝礼问了起来。

  “是,他欠了画舫20贯钱,没钱,而我府上,还有二叔府上,也是没有钱的,他来找我帮忙,我也不能不帮。”刘孝礼老实的点了点头,知道已经瞒不住了。

  “嗯!管家!”秦怀道坐在那里,开口喊了一句。没一会,管家就过来了。

  “取二十贯钱给表哥!”秦怀道对着管家吩咐说道,

  刘孝礼心中则是非常的奇怪,这个事情,秦怀道是怎么知道的。

  “你回去告诉刘孝义,仅此一次,如果下次我知道他还怎么玩,就给我滚出京城,败家玩意,什么样的家底啊,他还敢去画舫玩,还敢带着20个同窗去?丢脸都不够啊?

  他爹一年所有的收入加起来也不过百八十贯钱,他一天就挥霍20贯钱,20贯钱可以做多少事情?长安城外的良田,都可以买下四五亩!”秦怀道非常不满的盯着刘孝礼说着,当然不是对刘孝礼不满。

  “是,他也是第一次到京城来,以为一贯钱就够了,所以就带了一贯钱去,没想到,这么贵!”刘孝礼点了点头说着。

  “以后再敢去,就让他离开京城,另外,这个事情,你就不要瞒着二舅了,如果不管教,往后,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需要给他一个教训。”秦怀道坐在那里,继续对着刘孝礼交待着。

  “是!”刘孝礼点了点头。

  “钱让他明天送到画舫去,刚刚画舫的那个管事的,都到我府上来了,真不够丢人的。”秦怀道坐在那里,笑了一下说道。

  刘孝礼此刻才知道,原来画舫的管事过来通知了。

  “好了,吃饭去吧,他呀,太顺了,以前他爹是地方上的府尹,在那边都是横着走,现在在京城可不一样,一个府尹,扔到京城来,完全不出彩。”秦怀道站了起来,对着刘孝礼说着,接着带着刘孝礼就去吃饭了,

  当天晚上,刘平忠知道这个事情以后,拿着棍子就开始抽刘孝义,夫人都不敢拦着,一下花掉20贯钱,这个可就要命了,还要秦怀道借了,要不然,这个钱,都没有办法筹集。

  “哎,这个败家子!”刘平忠抽了一会,坐在那里叹气的说着。

  “孝义,这个事情,不要怪我,是伯平交待我一定要说,我去的时候,他都已经知道你的事情了,那个画舫的管事人,已经去找伯平了,还没有等我开口,他就知道了!”刘孝礼对着坐在那里低着头的刘孝义说道,

  刘孝义心里则是恨这个大哥,为何要告诉父亲,钱都已经借到了,秦怀道说的话就是圣旨吗?难道就不知道替自己瞒着?

  “不给你一个教训,你是不会长记性的,下次还敢去这样的地方,老夫打死你!”刘平忠那个棍子,指着刘孝义说道。刘孝义还是低头不说话。

  “孝义,京城不比地方,这里的达官贵人不知道有多少,而且,很多高档的地方,价格都是非常贵的,比如京城那几大酒楼,去吃一顿饭,包括酒钱,4个人可能就需要2贯钱,

  而画舫那边,根据我知道的行情,是一个人要一贯钱,普通青楼,一个人也要200文钱,不是我们能够玩的,

  伯平都很少去这样的地方,最少,现在我们还没有听过这样的传闻,就伯平的家财,不要说去画舫,他自己都可以买下不少画舫。

  到了京城,千万不要摆阔,咱们再有钱,也没有那些国公府上有钱,没有那些世家官员有钱。”刘孝礼站在那里,对着刘孝义说道。刘孝义还是坐着不说话。

  “你听到了没有!”刘平忠看到他这样的态度,火大的站了起来,对着刘孝义喊着。

  “听到了!”刘孝义才开口点头说着。

  “没用的东西,让你去太学读书,你居然还给我惹出这样的事情来,本来想着让你考取恩科的,你倒好,书不好好读,居然还学会了这些坏毛病。你不考取到,伯平到时候怎么帮你?”刘平忠气愤的冲着刘孝义喊着。

  “哼,还怎么帮我?他帮了我吗?大哥一来,就安排了官职,我呢,我比他先来,都没有被安排,还要通过恩科才行,通过了恩科,我还需要他安排?”刘孝义坐在那里,抬头对着刘平忠喊了起来,

  刘孝礼听到了,发愣的看着这个堂弟。

  “你,你,你!老夫打死你个混账!”刘平忠说着就要拿着棍子就打,刘孝礼一把抱住了他。

  “松开,老夫打死他,就当没有这个儿子,混账的东西!”刘平忠心里那个气啊,他居然还说伯平的不是,伯平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他吗?他对刘家已经是非常不错了。

  “混账的东西!”此刻,从外面回来的爷爷,此刻也是背着手走了进来。

  “哎,家门不幸,怎么教出来你这么个东西。”刘平忠此刻心里非常的悲伤,和刘孝礼比起来,刘孝义简直就是一坨烂泥。

  “孝义,这个事情,咱们还真要说道说道了,我是刚刚如官场不久,但是也知道一些官场的规矩,而且不知道你是知道,国公府,每年也只有一两个推荐的名额,

  而这十多年的时间,胡国公都没有推举人上去,就在今年才推举了十五个人,接着就是办二舅的事情,你知道胡国公需要和多少人达成协议,才能让二舅上到五品的职务吗?这里面涉及的可是人情的交易!

  还有,你说他推举了我,没有推举你?原因很简单,我年纪大了,而且也没有读什么书,想要通过恩科是没有可能的,所以胡国公才把我推举上去,

  这个还是胡国公亲自去找陛下推举的,陛下心情好,会同意,心情不好的时候去推举,挨了骂不说,还会丢了官职,

  而你,还小,而且也一直读书,还有机会通过恩科,我不相信,你考取了恩科以后,胡国公不会帮忙,

  你如果是这样想的,被胡国公知道了,我相信他一辈子都不会帮你。没人会帮白眼狼,换做是我,我也不可能帮你。”刘孝礼站在那里,盯着刘孝义开口说着,

  一旁的爷爷则是点了点头,这个长孙虽然没读多少书,但是从小跟在他父亲身边锻炼,大是大非还不算差。

  “哼!”刘孝义还冷哼了一声。

  “你,你,你个逆子!”刘平忠听到那句哼,气的血直往头上冲,刘孝礼还是拉住了他。

  “你既然不屑,那就拿出你的能力来,在工部,有担任八品官员十多年的。各个部门都有!”刘孝礼看着这个弟弟说着,

  自己心里也是打算好了,就这一次了,往后,不可能帮了。

  而刘忠平心里则是非常的伤心,伯平可是给自己交过底的,刘孝义兄弟两个还年轻,可以尝试参加恩科考试,到时候取上了,就能够入朝为官,而且也会重点培养的,朝堂未来的趋势就是这个,之所以不告诉他,就是怕他不一心准备科考。

  “二叔,爷爷,我还有事情要处理,我就先回去了,加上家里还有两个小孩,我有点不放心。”刘孝礼站在那里,对着爷爷和二叔告辞说道。

  “好,有劳孝礼了,这个事情,还好是你去处理,如果是老夫去处理,估计脸都要丢尽了。”刘平忠对着刘孝礼说道。

  “叔叔言重了,还是好好教导孝义吧?要不然,往后,胡国公还念不念这份情,都是一个问题。”刘孝礼对着刘平忠行礼后,就出去了。

  刘平忠听到了,也点了点头,知道就孝义这种性格,秦怀道是不可能会帮忙的,对于胡国公他也是了解一些的。等刘孝礼走了以后,刘平忠叹气的坐了下来!

  “爹,要不然,送他会颍川老家吧!”刘平忠扭头看着旁边的老人说道,老人听到后,点了点头,

  这下刘孝义就吓到了,猛的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我不回去,我不回去,我错了!”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