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289章筹办大学

第289章筹办大学

  第289章秦怀道进入到了甘露殿后,就看到了太子殿下和河间王李孝恭在那里,秦怀道过去先给陛下行礼,然后给太子和河间王行礼。

  “你小子这么着急啊,是不是知道老夫今天要汇报筹办你婚礼的事情?”河间王摸着胡须笑着看着秦怀道说着。

  “碰巧,真的碰巧!”秦怀道讪笑的看着河间王说道。

  “你小子,什么事情?都要大婚了,你还要筹备工部工坊出售物品的事情,还有功夫来朕这里?”李世民也是笑着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那当然有,陛下,这个,我今天,特意去了一趟讲坛那边,拖了1万贯钱过去,但是到了那边以后,深受感动,

  臣很惭愧,看着孙伏伽,马周他们在那边忍受寒冷,看着那些寒门子弟手冻的发抖,臣心里总感觉需要为他们做什么,所以,臣写了一份奏章,希望陛下能够采纳!”秦怀道说的非常的深沉,语气中带着深深的愧疚,

  让李世民非常的重视,尤其是看到了秦怀道高高举起了奏章,不由的站了起来,走到了秦怀道身边,接过了奏章,打开来仔细的看着。

  “好,好啊,朕真没有想到,真没有想到,好主意,好主意!”李世民看着奏章,非常感慨的说着,

  按照秦怀道奏章里面写的,成立一个大学,一年花费不过2万贯钱,但是每年可以为大唐培养上千人的后备官员,当然,用不用他们还不知道,还需要考核他们,但是有这样的后备人才在,李世民就完全不担心了。

  “好,好,伯平,朕没看错你,你这孩子心善,见不得人受苦!”李世民非常感慨的对着秦怀道说着。

  “谢陛下夸奖,臣的能力有限,只能帮能够帮到的人,那些寒门子弟,陛下你去看了就知道,他们非常的虔诚,对于知识的渴望,让臣深受感动的同时,更多的汗颜!”秦怀道站在那里,对着陛下说着。

  “这个事情,朕准了,立刻筹办!”李世民说着拿着自己的玉玺,就在秦怀道的奏章后面盖上了一个大章,接着拿着毛笔站在那里写了几个字:着各部门第一时间解决胡国公筹办大学事宜。

  然后交给了秦怀道。

  “谢陛下!”秦怀道接过了李世民递过来的奏章,非常的激动,这份奏章,是需要交给门下省的,门下省需要发文给其他的部门。

  “嗯,正好今日无事,这样,孝恭啊,可有空陪着朕去那个讲坛看看?”李世民站在那里,对着李孝恭说道。

  “臣当然愿意,正好,有段时间没有出去了呢!”李孝恭笑着抱拳点了点头。

  “高明你就不要去了,还有很多奏章没处理,哎呦,朕的眼睛是真不行了,稍微暗一点,就看不清,而且还要拿的远远的看着。”李世民对着李承乾说着。

  “是,儿臣这就去看奏章去!”李承乾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接着秦怀道陪着李世民和李孝恭就出了皇宫,当然还是带了很多武卫的,今天当值的,是房遗爱。

  “我说伯平,你什么时候有空啊,我看你一天忙的找人都找不到!”秦怀道和房遗爱骑在马上,走在最前面,房遗爱盯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怎么了,有事情不成?”秦怀道看着房遗爱问了起来。

  “我什么时候才能请你吃饭,还有,酒厂的那些兄弟们,也是想要请你吃饭,你这一天也找不到人。”房遗爱看着秦怀道抱怨的说了起来。

  “嗯,着急什么,等我大婚完了,肯定就有时间了,现在估计是没有,过段时间还要忙!”秦怀道一听是这个事情,摆手说道,

  那些武将兄弟,一直说要请秦怀道吃饭,他们想要在秦怀道府上请秦怀道吃饭,菜他们提供,酒水他们也提供,就是希望秦怀道府上的厨子能够帮他们做饭,他们就是想要吃秦怀道府上的饭菜。

  “行,你大婚的时候,兄弟们都是会到场的。”房遗爱听到了,笑着说了起来。

  很快,他们就到了讲坛那边,现在外面可是非常冷的,很多地方都积雪都是非常厚,水面上也是结冰了,

  李世民下了马车以后,就往讲坛里面走去,秦怀道和房遗爱一左一右,护送着李世民,李孝恭则是跟在后面,很快,他们到了那些房子附近,

  从门口看进去,里面都是学生在认真的听着老师讲课,还有的学生在用毛笔记录着上面先生讲的课,今天这节课,正是孙伏伽在讲,里面黑压压的最少做了两百人,而且还站着最少有三百人,

  整个课堂,只有孙伏伽讲课的声音。

  李世民看到了这一幕,也是非常感动,就是房遗爱都是很安静的看着里面的那些学生,感动由心而发。

  李世民站在那里看了一会,接着继续往前面走,接着就到了另外一个课堂上面,是马周在讲课,也是如此,也是几百人,

  接着去其他的教室看着,发现那些学生就是坐在地上写着东西,还有的学生,几个人坐在一起,非常小声的讨论着之前讲的那些内容,都是手都抖索了,还在那里讲着。

  “朕,对不起那些寒门学子!”李世民走在回廊当中,非常感慨的说了一句。

  “陛下,此话差亦,毕竟,之前可是没有这么多书籍的,现在书籍才刚刚放出来,才能形成这样的盛况,要不然,不会有这么多孩子读书的。”李孝恭站在那里,对着李世民说道。

  “大学是吧,伯平,这个大学,你一定要建立好,你担任祭酒!”李世民背着手站在那里,对着秦怀道说着。

  “啊,我?陛下,你看,是不是让孙伏伽当?”秦怀道一听,李世民这么说,心里是有点高兴的,不嘴里还是推辞说道。

  “不成,孙伏伽教书行,但是如何来发展这个大学,还是不行的,他脑子没有你灵活,你小子,遇到什么困难,都能够解决!”李世民站在那里,摇头说着,

  孙伏伽教书,管理大理寺行,但是当一个祭酒,尤其是这个新学校的祭酒不行。

  “那大臣们能通过吗?我才十六岁,他们会同意我担任一个大学的祭酒?”秦怀道继续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这个也是他担心的地方。

  “你担心这个作甚,我看谁敢反对。他们谁有资格当?”李世民对着秦怀道非常严肃的说着。

  “是!”秦怀道听到了,马上拱手说着。

  “立刻办,筹办,马上让铁匠工坊那边,打造20个炉子送过来,然后买柴火,不能让他们这么冷了,不能了,他们都是未来朝堂的栋梁,不该受这样的罪!”李世民看着远处坐在外面墙角看书的学生说着,很是感动。

  “哎,惭愧,我爹逼我读书我都读不进去,看到他们这样,我感觉不配为人了。”房遗爱站在那里,也是感慨的说着。

  “你小子,得了吧!朕和你爹,也没有指望你读出书来,能不犯错就不错了,高阳最近还好吧?”李世民盯着房遗爱笑着骂了起来。

  “好着呢,一天天就是找酸的东西吃,看的我都倒牙,还好秦怀道府上有糖葫芦,要不然我都不知道对付她!”房遗爱傻笑的说着,

  李世民听到了也是笑了起来。

  接着秦怀道就带着李世民他们到了办公房,就是之前孙伏伽带着秦怀道来的地方,李世民看着这里的简陋,桌子都是老旧的,凳子也是如此!

  “臣对于孙伏伽他们非常佩服,孙伏伽可是三品大员,来这里讲课,不图名不图利,还受这样的苦,只是希望能够为朝堂培养出人才,因此,臣刚刚在这里,给他深深的鞠了一躬。”秦怀道站在李世民旁边,感慨的说着。

  “孙伏伽不错,马周也不错,你也不错,都不错!朕身边有你们这帮真正为寒门子弟的人,朕很欣慰,那些寒门学子该感谢你们。”李世民对着秦怀道点头说道,

  没一会,孙伏伽,马周他们两个,还有另外一个官员就过来,连忙给李世民行礼。

  “手冰凉的哦,可要保重身体!”李世民扶起了孙伏伽,发现他的手很冰凉,马上对着孙伏伽说道。

  “谢陛下关爱,无妨的,臣穿了不少衣服!”孙伏伽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

  “来,来,披上朕的披风,辛苦了!”李世民解开自己的披风,给孙伏伽披上。

  “陛下,使不得,使不得啊!”孙伏伽激动的快要哭了,这个恩宠就大了,皇上解开披风给下面的官员披上,多大的殊荣。

  “应该的,应该的,朕听的伯平说了,朕就到这里来看了,朕为那些学子们骄傲,也为朝堂有你们这样的官员感到骄傲,你们都是朝堂栋梁,也在为朝堂培养栋梁,朕刚刚都和伯平说,朕有你们这样的臣子,朕真很欣慰!”李世民给孙伏伽系上了披风,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谢陛下!”秦怀道他们马上给李世民行礼说道。

  “好,好,以后不会了,朕已经同意了伯平的奏章,这里,朕要建一个大学,让寒门子弟读书的大学!”李世民微笑的扶着孙伏伽起来后,高兴的说道。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