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305章父皇

第305章父皇

  第305章

  秦怀道压根就不知道还有催妆诗这么一说,完全没有准备,而房遗直以为秦怀道自己准备了,压根就没有想,现在临时来想,至于程处嗣他们,就不用指望他们了,他们压根就不会。

  “我说秦怀道,你好歹也是被称之为大才的人,一首催妆诗都做不出来吗?”李世民长公主笑着喊了起来。

  秦怀道扭头看着房遗直,房遗直额头在冒汗的看着秦怀道。秦怀道脑子里面快速的想啊,想着自己知道的诗词。

  “有,有,有一首《催装》玉漏涓涓银汉清,鹊桥新架路初成。催妆既要裁篇咏,凤吹鸾歌早会迎。宝车辗驻彩云开,误到蓬莱顶上来。琼室既登花得折,永将凡骨逐风雷。”秦怀道想到了这首诗,马上就喊了起来。

  “咦,不错啊!”里面的长公主听到了,笑了起来。

  “真不错!”外面的房遗直也对着秦怀道竖起大拇指说道,秦怀道则是点了点头,这首《催妆诗》可是唐代诗人何光远写的,真不是自己写的,但是现在自己可不会承认说不是自己写的。

  “行的话,就开门啊!”秦怀道站在那里,对着里面喊了起来。

  接着大门打开了,站了一溜的公主,大大小小七八个。

  “来来来,红包拿来!”程处嗣大声的喊着,这个可真是红包,用红布袋包的礼钱,里面装着一小袋子钱。

  “来来,一人一个啊,一个一个!”秦怀道笑着接过了后面帝国的的红包,给他们一人发一个。

  “姐夫,我要两个!”兕子抬头看着秦怀道笑着说道。

  “好,两个!”秦怀道说着就再给了兕子一个。

  “姐夫,我,我!”新城公主也举起手来喊着。

  “好,再给你一个!”秦怀道笑着再给了新城公主一个。

  “好了,可以进来了,不过,里面还需要催妆诗,你们可要想好了!”长公主笑着看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房兄长,交给你了,要是想不出来,弟弟这个婚可就结不成了!”秦怀道对着后面的房遗直喊了起来。

  “你放心,包我身上了!”房遗直拍着胸膛说道,没办法,这里这帮人,也只能靠自己了。

  “多谢!”秦怀道对着后面的房遗直拱手说着,接着就往里面走,而公主府里面的唢呐锣鼓马上就响起来了,公主府里面的那些人,也知道秦怀道进了门了。

  “哟,进来了,谁做的诗词?”李世民听到了,也好奇的问了起来。他知道秦怀道是带着一帮武将的孩子过来的,没人会作诗的。

  “还不知道,估计很快就会到了!”李承乾站在那里笑着说道,很快,秦怀道就到了李世民面前。

  “臣,见过陛下!”秦怀道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怎么了,不想娶我闺女啊?”李世民背着手笑着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啊,想啊!”秦怀道点了点头说道。

  “那还叫陛下?”李世民继续笑着问了起来,其他的人也不懂的看着李世民。

  “这,父皇!”秦怀道说完就跪下去了。

  “我的天!”

  “伯平你干嘛?”

  “喊父皇?”...

  后面那帮小子,还有那些大臣们,全都吃惊的看着秦怀道。

  “哈哈哈,这就对了!起来,往后,就叫父皇,你是朕的女婿,不是朕的驸马!”李世民高兴的扶着秦怀道起来,那些大臣全都腻歪的看着秦怀道,这女婿和驸马的区别就这么大吗?居然喊父皇!

  “谢陛,谢父皇!”秦怀道再次喊着,差点喊错了。

  “来人啊,朕的红包呢!”李世民高兴的说着,很快王恩就拿着一个红色的布袋过来,递给了秦怀道,很沉。

  “拿着,往后啊,对我闺女好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多包容!”李世民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是,请父皇放心!”秦怀道对着李世民说着,李世民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就是开始入席了。

  “李崇义,你哪边的?你这样我们怎么喝?”李承乾看到了李崇义也在秦怀道的队伍当中,马上喊了起来,

  按照规矩,今天他们娘家的人,是需要放倒那些来迎亲的人,不放倒就不算热情,

  但是秦怀道带来了五六十个武将的孩子,都是能喝的,李承乾感到有压力!自己皇家的子弟都没有这么多啊?

  “这个,殿下,他请我,我没办法!”李崇义很聪明,知道去太子那边,那是必输无疑,到时候肯定要抬回去,跟着秦怀道这边,没事!

  “怕什么?到时候和那帮老将喝,还喝不过他们,中午,你程叔叔是咱们这边的,晚上才是他们那边的!”李世民对着李承乾喊了起来。

  “哦,那还行,反正要让他们抬着回去就行了!”李承乾的目标,就是要秦怀道他们那帮人抬着回去,

  而在里面化妆的李丽仙,此刻也是韦贵妃在盯着化妆,还有就是长公主她们也进去了。

  “伯平来了,丫头啊,吃完午饭,就要前往胡国公府上了,就算是嫁出去了,要经常回宫才行,回宫看看你父皇,你知道你父皇很疼你的。”韦贵妃帮着李丽仙插好那些头上的装饰,看着镜子里面的李丽仙说着。

  “嗯!”李丽仙一想李世民,就先流泪了起来。

  “哎呦,别哭,别哭,妆要花了!”韦贵妃着急的说着,这好不容易才画好呢。

  “我想父皇,我想见我父皇!”李丽仙坐在那里说着。

  “我去喊过来!”李丽质也是红着眼睛说了起来,

  她们的娘亲不在了,在他和李丽质心里,父亲就是自己唯一的靠山了,所以李丽质非常懂李丽仙这个时候的感受,李世民急冲冲的赶了过来。

  “仙儿~”李世民进来后喊道。

  “父皇!”李丽仙扭头就抱住了李世民的腰,然后哭了起来,

  李世民则是抱着李丽仙的头,现在李丽仙是坐着的,李世民是站着的,所以李丽仙把整个头都埋在了李世民的胸膛。

  “诶,闺女啊,不哭,不哭啊,好事呢!这伯平也是你自己喜欢的,父皇可没违你的意思。

  而且也在长安,往后啊,想父皇了就进宫看看父皇,啊!记得啊!父皇也会想你们的,看到你们一个个都长大了,都嫁人了,父皇高兴呢!”李世民拍着李丽仙的肩膀,哽咽的说着,

  毕竟这个闺女,自己也喜欢也疼,现在嫁人了,肯定是不舍得的。

  “没事的,丽仙,又不远,就是换了一个地方住,先见父皇,随时都可以的!”长公主也在旁边劝了起来。

  “嗯!”李丽仙哭着点头。

  “不哭了,不哭了,妆都花了,等会就不好看了,不哭啊,闺女,不哭!”李世民此刻也是心疼的喊着闺女。

  “父皇,你要保重身体,往后,你的衣服,女儿给你包了,一年四季的,闺女都给你做好,送到宫里面来!”李丽仙抬头看着李世民说道。

  “诶,诶,今天爹穿在里面的衣服,就是你做的,袜子也是你做的,还有鞋子也是你纳的,爹喜欢穿闺女们做的衣服!”李世民点了点头流着泪说道。

  “没事了,不哭了,不哭!啊!”李世民还是拍着李丽仙说着,自己眼泪却止不住,

  对于和长孙无垢生的孩子,他每个都非常疼爱,不管男女,都是疼爱异常,

  这个时候,李承乾也是进来了,看到了李世民在哭,李丽仙在哭,他也难受,但是还是进来劝了。

  “仙儿,没事的,不哭,这么近呢,想看父皇,直接进宫就是,谁还敢拦着你啊?”李承乾对着李丽仙说着。

  “嗯,大哥,往后,你常看到父皇,要记得提醒父皇保重身体,天凉了加衣服,天热了减衣服!”李丽仙对着李承乾说道。

  “知道,知道!不哭,来,继续补妆,不哭了啊!”李承乾也是红着眼睛。

  “仙儿,不哭啊,父皇和你大哥就先出去了,这里也不方便,外面还有宾客需要招待,不哭了,想父皇随时就回来!”李世民继续叮嘱着城阳公主说道,

  李丽仙点了点头,很快,李世民和李承乾就出去了。

  “爹,伯平那边应该放心,这孩子,我们看着长大的,而且心地善良,肯定会对丽仙好的!”李承乾出来后,对着李世民说了起来。

  “朕知道,朕不担心这个,朕是就是想啊,看到你们一个个成家了,朕也就老了,还好,都看到了,现在就是差兕子和新城了,

  朕要是没有顶到那一天,你就多担待一些,多照顾一些她们两个,她们两个,从小就没了母后,父皇要是不在了,就靠你这个大哥了!”李世民此刻很多愁善感,拍着李承乾的肩膀说道。

  “父皇,瞧你说的,这个可是你的责任,你肯定是要盯着他们出嫁的,要给他们选好夫婿的!”李承乾马上看着李世民说道。

  “嗯,反正记住父皇的话就是了!”李世民盯着李承乾说的。

  “放心,他们两个是我胞妹,儿臣肯定用心的。”李承乾对着李世民点头说道,李世民听到了,也放心了不少。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