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344章不甘心

第344章不甘心

  第344章秦怀道送走了李泰,没一会,果然是李治来了,秦怀道对于李治的过来,一点意外都没有,还是请他在茶房这边,

  李治看着秦怀道请自己的茶房,而不是书房,有点失望,不过没有表现出来,单独开府这大半年,李治确实是成熟了很多,而且也沉稳了许多,不像之前那么意气风发了,

  当然,更加阴鸷了,只是,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李治现在是皮笑肉不笑的人。

  “九哥,坐!”秦怀道笑着对着李治说了起来,李治点了点头,身边也是带了两个官员,一个是吕贤,另外一个叫张天宇,都是他身边的谋臣。

  “也是为了大学祭酒的事情?”秦怀道给他们泡茶的时候,开口问了起来。

  “嗯,大哥和四哥都过来了,我呢,也想争争,只能到你这里来寻求一些帮助。”李治微笑的点了点头说道。

  “嗯,他们来也是为了这个事情,我跟他们说,我保持中立,谁也不支持,谁也不反对,和大哥四哥都是这么说的!”秦怀道点了点头,继续泡茶。

  “伯平,我这边,你能不能帮帮忙,大哥不用说,本来你一开始就属意他的,父皇也是属意他,

  而四哥现在也有大量的官员支持他,我这边,没什么官员,都是中层和底层的,不过,你也知道,我也是支持寒门子弟入朝为官的!”李治坐在那里,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把自己也说的可怜。

  “嗯,我知道你是支持寒门官员的,不过,你让我支持你?我怎么敢?大哥四哥我都拒绝了,而且我之前还和陛下说了,希望陛下或者太子殿下担任祭酒,现在我去说,我支持你,那父皇会怎么看我?大哥和四哥又会怎么看我?”秦怀道抬头看着李治问了起来,

  其实自己压根就不想帮他,如果要帮他,也不是没有可能,自己从中间操作就可以了,但是他不想帮李治,这次是李承乾有把握,如果没有把握,秦怀道都会暗中帮李承乾一把,但是李治,就算了吧,自己怕了。

  “确实是让你为难了,我这边也是举步维艰,哎,这条路,真不好走!”李治坐在那里,叹息的说着,秦怀道点了点头,当然不好走,但是路是你自己选的,你让自己怎么说?

  “要是有你帮我就好了,可惜,我错失了良机。”李治盯着秦怀道苦笑的说着。

  秦怀道听到了,没说话,如果自己帮他,他当然有可能成功,甚至说,如果不是自己过来改变了历史,他本来就是太子,未来的高宗,

  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说,只要李承乾不反不死,基本上是轮不到他的。

  要是死了反了,秦怀道都会阻止他李治上位,自己宁愿扶着李泰上位,甚至说,其他的皇子,也未尝不可。

  “伯平,我想好好和你聊聊,怎么样?”李治坐在那里,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聊聊?聊什么,现在这样喝茶不是聊天吗?我这边真的支持不了,没办法,你也体谅一下我。”秦怀道装着糊涂的看着李治,同时也装着可怜说道。

  “你们两个出去吧,就在外面等着!”李治看到秦怀道这样,就对着自己带来的两个人说道,

  那两个人对着秦怀道拱手后,就离开了,秦怀道不知道李治到底是什么意思。自己和他有什么好聊的。

  “我承认,当初纸厂的利润是我给李泰的,后面纸厂的钱,我也跟你说了,那个时候,我就是想要控制着纸厂,我希望保住我们两个弄出来的东西,

  当然,是你弄出来的,但是是我举荐给父皇的,那个时候,被李泰夺了过去,我不甘心,我想要给李泰添堵,另外,纸厂那边的事情,我都跟你说了,我没有办法?

  如果有办法,我不会走这一步的,难道你要因为我这点错误,就否定我所有的一切么?”李治压低声音,看着秦怀道,非常悲伤的说着。

  秦怀道听到了,不说话。

  “你我认识这么长时间,以前在书房里面喝茶聊天,现在在这里喝茶聊天,我李治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我也给你道歉了,为何还要紧抓着不放,大丈夫,要成大事,本来就不该拘小节!”李治看着秦怀道,再次说了起来。

  “九哥,这话言重了吧,我可没有想成大事的,我就是想要平平安安的,我这个人,可没有这么多想法!”秦怀道看着李治笑了一下说道,根本就不接他的话,道歉有用吗?

  这种事情做过一次,大家都会怕的,谁知道下次他还会做出来什么,难道就是没有办法就是理由,那下次他坑人的时候,也用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可不是万金油。

  “伯平,我都如此和你交心说这些了,为何还要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势出来?”李治深吸一口气,看着秦怀道说道。

  秦怀道听到了,不做声,想着怎么来说这个事情,他李治现在是没有多少人帮他,但是其实掌握的权力还是不小的,监管着两个部门。

  “你没机会,听我一句劝,如果能够就藩,就去就藩,让你大哥和四哥争去!”秦怀道坐在那里,看着李治说了起来。

  “怎么没机会?四哥都能够争,我为什么就不能争?我大哥,他一个跛脚,怎么能够管理天下?怎么能够让天下的百姓对他信服?”李治坐在那里,死死的盯着秦怀道说着,秦怀道听到他这么说,心里也是叹气。

  “我四哥都敢争,我还不如我四哥?”李治接着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就是因为你比你四哥强,所以没有人敢支持你,你不知道吗?还需要我说的那么清楚吗?世家的人,敢支持你吗?”秦怀道有点郁闷的看着李治说了起来,说的李治愣住了,很是不解的看着秦怀道。

  “自己想去,为何世家的人,不支持你反而去支持你大哥!”秦怀道看着他,有点上火的说着。

  “哈,没有世家的支持,我想我也能够成功的,毕竟,还有这么多小世家和寒门官员支持我!”李治苦笑的对着秦怀道说着。

  “有什么用?他们还能形成势力不成?太子殿下培养了这么多官员,那些官员马上就会充实到各个部门去,十年以后,朝堂中上层,都是那些官员!”秦怀道盯着李治继续问了起来,李治则是看在秦怀道。

  “别争了,听我一句劝,我也是看在之前我们的关系还可以,劝你,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压根就没有一点点机会,如果你认为有机会,那就是一条死路,死路知道吗?

  不要把自己往死路上逼,你说我帮你,我怎么帮你,我秦府本来就没有多少人,我帮你,到时候我秦府这么点人,也要给你陪葬不成?”秦怀道坐在那里,盯着李治无奈的说着。

  “哈!”李治听到了,很悲伤。

  “不相信你就等着,最多三年,见分晓,你争的越厉害,就跌的越惨!”秦怀道看着李治提醒说道。

  “我不甘心!”李治盯着秦怀道,咬着牙说道。

  “这个世界上,不如意的事情多着呢,好歹你还是一个王爷,多少百姓,连饭都吃不饱呢?”秦怀道看着李治说着,李治听到了,不再说话了,而是坐在那里端起茶来喝着,

  喝完了,秦怀道就给他倒,两个人不说话了,差不多有半刻钟,李治才对着秦怀道说道:“如果,如果一开始,我们没有这些矛盾,情况会是这样吗?”

  “一样!”秦怀道坐在那里,想都不想的说着,自己可不想给李治这种可以改变他现在情况的感觉。

  “是吗?我认为不一样!”李治听到了,笑着摇头说着。

  “怎么不一样,太子还是太子,王爷还是王爷,太子不犯错,谁都没有机会。”秦怀道坐在那里,笑了一下说道。

  “但是情况不会这么糟糕,最起码,我不会缺钱!有钱了,我就能够培养更多的官员。”李治盯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所有的一切,都在陛下那边,陛下没有那个心思,你怎么折腾都是没有用的,何必呢?当一个藩王不好吗?大唐几十个藩王,都过的好好的!”秦怀道看着李治劝了起来。

  “我说了,我不甘心!”李治看着秦怀道微笑的说着,

  秦怀道点了点头,然后低头不说话,想着,你爱甘心不甘心,我反正是劝了,到时候不要说自己没劝就行。

  “大学那边,不单单需要祭酒吧,还需要不少官员,我想谋一个,可否?”李治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秦怀道抬头看着李治,心里则是非常震惊,这李治,想法太厉害了,他知道,不管是李承乾还是李泰当祭酒,但是关键还是在下面的直接面对学生的人员,

  而且,这么大一个学校,肯定是需要很多官员的,他李治居然想要谋一个这样的职位,不得不说,李治的眼光毒辣。

  “你认为,太子殿下和魏王殿下,会同意?”秦怀道看着他反问了一句。

  “他们同意不同意,不要紧,我相信父皇肯定会同意的,当不了祭酒,我就当司业!”李治微笑的看着秦怀道,

  司业,是实际管理学校儒学训导之政,说白了,就相当于副校长,大学一个设立两个司业,秦怀道肯定是司业,但是另外一个司业,秦怀道想要给马周!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