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502章华洲

第502章华洲

  秦怀道到了那个年轻的校尉身边,好像记得是程处嗣的家族子弟在这里担任校尉,也就是这边驻守城池的负责人,于是就试探的问了起来,

  而程处远也是得到了消息,有大队人马过来,所以马上就骑马出来问情况,一问发现是秦怀道,心里也是非常震惊。

  “恩,可知道舒王府在什么地方?”秦怀道笑着问了起来。

  “知道,就在城池的北面!”程处远笑着点了点头说着。

  “头前带路!”秦怀道接着说了一句。

  “是,请随末将来!”程处远立刻翻身上马,掉转马头,往城池里面走去,

  秦怀道他们也是跟在后面,接着他们就进入到城池当中,而城池里面的百姓,看到了这么多骑兵过来,也是有点吃惊,不过看到了驻守的校尉在前面走着,也就放心了不少。

  “这些人是干嘛的,是不是边境需要打仗了?”

  “不能吧,看着不想是长途行军的部队啊!”...

  城池里面的百姓,也是小声的讨论着。

  “还不错啊,城池很大!”秦怀道打量着街边的情况,发现还是很繁华的。

  “这里是很多北方客商休息的城池,所以这里还是很繁华的!”秦怀道身边的一个校尉对着秦怀道说着,

  秦怀道点了点头,秦怀道在这里,也确实是发现了很多北方游牧民族的商人。

  “姑姑在这里,估计要比在寿洲好,这边税收估计是多一些的!”秦怀道笑着说了一句,后面的那个校尉就没有接话。

  而程处远带着他们很快就到了舒王府,舒王府府门口的那些家丁,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还不敢进去通报,因为现在还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

  “胡国公到了!”程处远下马,也对着刚刚下马的秦怀道说着。

  “恩,多谢,明天到这里来吃饭!”秦怀道笑着对着程处远说着。

  “啊,是,谢谢胡国公!”程处远马上拱手激动的说着,

  胡国公,年轻一代武将核心人物,他是知道,他的父亲和程咬金是堂兄弟,所以他能够混到这个校尉,和程咬金是的帮忙是有很大关系的,当然也知道卢国公府和胡国公府是什么关系了。

  “恩,今天我是来拜年的,就不多打扰你了!”秦怀道点了点头,对着程处远说着。

  “不敢,有什么需要,派人到军营来通知一声便好!”程处远对着秦怀道拱手说着,秦怀道点了点头,

  程处远上马,调转马头走了,

  而此刻,秦大牛也是拿着秦怀道的拜贴,登上了舒王府的台阶,递给了一直在那里候着的一个管事的,

  这些士兵可是武卫,谁也不知道那些武卫到这里来干嘛,所以现在他是提心吊胆的。

  “麻烦通知舒王殿下,胡国公,历城郡公前来给姑父姑姑拜年!”秦大牛双手递过去拜贴,开口说着。

  “啊?胡国公,哦,好,好,请稍等,稍等!”那个管事的一听,就知道来的人是谁了,那可是舒王妃的两个亲侄子,马上就往府邸里面快速的跑过去,

  而此刻,舒王也是在和这边的府尹两个人商量着事情,因为干旱,舒王的封地,去年什么也没有种下,开春了,他们想要种点什么,希望能够弥补一下损失,

  虽然朝堂那边说,会有新的品种下来,亩产几千斤的,但是舒王有点不相信,毕竟自己也是有食邑的,那些人也需要吃饭的,而且这边也有自己的封地,封地这边,总不能颗粒无收。

  “王爷,王爷,快,胡国公,历城郡公前来拜年了!”管事的跑到了客厅,对着正在聊天的舒王说道。

  “谁?胡国公?伯平?”舒王听到了,站了起来开口问道。

  “是呢,看,拜贴!”管事的笑着把拜贴递了过去,舒王接了过来翻看了一下,

  马上激动的对着旁边一个下人说道:“去后院通知王妃,就说伯平和善道来了!”

  说着就快速往外面走,同时还对着那个府尹说道:“先失陪一下!”

  很快,舒王就到了王府外面,看到了秦怀道牵着善道正在看着这边。

  “伯平,善道,快,快进来!”舒王快步跑来,边跑边笑着喊着。

  “见过舒王殿下,给舒王殿下拜年了!”秦怀道笑着拱手说着,而秦善道也是笑着拱手。

  “好,好,快,很冷的,走了这么远的路,快点,来,善道,姑父抱,大孩子了!”舒王非常的高兴,一下就抱起了秦善道。

  “来人啊,安排这些京城来的客人休息,马匹用最好的马料照看着,快,请进!”舒王抱着秦善道,同时牵着秦怀道的手就往府里面走去,

  刚刚进入到了府邸,秦怀道就看到了姑姑在远处跑来,后面还跟着好多丫鬟。

  “姑姑,慢点,侄儿给你拜年了!”秦怀道笑着对着秦香悦方向拱手说着。

  “姑姑,给你拜年!”秦善道也是看着秦香悦来的方向喊道。

  “好,好,我的侄儿啊,好!”秦香悦非常的激动,她们是真没有想到,自己的侄儿会跑到这里来拜年,这里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

  很快,秦香悦就到了秦怀道身边,拉着秦怀道的手,发现冰凉冰凉的。

  “傻孩子,这么冷的天,跑来作甚,冻坏了可如何是好?”秦香悦心疼的对着秦怀道他们说着。

  “没事!”秦怀道笑着说着。

  “快。快到屋里面去,快,里面有炉子,暖和!”秦香悦拉着秦怀道快速往里面走去,到了客厅这边后,

  整个王府的下人们全部忙碌了起来,来了可是有几百人,他们需要安排的,当然,他们也知道,今天王爷和王妃不知道有多高兴,别说来记几百人,就是几千人,他们都高兴,

  再说了,他们现在也发现了,这次胡国公他们带来的了礼物可不少,足足四大车!

  “来,善道,到姑姑这里来,又一年了,长大了不少,现在跟大哥习武了吧?”秦香悦把秦善道揽在自己的怀里,非常高兴的说着。

  “已经习武了,今天他也是单独骑马过来的,很不错!”秦怀道笑着对着秦香悦说着。

  “秦家子弟,当然是不错的!”秦香悦很心疼的摸着秦善道的手说着,才刚刚九岁,单独骑马几百公里,确实是不容易的。

  “那是,秦府子弟,可不能没有骑马的功夫!大哥教过我很多骑马的本事呢!”秦善道笑着对着秦香悦说着。

  “来,点心来了,尝尝,都是年前你派人送过来的,就你们送过来的点心,整个华洲城的吃到的人,就没有说不好的,

  姑姑可是长了脸了,来吃一点,垫垫肚子,姑姑已经吩咐了厨房那边,正在做好吃的!”秦香悦拿着一块饼干,递给了秦善道,

  这个是亲侄子,在某种层面,比亲儿子还要亲的人,如果以后,儿子对他不好,那么秦府的子弟,就可以杀过来,为她讨过公道的。

  甚至说,舒王好对她不好,秦府的子弟都可以过来讨公道,当然,要秦府实力大才行,不过,现在舒王还真不是秦怀道的对手!

  “姑姑,近来可好?”秦怀道笑着对着秦香悦问了起来。

  “好,好,这里可比寿洲好,这里一年的收入是寿洲的几倍,加上野物也多,

  对了,你姑父说,北面那边发现了一对野马群,我就想着什么时候把这些野马全部抓了,挑出几匹好马来,送到家里去,你和善道,都是武将,需要好的战马!要是能够抓到马王,那就好了!”秦香悦笑着说了起来。

  “还真是,我可是盯着他们有段时间了,抓不到,我肯定要把那些野马全给抓了,你姑姑早就说了,要给你和善道一个人送几匹好马过去,助你们建功立业!”舒王也是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

  “姑姑有心了,府上的有几匹好马,还是父亲当年坐骑的后代,都不错!”秦怀道笑着对着他们说着,

  武将对于马匹的要求非常高的,不但要高大耐行,还需要有点灵性,有灵性的马,那是非常难求的。

  “恩,这几天就在府上住着,让你姑父带你到北面去狩猎去,北面的野物相当多!”秦香悦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那敢情好,我两次去狩猎,都没有打成猎物,第一次,被陛下命令陪着长公主,第二次被父皇拉着聊了真正七八天的天,就是不让去打猎!”秦怀道笑着对着秦香悦说着。

  “恩,那是陛下信任你,我这边可是收到了邸报,你去年又弄了一个国公,还有一个侯爷,另外还赏了不少其他的,

  你姑姑得知了这个消息以后,激动的大喊了起来,当天就沐浴焚香,遥祭长安!”舒王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

  “姑姑有心了!”秦怀道也是笑着对着秦香悦拱手说着。

  “那当然,听到你的好消息,我当然高兴,我侄儿现在可是有三个国公在身,还有一个侯爵在身的,就是很遗憾,不能去看看宇儿!”秦香悦非常高兴的说着,

  她很想看秦宇,但是没有李世民的同意,他们是不能进入长安的,也不能离开封地。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