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525章危机

第525章危机

  /

  第525章刘平忠正在忙着事情呢,一个同僚过来和刘平忠叫刘平忠去秦府酒楼吃饭。

  “廖和兄可是有喜事?”刘平忠笑呵呵的看着那个人说着,

  此人叫廖和,和刘平忠关系很好,也是颍川那边的人,现在的职位还在刘平忠下面,他来京城多年了,就是升不上去,家里在颍川那边也算是富裕家庭,

  现在看到了在外面的刘平忠,调回京城后,就做了给事,而且背后的靠山吓人,所以也就和刘平忠交好了起来,虽然有此目的,但是在唐朝,同僚之间是老乡的,多少会帮忙的,至少不会落井下石。

  “不是我有喜事,是你有喜事,你还不知道?”廖和看着刘平忠笑着问了起来。

  “我有喜事,喜从何来?”刘平忠不解的看着廖和问了起来。

  “看来你是真的不知道,你的外甥,胡国公,刚刚被陛下任命为吏部尚书!掌管整个大唐官员考核和升迁的事务,是不是喜事?该不该请客?”廖和坐下来,笑着看着刘平忠说了起来。

  “啊,伯平,吏部尚书,怎么可能,他才不满十八岁,不可能不可能!”刘平忠一听,马上摆手摇头说道。

  “你看,你不相信是不是?等会你去打听打听去,现在胡国公已经去了吏部那边了,他需要主持那边的工作。”廖和笑着看着刘平忠说着。

  “真的?”刘平忠凑过去,小声的问了起来。

  “那还能有假了?你问问我们唐尚书就知道了!”廖和笑着对着刘平忠说道。

  “不能吧?”刘平忠还是怀疑的说着,这个也升迁的太快了,

  这个时候,民部的一个侍郎崔青禾笑着过来了。

  “刘给事,要请客啊,这次你外甥可是吏部尚书了!”崔青禾笑着看着刘平忠说着。

  “啊,是,是,到时候我请客,此事,果然是真的?”刘平忠马上站起来,拱手说着。

  “当然是真的,这会河间王和房相带着胡国公前往上任去了,还能有假?”崔青禾笑着说了起来,

  他现在也需要和刘平忠打好关系,没办法,自己也想要上一步,到了这个位置,就是盯着六部的尚书位置,而六部尚书的位置,是需要秦怀道的推荐的,所以,秦怀道现在的位置是非常关键的。

  “行,晚上,晚上去秦府酒楼!”刘平忠笑着说了起来,既然侍郎都这么说了,战场不请就说不过去了。

  “晚上就算了,现在有不少事情,过几天吧,到时候我来请也行!”崔青禾笑着摆手说道,现在去秦府酒楼吃饭不合适,而且被秦怀道知道了,还不知道是不是好事情。

  “不用,我来,你知道的,秦府酒楼我是八折吃饭的,这个是伯平交待的,我去请客,还能省下不少钱!”刘平忠笑着说了起来,

  有秦怀道在,自己的根本就不担心有人给自己使绊子,谁敢使绊子啊,谁不怕秦怀道的报复?

  而此刻,秦怀道也是在河间王和房玄龄的陪同下,前往吏部。

  “伯平啊,这次担任吏部尚书,你要好好做,虽然你还年轻,但是办事稳重,陛下也是信任你,可不要辜负了陛下对你信任!”房玄龄边走边对着秦怀道说着。

  “房叔叔,干嘛是我啊,我想都没有想到!”秦怀道无奈的看着房玄龄问了起来。

  “傻小子!”旁边的李孝恭则是笑着说了起来。

  “孝恭叔叔,你知道为何?”秦怀道马上扭头看着旁边的河间王问了起来。

  “你说为何,这次事情发生,你说陛下还敢相信谁,但是你不一样,陛下一直都是非常相信你的,而吏部是推荐官员的地方,选的好不好,关系到朝堂的格局,

  你说陛下敢放心给别人,之前给侯君集,就是信任侯君集,这次叛乱,城门那边有侯君集的人,宫门这边也有侯君集的人,你说陛下不害怕?

  另外,边关那边也有侯君集的人,各地府尹当中,也有他的人,要不然,那些异族的士兵是怎么抵达到长安的?这里面的事情严重着呢,你可是需要办好这个事情!”李孝恭对着秦怀道小声的说着,此刻秦怀道才知道怎么回事。

  “所以,伯平,这次也是好事,你要做好吏部尚书的说着,刚刚老夫在朝堂上是必须要反对的,毕竟你还太年轻了,另外也是做给那些世家官员看的,

  我反对,陛下都否决了,那么他们谁反对还有什么用?所以,这次你去吏部,是好事,最起码对于朝堂来说,是好事,要不然啊,陛下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这次的事情,对陛下肯定是有很大的影响的,也不知道这个影响会严重到什么程度,大家现在说话要小心点才是,做事情更是如此,不过伯平你不用担心,陛下是非常信任你的,甚至是偏袒你的!”房玄龄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秦怀道在后面听到了,点了点头,接着对着房玄龄拱手说道:“多谢房叔叔!”

  “谢啥,多事之秋,哎!”房玄龄摆手说着,很快秦怀道他们就到了吏部了,刚刚抵达到了吏部,秦怀道通过那些官服,发现没有侍郎,吏部的两个侍郎都没有了。

  接着李孝恭就拿出了圣旨,宣布了对秦怀道的任命,同时,递给了秦怀道吏部公章和身份牌,接着就是房玄龄说了一些话,然后就是那些官员给秦怀道做自我介绍。

  “侍郎呢,两个吏部侍郎呢?”秦怀道坐在那里,看着下面的官员问了起来。

  “回秦尚书,两个侍郎分别于昨日下午和今日早晨被带走了,官职也被免了,进入到了大牢!”一个给事站了起来,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啊,两个侍郎都被抓了?”秦怀道听到了,吃惊的看着那些官员,他们都是点了点头。

  “这,这,我!”秦怀道那个郁闷啊,两个侍郎都被抓走了,那自己还怎么开展工作?

  自己对于吏部的事务,是一无所知的,那还怎么推荐官员上去,现在被抓了这么多人,听说地方上的府尹都有大量人被抓了,这些当初都是投靠侯君集的人,现在都要清算,

  地方上的府尹也是需要安排的,可是,怎么选人,如何选人,真的是一个问题,关键是还没有人告诉秦怀道该怎么做。

  “那个,伯平啊,难是难了点,但是老夫还是相信你能够理顺里面的事情的!”房玄龄也感觉有点棘手,这还怎么干活?

  “我!”秦怀道看着房玄龄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相信自己,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

  很快,房玄龄他们就走了,秦怀道坐在吏部尚书的办公房。

  对着那些来报道的官员说道:“不要来报道了,先忙着自己的事情,我想理顺这边的事情再说!”

  “是!”那些官员马上就走了,

  而秦怀道则是坐在那里,拿着桌子上的文件看着,侯君集被抓走的时候,这里的文件是没有动过的,秦怀道拿着文件看了起来,主要是吏部的工作计划,

  秦怀道看到了这个,比较放心了,这样能够知道今年吏部主要做什么事情,上面有安排武考的事情,武考主要是礼部的事情,

  但是吏部需要安排他们的职位,吏部需要联合兵部一起,商量对那些新举人的安排,另外就是对州县的官员考核,还有就是六部官员轮值调动的事情,等等,全部都是人事调动的事情。

  “这个,我大唐现在有多少在册的官员?”秦怀道招呼了一下在自己办公房的一个中年官员问了起来。

  “大概是3000多名,我们这边只是登记文官,武官的资料在兵部,如果武官也担任过文官,我们这边也有资料!”那个中年官员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他们的资料呢?”秦怀道接着开口问了起来。

  “在库房,尚书大人需要看?”那个官员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是要看看,不看看怎么了解那些官员?这样,我去看看去!你带路,带上笔墨纸砚!”秦怀道对着那个官员说着,

  那个官员马上带上那些东西,另外秦怀道到了一间房子里面,里面都是官员的资料,外面还有武卫把守着,而且还是铁门,

  秦怀道进去以后,就坐在那里开始翻看那些官员的资料,看到了每个官员,秦怀道都会做一个简单的记录,

  一个下午,秦怀道也不过是看了几十份资料,就已经到了下值的时候,秦怀道没办法,只能先回去,官员的资料,只能在这里看,不能带出去的,所以,秦怀道只能空手回家,

  到了府上,那些家丁都是笑着对着秦怀道拱手说恭喜老爷,秦怀道也是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到了客厅这边,宣布吃饭,武媚他们都在,

  而李丽仙则是非的高兴,自己的夫婿,现在就是吏部尚书了,到时候武媚非常的平淡。

  饭后,秦怀道回到了书房,头疼。

  “老爷!”武媚推开门进来了。

  “嗯,坐!”秦怀道笑着对着武媚说着,武媚点了点头,就在秦怀道旁边坐下来。

  “感到了危机了吧?”秦怀道闭着眼睛,开口问了一句。

  “是,老爷你也感觉到了?”武媚点了点头,有点意外的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她没有想到,秦怀道也感觉到了。

  阅读网址: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