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564章报喜

第564章报喜

  第564章秦怀道的警告,让崔进海非常的惊恐,连忙对着秦怀道拱手道歉说道:“胡国公,小的知罪,刚刚真是开玩笑的一句话,请胡国公原谅!”

  秦怀道理都没有理他,而是直接就走了,薛仁贵也是跟着秦怀道他们走了。

  “仁贵兄,仁贵兄,和胡国公解释解释啊,我们只是闹着玩的!”崔进海看到了秦怀道他们走了,着急的不行,连忙在后面追薛仁贵,可马上就被秦怀道的家兵拦住了,开玩笑,追一个国公,不要命了?

  崔进海只能欲哭无泪的站在那里看着远去的薛仁贵他们,接着他转身,发现自己之前的那些所谓的兄弟,全部跑了,没一个人留在原地等他的,而其他的武举人,也是笑着看着这边。

  秦怀道带着他们就到了秦府酒楼,他们还是第一次来到秦府酒楼,看着秦府酒楼里面如此豪华,而且还有大量的人在这里吃饭,非常的吃惊。

  “勇道,以后带人到这里来吃饭,成本价给你算账的!”秦怀道对着秦勇道说了起来。

  “啊!这个全是咱们家的产业不成?”秦勇道吃惊的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嗯,全是咱们家的,你弟妹在管着这里!”秦怀道点了点头说道。

  “老爷,快,里面请,外面冷!”酒楼掌柜的的看到了秦怀道过来,马上跑了过来,招待秦怀道说道。

  “嗯,他是秦勇道,你应该听过他,往后,他到这里来吃饭,成本价算,如果就是他自己一个人来吃饭,那就不收钱,带宾客来,收成本价!”秦怀道对着掌柜的说道。

  “另外,他们带宾客来,八折,个人过来,免费!”秦怀道对着掌柜的继续说道,成本价压根就不需要多少钱,比如一顿饭普通人可能需要200文钱,而成本价可能只是需要40文钱左右。秦府酒楼的利润是非常高的。

  “是,老爷,大老爷,几位公子,请!”掌柜的开口说道。

  “不要喊大老爷,叫六爷就行了,勇道在家里,排行第六!我第八,善道第九!”秦怀道笑了一下说道,要不然还真的没法喊。

  “是,六爷,请!”掌柜的笑着对着秦勇道说道。

  “诶,诶!”秦勇道非常高兴的说着,

  到了秦怀道的包厢以后,他们也是震惊不已,饭后,秦怀道就让他们去兵部报道了,自己则是回到府上,而李丽仙也在给秦善道收拾东西,主要是秦善道吃用的东西,还有就是,带回去的一些礼品,这个都是需要用包裹包好,让那些家丁们装在马上,

  这次秦善道出院门,李丽仙是有点不放心的,但是秦善道不去还不行,秦怀道没有那个时间,秦善道还需要回去祭祖去。

  晚上,薛仁贵他们回来了,非常高兴,每个人都是穿上了崭新的官府,按照规定,他们需要回乡去,一个月内要到兵部去报道,

  同时,兵部给他们每个人奖励了一匹马,两贯钱,剩下的,就是他们自己置办了,毕竟,他们只是低级的军官,但是就是这些,薛仁贵也是非常高兴。

  回来后,他们就到秦怀道这边来辞行了,他们需要回去,都是有妻儿老小的人,回去后,要根据情况,看看是不是要把他们接到京城来,但是现在去什么地方还没有定,他们有点不敢接过来。

  “来,坐下说,穿上了官服,就是官员了,可要注意自己的言行,另外,你们几个,也可以把家人接过来,无妨的,你们的收入,每个月大概是2贯钱左右,

  长安城里面的房子,大概是需要1贯钱,不合算,你们可以住在城外,秦庄那边是可以住的,就是我食邑们居住的地方,距离长安城不远,不足5里地,那边有房子,可以给你们住,

  如果家里还有兄弟要务农的,也可以接过来,我府上有的是良田给你们种!”秦怀道笑着看着他们说着。

  “多谢胡国公!”薛仁贵他们马上对着秦怀道拱手说着。

  “嗯,这里有五贯钱,每个人五贯钱,拿着,回乡了,哪怕是搬家也是需要钱的!”秦怀道接着指着桌子上的钱袋子,对着他们说道。

  “可不敢拿钱了,胡国公,你对我们的大恩大德,我们永记于心,但是钱我们真不能拿了!”薛仁贵马上拱手说着。

  “听我说完,这次五贯钱,不是给你们的,是借给你们的,用了呢,就以后还,要是没有花完,到时候还给我就是了,所谓穷家富路,总不能考了武举人,回家连给老婆孩子都不带点东西吧?”秦怀道微笑的看着他们说道,

  他们听后,都是对秦怀道拱手道谢,心里也是敬佩秦怀道,这样小事情,他都会考虑到了。

  “好了,明天你们就要回去了,回去之前,去长安城给孩子们买点东西,如果可以,就接到了长安来,长安城的房子你们可能租不起,但是我庄子那边的房子,你们是可以住的,还能种点地什么的。”秦怀道对着他们笑着说着,他们也是再次拱手,

  很快,他们就出去了,秦勇道还在这边,秦怀道还要交待他一些事情,毕竟,这次回去,秦勇道已经是武举人的身份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怀道就送秦勇道他们回去了,秦勇道和秦善道,还有吕阳他们三个一起,另外就是秦府的家兵和武卫,都是携带着马匹,秦怀道也把一些文件交给了秦善道,怕路上用的上,毕竟,这么多人马行动,各个地方的府兵都尉肯定会询问的。

  而薛仁贵他们也出发了。

  接下来的几天,秦怀道都是在忙着事情,而这一天,在历城,秦勇道家乡的庄子,秦勇道的父亲秦正在收拾家里的院子,家里好十来个小孩在院子里面闹腾着。

  “爹,爹,快,快,老三考上了,考上了武举人了,县令派人来通报了!”这个时候,在村口,一个青年高兴的跑了过来,大声的喊着,是秦的长子,秦礼道,这会激动的往这边跑着,周边的邻居听到了,也都出来看着。

  “你说什么?”秦听到了,非常的激动,但是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六郎考上了,武举人,快点准备,报信的人来了!”秦礼道非常激动的喊着,而周边的那些邻居也是开始笑着恭喜着。

  “好,好,准备,准备!”秦高兴的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拿着扫帚在原地转圈,太激动了,家里终于出了一个要当官的了。

  “恭喜啊,五爷!”村里面的一些人,对着秦笑着大声的喊着。

  “好,好!谢谢!”秦也是笑着点头,而秦勇道的媳妇,此刻也是从屋里面出来了。

  “大哥,六郎考上了?”秦勇道的媳妇激动的问道。

  “考上了,你看,报信的队伍来了!”秦礼道高兴的说着。

  “那个,那个,太好了,可是,可是,报信的人,我们家没钱给赏了。”秦勇道的媳妇很激动,但是也很忧愁,来报信,那肯定是需要赏的,可是,他们的钱,基本上都给了秦勇道了,现在家里都没有几个铜板了。

  “五爷,拿着!”这个时候,旁边一户人家,拿出了20来文钱,递给了秦。

  “可,可使不得!”秦非常着急的说着,但是现在来了人,必须要给点赏钱,哪怕是一个一文钱,也要给啊。

  “拿着,你家六郎出息了,还差这点,到时候还给我就是了。”那个中年人对着秦说着。

  “谢谢,谢谢,我们尽快还给你!”秦马上拱手说着,知道大家都不容易,都没有钱的,

  很快,报信的就过来了,敲锣打鼓的,好不热闹,整个村子里面的人,也是跟着过来说恭喜,秦非常的激动,连忙给那些来报信的人端茶倒水,然后说着感谢的话,

  而报信的人也是很恭敬,毕竟人家家里出了武举人,以后也是官员了,他们这帮跑腿的,还不是官员呢,

  秦拿着上面发过来的通知,看到了自己儿子的名字,非常的激动,

  而二郎秦礼道,三郎秦和道此刻也是在旁边看着。看到了确实是考上了,都是激动的不行,家里祖上可是当官的,就是他们这一代,现在还没有当官的,都希望家里的兄弟,能够走出去一个,父亲那一代,还出一个英雄人物。

  等送信的人走了,秦瑞带着一大家子也过来了,包括秦瑞的几个儿子和孙子们都过来,两家不是住在一起,秦瑞家在隔壁的村子住着,没办法,这个村子没有那么多地!

  “老五啊,来,喝一杯!”秦瑞高兴的倒了一杯酒给秦。

  “三哥,哎,今天,高兴,来,我们兄弟两个喝一杯,下午我估计姐姐也会过来,我让二郎去通知姐姐了,爷爷和父亲当年是何等威风,大哥是何等英雄,这次,可算没有辱没祖上。”秦也是非常高兴的说着。

  “是啊,大哥要是在,多好啊,我就想大哥!你说大哥要是在,现在怎么也是一个录军参事了。”秦瑞也是感慨的说着,兄弟两个说完了就干了一杯,其他的后辈,可没有酒和,只能吃饭,这个饭,还不是管饱的,菜就更不用说了,几乎是没有什么菜。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