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610章刘洎投靠(五更求月票)

第610章刘洎投靠(五更求月票)

  第610章吴王和杨帆对于长孙无忌突然病倒,是非常高兴的,他们知道,现在的机会来了,如果此刻不能拉拢人,那么以后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所以,接下来几天,吴王都是去拜访那些大臣,也在朝堂上举荐秦怀道,希望秦怀道能够担任吏部尚书和工部侍郎,总之,到处讨好,但是秦怀道压根就不当,

  而刘洎,对于吴王举荐秦怀道担任吏部尚书是不满的,但是也不敢说什么,后面吴王去拜访他,他也是礼貌性接待。

  “老爷,吴王此人,还是不要相信的好,现在太子势大,吴王这样嚣张,可不行的!”刘洎的夫人到了书房,发现刘洎坐在那里发愁,马上就说了起来。

  “哎,你懂什么?”刘洎发愁的说着。

  “妾身是不懂,可是知道,现在长孙无忌倒下去了,老爷你虽然是被长孙无忌提拔上去的,但是真要说起来,他可对你是没有什么大恩的,

  之前一直不给你提拔,现在突然提拔,是因为确实是没有合适的人了,老爷家里也不是大世家,何必和他们同流合污?”刘洎的夫人过去对着刘洎说道。

  “哎,只能选择,选择吴王这边,或者选择太子这边?如果选择太子这边,那么老爷我在朝堂上,可是寸步难行!现在很多官员,都已经开始支持吴王了,

  之前说是支持,那是假的,毕竟还要长孙无忌在,但是现在长孙无忌倒下去了,他们可以自己做选择了。”刘洎听到了夫人的话,也是叹气了一声。

  “老爷看好谁呢?”刘洎的夫人接着问了起来。

  “太子,太子现在稳重了很多,确实是有成为明君的潜质,而吴王,说是很像陛下,但是只是部分像而已!

  太子有军队的支持,就能够保证屹立不倒,除非吴王兵行险着,但是之前魏王做过这样的事情,我估计吴王肯定不敢了。再说了,左右卫都加强了,可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刘洎坐在那里肯定的说着。

  “那就支持太子殿下!”刘洎的夫人开口说着。

  “哪有这么简单啊!”刘洎还是很犹豫。

  “其实,老爷可以学学胡国公,甚至和胡国公靠近才是。”刘洎的夫人想了一下,对着刘洎说道。

  “胡国公?”刘洎一听,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夫人。

  “嗯,现在坊间都说,胡国公真是有大才之人,你瞧瞧现在的货站,生意非常好,以前那些商人,需要自己运输货物,

  但是现在把货物交给了胡国公的货站,胡国公保证送到,不但能够赚钱,还能够给那些商人节省大量的钱,胡国公此人,陛下重视,太子殿下也重视,甚至说,听他们说,赵国公也重视,胡国公支持谁呢?”刘洎的夫人说着就问了起来。

  “当然是太子殿下!”刘洎肯定的说着。

  “那就行了,你呢,也支持太子殿下,但是可以和胡国公走的近一些,这样的话,也等于是帮助了太子殿下,我想,有胡国公保你,谁能够拿下你?吴王也未必能吧?妾身可是听说了,陛下是非常器重胡国公的!”刘洎的夫人接着说了起来。

  “那是,不是一般的器重!”刘洎开口说着。

  “那老爷你的意思呢?”刘洎的夫人看着刘洎问了起来。

  “嗯,老夫想想!”刘洎点了点头,开口说着,

  到了下午,刘洎想着,还是需要亲自前往复国府上一趟才行,希望能够和秦怀道谈谈。

  到了秦怀道府上,秦怀道的门房管事马上就过去通报了,正好,秦怀道也在家,现在货站那边已经稳定了,长安这边,一天的利润就超过了100贯钱,

  而洛阳的利润,一天超过了60贯钱,还有其他城市,每天的利润现在加起来,就已经超过了1000贯钱了,

  现在,整个货站布置的点,还没有超过大唐城池的一半,这次,秦怀道把培训的那些人,全部扔到那些货站去做主事了,工钱可是很高的,最低的都有2贯钱一个月,而且还有分红。

  “尚书大人,这边请,我们老爷在书房里面看书,现在天气热了,老爷的书房凉爽一些。”管家非常热情的对着刘洎说着,

  管家毕竟是在秦府很多年,秦府也沉沉浮浮这么多次,所以接人待物那是没话说的,任何被管家接待的人,都是如沐春风,

  所以秦怀道一直留着管家,管家几次想要说辞职了,吃不消了,秦怀道都留着,让管家把一些繁杂的事情,交给其他的管事。

  “诶,谢谢!”刘洎非常高兴的说着,他可不敢在秦怀道的管家面前托大,秦怀道可是国公爷,而刘洎,就是一个吏部尚书,爵位可是没有的。

  “来了,坐,太热了,都不想动,正好,我就在这里给你泡茶了,等你过来!”秦怀道笑着对着刘洎说道,

  刚刚门房管事通报的时候,秦怀道还愣了一下,不知道刘洎过来的目的是什么。

  “谢谢胡国公,我自己来就成。”刘洎非常恭敬的说着。

  “来,坐下说!”秦怀道笑着着招呼他说道,等刘洎坐下来后,秦怀道马上把茶杯放到他面前。

  “来,尝尝,今年的新茶!”秦怀道做了一个请的收拾。

  “多谢胡国公,不得不说,胡国公真是很会过日子的。”刘洎赞叹的说道。

  “一天天就是瞎琢磨这样的事情,对其他的事情我也不感兴趣,尚书大人,可是有事情吧?”秦怀道说着就看着刘洎问了起来。

  “是呢,是有点事情,要和胡国公聊聊,我对于朝堂现在的格局,是非常的担心,

  哎,赵国公这一倒下去,整个朝堂都乱了,最近太子殿下做事情,可没少被弹劾,而且也遇到了不少阻力。”刘洎叹气的说着,同时也是看着秦怀道的表情。

  “嗯,听说了!”秦怀道点了点头,没有发表评论,他想要知道刘洎过来的目的。

  “臣很替太子殿下担忧。”刘洎接着试探的对着秦怀道说道。秦怀道听到了,就盯着他看了一下,接着微笑的说了一句:“哦?”

  “胡国公,我虽然不想参与进去,可是作为吏部尚书,我不得不参与进去,我甚至都不想当这个尚书,而且也有人提出来了,不希望我担任这个尚书,希望胡国公上,胡国公的意思呢?”刘洎接着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我不当,你放心,我对这个没兴趣。”秦怀道笑着摆手说道。

  “是呢,胡国公不当,那么吏部尚书如果落到了其他的人手里,那么对于太子就非常不利了。”刘洎看着秦怀道小心的说着,秦怀道点了点头。

  “所以,接下来该怎么办,还请胡国公明示一番。”刘洎再次说着,这句话就说是很露骨了,就是没有直说,以后胡国公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了。

  “嗯,你还是需要前往太子殿下那边坐一坐才是!”秦怀道笑着看着刘洎说道。

  “坐是要坐的,可是如果我去了东宫,也许,这个吏部尚书不用几天就会被换下来,我相信很多大臣已经准备好了弹劾的奏章了。”刘洎再次看着秦怀道暗示说道,

  秦怀道笑着点了点头:“你担心东宫护不住你?”

  “怎么护住我啊?整个朝堂,四品以上的官员,大部分都是和太子意见相左,上次胡国公不也是这样,那些官员天天弹劾,

  当然,胡国公是因为你自己故意的,才会被拿下,可是下官可顶不住的啊!”刘洎说着很担心的看着秦怀道。

  “没事,只要你自己不犯错误,不徇私舞弊,不结党营私,我相信陛下是不会拿下你的。”秦怀道自信的笑了一下说道。

  “多谢胡国公,有胡国公这句话,我就有底气了,不过,今天可不能去太子府上,估计需要过几天才行,胡国公你说呢?”刘洎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他也是暗示秦怀道,自己和秦怀道的关系,还是不要让别人知道的好。

  “好!”秦怀道笑着点了点头。

  “那接下来,胡国公,工部的事情该怎么办?”刘洎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工部的事情你不要管,父皇会考虑的,你只是考虑推荐人上去就行,对了,推荐的人,也要考虑清楚,寒门官员就不要推荐了,推荐到了工部,等于是变相免职,这个你该懂吧?”秦怀道听后,对着刘洎说着。

  “懂,胡国公你放心,这两次去工部的,都是世家的子弟,现在他们恨我入骨,可我也没有办法,我去找那些寒门的官员,他们一听,都对着我哭,作揖不断,我也是不忍心,他们在京城本来就不容易。”刘洎看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尚书大人,倒是很有同理心。”秦怀道笑着对着刘洎说着。

  “不满胡国公说,我也是从下面一步步上来的,一路艰难,知道他们不容易。”刘洎马上讪笑了一下说道。

  “嗯,很好,太子殿下就是喜欢你这样的人,改天去太子殿下那边坐坐,好好聊聊,另外,这次赵国公下面的那些人,都跟着萧瑀走了吗?”秦怀道接着看着刘洎问了起来。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