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617章长孙家内闹

第617章长孙家内闹

  第617章李世民对着刘洎说完了,刘洎有点傻眼了,外面的那些官员,有的是三品大员的,说免职就免职吗?

  而且刘洎看到了令狐德棻,现在他可是没有任何职务的,按照李世民说的,那就是一年之内,不能安排职务,没有职务的官员,领取的俸禄是非常少的!

  “这个是名单,朕亲自抄录的,全部免职!”李世民说着拿出了一张纸,递给了刘洎,刘洎接了过来,仔细的看了一下。

  “去办了吧,另外,朕不想要见到他们,让他们都回去!”李世民对着刘洎说着,

  刘洎点了点头,心里也知道,这些人恐怕是招惹到了李世民了,他还不知道,他们这些人都是上过了奏章弹劾秦怀道的,刘洎出来后,那些官员都是看着刘洎。

  “走吧,去吏部一趟,陛下有吩咐!”刘洎对着他们叹气的说着,

  那些官员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被莫名其妙的招来这边,在外面晒了一会太阳,现在居然要跟着刘洎前往工部那边。

  下午,那些官员被免职的消息,马上就传遍了长安城,很多官员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尤其是手上还拿着弹劾奏章没有送上去的官员,他们现在感觉后怕和庆幸,

  如果早送上去了,那么这些免职的官员当中,是不是也有自己?不少官员都已经到了萧瑀的府邸,萧瑀得知了这个消息以后,也是愤怒异常,但是还不敢公然说李世民的不是,他自己现在没有职务呢!

  “宋国公,现在可怎么办?我们可是刚刚送了奏章上去了,就被陛下给免职了,现在我们可是没有任何职务的!”

  “宋国公,此事,还是需要宋国公出面才行,到陛下面前求求情!”

  “宋国公,秦怀道此人,深得陛下信任,我们弹劾他,也是需要考虑清楚的,下次可不能轻举妄动的!”...

  那些官员七嘴八舌的对着萧瑀说着,萧瑀听到后,就是坐在那里不言。

  “宋国公,刚刚接到了消息,高士廉已经被任命为了右仆射了!”这个时候,外面一个官员,急冲冲的跑了进来,对着萧瑀说道。

  “什么?”萧瑀听到了,吃惊的站了起来,高士廉居然被任命右仆射,这个就有点超出了萧瑀的预计了。

  “宋国公,此事,可能还需要请高仆射出面才行。”一个官员开口说着,

  高士廉之前也是长孙无忌一系的人,现在长孙无忌倒下去了,他们都投奔了萧瑀,而去高士廉那边的人,几乎是没有的,一部分人,现在都是跟着刘洎,

  萧瑀找刘洎谈过,刘洎只是说自己不想再去弹劾了,就是想要好好做点事情。现在高士廉担任了右仆射,那权力就大了,而且,在这里的那些官员,估计很多人会去找高士廉的。

  “嗯,老夫会去找高仆射的,让他解决这个事情,另外就是打探一下,陛下现在到底是有什么想法,为何如此处置我们这些官员?”萧瑀坐在那里,语气非常平淡的说着,

  现在也要让他们知道,自己是会去找高士廉的,就是告诉他们,高士廉和自己是一起的,当然,找到高士廉后,自己还是需要和高士廉谈谈的。

  晚上,萧瑀就到了高士廉的府邸,

  而在长孙无忌的府邸,长孙涣和长孙浚,还有其他的兄弟都坐在一起了,长孙涣现在在东宫那边当值,李承乾也给了他一些权力,现在也算风光,

  但是他们对于长孙无忌还想要对付秦怀道,是非常不理解的,他们都不想和秦怀道为敌了,哪怕是长孙涣,都不敢继续为长孙无忌为敌,现在他们可是非常清楚,李世民是非常信任秦怀道的,

  在东宫,李承乾也暗示过他们,不要继续和秦怀道为敌了,否则,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今天有这么多官员被免职,就是现例。

  “父亲就是想着大哥,想要为大哥鸣不平,但是这个事情,真的是秦怀道不对吗?如果我们继续和秦怀道作对,估计等父亲走了后,我们这些人,到时候都不知道怎么死的,父亲就是偏心,什么都是向着大哥,也不为我们考虑一下!”长孙浚非常不满意的坐在那里说着,其他的兄弟也是点了点头。

  “父亲老了,老了就是想念没在家的儿子,大哥不在身边,父亲就想念,加上父亲一直希望长公主和大哥和好,可是可能和好吗?

  长公主早就放了话了,父亲还不死心,还怪罪胡国公,如果被胡国公知道了,现在父亲还在想办法对付他,估计到时候都不知道会怎么对付我们,现在父亲还在,我们没事,陛下也会考虑和父亲的感情,

  可是如果父亲不在呢,加上还有长公主对我们府上的恨,我们还能在长安站稳脚跟吗?”长孙涣也坐在那里,看着那些弟弟们说道。

  “二哥,现在我们不能继续和秦怀道为敌了,你看看现在那些武将的子弟,哪个人不是财大气粗的,他们非常有钱,就是房遗爱,这个傻大个,都是非常有钱,

  跟着秦怀道,他们每个人都是赚到了钱,反而看我们府上,有什么?家里的那些产业,还是很久以前的,这几年,几乎是没有增加什么产业,

  而且,胡国公弄的那些产业,连陛下都支持,你说,我们继续和他对抗,对于我们有什么好处?”长孙无忌第四子长孙淹也在那里抱怨说道。

  “可不是,他们每个人一年都有一两千贯钱分红,程咬金家几个小子,那个人不是有钱,以前他们是穷哈哈的,去画舫还有赊账,现在呢?

  我听说他们有几个人已经买了一艘画舫了,就是自己玩,瞧瞧,多财大气粗?”长孙无忌的第五子长孙温也在那里抱怨说道。

  “这次那个货站,也是非常赚钱的,那些武将子弟,只要在京城的,都入股了!

  而我们,连边都沾不上,我就不明白了,秦怀道可是喊我们父亲为舅舅的,我们和李丽仙可是表兄妹,我们居然和秦怀道玩不到一块去,你们说,问题到底出在了什么地方?”长孙浚抬头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咳咳!”这个时候,门口传来了长孙无忌的咳嗦声,

  长孙涣他们听到了,全部站了起来,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了,他们看到了管家推着长孙无忌进来,长孙无忌面无表情。

  “父亲!”他们看到了长孙无忌后,都是站在那里拱手说着,心里也是害怕,他们也不知道长孙无忌到底听去了多少。

  “管家,出去!”长孙无忌坐在那里开口说着,管家马上出去了,同时关上了门,长孙无忌铁青的脸看着他们,他们都是站在那里,不敢抬头。

  “哎!”长孙无忌接着叹气了一声,他没有想到,自己病倒后,不但那些官员离自己而去,就是自己的儿子,也对自己有了意见了。

  “你们想要和秦怀道拉近关系,可能吗?你们也不是武将子弟,你瞧瞧,除了房玄龄的儿子能够和秦怀道他们玩,其他的文臣的子弟,秦怀道带了谁玩的?”长孙无忌此刻说话还是断断续续的,当然,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父亲,我们错了!”长孙涣低头说了起来,长孙无忌抬头看着长孙涣,长孙涣却不敢看他。

  “秦怀道此人,若没有长公主的事情,老夫现在是会同意你们和他玩的,甚至说,老夫都会亲自去拜访秦怀道,但是现在,不允许,他,现在是骑在我们赵国公府上拉屎!”长孙无忌说到了,情绪非常激动。

  “父亲,不要激动!”长孙涣马上蹲下来,给他擦干净口水。

  “老夫,绝对不允许你们和他走的近了。绝对不允许。此子隐藏极深,非善良之徒,老夫不看好他,他,早晚会出事情的,你们不要看他现在风光,倒是有他哭的时候!”长孙无忌坐在那里,继续盯着长孙涣激动的说着。

  “父亲,哭?孩儿不赞同,现在陛下信任他,太子倚重他,他还有两个公主在府上,同时,他还如此年轻,而且还有这么多功劳,只要他不谋反,你说谁会干掉他?”长孙涣蹲在那里盯着自己的父亲看了起来。

  长孙无忌听到了,发愣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如果说他会谋反,谁会相信?他本来在大唐就有极高的地位,而且和武将的子弟玩的非常好,除非是说,太子殿下未来对那些武将子弟极其苛刻,才有可能让那些武将子弟对朝堂不满,跟着秦怀道造反,可是,会有这样的可能吗?太子殿下,可不是傻子?

  除非是吴王登大位,可是吴王登大位,我们长孙家,下场可能比胡国公府上还惨,父亲,冷静冷静,大哥的事情,我们知道你痛快,可是,这个事情,如果真的要论起来,真的能够怪胡国公吗?父亲,你没有去外面听过百姓对这个事情的看法吗?”长孙涣蹲在那里,非常悲痛的说着,

  他希望长孙无忌不要想着继续和秦怀道为敌了,已经不能为敌了。

  阅读网址: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