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627章一万贯

第627章一万贯

  /

  第627章秦怀道一听打人需要赔偿100贯钱,很吃惊,现在买一个仆人也不过是20贯钱左右,打一个人居然要赔偿这么多。

  “宋国公萧瑀的幼子!”秦勇道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哦,打他的幼子?就需要赔偿这么多,来,说说,到底为何打人,薛仁贵我知道的,不是那种冲动的人!能让他出手打人,想必是被惹急了!”秦怀道一听笑了一下,

  心里也好奇,薛仁贵怎么还和萧瑀碰上了?两个人可以说是完全不相及的。

  “哈,这个事情,薛仁贵是真的招惹到了惹不起的人了,但是这个真的不能怪他的,薛仁贵不是还有一个最小的妹妹还未出阁吗?

  他家里也种了辣椒,所以也会提着辣椒到秦府酒楼来卖,本来之前都是薛仁贵的媳妇来的,那天他媳妇身体不适,薛仁贵的小妹就过来了,被正在秦府酒楼吃饭的萧瑀幼子萧釴,

  薛仁贵的妹妹长的很不错的,身高也不错,这不是咱们家七郎一直相中人家,但是薛仁贵没在家,七郎也没有办法让父母去提亲,

  加上薛仁贵的妹妹雪娥也有武艺在身,就把萧釴给打了,

  打了后,雪娥就跑回家了,萧釴就派人来找了,正巧了,就是前天的事情,薛仁贵刚刚回来,就看到了萧釴带着家丁在拉着他的妹妹上马车,这不,就打起来了,

  这个事情我们都不知道,就是我父亲和三伯在家里,也和他们起了冲突,三伯还挨了一棍子,本来他们不是三伯的对手的,但是他们人多,萧釴知道雪娥有武艺在身,就叫了五六十个家兵,还拿着武器!”

  “你刚刚说什么,三叔挨了一棍子?”

  “嗯,三伯家的七郎不是相中了雪娥吗?两个人也算是有点情投意合,所以三伯肯定要拼命啊,我爹也在,反正两个人没能拦住那些人,雪娥被他们拖住了,

  那些家丁还有刀,我父亲打倒了几个人以后,就被人用刀家在脖子上,秦庄的男丁大部分都在外面干活了,家里就是留下了一下老人,那些老人他们家有武器,

  他们就拿着武器出来,包围了萧釴他们一帮人,说他们敢走,那些人就拼命,一些女人都拿出了武器,

  其中一个老人警告萧釴说,说我爹是你的叔叔,如果他有事情,到时候不死不休,他们就放了我爹和三伯,想要拉走雪娥,三伯过去拼命,萧釴打了三伯一棍子,

  后面薛仁贵回来了,他的本事你知道的,就和他们打了起来,把萧釴打伤了,后面我们回去,本来想要去找萧釴报仇的,三伯给拉住了,说萧釴这次好像被打断了腿!就算了!”秦勇道坐在那里,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算了,还能算了,三叔被打了,还能算了?100贯钱是吧?我看他萧瑀家里有没有上万贯现钱,马上从我府上,领100贯钱,

  然后,你拿着我的拜贴,去萧瑀家,告诉他我三叔那一棒子,1万贯钱,送过来,不送过来,老子把他儿子扔到吐蕃去!”秦怀道火大的冲着秦勇道说着。

  “啊!”

  “啊什么啊?把管家叫过来!”秦怀道坐在那里火大的喊了一句。外面候着的家丁,马上就去找管家了,没一会,管家过来了。

  “你给他拿100贯钱,另外,拿上我的拜贴给他,让他去萧瑀府上!”秦怀道指着秦勇道,对着管家说道。

  “是,老爷,你这是怎么了?”管家很吃惊的看着秦怀道,他还从来没有看过秦怀道发这么大的火。

  “我三叔被人打了,还是在秦庄打的!什么意思?欺负我秦庄没人是不是?欺负我秦家没人是不是?还敢打上门来,还敢抢我家七郎的未婚妻,还反了他了,拿给他!”秦怀道对着管家说了起来。

  “三老太爷被打?这?我马上拿过来!”管家一听,马上就出去了,没一会,几个家丁提着100贯钱,管家拿着秦怀道的拜贴过来了。

  “去办这个事情,另外,你和薛仁贵说一声,怎么回事,回来了,都不到我秦府来走走?我秦府门槛什么时候加高了吗?”秦怀道对着秦勇道说了起来。

  “哎,这个伯平你就不要怪他了,刚刚回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接着就是官府的人来了,要不是看到了他是军官,估计还要被抓到牢房去,这两天他也是筹钱,

  他在军队的那些兄弟也过来了,他们七凑八凑的,也不过是弄到了30贯钱!”秦勇道笑着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哦!这样啊!”秦怀道点了点头。

  “我爹和三伯,还有我们几个给他凑了30贯钱,他不要,说要和萧瑀扛到底!”秦勇道站在那里笑着说了起来。

  “你去把这个事情办了,带着薛仁贵去,你就和萧瑀说,他家幼子抢我家七郎的未婚妻,打了我三叔,1万贯钱!”秦怀道对着秦勇道说了起来。

  “好!”秦勇道笑着就出去了。

  “哼,打我三叔,多大的胆子啊?”秦怀道说着就坐下来,笑了一下说道。

  而秦勇道出去后,马上就骑马去了秦庄,找到了在家里发愁的薛仁贵。

  “仁贵兄,走!”秦勇道进来后,对着薛仁贵喊了起来。

  “去哪里啊?”薛仁贵不解的看着秦勇道。

  “去宋国公府邸,伯平那边拿了100贯钱,让我们过去,把钱给他!”秦勇道对着薛仁贵说了起来。

  “什么,不去,不给,他们欺男霸女,还要我赔偿,我就不相信,这个天下还没有说理的地方,他们强抢民女,还打了人,我打了他们,他们还要我赔钱,大不了,我去皇宫那边跪着去,让陛下给我做主。”薛仁贵非常硬气的说着,

  他已经打算好了,这次无论如何要和萧瑀刚到底,哪怕是丢了官职,也要和他斗一下,他们这样欺负人,自己还不如不当这个官呢。

  “哎呦,走,没事,这次啊,伯平给你出气,这100贯钱算什么,到时候要让他宋国公出一万贯钱,他打了我三伯,伯平知道了,还能放过他?”秦勇道笑着拉着薛仁贵说了起来。

  “什么?什么意思?”薛仁贵有点不懂的看着秦勇道。

  “走吧,路上再说!”秦勇道拉着薛仁贵就外面走,

  薛仁贵不走,让秦勇道说清楚,秦勇道就把秦怀道说的话,和薛仁贵说了起来。

  “走,这下放心了吧,反正你的事情,我们和他了了,但是他和我三伯的事情,可没有那么容易了,这个事情,伯平不可能不管的。走!”秦勇道说完了,拉着薛仁贵就往外面走。

  “行,走,三伯的事情,也是因为我才挨了这么一棍子!”薛仁贵点了点头,很快,他们就骑马到了宋国公府上,

  到了府门口,秦勇道递上了拜贴,宋国公的管事,不认识秦勇道,但是他认识秦怀道的拜贴,所以让秦勇道稍等一会,接着就去汇报了,而萧瑀本来就在书房看书的,门房管事递过去拜贴。

  “胡国公?他来拜访我?”萧瑀非常不解的看着门房管事。

  “好像来的不是胡国公,一个年轻的军官!”那个门房管事开口说了起来。

  “那就请他们进来,到底何事?”萧瑀沉吟了一会,对着门房管事的说道,很快,秦勇道和薛仁贵带着几个秦府家丁就到了客厅这边。萧瑀也是过来了。

  “你们?”萧瑀不解的看着秦勇道问了起来。

  “见过宋国公!”秦勇道和薛仁贵马上对着萧瑀行礼说道。

  “嗯,好!”萧瑀此刻坐了下来,同时也做了一个请坐的手势。

  “我叫秦勇道,这位是薛仁贵,之前和你儿子有点冲突,想必你是知道了,你儿子托县令那边传来话,需要100贯钱解决问题,钱,我们也带过来了!”秦勇道说着对后面示意了一下,秦府的几个家丁就把100贯钱放到了秦勇道前面。

  “你是薛仁贵?”萧瑀此刻,盯着坐在那里的薛仁贵。

  “我是!”薛仁贵站了起来拱手说着。

  “下手可真重啊,我小儿现在腿都是青的,额头也是肿了!”萧瑀冷冷的看着薛仁贵问了起来。薛仁贵没有说话。

  “那100贯钱,是我让县令去要的,看你刚刚考取武状元,在前线还有战功,不容易,老夫就不给你计较那些事情,钱放下,你们可以回去了!”萧瑀坐在那里,淡淡的说着。薛仁贵此刻则是紧紧的握着拳头,他们欺负人在先,还要自己赔偿,上那里说理去?

  “好,不过,你小儿子可是打了我三伯,也就是胡国公的三叔,现在我三叔的腿脚也不方便,伯平说,要么送1万贯钱给我三叔,要不,伯平送你小儿子去吐蕃前线!”秦勇道此刻站起来,对着萧瑀说道。

  “什么?”萧瑀此刻猛的站了起来。

  “三天,伯平说三天!”秦勇道微笑的看着萧瑀说道,接着拉着薛仁贵就往外面走。

  “等一下,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萧瑀马上喊住了转身要走的秦勇道。

  阅读网址: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