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630章讨个公道

第630章讨个公道

  第630章秦怀道和李丽仙在后花园里面散步,李丽仙问着秦怀道关于萧的事情。

  “老爷,估计到时候长姐可能会出面的,长姐此人,非常好的,不会多言语,这次如果你真的要弄的很大,长姐就会出面去找父皇的,父皇还是很喜欢长姐的,

  只不过,长姐不喜欢出面办法事情,很低调,但是父皇还是很疼惜她!”李丽仙提醒着秦怀道说道。

  “我知道,我也没有说要弄死他,我要让他记住,千万不要惹我,惹我了,我可是会记仇的,一旦被我抓到了机会,有他好受的!”秦怀道笑了一下对着李丽仙说道,就这样的把柄,可是弄不死萧,但是让他很难受,秦怀道还是可以办到的。

  “嗯,也行,谁让他没事弹劾你,现在舅舅已经在家里不能出来,他还跳出来蹦,不收拾他收拾谁?”李丽仙也是笑着说了起来。

  “嗯,收拾他!”秦怀道笑着点头说道,接着在后花园里面走了一圈,

  还没有到前厅呢,一个管事的就过来找秦怀道了。

  “老爷,申国公求见!”管事的找到了秦怀道,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申国公,你老舅爷?”秦怀道说着就低头看着李丽仙。

  “倒是稀客啊,估计还是为了萧的事情!”李丽仙听到了,微笑的说着,接着两个人就到了前厅这边,高士廉正在客厅里面坐着,喝茶!

  “见过申国公!”

  “见过老舅爷!”秦怀道和李丽仙分别行礼说道。

  “见过公主殿下,见过胡国公!”高士廉很快站了起来,对着秦怀道他们行礼说道,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他的长子,高履行,高履行现在是在民部当侍郎。

  “请坐,没想到,老舅爷这个时候过来,有失远迎,还望恕罪!”秦怀道笑着请高士廉坐下说道。

  “嗯,是我来的太唐突了,打扰了你们休息。”高士廉笑着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接着,丫鬟也给秦怀道端来了茶水。

  “想必是有事情的,否则,老舅爷也不会这个时候来,有什么地方用得到小子的地方,还请开口!”秦怀道笑着对着高士廉说了起来!

  “嗯,也不是什么大事情,我呢,是受人之托,特意过来说和的,就萧和你三叔的事情,这个事情,是一个误会。”高士廉看着秦怀道笑了起来。

  “老舅爷,你这话,我就不敢赞同了,其实不是误会的,我不知道宋国公是怎么和你说的,也不知道你是否清楚其中的原委,如果知道,想必老舅爷是不会特意过来说这个事情的!”秦怀道一听,特意苦笑了一下,然后看着高士廉说了起来。

  “哦,难道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吗?”高士廉听到秦怀道这么说,愣了一下,接着欠着身子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那我就和你说一遍吧,你听听,看看是不是小子故意去为难他!”秦怀道微笑了一下,接着把萧如何看上了雪娥的事情,和他开始说了起来,

  说完了以后,高士廉脸色都不好看了,知道萧果然是骗了他,今天晚上,萧到他府上来求情,希望他能够出面,找秦怀道求求情,这个事情,他们宋国公府是愿意赔礼道歉的。

  “强抢民女不说,薛仁贵,不知道老舅爷可有印象?此人是今年武举状元,在前线杀敌立功了的,这次回来,是要培训,已经官至少校了,培训完了,最少是中校,非常有能力的一个年轻军官,陛下也是非常重视,

  老舅爷,他在前线卫国杀敌,萧的儿子,居然抢他妹妹,此事,其他的武将还不知道,如果知道了,老舅爷,你说,我们那些武将会放过他萧?

  他儿子有何德何能,敢如此羞辱一个卫国杀敌的将军?嗯?就凭他父亲是宋国公?而且宋国公明知道薛仁贵的那些事情,居然还让县令前往薛仁贵家,要他赔偿100贯钱,这个事情就算了了,

  老舅爷,你听听,啊,你听听,薛仁贵之前是一个穷小子的,之前都是住在我府上,才当军官不足一年,也就是半年都不到,你说,他那里有钱?

  行啊,他不是要钱吗?我给,我作为武将,我给,100贯钱,我已经送过去了,但是他儿子在秦庄打了我三叔,抢我弟妹,岂不是骑在我秦怀道头上拉屎,我秦怀道再没用,也是一员武将吧?再懦弱,我也有一腔热血吧?

  我说,要不1万贯钱送过来,要不,我送他儿子去前线打仗,这个事情,就算了了,不过分吧?”秦怀道看着高士廉说了起来,

  此刻高士廉完全傻了,他还真不知道薛仁贵的事情,也不知道这里面还涉及到这么多事情。

  “哎,伯平,此时,老夫唐突了,老夫不该听信一家之言,先给你道歉了!”高士廉此刻站起来,对着秦怀道说道!

  “无妨,老舅爷的为人,小子是知道的,所以你一来说萧的事情,我就知道你被他欺骗了,因此,说开了就好!”秦怀道马上微笑的摆手说道。

  “嗯,那,伯平啊,你真的要送他儿子上前线去不成,他非常疼爱他的幼子的,真要是去了前线,我估计这小子也活不成了。”高士廉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那我不管,他如此欺辱一个保家卫国的人,我没有要他的命,就已经不错了,让他战场走一遭,看他的造化,也希望他活着回来后,能够尊重那些在边境杀敌的将士!”秦怀道看着高士廉说了起来,高士廉点了点头。

  “嗯,伯平,此事本来我不该开口,确实是难以启齿,不过,既然萧找到我爹,我看,是不是双方坐下来谈一下,不需要搞的这么僵,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个时候,坐在一旁的高履行也看着秦怀道试探的问了起来。

  “表叔,伯平你知道的,性子安静,也从不惹事,这次如果不是真的看不下去,我想伯平也不会这样和宋国公说,

  此事,还是需要给薛仁贵一个公道才行,其实,不是给薛仁贵要公道,是给千千万万在前线作战的将士要公道,他们保护了我们百姓安居乐业,我们连他们的家人都保护不了吗?这样岂不是让将士们寒心,此事我父皇还不知道,如果知道了,肯定也会很生气的。”李丽仙此刻看着高履行也说了起来。

  “这,是,公主殿下说的是!”高履行听到了李丽仙这么说,一下就愣住了,接着点头说是,毕竟,她都这么说,自己还能说什么?

  “老舅爷,麻烦你去告诉宋国公,你就帮我个忙,就说,钱我真不缺,1万贯钱,对我来说,真的是小意思,我没有吹牛,我就是想要他儿子上前线,让他知道前线的苦,就这么简单!”秦怀道接着对着高士廉说了起来,

  高士廉听到了,点了点头,接着站起来,对着秦怀道拱手说道:“行,你的话,我一定带到,时间也不早了,我也就不打扰你们了,老夫先告辞,今日之事,老夫惭愧!”

  秦怀道连忙站起来行礼说道:“老舅爷言重了。”

  接着秦怀道就送他们父子两个到了府邸门口,等他们在了以后,秦怀道笑了一下,接着看着后面的李丽仙说道:“夫人,你刚刚说的那些话,真好,正气十足啊!”

  “去,本来就是,不管怎么说,人家薛仁贵是为了朝堂在作战的,家人这样被欺辱,妾身都看不下去了。”李丽仙笑着打了一下秦怀道说道。

  “走,夫人,天黑,我扶着你!”秦怀道笑着扶着李丽仙说道,到了书房后,秦怀道就坐在那里,开始写奏章,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都写清楚了,一旦萧敢弄到李世民那边去,那自己这份奏章也要送到李世民的案头上去。

  在萧家里,萧接到了高士廉的口信以后,急的也是团团转,现在秦怀道手上可是那了征兵令的,随时可以过来,把萧送到前线去,现在萧的腿都还是伤的,断是没有断,之前是为了吓唬薛仁贵,但是腿脚多少还是不方便的。

  “爹,要不要儿臣带夫人前往皇宫一趟,找陛下说说情?”此时,萧长子,萧锐开口问了起来。

  “明天下午去,老夫再想想办法,这个事情,还是不能让陛下知道为好,此事,还是你三弟不对!”萧坐在那里,摆手说道。

  “三弟也是,娇惯的不像样子,希望他这次能够长一个记性!”萧锐也有点生气的说着,他也知道,自己的父母是非常疼爱这个小儿子的,往常自己说都不能说。

  “好了,老夫知道,你先回去了,我再想想!”萧非常不耐烦的对着萧锐说道,

  萧锐听到了,有点生气的站了起来,走了,到现在,萧还是维护自己的小儿子,这个让他非常不爽,可是没办法。

  萧此刻坐在书房,想着该请谁去做说客去,希望能够私下里面来解决这个问题,刚刚听到了高士廉传的话,他还真有点不敢上书给李世民了,如果被李世民知道了,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