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650章逼问

第650章逼问

  第650章程处嗣听到秦怀道说不去,着急的对秦怀道说敢抗旨不成。

  “我抗什么旨,你让我当一个懦夫,以后我在朝堂上面,怎么和那些世家的官员斗?到时候我和他们一争,他们就说我是懦夫,你让我怎么顶嘴?

  你这样,我写一封信给父皇,你给我带回去,我这次来这边,就是弄新的武器的,保证让那些突厥和吐蕃的事情,有来无回,你先回去,我忙着呢!”秦怀道对着程处嗣说了起来。

  “弄新武器,什么武器?”程处嗣盯着秦怀道问了起来,对于秦怀道的话,他还相信的,他知道秦怀道格物方面的本事。

  “现在说了你也不懂,等我弄出来,给你看,保证你喜欢就是了,我去写信去,你去忙着去!”秦怀道对着程处嗣说着,自己则是回到了办公房这边,

  钢铁工坊,可是有专门秦怀道的办公房,秦怀道本来就是这个钢铁工坊的创始人,而且还是工部侍郎,本来就是有监督钢铁工坊的权力,

  而且钢铁工坊的负责人,都是秦怀道选拨的,工部的那些官员,对于秦怀道不敢说是忠心耿耿,但是绝对是维护的,秦怀道就是他们工部的门面,是他们增加收入的财神爷,

  谁都知道,工部现在的官员,富得流油,就是因为秦怀道定的那个奖励措施,那些工坊的官员,谁敢违背秦怀道的命令,更加关键的是,秦怀道是有权力随时更换工部工坊负责人的。

  很快,秦怀道就写好了信件,交给了程处嗣,不过现在已经天黑了,程处嗣需要在这里住一个晚上才行,明天才能回长安,

  而秦怀道则是连夜开始干活,开模,浇筑,同时让钢铁工坊这边,准备大量的铁砂子,在另外一个房间,秦怀道交待工人按照比例开始配置东西,秦怀道这次准备弄黑火药,

  当然,去配置的东西工人,都是秦府的食邑,这边,也有秦府的食邑在这里干活,他们对于秦怀道的忠诚,那就不用说了,秦府现在生活条件这么好,谁不羡慕,

  尤其是得知了秦怀道有可能要上战场,那些食邑都是准备要上了,而且在秦庄那边,一些家庭已经开始在洗干净那些铠甲,打磨那些兵器了,年长的在家的老兵,也是交代自己的儿子,侄儿们如何在战场上保护好秦怀道,

  秦府的食邑都知道,在战场上,哪怕是亲兵全部战死,只要秦怀道还活着,那就不怕,如果秦怀道死了,那些亲兵全部活着,都是没有用的,

  所以,现在在秦庄那边,在外面工作的很多年轻的子弟,都已经回到庄子,开始练武了,他们之前本来就会武功,只是没有打仗,他们生疏了,现在在那些老人的指点下,再次操练了起来,

  而秦府,现在也抽调了几百匹马匹过去,让他们练习骑术,兵器也全部送了过去,让他们熟悉自己的兵器,

  整个秦府,在秦怀道不知道的情况下,管家已经在安排了,管家心里很担心,但是他知道,更重要的事情是,如何安排子弟保护好秦怀道。

  第二天一大早,程处嗣就带着秦怀道的书信,前往长安那边,抵达长安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陛下,程处嗣求见!”王恩看到了程处嗣回来,马上进去对着李世民说道,此时李世民正在和几个大臣商议对吐蕃作战的事情,那些大臣,都是不看好这次作战,因为是冬天,大唐的军队在西北那边作战,没有任何优势,而且骑兵也发挥不出来!

  “让他进来吧,怎么现在才回来?”李世民对着王恩说道,很快,程处嗣就进来了。

  “臣见过陛下!”程处嗣抱拳说着。

  “嗯,伯平去了吧?”李世民看着程处嗣问了起来,那些官员全部看着李世民,不知道李世民这句伯平去了吧,到底是什么意思,去什么地方了?

  “回陛下没有,臣劝过胡国公,胡国公说,他是武将,不怕死也不怕事!”程处嗣拱手说着。

  “胡闹!”李世民火大的喊了一句,同时激动的站了起来。

  “陛下,这是伯平给你的信件,他说,你看了以后,就不回让他去了!”程处嗣开口说着,同时双手递上秦怀道的信件,李世民非常不满的接了过来,拆开看了起来。

  “嗯?”李世民一看秦怀道提到的新兵器,而且还被秦怀道说的那么厉害,倒是有点动心,

  但是心里还是替秦怀道着急,刚刚这几位大臣,可也有怪罪秦怀道的意思,李世民都给他们解释,打吐蕃不是秦怀道的主意,是自己的主意,但是他们完全无视,到现在,还是要把责任推卸到秦怀道身上去。

  “嗯,这个兔崽子!”李世民看完了,骂了一句,程处嗣就是站在那里。

  “你先回去吧!”李世民收好了信件,对着程处嗣说着,程处嗣马上拱手走了。

  “陛下,这次作战,胡国公必须要到前线才行,如果不去,我相信其他的大臣可是会不满的,虽然臣知道,这次的事情,不是胡国公引起来的,但是当初他可是极力主战的,

  现在既然打了起来,而且突厥增兵吐蕃,秦怀道不去,那就说不过去了,如果秦怀道是文官,那么他不去,还可以,但是秦怀道是武将,这次不去,如果前线有什么意外,我相信大家是不会放过胡国公的!”这个时候,长孙无忌坐在自己的椅子上,看着李世民说道,

  从他得知突厥增兵吐蕃,就知道机会来了,所以马上就安排那些大臣们,开始把责任往秦怀道身上推,而长孙无忌毕竟是大臣,而且也是李世民倚重的人,要讨论前线的事情,李世民肯定会找他过来的,所以长孙无忌这个时候,可是需要给秦怀道上眼药的。

  “辅机,你知道伯平对于帝国的重要性,朕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让伯平去前线的,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对于大唐的来说,损失可是巨大的!”李世民看着长孙无忌提醒起来,也表明了,自己不想让秦怀道去前线。

  “陛下,臣知道,可是为了平息大臣们的愤怒,不让他去,是不可能的,还请陛下三思!”长孙无忌拱手说着。

  “还请陛下三思!”其他的大臣也是拱手说着。李世民则是盯着长孙无忌看着,长孙无忌却不看李世民。

  “好了,不说这个事情,说说这次要准备的事情,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吐蕃的军队,杀到了我们西北边境来,到了我们的地方,朕相信我们大唐的军队,还是能够顶住的,最多就是边境的一些居住区,那些百姓需要往内部迁徙过来。”李世民坐下来,看着他们说了起来。

  “未必挡得住陛下,突厥和吐蕃这次联合起来,如果没有拿到足够的利益,他们是绝对不会撤兵的,他们一定会往长安方向进攻的,现在大唐十六军,都需要增兵,从原来的三万六,增加到现在六万!”长孙无忌坐在那里,开口说道。

  “嗯,各地的府兵也是需要准备好,一旦需要,各地的府兵也是需要征召的。”另外一个大臣也开口说道。

  “另外,军粮方面,现在需要提前准备好了,今年各地征收上来的粮食,可是需要存放好,而且,西北那边的红薯现在还不能挖吗?这个红薯,可是需要提前挖掉才行,需要运输到后方来,以备不时之需!”长孙无忌接着开口说着,李世民点了点头。

  “红薯熟了没熟,朕也不知道,这个需要问问高明才是!”李世民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按理说,也差不多了,现在都已经是八月份了,马上要进入到九月了,其他的粮食都收的差不多了,就是红薯了!”长孙无忌考虑了一下,开口说着,他们说的八月,那都是农历八月,在唐朝,可是没有公历一说的。

  接着他们就继续讨论着,讨论完了以后,李世民让他们回去了,就单独留下了长孙无忌。

  “辅机啊,这次伯平不能出去,你知道的他的重要性!”李世民看着长孙无忌说了起来,他知道,只要长孙无忌说句话,那些大臣们,会有很多人闭嘴。

  “陛下,不是臣要他去,是他必须要去,否则,怎么给天下的百姓一个交待,臣知道,胡国公对于大唐是有巨大功劳的人,但是功是功过是过。”长孙无忌也是非常坚持的说着。

  “哎,为什么你们两个就是水火不容呢?错,他对你倒是没有什么,也很维护你,而你,为何要和一个小辈过不去,就是因为丽质的事情?”李世民继续盯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

  “陛下可是冤枉臣了,臣对于丽质的事情,可是没有任何意见的,毕竟他和冲儿已经是分开了,嫁给谁,那是丽质的自由,而且臣也没有容不下胡国公,这次臣只是就事论事!”长孙无忌马上否认说道。

  “那朕要求你这次在那些大臣当中说,不要胡国公出征呢?”李世民根本就不相信长孙无忌说的这些屁话,直接逼问了起来。

  阅读网址: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