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660章李世民也爱这个

第660章李世民也爱这个

  第660章李世民拿着秦怀道写好的那些稿子在看着,越看越有味道,就坐在那里不动了,而秦怀道和李丽仙两个人则是坐在那里泡茶,当然李丽仙是不喝的。

  “要不,妾身去外面?你陪着父皇?”李丽仙看了李世民一眼,然后对着秦怀道小声的问了起来。

  “你打麻将上瘾了?这几天可是天天看到你在战斗啊!”秦怀道笑着看着李丽仙问了起来。

  “妾身可是赢了不少呢,2贯钱了,她们技术不行,也就武姐姐和我旗鼓相当!”李丽仙得意的对着秦怀道挤了一下眼睛说道。

  “好吧,老爷我当初就不该做这个?瞧瞧,挺着大肚子呢,你到时候想着我们的小孩一岁就能够上桌打麻将了?”秦怀道对着李丽仙说道,当然,还不能明说,这个胎教可不好,教什么不好,教打麻将。

  “老爷,瞧你瞎说的,那不成精了?嘻嘻,老爷你不喜欢妾身打麻将啊?”李丽仙对着笑着问了起来。

  “那倒没有,就是不希望你坐在那里不动,这样不好!”秦怀道对着李丽仙说了起来。

  “才没呢,打两圈我就会起来,让她们打,我要出去走走,走一圈我又回来继续。”李丽仙笑着搂着秦怀道的胳膊说道。

  “好吧,自己注意啊,不许太累了。”秦怀道笑着捏了一下她的脸说道。

  “那你陪着吧,我去外面打,春燕技术不行,保不齐给妾身输了!”李丽仙马上站了起来,对着秦怀道说着,说完就出去了,秦怀道就自己坐在那里喝茶了,接着秦怀道倒了一杯茶拿过去。

  “父皇,喝茶!”秦怀道小声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嗯,好,放哪,不错,真不错,虽然不是历史,但是写的好,写的不错,吕布三姓家奴,董卓是太自大了,诶,可惜了,东汉就是让他们这么祸害了!”李世民坐在那里,开口说着。

  “嘿嘿,父皇你先看着!”秦怀道笑了一下,对着李世民说道。

  “嗯,对了,你继续写,父皇到旁边去看,你写,多写点!”李世民说着就站了起来,让开了位置,他自己到了茶具旁边坐下,拿着那些稿子,在那里慢慢看了起来。

  秦怀道看到他这样,也就不管他了,自己坐在那里继续写着了!

  李世民看书也是真够出神的,居然看到了深夜,当然,还没有看完。

  “父皇,夜深了,该休息了,明天再看可好?”秦怀道放下毛笔,到了李世民身边说道。

  “嗯,什么时辰了?”李世民抬头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快子时了,父皇,明天来看就行!”秦怀道对着李世民说了起来。

  “哦,行,行,那个我带回去了,父皇早上起来的早,睡不着,可以看这个!”李世民说着就拿着稿子站起来。

  “你那里写了多少?”李世民说着就看着桌子上还有几张,就走了过去,一并拿走了,秦怀道也是无奈,第二天秦怀道还在练武呢,李世民来了。

  “行了行了,别练了,写了没有啊?”李世民站在那里,对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不是,父皇,这,大清早的,我怎么写啊?”秦怀道停下来,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快写,快点,别练了,天天练,休息一天没事!快去写!”李世民对着秦怀道催了起来。

  “哦,好,父皇你吃过了没有?”秦怀道开口问了起来。

  “吃过了!”李世民点了点头,等秦怀道吃完饭后,就被赶去写书了,而李世民则是看着李丽质他们打麻将,看了差不多有一个时辰了。

  “哎呦,丽质,你跟二筒啊,仙儿都打了二筒,还非要放五铜出去,那不点炮吗?你下来,太差劲了,父皇来!”李世民看到了李丽质又放了李丽仙一把炮,马上催着李丽质下来。

  “行,父皇,你要给我报仇啊,我这几天都输了不少了!”李丽质马上让开了自己的位置,对着李世民说道。

  “放心,爹收拾她们还不容易啊?”李世民非常自得的说道,还别说,李世民打麻将技术还真行,哪怕是不胡牌,他也不点炮。

  “瞧见没,父皇这个七万必出的吧,父皇就是不出,我知道仙儿肯定是要这个,父皇就是不出,就扣着!”李世民得意的说着,这把牌是武媚糊掉了。

  “父皇,你厉害!”李丽质非常佩服的点了点头说道。她可是看了两家的牌的。

  “打这个,要记牌,你不记牌不行!瞧瞧,父皇这一会,就给你赢了100多文钱了!”李世民高兴的说着,接着继续打,中午,就在秦怀道府上用膳,

  下午,继续上桌,李世民真能赢啊,一个上午加下午,赢了500多文,李丽仙保了一个本,武媚和春梅都输了!

  到了晚上,李世民召唤她们打,一直到子时,才回去,

  第二天,也是早早就到了秦怀道府上,再次开战。与此同时,长安那边,李承乾也是给他送来一些奏章,王恩拿着那些奏章过来,说是太子不敢诀,还请陛下定!

  “有什么不敢诀的,怕什么啊?让他自己定,多大的事情,边境打了败仗了?”李世民一边码牌,一边开口问了起来。

  “那到没有,就是一些朝堂的事情,不是打仗的事情。”王恩开口说着。

  “那就让他自己定,这么大的人了,还有什么不敢定的,让他自己定,告诉他,父皇是来度假的,没空看那些奏章!”李世民对着王恩说着,王恩点了点头,就再次给送回去了。

  而在东宫这边,李承乾也是犯愁,长孙无忌的小儿子长孙淑打死了一个商人,这个商人还是崔家的,地位还挺高的,现在崔家的那些官员,就在弹劾长孙无忌,希望让长孙淑伏法,也就是要问斩,

  起因是因为长孙淑在酒楼吃饭,听到了那些商人在骂着长孙无忌,因为上次的事情,那些商人对长孙无忌很恨,长孙淑听不过去了,就上去争执了起来,然后叫上了家丁,就打了那个商人,

  打完了走了,那个商人也是回家了,但是到了晚上,那个商人吐血死了,商人的家里也报官了,同时也报告给了家族,

  崔家的那些官员一听,这还了得,当街打死人,还不要坐牢?而长孙涣则是躲在家里不出来,长安城的县令也不敢冲进去抓人,所以崔家的人,就开始上弹劾奏章了!

  “什么,孤自己处理?孤怎么处理?”李承乾听到了,有点着急了,这样的事情,让他怎么处理,抓长孙淑,那倒是简单,但是现在崔家的人,要长孙淑赔命,这个就不行了。

  “对了,父皇在行宫那边,忙什么呢?”李承乾问着那个来送奏章的军官。

  “打麻将!”

  “什么?”

  “打麻将!”

  “打麻将是什么东西?”李承乾听到了,傻眼了,而长孙涣也傻眼了,什么是打麻将?

  “就是一种牌,胡国公弄出来的,现在陛下和长公主,城阳公主,还有胡国公府上的武夫人,坐在那里打牌,一直娱乐,反正挺好玩的,我们在旁边看着,都想要上!”那个军官笑着说了起来。

  “不是,打麻将能有这个事情重要?这?”李承乾也是无奈了,不就是玩吗?还说的自己很忙,忙什么了,忙着玩。

  “殿下?”长孙涣听到了,看着李承乾问了起来。

  “你这样,你亲自去一趟,去曲江那边,像父皇说明这个事情,不许隐瞒也不许添油加醋,就这样说!”李承乾考虑了一下,对着长孙涣说了起来。

  “是,臣马上出发!”长孙涣点了点头,就退出去了。

  “殿下,此事,还是需要妥善处理才行,毕竟当街行凶,而且有这么多人看到了,同时,当天晚上就吐血身亡了,这个事情,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惩治,长安城的百姓,还不知道要怎么说呢!”孙伏伽坐在那里,对着李承乾说道。

  “孤知道,只是,哎,你说这个案子,最轻是处分是什么?”李承乾叹气了一声,对着孙伏伽问了起来。

  “充军流放,主要是长孙淑没有任何官职在身,也没有爵位,那么只能按照普通的百姓来处理,如果坐实了就是他打死的,那么是要问斩的,

  当然如果陛下干涉,不问斩可是可以,但是崔家的那些官员肯定不会答应的,本来上次赵国公发的那篇文章,就让崔家非常不满,这次还打死了他们家族一个重要的商人,他们能轻易把这个事情给了结了,臣估计,如果崔家不松口,陛下都很难去处理,最轻都是充军流放!”孙伏伽开口说了起来。

  “哎,充军流放,这样的话,舅舅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子,长孙冲好不容易调动近了一些,这个儿子要流放出去!”李承乾听到了,头疼,倒不是要维护长孙无忌,

  是现在多少要顾及一下长孙无忌的面子,现在他还是需要长孙无忌的支持的。

  “殿下,此事,还是让陛下来处理吧。”孙伏伽坐在那里,考虑了一下,对着李承乾说道。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