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662章没办法

第662章没办法

  | |  -> ->     第662章长孙涣听到了秦怀道说的话,就是盯着秦怀道看着,对于秦怀道的话,他还是相信的,所以这次,就是希望李世民能够赦免长孙淑的,但是如果这么多大臣反对的话,那么李世民也不好弄!

  “伯平,你和崔家的人熟悉,你去试试?”李世民想到了这点,就对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我?父皇,儿臣用什么身份去?人家家里死了人,我去说,不是要让人家戳脊梁骨?这样的事情,我可不能干,也干不了!”秦怀道笑了一下说着。

  “这,胡国公,还请你前往崔家一趟!”长孙涣马上站起来,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我说表哥,这个事情,我是真的帮不了,也没办法帮,你要说其他的事情,我会去,但是这样的事情,谁敢去?去了没有用啊,

  去了,我等于就是得罪了整个崔家不说,还得罪了整个商人这一个圈子,这样的事情我可不能干,另外,你最好是让你父亲多去几次,看看行不行,其他人都不会去,实在不行,你?”长孙涣说着就看着李世刚刚李世民坑自己,自己也坑他一把吧。

  “看父皇干嘛?父皇能去?”李世民瞪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那你就特赦吧!”秦怀道笑着对着李世民说道。

  “怎么特赦,打死了人,崔家的那些官员还不天天上书?如果父皇这么做了,那些崔家的官员,包括整个世家的官员,都有可能挂印而去!”李世民对着秦怀道骂了起来。

  “那你也不能坑我去啊?”秦怀道小声的说了一句。

  “嗯,刚刚是父皇考虑不周,你还是让你父亲过去,多去几次,带点诚意去,看看能不能说服他们!”李世民接着看着长孙涣说了起来,

  长孙涣听到了,也是叹气了起来,现在这个事情,弄的有点不好了。

  长孙涣在这里坐了一会,就走了,李世民继续上桌了,而秦怀道则是坐在书房笑了起来,

  等到了晚上,秦和道到了秦怀道的书房。

  “你出去散布消息,说长孙无忌想要说服皇上,对长孙淑特赦,崔家的人,白死了!”秦怀道对着秦和道说了起来。

  “是,我这就去安排!”秦和道你听到了,马上就走了。

  “想要没事,可能吗?不死都要给我滚去流放!”秦怀道冷笑了一下说道,

  第二天,长安城就流传这样的消息了,还有板有眼的,说是长孙无忌去求皇上了,皇上答应了要特赦长孙淑,崔家毕竟和赵国公是比不了的,长孙无忌可是和陛下更加亲近的,而且也是太子的舅舅,太子肯定向着他们的,要不然,长孙淑哪有这么大的胆量,敢当街打死一个商人。

  而长孙无忌还不知道这个流言,一大早就去了崔家家族的府上,登门拜访,但是没有见到,只是门房管家带话说,他长孙家厉害,居然能够用皇帝来压这个事情,他们崔家会争斗到底。长孙无忌被说的一头雾水?

  如果李世民答应了压这个事情,自己何必要来登门拜访,没办法,长孙无忌只能让人推着他回去,

  等到了家里,下人才给汇报这个流言。

  “谁,谁放出去的流言?”李世民一听,大惊失色,马上愤怒的盯着那个下人问了起来,而长孙涣也是非常的惊恐。

  “这是要逼死八郎啊,到底是谁,如此歹毒?”长孙无忌咬着牙在那里说着。

  “现在怎么办?崔家那边不见我们,陛下还在京城,这个就考验太子殿下了,现在这个流言,估计太子殿下都不敢帮了!”长孙涣站在那里,着急的看着长孙无忌说了起来。

  “送八郎去县令那边,告诉县令,如果我儿在他那边出了事情,老夫饶不了他!”长孙无忌闭着眼说着,现在也只能先送长孙淑到牢房去,要不然,他们会更加被动。

  “好,可是!”长孙涣点了点头,但是还是有点担忧的看着长孙无忌。

  “先送过去再说,陛下现在在曲江是吧,老夫下午亲自过去!”长孙无忌开口说着。

  “父亲,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不就坐实了这个流言吗?”长孙涣坐在那里说着。

  “老夫就是要坐实这个流言,救八郎一条命,既然流言出来了,更好,到时候陛下压下来,也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响了。”长孙无忌冷笑了一下说道,很快长孙涣就出去了,

  等他回来后,长孙无忌已经出发了,前往曲江那边,

  长孙无忌到了曲江,得知李世民还在秦怀道的别院,也只能前往秦怀道的府上,到了秦怀道府上,李丽仙亲自过来接待,而秦怀道还是在书房里面看书,长孙无忌到了客厅这边以后,发现李世民还在这里和他们打麻将。

  “陛下,老臣厚颜来求了!”长孙无忌被人推进来后,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嗯,你怎么来了?昨天不是和长孙涣说了,告诉他怎么办了吗?”李世民对于他的过来,有点意外,不过还是继续打着。

  “是,但是没用,崔家根本就不见臣!”长孙无忌坐在那里,继续说了起来。

  “嗯,不见?不见就不见吧!”李世民点了点头,继续打着,

  直到打完了这一把,李世民才停下来,接着站起来,对着长孙无忌说道:“走,我们去外面说说,来人啊,去喊伯平过来,不要就是坐在家里写,也要出去走走!”

  李世民说着就背着手往外面走,如果秦怀道听到了,非要吐血不可,是他逼着自己写的,现在居然是天天坐在家里写不好,很快,秦怀道就追上了李世民他们,此刻他们在曲江这边的走着。

  “父皇!”

  “见过舅舅!”秦怀道过去,对着他们拱手说着。

  “嗯,休假可好?”长孙无忌微笑的对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还行,比不休假还忙,天天被父皇催着,没地方躲了!”秦怀道苦笑的对着长孙无忌说道。

  “瞎说,父皇可是让你出去走走的,你自己躲在书房,还怪父皇?”李世民瞪着秦怀道说道。

  “是,是,父皇是这样说的!”秦怀道那个郁闷啊,看着李世民无奈啊,心里也只能想着,你是皇帝你说了算。

  “长孙淑的事情,做好最坏的打算,最轻流放!”李世民背着手对着长孙无忌说道。

  “陛下,臣已经这样了,可不希望说那天走的时候,那些孩子不在身边,还请陛下能够让他在京城这边,赔钱我们认,不管陪多少!”长孙无忌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这个不是赔钱的事情,崔家那边的奏章,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如果朕就这样压下去,他们肯定会挂印而去的,而且朝堂外面,不知道如何讨论朕和你,为了这样一个小子,不值得的,

  再说了,流放几年,就让他回来就是,吃点苦头,也知道一点事情不是,下次就不要这么冲动了!”李世民边走边说了起来。

  “是,臣也知道,臣请陛下召见崔家的家主,臣来和他说!”长孙无忌再次拱手说着,

  李世民听到了,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背着手在前面走,秦怀道就在后面跟着,长孙无忌也是被人推着往前面走。

  “陛下,臣斗胆请求!”长孙无忌看到了李世民没有直接回答,再次拱手说道。

  “辅机啊,不是朕不喊他们过来,是喊过来后,你考虑过没有,天下的商人如何看这个问题?现在大唐的税收,有一大半是那些商人供应的,那以后,其他的国公府也出现了这样的事情,到时候朝堂怎么处理?嗯?”李世民在前面问着长孙无忌,长孙无忌听到了,没说话。

  “伯平啊,你可有办法?”李世民在外面开口问了起来。

  “嗯,啊?”秦怀道正在想事情,听到了李世民这么问,马上一脸迷茫的看着李世民。

  “你脑子里面想什么呢?”李世民盯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想我那本书啊,怎么了?”秦怀道继续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我就问你,你对于这个事情,有什么办法没有?”李世民不想说秦怀道,就问了起来。

  “我能有什么办法,这次的事情,有点特殊,如果是寻常人家,赔钱配到位了,就好了,可是现在,长孙淑也没有勋爵,也没有官职,杀了人,只能赔命,当然,赔命是有点可惜了,还是要想想办法才是!”秦怀道马上摇头说着。

  “哎!”李世民叹气了一声。接着转过身来,看着长孙无忌说道:“还是等事情查清楚了再说吧,你呢,这段时间多去崔家那边,寻求他们的原谅,你和世家的关系本来就可以,既然你不能去,就让其他的家主带个话也好啊。”

  “陛下,这样的话,谁敢带?”长孙无忌很为难的看着李世民。

  “嗯,现在朕这边也没有办法,总不能不审就放了吧?这样到时候不单单那些世家的官员有意见了,就是那些寒门官员都会有意见。”李世民看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

  长孙无忌听到了,很失望,但是不敢表露出来,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阅读网址: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