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663章也要上眼药

第663章也要上眼药

  | |  -> ->     第663章长孙无忌来找李世民,但是李世民也是没有办法,再说了,自己的皇帝,做的也不能太过分,自己多少也是要点脸面的,这样包庇,会出事情的。

  “辅机啊,长孙淑,你就做好让他去流放的准备吧,当然,如果你能够说服那些崔家,也行,到时候就留在京城服劳役,不过,现在看来,很难。”李世民对着长孙无忌说着,长孙无忌听到了,无奈的点头,

  李世民都这么说了,自己还能有什么办法,如果自己不是中风了,崔家还敢这样,他们就是吃定了自己,不能再入朝为官了,对陛下的影响力也是越来越小,加上上次攻击商人的文章,让崔家对自己非常不满,

  同时,也让那些世家对自己不满,那些世家,多少都是有生意的,而长孙无忌的那段说商人都是下贱的人,惹了他们不痛快了,

  现在长孙无忌家的生意,都是交给了其他人去管理,不敢对外面说,是长孙家的,但是哪怕是自己。现在那些工坊和酒楼的生意,也是差的不行。

  秦怀道陪着他们两个走了一圈后,李世民本来想要留长孙无忌在这里留宿的,可是长孙无忌执意要回去,毕竟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不回去可不行。

  李世民回到了秦怀道的别院后,也没有去打麻将,而是和秦怀道到了书房。

  “父皇,你在这里喝茶,儿臣去写!”秦怀道无奈的对着李世民说道。

  “嗯,坐下说说话,不着急!”李世民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秦怀道感到有点意外,不过还是坐下来,泡茶!

  “辅机的事情,你是能够帮忙的!”李世民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秦怀道听到了,抬头看着李世民,一脸很惊讶的说道:“父皇,儿臣怎么就能够帮上忙了?人家家里死了人的,儿臣去说,儿臣还要不要脸了?”

  “崔家肯定会给你这个面子的,而且那些商人知道了,也不会说你什么,你在商人心目当中,地位还是很高的,父皇听说,很多商人都想要以你为榜样的!”李世民看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啊,还有这样的事情吗?儿臣也没有做什么事情啊?”秦怀道不懂的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这个他还真不知道。

  “伯平啊,如果可以,帮他一把!”李世民盯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儿臣不去,真不去,父皇你可不要坑儿臣!”秦怀道一听,立刻摇头说了起来。

  “你这孩子,还记仇呢?”李世民笑着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那当然,儿臣不可能不记仇啊,他又不是坑儿臣一次?父皇你自己说,他坑了儿臣多少次,你知道外面都怎么喊他的吗?长孙阴人,就喜欢算计人,好像天下人就没有他不能算计的,都差点害死儿臣了,

  儿臣当初都已经不计前嫌,他还和父皇说这样的话,如果不是父皇大度,儿臣还能活?这样的人,他要是家破人亡了,长安城这边不知道有多少高兴,估计和过年差不多!”秦怀道坐在那里,也对着李世民说了实话。

  “嗯,他坑了你很多次?”李世民听到,有点不解的看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父皇,当初烧崇贤馆可不是儿臣,是他给别人出主意,说是儿臣烧的,不就是欺负儿臣府上没个顶事的吗?父皇,你就说说,这是人干的事情吗?

  我爹和他没仇吧?他为何要这样对我?人家还会看在同僚的份上,提携我这个后辈一把,他呢,恨不得我死,儿臣都不知道怎么得罪他了,你说这样的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为了自己的利益,暗中帮魏王来对付太子殿下,一看吴王回来了,魏王出事了,他又到殿下那边去充当好人,你说他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不是儿臣说他坏话,这样的人,全世界绝户的事情,他都能够干的出来。你让儿臣帮他,儿臣不帮,你打死儿臣儿臣都不帮,

  亏儿臣得知他生病了,儿臣还带着那些补品去看他,他就这么算计我,想要让儿臣去前线送死,想要让父皇你除掉儿臣!儿臣弄出了手雷了,他又不让儿臣去了,怕儿臣立下战功,权势更大,到时候对付他家!”秦怀道坐在那里,非常生气的说着,他干脆跟李世民说实话。

  李世民听到了,也是叹气的坐在那里,接着看着秦怀道。

  “父皇,你不要这样看儿臣,儿臣就是不帮,如果是程叔叔家,不要说去求崔家,儿臣就是跪在崔家大门口三天三夜,散尽家财儿臣都愿意,

  如果不是程叔叔,尉迟叔叔还有那些武将叔叔,儿臣早就被他弄死了,所以儿臣好了以后,就弄那些产业,就是报答那些叔叔们。

  儿臣被他欺负成这样,也不是没有脾气,凭什么他就可以欺负儿臣,儿臣还没有报复他呢,现在还要儿臣去帮他求情,父皇你还不如给儿臣一把刀呢,让儿臣抹脖子得了!”秦怀道坐在那里,对着李世民抱怨说道,

  而李世民则是非常欣慰着看着秦怀道,甚至说是非常欣赏,他认为秦怀道就是一个直爽的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谁来都没有用。

  “那他今天过来,你还这么热情!”李世民笑着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那有什么办法,抛开其他的,他是仙儿的舅舅,儿臣再不喜欢他,也要顾忌仙儿的面子不是?”秦怀道坐在那里,继续赌气的说着。

  “嗯,这些年,确实委屈你了!”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

  “父皇,儿臣也在这里和你说实话,儿臣就是喜欢这样的生活,毫无压力,每天逗逗孩子,搂搂家里的婆娘,家里有点收入,平平安安过日子,

  如果有外敌敢打扰儿臣这样的生活,不用父皇你说,儿臣提枪跨马就上,儿臣打不死他,居然敢打扰儿臣的好生活。儿臣死过一次的人,就是想要好好的过这一生,吃要吃好的,玩要玩好的,家里还要有钱,权,儿臣是一个国公,只要不犯事,多少还是有点权力的,就够了,儿臣就是想要享受这样的生活!”秦怀道坐在那里,继续说了起来。

  “没出息!”李世民对着秦怀道骂了一句。

  “没出息就没出息啊,反正儿臣自己高兴就行,是吧?争权夺利何必呢?你看长孙无忌,他争了一辈子,不就这样吗?

  反而你看尉迟叔叔,程叔叔他们,多爽啊,每天喝酒,吹牛,多好,他还天天坐在书房里面算计这个算计那个?他也不打听打听,谁不怕他?

  就连房叔叔都怕他,说要儿臣注意他,千万不要被他盯上了,儿臣那里知道,早就被他盯上了,哎!”秦怀道坐在那里,继续给长孙无忌上眼药。

  “他在民间口碑就这么差?”李世民有点不相信的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哎呦,长孙淑怎么打人的,不就是那些商人骂长孙无忌吗?是吧?再说了,父皇,他家有这么多工坊和酒楼,一年收入可不少啊,这个都是他们家经营的,他居然说商人下贱,毫无底线,逐利!

  他不逐利啊?他不逐利他弄那些工坊?严格来说,他也是商人,那他不是也下贱,也毫无底线?他就是见不得别人比他好!”秦怀道坐在那里,继续激动的说着。

  “嗯,这个文章,确实是有问题,商人有商人的好处,他没有看清这一点!”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

  “父皇,他绝对看清了,他就是盯着儿臣和其他国公府上呢,因为我们现在的产业比他家多了,他嫉妒了!”秦怀道接着说了起来。

  “哦?”李世民有点不相信的看着秦怀道。

  “哎呦,你就想想看,程叔叔家里六个儿子,现在都买地了,都要建房子,而他长孙无忌家呢,就是二郎三郎买了,他八个儿子,就是两个儿子安排好了,其他的儿子,还是要住在国公府上,他不嫉妒?

  再说一句,我程叔叔,尉迟叔叔的手段能够比的他,他看到他们这样有钱了,能不嫉妒?他从来就见不得别人比他好,坊间早就这么说了?

  还有,高侍郎高仆射,他亲舅舅呢,你看他以前是怎么对他的,现在呢,开始巴结了,指不定,他还要算计他呢?对了,

  我想到了,你看着,这次他肯定会去求高士廉高仆射,然后让他去说情,高仆射想着毕竟是自己的外甥,肯定会去的,但是一去,就要被坑,崔家的那些官员,搞不好就会弹劾他,

  你瞧着吧,他就是顾着自己的利益,自私的很,坏事他家能够做,做了还要没事,其他人家做了,就要弹劾,往死里面弹劾!”秦怀道坐在那里,可是不忘给他上眼药。

  “不会吧,高仆射会去?”李世民听到了,皱着眉头说了起来。

  “父皇等着吧,看看就知道,反正儿臣不去,父皇也不要让儿臣去,儿臣已经是看在仙儿的面子上,对他以礼相待,如果是儿臣自己的脾气,儿臣拉尿都要离他八里远!离他近了,儿臣怕他故意往儿臣身上了。”秦怀道坐在那里,非常激动的说着,李世民听到他后面那句话,就笑了起来。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