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685章程咬金回来了

第685章程咬金回来了

  第685章李世民现在开始怀疑吴王和长孙无忌是不是有联系,如果你有联系的话,那事情就麻烦了,而秦怀道当然说不知道,秦怀道现在也发现了,李世民的疑心病是非常的重,越是模棱两可的事情,越是让李世民怀疑。

  “嗯!”李世民点了点头,坐在那里考虑着秦怀道的事情。

  “你和辅机的事情,真是让父皇头疼!”李世民无奈的看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反正儿臣也没有主动去对付他,都是他来主动招惹我的,我也很无奈。”秦怀道坐在那里,苦笑的说着,

  李世民没说话,接着就在书房里面和秦怀道聊着,反正也没有聊什么正经事,都是李世民在问,秦怀道能够回答的就回答,不能回答的,秦怀道就沉默,对此,李世民拿秦怀道没有办法,

  饭后,秦怀道送李世民出府。

  “突厥那边,你有什么建议没有?”李世民对着秦怀道问道。

  “打当然是更好了,不过,赵国公都说要和,谁有办法,武将们很多都没有在朝堂上,儿臣也不是他的对手,一切还是要看父皇的意思!”秦怀道看着李世民说了起来。

  “为何打更好?”李世民接着问了起来,他就是想要听听秦怀道的分析。

  “不打还不是要寇边,他们赔偿了我们这么多物资,不用几年,他们也能够从我大唐的百姓当中,抢回去,而且,如果这次能够消灭掉突厥的主力部队,那么突厥其他的人,哪怕是跑了,也要等很多年才能对我大唐形成威胁,不过,赵国公是不会同意的!”秦怀道再次对着李世民说了起来,说到了后面,秦怀道苦笑着。

  “嗯,行,你既然累了就休息吧!”李世民对着秦怀道说着,秦怀道点了点头,很快,李世民就走了,秦怀道则是回到了自己的书房。刚刚坐下没有多久,管家就过来了。

  “老爷,库房里面的那些棉花,可是需要处理一下?现在快要过年了,库房也是需要清理一番的!”管家对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哦,对了,多吗?”秦怀道一听,想到了这点,就看着他问了起来。

  “多,快2万斤了,我们的库房基本上都是堆着找这些东西!”管家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好,我知道了,很快就会处理的!”秦怀道点了点头说道,那些棉花秦怀道还忘记处理了,

  之前秦怀道在曲江,就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本来是想要送给前线的将士们做御寒的衣物的,但是现在还是棉花,做成衣服,还是需要很多道工序的,时间上面也来不及。

  接着秦怀道就坐在书房里面,开始设计纺线的机器,纺线后,还有做织布的机器,而且棉花也是可以做成毛线,只是还需要添加一些东西才行,要不然,容易断了,

  接下来的几天,秦怀道要么是在书房里面,要不就是去自己家的工匠坊这边,让那些工人给自己做好那些零件,

  全部弄好了以后,秦怀道就叫了几个丫鬟们开始纺线,秦怀道用了不同的毛料参进去,想要纺出合格的各种规格的毛线,

  差不多七八天,秦怀道才确定了几种规格的毛线,然后在城外找到了一处房子,从秦庄那边喊七八十个女人,就让他们开始纺线,同时,还要让他们开始织布!

  “老爷,这样雪白的布匹,也不好卖吧?”李丽仙站在工坊里面,看着已经织好的布匹,就问了起来。“还可以染色的,到时候染成各种颜色就好了,对了,我教你织的毛衣,在织吗?”秦怀道开口问了起来。

  “在呢,妾身让那些丫鬟在织毛衣了!”李丽仙笑着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去年李丽仙就开始织毛衣了,所以现在秦怀道弄出了新毛线出来,李丽仙也是继续织毛衣。

  “嗯,那就好,走吧,过几天,开始对那些布匹染色,到时候拿出去卖,我们的棉布,应该是市面上最好同时也是最廉价的御寒物资了,不过,利润可不低!”秦怀道笑着对着李丽仙说了起来。

  “嗯,好!”李丽仙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

  而此刻,李世民是终于决定好了,要进攻突厥,突厥送来的那些礼物,李世民都没有要,让他们带回去,可是突厥的使者带回去也是不可能的,只能在长安这边贩卖,

  秦怀道得知了这个消息后,让府上购买了200多头牛,还有羊也是买了不少。

  回到了府上以后,秦怀道还是没出去,此时,距离过年还不足20天了,各个府上也是趁着天气好,开始打扫。

  “伯平,伯平!”秦怀道刚刚回去没多久,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秦怀道一听,就跑出了书房这边,看到了程咬金在回廊这边走来,笑着喊道:“叔叔回来了?”

  “哈哈,你小子,怎么,装大家闺秀啊?天天躲在家里不出来?”程咬金哈哈大笑着。

  “没有,这不没事干嘛?加上天冷,对了,尉迟叔叔回来了没有?”秦怀道笑着对着程咬金问了起来。

  “没有,我回来了他就不能回来!好小子,又壮了,这次老夫在前线,可是杀的非常爽的,对了,弄了一些战利品,刚刚送回去没多久,晚上我让人给你送过来!”程咬金到了秦怀道身边,拍着秦怀道的肩膀说道。

  “走,叔叔,外面冷,到屋里面去说!”秦怀道笑着对着程咬金说道。等他们到了书房后,秦怀道就给他泡茶。

  “长孙无忌这个老贼,让他成功了,他也就是趁着我们都没有在京城,才敢这样,如果我们在京城,非得说道说道不可,做人岂能这样,欺负一个后辈,简直就是不要脸!”程咬金坐在那里,发火的说着。

  “哈,叔叔你知道了?”秦怀道一听,就笑着看着程咬金问了起来。

  “当然知道,你尉迟叔叔告诉我的,我当初差点没有气的直接杀回来,等会,我就去找他去,岂有此理!”程咬金坐在那里,开口说着。

  “算了吧叔叔,犯不上,都已经说了,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反正我是不会进入的官场了,做生意赚钱去!”秦怀道笑着看着程咬金说了起来。

  “嗯,事情是需要说清楚的,老夫去闹一下,估计整个满朝文武都知道了,到时候,我看他还有什么脸面,简直就是不要脸!”程咬金坐在那里,继续说着。

  “算了,叔叔,晚上就在这里用餐,咱叔侄两个好久没有喝酒了!”秦怀道笑着劝着程咬金说道。

  “嗯,这次打吐蕃,我们写功劳,都是你排在最前面,你李绩叔叔,尉迟叔叔,还有苏定方,都同意,你排在首功,这次如果要封赏,你是一定要的,岂能如此欺负人!”程咬金坐在那里继续说了起来。

  “这次父皇同意继续打突厥,倒是让我意外!”秦怀道笑了一下说道,之前长孙无忌带着一帮大臣反对,秦怀道还以为李世民会听他们的。

  “开玩笑,不同意?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们的部队已经在那边了,到时候我们几个人就指挥部队继续往突厥那边杀过去,这个事情我们几个都商量好了,

  再说了,陛下敢不同意,这么多武将都要打,他不同意,以后如果突厥那边有事情,那我们这帮武将,岂不是要闹起来,他不要考虑这点?”程咬金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秦怀道点了点头说道。

  “欺负人,我还是去他府上走走,我非要去骂一下不可!”程咬金说着就站了起来。

  “叔叔,算了,坐下,坐下喝茶,何必呢!”秦怀道马上站了起来,拉住了程咬金。

  “哼,过河拆桥,现在他坐在承天里面,里面四季如春,前线打了打胜仗,全靠你弄出来的那些雷,国泰民安,居然还怀疑你,真是,老夫都想不明白!”程咬金说着就在那里抱怨着李世民了。

  “叔叔,少说两句这样的话,算了,侄儿也不想当官,你知道侄儿的!”秦怀道马上小声的对着程咬金说了起来。

  “诶,气死老夫了,本来是你尉迟叔叔回来的,我没有答应,我说我要回去,这个事情,非常说清楚不可!”程咬金继续在那里说着,

  晚上,秦怀道和程咬金两个人喝酒,喝的是酩酊大醉,

  第二天早上,秦怀道起来后,就去了棉布工坊这边,秦怀道让工匠开始建造染池,秦怀道想要在春节前,卖出一批布出去,

  而程咬金他们已经到了承天宫这边,开始上朝,程咬金一开始坐在那里没有动静,就是听着,长孙无忌还是来上朝了,被人推过来都要来上朝。

  “陛下,户部这边,经费紧张,如果要继续打突厥,明年的缺口可能在100万贯钱左右,而且,现在还要准备征高丽,所以,钱粮方面可能不够!”刚刚上任不久的户部侍郎长孙涣站起来,对着上面的李世民说道。

  “能当就当,不能当就下来,别占着茅坑不拉屎!”程咬金突然来了一句,语气也是非常的不屑,所有的人听到了,都是扭头看着他,包括坐在上面的李世民。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