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686章长孙无忌站起来了

第686章长孙无忌站起来了

  第686章程咬金一说,所有人都看着他,长孙无忌则是眯着眼看了一下程咬金,没有接话。

  “看什么看,打仗的钱都没有?现在朝堂收税那么多?钱呢?明年打突厥那是需要钱的!”程咬金坐在那里,对着那些大臣问了起来。

  “咬金!”李世民坐在上面,对着程咬金喊了一句,程咬金扭了一下头,不说话了,李世民很不懂,怎么才回来就这么大的火气,到底谁得罪他了。

  “鄂国公,朝堂的收税还有其他的作用,岂能全部用在军事上?”长孙无忌开口说了起来。

  “你闭嘴,没你说话的份,还有脸来上朝,还有脸在陛下面前说,秦怀道年轻,这么有能力,有可能会造反,这是一个长辈说的话?

  当初崇贤馆不是伯平烧的,你诬陷是伯平,现在你又给陛下面前上眼药,你不是欺负人吗?伯平好脾气,老夫是好脾气不成?

  当我和敬德死了吗?如此欺负人,你还要脸吗?都已经不能站起来了,还来上朝,你是有多大的官瘾?是不是整个朝堂的事情,都需要你来过问才是,陛下用谁,不用谁,全部要你说的算?”程咬金就等着长孙无忌开腔呢,要是他不说话,自己还只能生闷气。

  “咬金!”李世民非常不满的喊着程咬金,

  而此时,其他的大臣们,则是你看我,我看你,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个消息,现在听说长孙无忌这样和陛下说,很吃惊的,

  秦怀道是什么人,他们清楚的,要说秦怀道会造反,大部分的人都是不相信,哪怕是世家的官员他们都不会相信。

  “陛下,臣气不过,要是不说,臣会气的生病不可,陛下,这是一个长辈说的话啊干得事情啊?这是人干的事情啊?啊?长孙无忌,怪不得会得病,你背地里面背着陛下干了多少坏事?”程咬金继续站在那里,对着长孙无忌骂着,他可不怕长孙无忌,一直以来,程咬金和长孙无忌就不对付!

  “你,你!”此时让所有人震惊的是,长孙无忌居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气的指着程咬金。

  “我什么我?老夫说错了?你要点脸吧,这样对一个小辈,传出去就不怕人瞧不起?大家瞧瞧,这样的小人,居然还有脸坐在这里上朝?”程咬金继续怼着长孙无忌。

  “老夫和你拼了!”这个时候,长孙无忌冲了过去,要和程咬金厮打,快速的跑了几步,所有人都是看着长孙无忌,太震惊了,不是说不能走路了,现在怎么还冲出来了。

  “赵国公,赵国公冷静,冷静!”房玄龄和其他的官员马上抱住了长孙无忌。

  “没事,你让他过来,来,老夫就用一只手,来啊,还和我拼了,就你这样的?老夫一只手打十个!”程咬金也没有注意到长孙无忌站起来是否不妥,

  但是坐在上面的李世民,可是注意到了,秦怀道之前说过,也许长孙无忌现在都已经恢复好了,甚至当初根本就没有得病,而是装病,现在看来,非常有可能,但是另外一句话在李世民脑海当中,长孙无忌想要当司马懿。

  “好了,好了!”李世民坐在上面一拍前面的桌子,朝堂这边,马上就安静了下来。

  “辅机,你的腿好了?”李世民接着一脸笑容的看着长孙无忌。

  “啊,我,这!”长孙无忌一听,马上低头看了一下,发现自己是站起来的。

  “是呢!”长孙无忌茫然的抬头看着李世民。

  “好,好啊,好了就好!”李世民笑着说了起来。

  “恭喜啊!”

  “恭喜!”

  “恭喜赵国公!”

  “长孙无忌,还不摆宴席,没有老夫,你还想站起来,你要感谢老夫,但是你摆了宴席,老夫也不去,老夫瞧不起你,小人!”程咬金继续对着长孙无忌骂了起来。

  “咬金,你给朕闭嘴,没有朕的许可,不许说话了。”李世民盯着程咬金喊了一句,程咬金一听,还是站在那里,李靖马上拉着他坐下来。

  “爹,来,孩儿扶你过去!”长孙涣非常的高兴,他爹好了,那么以后在朝堂当中,权势就更大了,自己的日子也好过了,长孙无忌笑着点了点头,心里则是恨程咬金恨的死。

  “唐俭,民部的钱不够吗?”李世民看到长孙无忌坐了下来,接着开口问了起来。

  “回陛下,够的,挤挤就有了!”唐俭马上开口说着。

  “尚书大人,如果要挪用其他地方的钱,可能会有麻烦!”长孙涣站在那里,对着唐俭说了起来。

  “有没有麻烦,老夫知道了,老夫是尚书,民部的事情老夫自有安排!”唐俭面无表情的说着。

  “是,是!”长孙涣一听,马上点头说道。

  “那就好!”李世民点了点头,接着看着下面的大臣问道:“还有其他的事情吗?”

  “回陛下,臣有事情!”李大亮站了起来,拱手说道。

  “嗯,说。”李世民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回陛下,工部明年的工作计划,现在还没有整理出来,臣能力有限,不能完全计划好,直道方面,现在还没有去测试,也不知道该如何修,

  另外,其他的工作计划也没有,还有就是,工厂的核算,现在已经在进行了,但是进度很慢,工部算术人才还是太少了,

  还有,现在有十多个工坊出现了销售锐减的情况,大唐对于这些货品需求已经够了,对外的销路还没有展开,那些工坊的负责人,预计明年可能会出现亏损的情况。”李大亮站在那里,拱手对着李世民说道。

  “哦,直道朕记得,伯平说是要修一条到洛阳到平州的,修一条从长安到吐蕃盆地的直道,现在你们不能规划吗?”李世民看着李大亮问着。

  “回陛下,不能规划,我们没有这个能力,工部的官员,还不具备这个能力,从长安到洛阳的直道,都是胡国公一手规划的,是他带着人去测量的,

  这条直道,现在每天的马车是络绎不绝,确实是为我长安和洛阳的繁荣做出了大贡献。但是其他的直道,会不会有这样的效果,我们就不知道了!”李大亮接着说了起来。

  “回陛下,臣请不要修直道!”长孙无忌站了起来,拱手说着,现在装不下去了,只能站起来。

  “哦,为何?”李世民看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

  “一个是劳民伤财,另外一个,现在军队正在作战,还需要大量的钱财,臣请求晚几年再说!”长孙无忌拱手说着。

  “那不成,军队需要加强对吐蕃的控制,没有直道可不成,另外,打高丽,也是需要用到直道的,到时候对于军队运输物资是非常有帮助的,如果停掉这两条直道,对于我大唐对外作战,会带来巨大的不利影响,而且也会影响到朝堂的收入!”李靖一听,马上站起来说道。

  “哼,不会修就说停掉,这就是你赵国公的本事?有本事没有伯平,自己争气修一条出来,那老夫就佩服你!”程咬金坐在那里,扭着头说了起来。

  “咬金,把朕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如果再说话,就先出去!”李世民听到程咬金又说话,马上盯着程咬金说了起来,程咬金站起来拱手说是,接坐下来。

  “诸位,你们的意思呢?”李世民看着那些大臣说着。

  “臣认为要修,修直道不但能够有益于军事行动,而且对于我大唐的税收也会有巨大的影响!”马周站起来开口说道。

  “臣附议!”

  “臣附议!”...

  接着很多寒门官员站起来说着,而世家的官员,没人说话,

  长孙无忌看着高士廉,高士廉装着没有看到,接着看了一下崔仁师他们,崔仁师也是低着头。

  长孙无忌心里一个咯噔,知道程咬金说的话有用了,现在估计不少官员都认为,自己是一个小人,虽然那些世家官员是和秦怀道不对付,但采取这样的手段对付秦怀道,他们还是不齿的!

  “嗯,现在你们弄不好,还是需要伯平过来才行!”

  “陛下,他行!”李世民还没有说完呢,程咬金站起来,指着长孙无忌说着,

  李世民就狠狠的盯着程咬金,程咬金悻悻的坐下来。

  “是的,还是需要胡国公过来才行,陛下,臣不知道其他大臣怎么想的,反正臣是不会相信胡国公会成为造反之徒,如果有人这样认为胡国公,那胡国公真的会心寒的,不要说他,就是老夫都会心寒,胡国公对我大唐的贡献,那是有目共睹的。”李大亮很是气愤的说着。

  “父皇,儿臣也认为,胡国公是不可能会有造反之心的,还请父皇明鉴!”李承乾此刻站起来,拱手说道,

  刚刚听到程咬金说的话以后,他是相当震惊的,长孙无忌居然用这样的借口来扳倒秦怀道,怪不得,自己去见都见不到,自己是绝对不会相信秦怀道是这样的人,

  秦怀道给自己这么多帮助,甚至巩固了自己的地位,他如果有这样的心思,那扶持李泰起来,岂不是更好?还需要帮助自己?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