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690章年前

第690章年前

  李世民现在意识到了秦怀道的重要性,所以想要秦怀道出仕,但是秦怀道压根就不想出仕,想要休息几年再说,这几年还是不要招惹到李世民再说。

  不管李世民怎么劝,秦怀道就是不同意,这个让李世民很着急,没办法,只能让秦怀道回去了,秦怀道出了承天宫,笑了一下走了,

  管你们怎么斗,反正自己不参加,自己弄不死长孙无忌,但是长孙无忌也弄不死自己!

  出去后,秦怀道就直接回到了工坊那边,开始继续印染其他的花布,晚上,秦怀道回到了府上,李丽仙也问秦怀道情况。

  “父皇要我出去当官,我没有答应!”秦怀道坐在书房里面说着。

  “不去就不去,谁还爱当的他的官一样,自己家的女婿都信不过,那还给他当什么官?”李丽仙也坐在那里,抱怨说着。

  “反正咱们家爵位也有了,钱也有,田也有,什么也不缺了,这个官当不当无所谓!”秦怀道笑了一下说着。

  “那是。今天我们的布匹卖的非常好,妾身还以为那些棉花会亏钱呢,没想到这么赚,这些棉布现在那些人还不知道好处,等他们做了衣服后,就知道了有保暖了,

  到时候还能大卖一批,现在那些人就是看中了我们的布匹好看。”李丽仙得意的对着秦怀道说道,秦怀道听到了,也是笑了起来。

  “没事,明年,我们府上还要多种这个,反正粮食也值不了几个钱,当然,粮食还是要种的,但是棉花需要多种。

  本来这些棉花我是准备捐给军队的,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捐了,长孙无忌还会说我笼络军队呢,还不如自己赚钱!”秦怀道笑了一下,对着李丽仙说了起来,

  李丽仙也是点了点头,

  秦怀道继续去工坊那边忙着,而秦府的布匹是真的火了,很多府上都派人来购买,尤其是今天还增加了两个花色,更多人喜欢了,

  基本上每个府上都要该买十多仗的,都是想要买回去,给家里的那些姑娘们做衣服,

  下午,韦贵妃穿着刚刚用李丽仙送来的布匹做好的衣服,到了承天宫的九楼。

  “陛下,这大学也放假了,慎儿怎么还没有回来另外,他的婚事,到底该如何?”韦贵妃对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恩,他想要多学习伯平给他的那些东西,至于婚事,朕问过他,他说不着急,这个事情,还是你拿主意才行。

  对了,伯平那边的情况你也知道,秦娇的事情,伯平不能做主,还是要听秦娇自己的意思,而秦娇对于慎儿是没有想法的,或者说,秦娇还不知道有想法,所以,这个事情,还是作罢!”李世民对着韦贵妃说了起来,接着站起来,就发现了韦贵妃今天穿的衣服,很漂亮。

  “恩,这身衣服,很漂亮,这些花纹非常的漂亮,可是需要花不是精力去绣吧?”李世民笑着对着韦贵妃问了起来。

  “不是绣的,是仙儿送过来的布匹,听说是胡国公弄出来的,那些花纹全部是印染的,臣妾试过了了,那些颜色居然洗不掉,很神奇,听说现在皇城外面,这些布匹都已经卖疯了。”韦贵妃马上对着李世民说了起来。

  “哦,伯平弄出来的?这么厉害?连女人的东西,都懂?”李世民也是很吃惊的看着韦贵妃问了起来。

  “可不是呢,你瞧这些花纹,设计的真是非常精美,要不说胡国公厉害,格物之术,无人能够超越,如果慎儿能够学到他师傅的一点半点,估计都够他一辈子用的了!”韦贵妃非常高兴的说着。

  “恩,那倒是!”李世民点了点头,心里也不由的想着秦怀道的事情。

  “陛下,现在胡国公就还愿意出仕?韦贵妃看到了李世民在想事情,就问了起来。

  “恩,你也知道了?”李世民点了点头问了起来。

  “知道,能不知道吗?现在整个长安城的百姓,谁不知道,哎,可惜了,一个如此大才的人,居然不能为朝堂所用,还被人诬陷,能不寒心吗?”韦贵妃站在那里,叹气的说着。

  “哎!”李世民一听,更加不好受了,别人诬陷是一回事,关键是自己居然还相信了,这才让秦怀道寒心的,这点李世民是非常清楚的,

  这几天他也头疼,现在工部的事情,完全是没有头绪,工部的很多工程,都是需要停止的,大学那边也是如此,秦怀道已经不再教书了,那就没有人知道更多的格物和算术知识了,

  李慎学到的,也只不过是皮毛而已,真本事,肯定还没有学到。

  “陛下,你该和胡国公好好谈谈的!”韦贵妃站在那里,想了一下,劝着李世民说道。

  “谈了,能没有谈吗?完全没有用,朕不但亲自谈了,还找了人过去找他谈,完全没有用,他压根就不想当了,要不然,这次也不可能这么干脆,说不当就不当了。”李世民苦笑了一下说道,接着提着水桶,继续给那些花花草草浇水,

  这个空中花园,足够大,哪怕是李世民天天浇水,都会忙不过来的。

  接下了的几天,秦家工坊的布匹已经卖的非常火了,每天就是能够弄出50匹,一天差不多有450贯钱的收入,刨去成本不足50贯钱,剩下的全部都是收益,

  而且秦府的点心铺现在也是忙的不行,马上要过年了,点心铺这边的点心,供不应求,同时,各地的商人也是大量拿货送到各地去卖,现在秦庄的那些年青劳力都过来这边帮忙了,当然是要算工钱的。

  “明年还是需要大量种植红薯才是,你看我们点心铺,之前收购了几万担红薯,现在就见底了,点心铺这边已经派人去继续收购了,红薯的产量高,比种植麦子划得来!”秦府的一个中年男子,开口说了起来。

  “是呢,我准备明年种植10亩,主母肯定是优先收购我们秦庄的东西,对了,府上的管事的说,明年需要增加棉花是种植面积,这个也很合算的,一亩地比麦子赚的钱要多好几倍,

  我准备明年也种植10亩,就用永业田来种,老爷说过,种植棉花的土地,不需要太好的,好的良田还是用来种植粮食更好!”另外一个中年汉子开口说道。

  “好,明年我也种植棉花,那些布匹都是棉花弄出来的,现在我家媳妇在布匹工坊那边帮忙呢!”

  “我媳妇也是!”...

  秦庄那些人,现在非常的高兴,他们收入可是让整个长安城的百姓羡慕的,长安城内的百姓,都没有他们收入高,没办法,他们有一个好的家主,只要能够吃苦,钱肯定是有的。

  这天,秦怀道也是让管事的准备好了礼品,需要给各个府上送过去。

  “老爷,赵国公府上送来了礼品,小的看了一下,就是普通的东西!老爷我们需不需要给他们备一份去?”管家的拿着赵国公府上的礼单,递给了秦怀道,同时开口问了起来,

  之前秦怀道给他的名单,是没有赵国公府上的礼物的。

  “回,照着原价回过去,不能按照我开出的礼单来!”秦怀道对着管家开口说着,既然他们送过来了,那么自己也要送过去才是,

  本来秦怀道是打不算送过去的,自己的礼物,国公的礼物,价值超过50贯钱,可以说是长安城国公当中,礼物最贵重的了。

  “好的,老爷!”管家听到了,点了点头,就下去了。

  “伯平,哈哈,寒瓜呢,快,给老夫饱两个回去,老夫和他们打赌,输了!”程咬金从外面跑了进来,高兴的喊着。

  “啊?”秦怀道没懂的看着程咬金,突然过来说这样的话,秦怀道怎么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老夫和房玄龄打赌输了,我说陛下肯定会安排你的官职,没想到,没安排,哎,输了两个寒瓜!”程咬金叹气的说着。

  “哈,赌这个干嘛?”秦怀道笑了一下问了起来。

  “老夫以为,陛下怎么也会给你安排的,没想到,没有!”程咬金苦笑了一下说道。

  “安排是安排了,侄儿没答应,房叔叔也喜欢吃寒瓜不成?”秦怀道笑着问了起来。

  “没答应就没有答应,其实当初我和他打赌也是故意输给他的,他喜欢吃寒瓜,从我府上要了好几回了!”程咬金摆手说着,他其实早就知道秦怀道是不会出仕的!

  “喜欢就派人到我府上来说一声啊,真是的,你也不要抱过去了,我让人拉一车过去,你也知道我种了多少,还有很多呢,叔叔家还有没有?”秦怀道笑着问了起来。

  “前天就没有了,家里的那些小子,一天不知道吃多少,老夫藏都藏不住,还好这两年收入不错,要不然,老夫的骨头都要被他们给嚼烂了!”程咬金抱怨说着。

  “哈哈,没了你派人过来拿啊,侄儿有时候也会忙的忘记了给你送过去,等会也拖一车回去吧,我这边真还有不少!”秦怀道笑着对着程咬金说了起来,

  同时吩咐管事的,马上装辆车西瓜,给房府和程府送过去,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