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699章就是记仇

第699章就是记仇

  第699章李世民提出增加一个中书舍人,一个师长的职务给秦怀道,给师长,大家是没有意见的,秦怀道本来就是武将子弟,而且还有军功和战功的,

  这次攻击吐蕃和突厥,秦怀道可是有功劳的,只不过,到现在还没有赏赐下去。

  “给中书舍人,可是可以,但是还是需要经过大朝讨论才行,毕竟中书舍人的位置非常重要,我担心有不少人会不同意。”房玄龄坐在那里,考虑了一下,非常慎重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是呢,臣也是这个建议,中书舍人给秦怀道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其他的大臣,可能会有意见的!”唐俭也是点了点头说着,

  他们是没有意见,但是世家可能会有意见,担任中书舍人,可是需要在其他六部当中最少有四部任过职位的,而秦怀道就在工部,吏部,兵部任职过,其他三部门是没有任职过的。

  “讨论一番也行,另外,这次他的军功,朕也没有赏赐下去,诸位,你们说说,该怎么赏赐?还是给一个国公?”李世民盯着秦怀道他们问了起来。

  “臣的建议是,还是给一个国公,毕竟,大唐还没有异姓王,当然,如果要封王,也是可以的,只是怕大家有很大的意见,胡国公的功劳大家是看到了的!”房玄龄点了点头说着。

  “其实朕想要封郡王给他的,只是如你说的,担心会有人反对。”李世民坐在那里,点了点头说着。

  “那就封一个国公就好,哈,那胡国公府上可是一门五国公了。”房玄龄笑着说了起来。

  “这个都是小问题,朕担心是他不会担任那些职务,上次,朕没有同意杀长孙冲,这小子就给朕来了脾气,挂印而去了,现在想要让他出来,难度可不小,

  现在你们也看出来了,昨天你们去了他府上,他的管家肯定会告诉他的,他都没有理,今天还是出去,在他眼里,朝堂的官职可是没什么的,他完全可以不要,

  不过,朕有的时候真是非常佩服他的,赚钱的能力,真的是无人能比的。”李世民坐在那里,叹气的说着,秦怀道会不会来当官,他们还不知道,现在他们只能说在这里讨论着。

  “这,晚上,我去胡国公府上坐坐吧,明天让他到宫里面来一趟?”房玄龄考虑了一下,开口说着。

  “嗯,也只能这样,如果咬金和敬德在,朕相信效果可能会更好,这孩子听他们的!”李世民点了点头说道,如果程咬金在,自己让他去喊秦怀道过来,那肯定是没有问题的,秦怀道肯定会给程咬金面子的。

  “哎,没办法,这孩子是一个直性子的人,昨天我们还讨论了呢,说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对大唐不忠,也不知道赵国公到底是怎么想的,我们看着长大的孩子,加上这么知恩图报的人,怎么可能会想着这样的事情,长孙无忌为了诬陷人,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房玄龄坐在那里,叹气的说着,其他的几个大臣也是点了点头,

  李世民则是心里叹气,当初怎么就相信了长孙无忌的话,秦怀道是什么人,自己的清楚的。到了晚上,秦怀道刚刚回到了府上,就发现了房玄龄坐在那里。

  “房叔叔来了,还没有用膳吧?”秦怀道看到了房玄龄,笑着问了起来。

  “嗯,我可是空着肚子过来,晚上我们两个喝两杯?”房玄龄笑着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好啊,来人啊,准备好下酒菜!”秦怀道笑着说了起来。

  “武夫人已经吩咐下去了。”站在门口的丫鬟,马上微笑的说着。

  “好!”秦怀道点了点头,就坐到了主位上。

  “伯平啊,你休息的时间也够长了。”

  “房叔叔,让我出仕的话,就不要说,我是不会出仕的,我以后也不会当官,真的,叔叔这些话,你不要劝我!”秦怀道还没有等房玄龄说完,马上就知道他的来意,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

  “这?”房玄龄很吃惊的看着秦怀道,他没有想到秦怀道的态度居然这么坚决,说不去就不去了。

  “伯平,你不考虑考虑?”房玄龄吃惊的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不考虑,我还这么年轻,等我到了40岁再说吧,他长孙无忌说我会谋反,,那我到了40岁了,在入朝为官,我想,这个时候总没有人说这样的话了吧?

  房叔叔,侄儿难啊,房叔叔侄儿是有几分本事,侄儿本来想要辅佐父皇,把大唐发展的更好,在办事的时候,难免会得罪人,可是没想到,赵国公会对父皇说这样的话,你说,侄儿还敢去做什么事情吗?

  侄儿还不如待在家里,没事哄哄孩子,赚点小钱就算了,其他的,房叔叔,侄儿也怕,怕死啊,谁也不知道,到时候谁在父皇面前说几句话,然后正好碰上那个时候我风头正盛的时候,你说,这不是要我的命啊,

  我的那几个孩子可是还小的,侄儿要是倒下去了,整个一大家子都麻烦了,所以,房叔叔,你站在我的位置上考虑考虑,我不当官,可以活的更好,我当官,有可能会送命,你说侄儿该怎么选择?”秦怀道坐在那里,看着房玄龄解释了起来,房玄龄不由的点了点头。

  “侄儿对大唐是忠心的,可是,哎,哈!”秦怀道说到了这里,苦笑了一下,房玄龄也是无奈的笑着,接着秦怀道就带着他去了客厅那边吃饭,

  吃完饭后,秦怀道就到了武媚的房间。

  “老爷,你一直不出仕也是不行的。别人会认为你会持宠而娇,反而不好。”武媚坐在那里,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出仕,可能会要命的,你知道老爷的本事,很多事情老爷来做,可是不需要那么复杂的!

  到时候,难免会有人去父皇那边进谗言的,如果父皇不相信还好,可是父皇会相信的,算了吧,父皇这次不管怎么发怒,也不会要了我的命,反正官,老爷我是不当了。”秦怀道摆手说着,

  秦怀道考虑的是非常清楚,这个时代,是皇权至上的时代,皇帝要你生就生,要你死就死!

  “老爷,可以考虑一下,不担任实职官员,担任一些没有权力的官员,但是在陛下面前,还能够说上话的!”武媚考虑了一番,开口说道。

  秦怀道不解的看着她说道:“我是国公,我随时可以去找陛下说话的。”

  “不一样的,如果担任虚职,陛下需要就可以找你去,这样反而会让陛下放心的,而且也不会因为彻底拒绝而尴尬!”武媚看着秦怀道说了起来,秦怀道坐在那里就开始考虑着。

  “老爷,听我的,如果这次拒绝,陛下那边可能会有其他的想法,还不如接受一些虚职,反而更好,让陛下和你都有一个台阶下,而且你想做什么,也不会有什么影响。”武媚再次对着秦怀道说着,

  秦怀道听到了,站了起来,背着手在武媚的书房里面考虑着。

  武媚看到他这样,就没有去打扰他。

  “等父皇来找我,再说吧,现在能拒绝,还是拒绝,现在我在渭河那边,也是忙不得行!”秦怀道笑了一下,摆手说道。

  秦怀道这次可是打算造一艘排水量超过1000吨的海船,不是那种在江面上行走的平底船,需要很多精力,秦怀道也不想去管其他的事情。

  “好!”武媚听到了秦怀道这么说,微笑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秦怀道还是前往渭河那边,而房玄龄也到了承天宫4楼,这里是一个花园,因为九楼现在有点热了,所以夏天,李世民喜欢在四楼这边。

  房玄龄也把昨天秦怀道的说,全部给房玄龄转述了一遍,说完了就坐在那里,不说话了,因为李世民在考虑这个事情,过了半响,李世民叹气了一声,然后苦笑的说着:“这孩子,还记着这个仇呢!”

  “陛下,不是记仇,是怕了,换做是其他人,甚至是我,我也不敢入朝为官了,之前老夫还想不明白,现在听他这么一说,

  很多事情,也明白他的处境了,现在胡国公如果入朝为官,还是按部就班还好,如果胡国公要做什么事情,其他的大臣反对的话,那么这些话,就有可能故事重提,到时候陛下听多了,就有可能相信了,

  而胡国公到时候可能会有麻烦,所以,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要说这个事情,只能说怪长孙无忌,太阴险了,简直就是要了胡国公的命,也是要断了我大唐快速发展的势头,太歹毒了,

  昨天秦怀道喝酒的时候也和臣说了,他说如果按照他的方法走下去,不出20年,大唐能够控制超过现在面积的10倍以上的土地,百姓们安居乐业,大唐不管是军事,还是商业,会到达一个我们都想象不到的高度,

  而大唐的人口,有可能在20年内,达到一万万人口,因为长孙无忌的一句话,胡国公现在动都不敢动了!”房玄龄叹气的说着,对于秦怀道的话,他的相信的,而李世民则是震惊的看着房玄龄。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