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707章李厥的变化

第707章李厥的变化

  | |  -> ->     第707章秦怀道听到了自己的家兵这么说,就盯着那个家丁看着。

  “胡国公,小的错了,小的该死!”那个家丁马上就跪下了。

  而此刻,李厥也是听到了这么动静,就走了过来。

  “王爷,救救小的!”那个家丁看到了李厥,马上央求了起来,李厥当然是的认识他的,毕竟照顾了自己好几年的家丁,也哄着自己的人。

  “你犯了什么事情,为何让师傅发怒?”李厥站在那里,看着那个家丁问道。

  “小的,小的说错话了,还请王爷救命!”那个家丁哭着脸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那就掌嘴,胡国岂是你能冒犯的,一点规矩都不懂!”李厥看着那个家丁问了起来,那个家丁愣了一下,接着一脸的不相信,但是还是自己扇自己的嘴巴子。

  “扇完了,回到东宫去,让东宫继续派人过来!”秦怀道看了一下,转身就走了。

  “掌嘴30,然后滚回去!”李厥说着就跟着秦怀道走了,他虽然不知道那个家丁说了什么,但是肯定是说了不好的话,要不然,他也不会跪下。

  “师傅,对不起,家丁不懂事!”李厥到了秦怀道身边,对着秦怀道说道。

  “嗯,你不为他求情吗?”秦怀道微笑了一下,开口问道。

  “师傅没说杀他啊?”李厥愣了一下,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我赶他回去,他回去后,肯定是要受到处罚的,他跟着你好几年了。”秦怀道再次问了起来,李厥听到了,站在那里想了一下。

  “师傅,为何要求情啊?弟子和他,好像不怎么熟悉,他每天都是管着我,让我做这个不能做那个,我在外面玩的时候,他也是让那些小孩远离我?我不喜欢他!”李厥抬头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嗯,话是这么说,但是他对你还是忠心的,作为一个王爷,你需要一些对你忠诚人,也需要一些能够提醒你的人,还需要一些能够办事的人,他,属于对你忠诚的人!”秦怀道笑了一下,看着李厥问了起来。

  “忠诚的人?”李厥扭头看着后面的那个家丁。

  “不,不见得吧?”李厥回过头来,看着秦怀道。

  “为何?”秦怀道不解的问道。

  “他是忠于我外公的,他是我外公的人!”李厥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哦,那就是不见得了。”秦怀道点了点头说道。

  “嘿嘿!”李厥听到了秦怀道这么说,马上笑了起来,秦怀道也是笑着摸了一下他的脑袋,

  秦怀道知道,这孩子,估计从来没有被肯定过,所以自己现在每次肯定他的话,他都是非常高兴。

  “去玩去,记得注意安全!”秦怀道笑着对着李厥说道。

  “是,师傅,不过,那些工匠好厉害啊,他们弄出来的东西,徒儿看不懂!”李厥抬头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你现在能看懂那就奇怪了,慢慢看,不但要看他们做事情,还有听他们说话,他们是最底层的代表之一,如果能够听到一些真话,对你可是有帮助的,去吧。”秦怀道对着李厥说着,

  李厥笑着点了点头,就走了,

  而那个家丁,最终还是回到了东宫这边,跪在了苏氏面前,脸也是有点红肿。

  “殿下,胡国公简直就是荒废中山王的时间,就是带着中山王去玩,也就是晚上,才写几个字,做几道题,完全是没有用的,把中山王交给胡国公,那简直就是浪费了中山王一生啊,小的在胡国公面前说几句,他就让小的回来!”那个家丁跪在那里说着。

  苏氏一直没说话,就是看着他,慢慢的那个家丁不敢说话了,就是低着头。

  “说完了吗?”苏氏端起了茶杯,开口问了起来。

  “殿下,说完了!”家丁跪在那里说道。

  “回到苏家去,东宫不需要你了!”苏氏说着就站了起来。

  “殿下,殿下!”那个家丁非常震惊的看着苏氏,然后大声的央求起来。

  “你算什么?嗯?胡国公是你能说的,你什么身份?没有尊卑,把我东宫的脸都给丢尽了,要不是看你对苏家忠心耿耿的份上,今天非把你杖毙了不可?东宫的家丁,什么时候敢轻视一个国公爷了?滚出去!”苏氏站在那里,狠狠的盯着那个家丁说道,那个家丁连滚带爬的跑了。

  “告诉府上的家丁和丫鬟,在外面,敢目无规矩,打出去!”苏氏对着身边的一个管家说道。

  “是,殿下!”那个管家马上低头说道。

  “嗯,今天第几天了?”苏氏开口问了起来。

  “回殿下,已经第八天了,后天王爷就该回来了。”那个管家开口说着。

  “怎么这么慢啊,这孩子,也不知道在胡国公那边过的好不好!”苏氏有点着急的说着,

  中山王是第一次离家,虽然很近,但是也不能回来,她也不方便去看,毕竟才刚刚送过去呢,她去看的话,担心会引起胡国公的不痛快。

  “是呢,小的也想王爷了!”那个管家也开口说着。

  “明天准备准备,多弄点好吃的。尤其是厥儿喜欢吃的!”苏氏对着管家说着。

  晚上秦怀道回到了府上,就继续给他布置作业,然后做着自己的事情,

  第二天晚上,李厥可以回去了,东宫的马车早早就过来了。但是秦怀道还是很晚才回来。

  “见过胡国公,小的东宫管家来接中山王回去!”那个管家到了秦怀道身边,拱手说着。

  “嗯!”秦怀道站在门口,看了一下外面的人,有七八辆马车,还有200多武卫。

  “检查一下他们的身份牌!”秦怀道对着后面的秦大牛说道,接着从马车上,抱下了李厥。

  “厥儿,晚上回去,明天晚上过来便好,过来,为师交待你个事情!”秦怀道说着就往前面走,李厥就跟了过去。

  “师傅,可以不回去吗?东宫不好玩,徒儿不想回东宫。”李厥站在秦怀道后面,低头对着秦怀道说道,

  秦怀道听到了,笑了,现在的李厥,可是会表达自己的不满了,不喜欢就会说出来,以前他可不敢。

  “那不行,你爹和你娘亲可是想你了,为人子女,孝字为先,不管好玩不好玩,都是需要回去的,对了,这次你的家庭作业,就是让你父皇给你10文钱,你要亲自问你父皇,不能让你娘亲去问!”秦怀道笑着对着李厥说着。

  “啊,为何要问?”李厥不懂的看着秦怀道。

  “问就是了!”

  “那如何问?”

  “那你就要想办法了。”秦怀道微笑的看着李厥说着。

  “是,师傅!”李厥点了点头。

  “老爷,都检查完了,是东宫的人马!”秦大牛到了秦怀道身边,开口说道。

  “师傅,徒儿告辞!”李厥笑着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嗯!”秦怀道点了点头,

  很快李厥就走了,随着东宫的马车前往东宫那边,刚刚到了东宫门口,苏氏就跑了出来,把李厥从马车上面包下来。

  “谢谢娘亲!”李厥开口说着。

  “哎呦我的儿啊,可是回来了,娘都想死了,饿了吧,娘给准备了好吃的,走!”苏氏一直都是抱着李厥。

  “娘亲,放孩儿下来,娘亲也很累的!”李厥开口说着。

  “好,好,我家厥儿长大了!”苏氏一听,非常高兴,很快,苏氏就带着李厥到了饭厅这边,苏氏他们都已经吃完了,现在只是坐在那里看着李厥吃饭,

  而李承乾也是坐在那里,看着他吃饭,让人意外的是,李厥吃完一碗后,还要第二碗。

  “这孩子,怎么这么饿啊?”苏氏有点担心的说着,是不是在胡国公家没有吃饱。

  “孩儿每餐都是两碗饭的!师傅说,如果不吃饱,那么白天出去玩,就会饿,到时候可没有点心吃的。”李厥对着苏氏说完了,就继续吃了。

  “嗯,跟着师傅学到了什么东西了?”李承乾也开口问了起来。

  “识字,做算术题,孩儿现在能够认识100多个字了,算术题,嗯,孩儿也不知道自己懂了多少!”李厥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而此刻,李承乾也发现了李厥的变化,最起码现在自己问他话,他不会看着苏氏了,敢和自己说话了。

  “好,那等会写给爹看可好?”李承乾微笑的看着李厥问道。

  “好,不过,不过,爹,孩儿,孩儿需要10文钱!”李厥看着李承乾问了起来。

  “为何要十文钱?”李承乾有点不懂的看着李厥。

  “孩儿也不知道,师傅让孩儿问的。”李厥也是迷糊的。

  “哦,好,等会爹给你10文钱!”李承乾点了点头,心里还是有点期待的,

  才九天时间,厥儿就有了这么大的变化,会主动的去表达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个让他很高兴。

  晚上,李厥到了李承乾的书房,坐在那里开始写字,把自己认识的字,都写了出来。

  “不错,这个字也不错,有笔锋了。”李承乾看着那些字,虽然还是很稚嫩,但是能够看出来,写的还是很规整的。

  “师傅说了,写字和做人要一样,该张狂的时候要张狂,该圆滑的时候要圆滑,不能全部张狂,也是能一直圆滑,需要外圆内刚!”李厥在写字的时候,开口说着,

  李承乾和苏氏都是非常意外的互相看了一眼。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