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708章大学问(五更求月票)

第708章大学问(五更求月票)

  第708章李承乾现在对于李厥的表现非常的满意,不由的坐在那里看着李厥写着字,写完了以后,李承乾拿起来还看了看,点头说道:“不错,你师傅应该是对你用心了!”

  “谢谢爹!”李厥马上拱手说道。

  “嗯,这几天累坏了吧,那就早点休息,明天玩一天。”李承乾满意的的说着,接着就让李厥回去,但是李厥没有走,而是站在那里。

  “还有事情?”李承乾没懂的看着李厥。

  “爹,你还没有给孩儿10文钱。”李厥看着李承乾说着。

  “哦,你瞧我,来人啊,取十文钱过来!”李承乾不由的笑了起来,接过下人递过来的钱,就给了李厥,李厥还在那里数了数。

  “爹,孩儿告辞!”李厥数清楚是10枚后,就拱手对着李承乾告辞了。

  “好!”李承乾点了点头,目送着李厥走了。

  “小王爷变化很大!”高履行站在那里,微笑的说着。

  “嗯,真没有想到,短短九天就变化这么大,这个倒是让我感觉吃惊了。”李承乾也是微笑的点了点头,

  晚上,李承乾和苏氏躺在穿上,苏氏今天晚上也高兴,她知道,李承乾对于今天李厥的表现非常满意。

  “殿下,厥儿变化很大呢!”苏氏开口说了起来。

  “嗯,还是伯平的功劳,不过,有件事孤要说清楚,那就是不许干涉伯平教导厥儿,要是孤知道了你插手进去,那孤可不悦!”李承乾对着苏氏说了起来。

  “知道呢,臣妾也是非常高兴,第二天一大早,李承乾起来后也会去练武场锻炼一番,

  刚刚到,就看到了李厥穿着劲服,在那里练武了,浑身是汗。

  “嗯?”李承乾倒是吃惊了不少。

  “见过爹!”李厥看到了李承乾,马上站直了拱手说道。

  “嗯,怎么这么早啊?”李承乾微笑的看着李厥问了起来。

  “在师傅那边,就是这么早,每天早上需要练武。孩儿早上醒来后,就睡不着了,所以就来练武了,师傅说,如果想要学到更好的武学,还是需要让爹给我请一个师傅才是,师傅说,师傅的武学,是不能传给外人的,所以并不能教孩儿武学!”李厥站在那里,对着李承乾说道。

  “哦,好,爹这两天就给你找一个好师傅过来!继续练习!”李承乾非常高兴,接着自己也是在那里练习着,同时也会看李厥练习,练的很认真,李承乾是相当的满意,破天荒的带着李厥一起去洗澡。

  早上用膳,还带在一起。

  “厥儿今天准备做什么?”李承乾坐在那里,对着李厥问了起来。

  “孩儿不知道,往常这个时候,孩儿现在要去渭河那边,和那些孩子们玩,要不就是在工坊里面,看那些工匠干活,听他们说话。”李厥看着李承乾说道。

  “那胡国公白天不教你东西吗?”苏氏听到了,愣了一下问道。

  “不教,师傅说,我现在是玩的时候,不是学的时候,当然也要学,但是还是玩为主。”李厥拱手说着。

  “那就在府上玩,你看什么好玩,就玩一会。”李承乾微笑的说着,

  等李厥出去后,苏氏对着李承乾欲言欲止。

  “想说什么?”李承乾笑了一下问道。

  “这样不行吧,这样岂不是荒废了厥儿?”苏氏看着李承乾问了起来。

  “荒废?爱妃,孤不但认为不是荒废,相反,孤认为胡国公做的对,为何做的对,孤不知道,但是孤看到了厥儿身上的变化,这些变化,都是好的,这就够了,他还小,确实如胡国公说的,还不是真正需要认真学的时候,此事,孤相信胡国公,你也需要相信胡国公。”李承乾愣了一下,接着非常严肃的对着苏氏说道。

  “臣妾当然相信,只是,哎,臣妾也不知道。”苏氏还是犹豫的说着,心里很矛盾。

  “相信胡国公没错,孤之前的选择,是对的,厥儿能有这样的变化,孤很满意,很多事情,你不懂,玩,是啊,玩啊,孤小时候,好像很少玩,很羡慕那些外面玩的孩子。”李承乾感慨的说了一句,

  而李厥,在府上,很不习惯,他还是喜欢跟在秦怀道身边,所以在府上,李厥不知道做什么,没人敢让他去外面玩,

  而东宫这边,大哥李象,现在在崇贤馆那边上学,那些弟弟还小,没人陪他玩,没办法,他只能坐在自己的小书房里面,写着字,要不就是乱画,

  到了下午,李厥就吵着要去师傅那边,苏氏也只能送他过去,

  正好,秦怀道今天还没有去渭河那边,而是在处理工部的一些事情,另外看大学那边送来的学生,现在就是距离秦府不足一里地的一处宅子里面,秦怀道刚刚安排好了他们!

  “师傅,这个是十文钱,我问爹要的!”李厥看到了秦怀道后,非常的高兴,掏出钱来,递给了秦怀道。

  “自己拿着,收好,这个钱啊,要用在关键之处,比如什么时候你认为这个钱需要花出去,那就花出去,如果不花出去,就随身带着!”秦怀道微笑的看着李厥说道。

  “哦,好!”李厥听到了,马上把钱收好了。

  “嗯,走,逛街去!”秦怀道笑着带着李厥就出门了,带他去见识见识,看人间百态,市井人生。

  “师傅,你看那个老头,为何蹲在地上?”李厥跟着秦怀道逛了一会,看到了一个老头蹲在地上,前面还摆了一个碗,就问了起来。

  “嗯,那是乞丐,年纪大了,可能也不能干活了,也没有其他的经济来源,所以只能乞讨为生,靠别人的施舍来养活自己。”秦怀道笑着给李厥解释了起来。

  “那师傅?”李厥说着就掏出了自己的钱。

  “有的时候,施舍也是要考虑自己的到底有多少钱,如果你给了他十文,那么下次你需要钱的时候,怎么办?一文钱,可是能够买不少吃的,能够在小饭馆里面吃一碗饭,如果买粮食,也能够买不少,足够他吃好几天了!”秦怀道对着李厥微笑的说着。

  “哦!”李厥说着就留下了一文钱,其他的钱装起来。

  “去吧!”秦怀道笑着对着李厥说着,李厥马上就跑了过去,在那个老人的碗里面扔了一文钱,那个老人连忙对李厥拱手感谢。

  “师傅,那我还有9文钱,岂不是能够还能够帮助9个人?”李厥跟着秦怀道,笑着问了起来。

  “如果9文钱全部花完了,这个时候遇到了一个急需帮助的人,怎么办?”秦怀道笑着问了起来。

  “那,那!”李厥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看着秦怀道。

  “做事情要量力而为,心中有善就够,散尽家财去帮助别人也值得称赞,但是,如果你的钱,是能够赚到更多的钱,那么就该留一点,做本钱,赚到了钱,继续帮助别人就好,

  另外,出门在外,一定要留钱以备不时之需,比如说,今天,师傅没带钱,就你身上九文钱,我们还不能回府吃饭,那么我们晚上只能饿着吗?”秦怀道看着李厥笑着问了起来。

  “哦,那,那就留着!”李厥考虑了一下,开口说着。

  “也要看清楚,如果是遇到了急需帮助的人,可以给一部分,自己一定要留一部分,乞丐很多的,你哪怕是天天给他们的钱,你能够救长安乞丐,也救不了整个大唐的乞丐,你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做大事情,赚大钱,救天下万民!你可以想想,如何让那些乞丐不在行乞了,还能够吃饱饭,穿暖衣!”秦怀道笑着对着李厥说了起来。

  “哦!”李厥听到了,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走,看看其他的地方去,没一会他们就来到了集市,秦怀道从下人手上接过了20文钱,递给了李厥。

  “去,买今天晚上你想吃的菜,用最低的价格去买!”秦怀道说着就把钱给了李厥。

  “啊?”李厥不懂的看着秦怀道。

  “去吧!”秦怀道笑着鼓励说道。

  “哦!”李厥接过了钱,就进入到了集市当中,过了一会,他和几个下人就提着东西回来了。

  “都什么价格,记住了吗?”秦怀道笑着问了起来。

  “记住了!”李厥点了点头。

  “把东西都提回去,走,我们再去问价格!”秦怀道对着下人说完了,就拉着李厥继续往前面走,

  走完一圈,李厥发现,秦怀道问的价钱要比他问的便宜,而且如果买的多的话,还能够便宜。

  “师傅,为何你买便宜,我买的就贵?”李厥不懂的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自己慢慢想,以后,如果师傅不带你去渭河,就在长安的话,你每天都要过来这边走一趟,买东西,每天20文钱,你买完了,就让家丁去卖,买完了以后对比价格,什么时候,你买的价格和家丁买的价格一样了,就不用来了!”秦怀道笑着对着李厥说了起来。

  “哦!”李厥还是点了点头,但是不懂秦怀道为何这样安排。

  “记住了,这里面可是有大学问的,等你什么时候琢磨出那些市井小民的想法,什么时候,你就能够琢磨天下人的想法了。”秦怀道笑着摸着李厥的头说道。

  “嗯!”李厥点了点头。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