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711章教学部

第711章教学部

  第711章李承乾和胡浩在渭河边上聊着,李承乾很感慨,心里也是很感激胡浩。

  “殿下,继续这样做下去便好,其实厥儿很像你!真的很像!”胡浩笑了一下说道。

  “哦?”李承乾很感兴趣的看着胡浩。

  “初看,我看不上你,也看不上他,可是接触时间多了,发现了你们有很多优点,这个优点,作为皇室子弟,很难得,李泰没有,李治没有,李慎没有,你有,厥儿有!”胡浩笑了一下说了起来。

  “厥儿能当你如此高的评价?”李承乾感觉非常意外的说着。

  “能,这孩子给我很多意外之喜,一开始我看不上他,现在这孩子,3年之内,不要从我身边调走,我要好好打磨一番,三年后,随你便!”胡浩笑了一下说着。

  “成,不要说三年,十年都可以,这点主,我还是能做的!”李承乾笑着说了起来。

  “哈哈,那不行,他,还要学习儒学,我就是儒学不会,其他的,都可以!”胡浩笑了一下,对着胡浩说着。

  “哈哈哈,行,那就到时候再给他找一个儒学师傅便好。还是以你为主,谢谢了!”李承乾高兴的说着。

  “没事多给这个孩子一些温情,虽然我也知道,帝王无情,趁着你还不是,多给点!”胡浩笑着看着李承乾说着,

  李承乾点了点头,就看着在一心钓鱼的李厥。

  “行了,我走了,还有事情,可没有这份闲心和时间。”李承乾站了起来,笑着说道。

  “不进去看看?”胡浩往远处的工坊示意了一下,李承乾往后面一看,笑了一下说道:“不看,我懒得到时候被父皇问,你想干啥干啥,我不干涉你!”

  “哈哈,好!”胡浩听到了,笑了起来。

  “厥儿!”李承乾笑着站在那里喊道。

  “爹!”李厥听到了,就站了起来,想要过来,李承乾阻止了。

  “你继续跟着你师傅,爹有空就过来看你,下次想要爹带点什么吗?”李承乾微笑的看着李厥问了起来。

  “不用了,谢谢爹,师傅这边什么都有。”李厥站在那里说着。

  “那好,你就跟着你师傅吧,爹还有事情要去皇宫那边!”李承乾对着厥儿说着。

  “好,不打扰爹办事。”李厥站在那里拱手说着。

  “走了,听你师傅的话!”李承乾笑着摆了摆手,然后走了,

  胡浩也是送到了河堤,只到李承乾上了马车,调头走了,胡浩才下来,到了河边。

  “师傅,我刚刚又调了几条,小的我放了。”李厥笑着对着胡浩说道。

  “好,继续钓鱼,晚上那些工人能不能吃到足够的鱼,就看我们两个的了!”胡浩笑着点了点头,接下来的几天,胡浩还是在渭河这边忙着,

  而在朝堂这边,已经通过了胡浩的奏章,开始准备办学。

  “陛下啊,这个奏章是通过了,但是大学的选址和设计,还是还需要胡国公亲自出马才行,另外,现在要新设立一个教学部,教学部到底是归于什么部门?还是单独成立一个部门?”房玄龄他们坐在承天宫的四楼,对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你们的意思呢?”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奏章,问了起来。

  “陛下,当然是单独设立一个部门为好,但是放在国子监下面,也可以,如果单独设立一个部门,可以让胡国公担任这个尚书之职!”房玄龄微笑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听到了,抬起头来,看着房玄龄,房玄龄点了点头。

  “嘿嘿,这个好啊,这个主意好!”李世民于是站了起来,高兴的说着。

  “是啊,这个可是胡国公提出来了,我想,这个尚书也该他当才行!”房玄龄笑着说着。

  “嗯,好主意,好主意,哎不行不行,你说,那些官员听到了,会不会反对,按理说,这个该归于国子监的!”李世民高兴的走了两圈,接着看着房玄龄问了起来。

  “陛下,臣就是担心这个呢?所以,还是要看陛下的意思。”房玄龄看着李世民恭敬的说着。

  “嗯,朕的意思你知道的,不行,你要和他们通个气,尤其是国子监的那帮人,让他们不要来闹,你可是要知道啊,伯平未必能够接受,如果他们一闹,那就真不接受了,

  此事,还是要慎重才是,秘密进行,你单独找他们聊,确定好了,再说,这事,还不能让伯平知道,到时候朕亲自找他谈去。”李世民交待着房玄龄说道。

  “是,臣去谈可以,可是,未必有用啊,国子监祭酒可是孔颖达,孔颖达现在是非常高兴,已经着手编制汉文教材了,陛下,你说,他能答应吗?”房玄龄低声的看着李世民说着,

  李世民听到了,站在那里发愁了,孔颖达那是孔圣人的后人,一直担任国子监的祭酒,他反对胡浩倒不是争权,而是这个事情,在他看来,是发扬儒家的好机会,

  之前胡浩收李厥,他都意见不小,现在让胡浩担任教学部的尚书,孔颖达肯定不会答应,甚至说,教学部也不能单独设立,而是要归于国子监下面。

  “不成,不成,你要说服他!”李世民盯着房玄龄问了起来。

  “可,可,臣说不服他啊,你知道的,满朝文武,能够说服他的,屈指可数,臣可不在其中。”房玄龄苦笑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对,程咬金,来不及啊!”李世民马上就想到了程咬金,能够说服孔颖达的,就是程咬金,

  当然,这个说服可不是真正的说服,而是吵架吵服,敢和孔颖达吵架的,也只有程咬金。

  “是啊。臣都想要问问陛下,这卢国公,现在在什么地方,方不方便回来一趟?”房玄龄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不行,现在他在突厥前线打仗了,来回一趟,估计要两个月,来不及!”李世民背着手叹气的说着。

  “算了,你先去试试吧,不行的话,朕再想办法。”李世民烦心的说着,现在可是让胡浩出来的好机会,但是,那些儒学大家,可不会让胡浩担任这个尚书的位置。

  “是,臣去试试吧,不过,希望不大!”房玄龄点了点头说道,李世民也是点了点头,

  很快,房玄龄就出去了,而李世民则是背着手,在四楼这边走着,四楼可是非常大,他一天在这里走十多圈,就当是锻炼了。

  “嗯,来人啊!”李世民站在那里喊了一句。

  “臣在!”程处嗣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了。

  “去叫伯平过来,如果没在家,就让他明天上午过来!”李世民对着程处嗣说着。

  “是!”程处嗣马上拱手出去了,李世民继续在这里走着,胡浩确实是不在府上的,而是在渭河这边,

  而到了晚上,长安这边就有消息了,说是胡浩想要当然教学部尚书,而教学部需要单独列出来,不归于国子监管理!

  很多儒学大家就开始上书给李世民了,李世民看到了那些奏章,就知道房玄龄是失败了,这个也不能怪房玄龄,那些大儒是什么样子的,李世民知道,那一个个看着是非常有傲骨的,房玄龄这个左仆射在他们面前,不好使,他们天天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文臣死谏,武将死战!

  “我,尚书?开什么玩笑?”胡浩看到了情报后,摸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这个事情,自己压根就不知道。不过接着看下去,发现那些大儒反对自己担任尚书。

  “这就有点瞧不起人了,教学部要是给你们管,那还真就麻烦了!”胡浩苦笑了一下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胡浩敢说,以后考试,还是儒学占主要的,理工类估计还是很麻烦,

  那些大儒,就是认为发扬儒学才是正事,其他的,往后站,在他们眼里,什么算术和格物,甚至不能称之为学,只能算是旁门左道。

  胡浩此刻坐在书房里面,考虑着这个事情,考虑了一会,继续看着。

  “李治病重,恳请回京医治!”

  “什么?”胡浩看到了奏章的内容,非常的震惊,李治病重?

  “这,真的假的?”胡浩看着奏章,就想着后面的事情,如果李世民让李治回京,那意义就不一样了,不但李承乾要紧张,就是李恪都要紧张了。

  “查,到底是什么病?”胡浩坐在那里开口说着。

  “是!”暗处一个人开口说道,胡浩继续看着东西。

  晚上,胡浩脑子里面也是笑着李治得病的事情,如果李世民真的要他回来,那么李承乾肯定是不能反对的,毕竟是亲兄弟,李承乾这么做,会落下口舌的。

  第二天早上起来,胡浩带着李厥练武完毕,吃完早膳后,就前往皇宫当中,而李世民也是刚刚收到了奏章,李治写的,希望能够回京治病。

  “治病,头痛,还没有诊断出什么病?”李世民拿着奏章,仔细的考虑着。

  奏章上面写,李治得这个病,已经有小半年了,要不是实在忍不住,不会给李世民写奏章。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