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739章做戏

第739章做戏

  第739章

  长孙无忌得知秦怀道被抓的消息,那是非常的激动,简直就是不敢相信,要不是长孙涣一直保证说,这个消息是真的,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当中。

  “陛下的态度还没有明确,还不能高兴的太早,不过,这个是好事,说明陛下已经开始防范他了,也开始打压他,是好事,是好事!这次估计不会有大问题,估计就是罚款!”长孙无忌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不过他也知道,这次打人没大事。

  “爹,现在大家也在等,等陛下是不是真的推行法治,如果真的推行法治,那么他们就反对,到时候陛下为了保住自己的声誉,肯定是要抛出秦怀道的,当然,这个是他们商量的,孩儿没有参与。”长孙涣马上对着长孙无忌说道。

  “此事,确实是能为。”长孙无忌考虑了一番,点了点头说道,接着背着手抬头说道:“也不知道陛下到底怎么想的,好耗的居然来折腾一下法治,这不是开玩笑吗?”

  “是,现在大家都不理解,听说左右仆射,还有那些尚书都是反对的,据说,莒国公也是反对的,知道他可是非常喜欢胡国公的,现在也反对法治。”长孙涣继续说道。

  “嗯,不管看着吧,这次是扳不到秦怀道的,但是是一个好的开始,早晚能够把他送到菜市场去!”长孙无忌笑了一下说道,心情是开心极了,

  到了下午,消息更多了,很多人都知道,李世民要召集那些亲王回来,这个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哪怕是当初李渊死的时候,他都没全部召集那些亲王回来,这次居然全部召集。

  “到底所为何事啊?”在李靖的府上,程咬金和尉迟敬德也是着急的不行,现在秦怀道被抓了,他们也没办法进去探望,说是什么陛下有令,谁都不行,接着他们两个也只能到李靖这边来坐。

  “你们没有听说,外面传言说是伯平要陛下推行法治的,此事你们不知道吗?”李靖坐着,摸着自己的胡须,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听说了,但是我相信,伯平不可能这么鲁莽的,肯定是有误会,可是这几天老夫刚刚知道,才回来了,也没有见到伯平,当初消息传出来的时候,你怎么不去问问他?”程咬金看着李靖就问了起来。

  “老夫怎么去问?老夫也是修养在家,不管朝堂的事务,这个时候我去伯平府上,外面人会怎么说我?到时候说我也反对伯平?”李靖看着程咬金反问了一句,程咬金听到了,也是叹气了一声。

  “反正我不管外面怎么说,我不相信是伯平说的,哪怕是伯平说的,那么这个法治和秦朝的法治,肯定不是一回事,伯平这个孩子我知道,不可能做出这等天怒人怨的事情。”尉迟敬德坐在那里,吃着西瓜说道。

  “嗯,老夫也是这么想了,只是现在被抓了,老夫就不明白了,陛下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行,明天老夫要去面圣,问问陛下为何要抓他,这一抓,可是释放了非常不好的信号,你们不知道,今天秦府酒楼这边,位子全部定完了,那些官员在那边庆祝了,他们还说,就要在秦府酒楼庆祝,要庆祝给秦怀道看,这帮毫不知耻的东西。”程咬金坐在那里,开口骂着。

  “我看啊,还是问问陛下去比较好,不过,秦府这边倒是很淡定,没有慌!”尉迟敬德开口说着。

  “那倒是,如果真的需要我们帮忙,城阳公主也会来找我们吧?”程咬金一听,也点了点头说道,

  接下来的几天秦怀道继续在刑部这边忙着,反正好吃好喝待着,还有专门的人伺候着,现在那些刑部的官员对于秦怀道那是相当的佩服的,他们都在研习秦怀道写的那些法律条文,同时修改和添加,反正尽可能的让那些法律条文完善起来,而外面,那些官员自然是高兴了。

  “陛下,请问对胡国公的处置,到底是什么,已经抓到了刑部去了,为何没有消息?”这天大朝,萧瑀站起来,对着李世民问着。

  “刑部办事,还是需要时间的!”孙伏伽听到了,马上站起来拱手说着的。

  “都已经好几天了,而且,秦怀道打人的证据这么确凿,还需要审问吗?”萧瑀盯着孙伏伽就继续问着。

  “当然不需要!”孙伏伽马上拱手说着,心里想着,还需要审问胡国公,开玩笑麻不是,现在胡国公在刑部可是爷呢,大家都要围着他转,还需要听他讲课,讲解那些法律条文的意义。

  “既然不需要,为何在刑部大牢那边,没有收监?”宋国公萧瑀继续问着。

  “对,为何还没有收监?”其他的官员也是站起来,对着孙伏伽问着。

  “收监?这个,还在问当中,真的在问。”孙伏伽也开始玩起了文字游戏了,此问可是请问,而不是审问。

  “嗯,既然刑部已经在办事了,大家就不要着急。”李世民坐在那里,开口说着。

  “陛下,臣有话说!”程咬金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不准,坐下!”李世民看都不看他,就说不准,这几天程咬金和尉迟敬德都过来求见自己,为了让这个事情更加逼真一下,也为了让秦怀道和刑部有更多的时间,他只能不见,现在程咬金居然想要在朝堂上问话了。

  “啊?”程咬金被李世民这么一说,还愣住了,居然说不准。

  “陛下,为何不准,臣还没有说呢。”程咬金站在下面,很郁闷的看着李世民。

  “不用说,朕也知道你想要说什么,就这样,不许说话。”李世民摆手对着程咬金方向说道。

  “陛下!”

  “你也不许说!”尉迟敬德此刻也是站起来,想要说话,但是还没有说呢,就被制止住了。

  而那些文官看到了这一幕,心里也是放心多了,知道程咬金和尉迟敬德是最维护秦怀道的,现在陛下居然不让他们两个说话,可见陛下对秦怀道肯定是要严惩的。

  “陛下,我不服!”程咬金站在那里喊着。

  “不服就出去。”李世民也不跟他客气,尤其是看到了那些文官笑着窃窃私语的时候,知道效果达到了,最起码,十天半个月那些文官是不会这么来逼自己的。

  而站在那里的房玄龄,刘洎,高士廉和孙伏伽,都是低头不说话,他们是知道事情的真相的,但是这个真相,可不能对外说,

  前几天他们可是听说了,宫里面有一个小太监被活活打死了,而且吴王这边的一个办事的官员,也被抓了,直接送到了大理寺去了,估计是很难活着回来,李世民这次可是对这个事情相当重视的。

  下朝后,程咬金和尉迟宝琳两个人就坐在承天宫外面的石凳上,两个人越想越气,

  而路过他们身边的那些官员,本来都是笑着的,看到他们两个后马上收起了笑容,知道这两个人,现在不能惹,到时候被收拾一顿,还不知道什么缘由。

  “卢国公,鄂国公,关于伯平的事情,你们也不需多担心,我想陛下肯定会秉公处理的的。”宋国公萧瑀到了他们两个面前,拱手开口说道。

  “哼!”程咬金冷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去了,压根就不想看到他。

  “卢国公,现在刑部那边在审问,我想很快就有消息的,他既然敢纵奴行凶,那么就要做好这个准备!”萧瑀继续对着程咬金拱手说着。

  “你继续说下去,信不信老夫一巴掌把你打到广场去?”程咬金站起来,盯着宋国公怒视说道。

  “哈,好啊!”萧瑀被程咬金这么一激,也是气笑了,程咬金也来欺负自己,那还行,前几天被秦怀道打了,今天难道撑腰还敢打自己不成,于是站起来,也和程咬金顶着。

  “卢国公,鄂国公,陛下召见你们呢!”而王恩此刻小跑了过来,对着程咬金他们两个说道。

  “哼!”程咬金对着萧瑀哼了一声,就走了,两个人也是快速的上到了四楼,想要亲自问问李世民,

  而此刻,孙伏伽,房玄龄,高士廉都在,李世民则是在翻看着刚刚定下初稿的国法。

  “基本就这样了?不会添加了?”李世民看着孙伏伽问了起来。

  “回陛下,能想到的,我们都想了,陛下看还有什么需要添加的,可以说一下,我们考虑是不是要加进去。还是说加入到其他的法律当中去,毕竟国法是其他法律的基础和指导。”孙伏伽对着李世民说道。

  “嗯,朕看看,你们两个也坐下!”李世民看到了程咬金他们过来,还没有等他们两个行礼,就让他们两个先坐下说,自己要看国法。

  “不是,陛下!”程咬金可是急性子,他可等不了,看着李世民就想要问。

  “哎呦,伯平没事!你们给他解释。”李世民对着程咬金瞪了一眼,接着看着国法,看的非常的仔细。

  阅读网址: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