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777章难得糊涂

第777章难得糊涂

  第777章

  长安城很多人这几天晚上注定是无眠的,他们睡不安心啊,毕竟,这次可是要抓很多人的,第二天早上,秦怀道起来后,就直奔大理寺这边,

  而大理寺这边的人,看到了秦怀道过来了,心里也安定了,他们知道,有什么事情,秦怀道顶着,他们去查就是了,现在他们可是查京城的官员,甚至说还要包括亲王,后宫的贵妃。

  “胡国公,这个是最新的,可能涉及到太子殿下!”秦怀道刚刚坐下,丁心阳就拿着文件到了秦怀道身边,对着秦怀道说道。

  秦怀道拿着文件,仔细的看了起来。

  “三年前有涉及,后面有涉及吗?”秦怀道对着丁心阳问了起来。

  “目前还没有发现。”丁心阳摇头说道。

  “嗯!”秦怀道说着就签字。

  “胡国公,这个要存档?”丁心阳吃惊的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因为一旦秦怀道签字,那么这些文件就需要存档的。

  “陛下已经知道了,敢不存?”秦怀道笑了一下,看着丁心阳问了起来。

  “什么,是!”丁心阳听到了,先是吃惊了一下,接着点了点头,知道现在陛下知道了,那么他们想要瞒下来可不容易。

  “另这份文件是汉王李元昌的,贪腐可不少,价值可能超过了8万贯钱,另外,这份是后宫的燕德妃的,超过了1万贯钱,这份是韦贵妃的价值超过了2000贯钱,

  韦贵妃拿这个钱可能不知道是从洛阳来的,这个是他弟弟送给他的,韦贵妃的弟弟牵线,韦贵妃的弟弟拿3万贯钱!”丁心阳拿着文件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秦怀道听到了就拿着文件看着。

  “汉王如此大胆不成?一个人吞8万贯钱?”秦怀道看着丁心阳问了起来。

  “不知道,不过,他这几年在各地可是添置了不少东西,包括店铺,地契,良田!”丁心阳对着秦怀道汇报说道。

  秦怀道拿着毛笔,在汉王的资料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这个就需要存档了,到时候是需要送给陛下看的。

  而有关燕德妃和韦贵妃的文件,秦怀道有点头疼,这个事情,李世民是知道的,她们两个估计是麻烦了。

  “这两份文件,我需要请示一下陛下,毕竟可是涉及到了后宫这边,看看能不能找到她们,让她们戴罪立功,这样就免于处罚,要不然,陛下不知道该多怒火和伤心。”秦怀道对着丁心阳说了起来。

  “是!”丁心阳点了点头。

  “其他的官员呢,京城这边牵涉多吗?”秦怀道看着丁心阳问了起来。

  “多,非常多,估计有不少人要掉脑袋。”丁心阳马上点头说着。

  “继续查吧!”秦怀道对着丁心阳说着,同时自己也是站了起来,拿着资料就前往皇宫当中,到了皇宫当中,

  此刻,很多官员看到了秦怀道过来,都是笑着对秦怀道点头,他们之前可不是这样的,那些文官心里是佩服秦怀道,但是就是和秦怀道不对付,

  可是现在,他们不得不想要讨好秦怀道,秦怀道现在可是在查案,一旦查到他们头上,他们也希望秦怀道能够放他们一马。

  “胡国公来了,现在陛下和左右仆射,吏部尚书在讨论事情,需要我现在通报一声吗?”王恩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那就不必了,我就等等!”秦怀道说着就往旁边的栏杆上想要坐下。

  “哎呦,胡国公,快进来坐你要是坐在外面,被陛下知道了,还不知道怎么骂我们呢,快到里面坐,我给你搬椅子!”王恩马上就拉住秦怀道,

  他可是知道,李世民非常喜欢秦怀道,怎么可能会让秦怀道坐在外面等,秦怀道听到了,看了一下这里的官员,就点了点头,自己也不想和他们打交道,自己在外面坐,他们免不了会过来找自己探口风,

  秦怀道到了一楼的客厅这边,坐下来,宫女马上给秦怀道端来了茶水,秦怀道也的了旁边的书架上,拿着书籍看了起来,一杯茗茶,一本书,秦怀道就坐在安静的坐在那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玄龄他们从楼上下来了,看到了秦怀道在那里看书,就笑着走了过来。

  “伯平!”房玄龄笑着喊道。

  “诶,叔叔!”秦怀道站了起来,对着房玄龄和高士廉,刘洎拱手说道。

  “你小子,最近很忙,有空没有,晚上去秦府酒楼吃饭?”房玄龄笑着对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啊,有事?”秦怀道一听,不解的看着房玄龄,如果是没事那就是上家里吃饭的。

  “有点小事情,在家里吧,我担心不方便,只能请你去酒楼吃了。”房玄龄笑着对着秦怀道说道。

  “这个,要不这样,我们到旁边去说,吃饭就免了,我现在的事情是真的很多,不是重大的事情,就没有必要,叔叔你有吩咐就开口。”秦怀道笑着对着房玄龄说了起来。

  “嗯。也成,走,到旁边去说,先失陪了!”房玄龄说着就拉着秦怀道前往旁边的小房间,

  关上门后,房玄龄笑着看着秦怀道说道:“那个。你知道我家则儿和你家妹妹娇儿的事情吗?”

  “啊?他们。他们有什么事情吗?”秦怀道一听,愣了,看着他就问了起来。

  “没有其他的事情,就是他们两情相悦,你看,老夫什么时候能够到你府上提亲?”房玄龄笑着看着秦怀道说着,

  秦怀道有点愣了,看着房玄龄。

  “啧,你是什么意见啊,我家那小子给我提了好几回了。”房玄龄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我,我,我是什么都不知道,我怎么答应你,我得回去问问娇儿去,真是,我是完全瞒在鼓里面的。”秦怀道看着房玄龄说了起来,

  其实他是知道的,但是这样的事情,秦怀道还是需要郑重的问秦娇,看看秦娇自己的意思,房遗则不管是家教还是个人的人品,品性,秦怀道也是看好的,秦娇嫁过去,也不会受苦,但是,这个婚姻大事,秦怀道还是需要问问秦娇本人的意思。

  “哈哈哈,好啊,我可等你好消息啊,我家那小子可是一直要我过来求亲,希望这门亲事能成,这样我们就成了亲家了。”房玄龄很得意啊,

  秦怀道很不爽,但是没办法,不爽也要嫁,自己家的妹妹,要说定亲,还是可以的,当然,拖一两年也是行的,这个还是要看秦娇的意思。

  “我回去问问!”秦怀道看着房玄龄无奈的说着。

  “哈哈哈!”房玄龄相当得意的,秦怀道很无奈,等出了房门,

  高士廉看到了房玄龄很得意,而秦怀道很郁闷,不解,不知道房玄龄和秦怀道说了什么,想着应该不是这次案件的事情,要不然,房玄龄怎么可能高兴的的起来,而秦怀道也不可能会郁闷。

  “胡国公,陛下找你!”王恩此刻下来,对着秦怀道说着。

  “好!”秦怀道点了点头,秦怀道和房玄龄他们告辞后,就上了四楼,里面真在上面看着奏章。

  “来了也不知道上来,王恩也是,通报都不来通报。”李世民看到了秦怀道过来,就放下了奏章,摘掉了眼睛,对着秦怀道抱怨说道。

  “你们在议论朝堂大事呢。我上来干嘛?再说,等等也没事的!”秦怀道笑着说了起来。

  “嗯,什么事情啊?”李世民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父皇,这里有后宫涉案的证据,但是,儿臣不希望父皇看到,而且,儿臣希望亲自能够去一趟后宫那边,亲自找她们谈话,看看能不能戴罪立功,希望这个事情,不要波及到后宫就好。”秦怀道站在那里,手上拿着刚刚丁心阳给的那些东西,

  李世民听到了,就看了一下秦怀道手上的东西,接着看着秦怀道。

  “父皇,儿臣不来报告你,是儿臣的失职,但是,儿臣不希望父皇看到夫妻一场就这样,有的时候,难免会犯小错误,虽然还是犯了国法,但是,还是能够补救,

  希望父皇不要看,等儿臣和他们谈完了,儿臣就会烧掉这些,请父皇准许!”秦怀道说着就跪下去了,秦怀道很少跪李世民的,但是这次为了后宫的事情,居然跪下去了。

  “朕看过了,朕给你写过条子吧!”李世民说着叹气了一声,接着问道:“后宫几个人?”

  “父皇,你就写,看过了天字第一号七十八,七十九号卷宗就好!”秦怀道开口说着,李世民点了点头,把写好的纸条递给了秦怀道,秦怀道站了起来,拿着条子。

  “哎,难为你了,居然为了他们跪下了。”李世民看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不为难,父皇,难得糊涂这个词也适合一个家,毕竟她们都陪伴了你这么多年了!”秦怀道站在那里,笑了一下说道。

  “去吧,去后宫那边,找她们谈话,如果她们不说,就和父皇说。”李世民对着秦怀道摆手说道。

  “是!”秦怀道点了点头,马上就拱手退出去了,接着在王恩的带领下,

  到了后宫这边,王恩没有进去,他知道,陛下不想知道,自己就不能知道,于是交待了后宫的一个太监,给秦怀道带路,秦怀道先去了韦贵妃的宫里面。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