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778章看你怎么写

第778章看你怎么写

  第778章

  秦怀道到了韦贵妃的宫里面,此刻的韦贵妃也是在宫里面坐立不安的,本来想要去找秦怀道的,但是没有见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这个事情调查到什么程度了,而且洛阳那边也没有消息,

  但是她也知道,刑部那边这次派遣了一个侍郎亲自带队前往抓捕,而且还带了军队过去,估计这次洛阳那边是麻烦了,自己的弟弟,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抓,关键是,会不会连累到自己。

  “娘娘,胡国公求见!”韦贵妃的宫女进来,对着韦贵妃禀报说道。

  “嗯,有请!”韦贵妃愣了一下,不过还是站了起来,对着韦贵妃说道。

  “是!”宫女很快就出去了,没一会,秦怀道跟着宫女就到了宫里面。

  “臣见过贵妃娘娘!”秦怀道马上对着韦贵妃拱手说着。

  “嗯,伯平来了,昨天还前往你府上去了一趟,可惜没有见到你的人!坐!”韦贵妃笑着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是,多谢娘娘,昨天去了渭河那边,儿臣在那边有一个工坊,还请娘娘勿怪。”秦怀道笑着对着韦贵妃说了起来。

  “嗯,想必你也知道我找你为何,洛阳那边的事情,可是有什么消息吗?”韦贵妃坐在那里,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娘娘,你的弟弟要被抄家,同时,也要被押送到京城来了,估计肯定是没办法把事情掩盖下去,到时候能不能活命,就看你这边怎么活动了,不过,娘娘你还是需要自保一下才是。”秦怀道坐在那里,对着韦贵妃说着实话。

  “哎!”韦贵妃听到了,叹气了一声。

  “娘娘,这个是有关你的调查,我呈报给父皇了,同时建议父皇不要看,父皇没看,只是写了一个条子给我,就是说他看过了,这个事情,我还可以操作一下,就是让你戴罪立功,你先看看!”秦怀道说着拿着资料递给了韦贵妃,韦贵妃愣住了,接着傻傻的看着秦怀道。

  “娘娘,你看看有没有出入,另外,把你知道的写出来,这个事情,我就算你戴罪立功,哪怕是写的和这里的一样,我就以你写的为准,算是戴罪立功,娘娘,臣只能做到这一步了。”秦怀道说着把东西递给了韦贵妃,韦贵妃木讷的接了过来,展开看着。

  “娘娘,如果你写的,和其他的人写的,有出入到时候我就不好办了,所以,这个事情,还请娘娘考虑清楚,我在外面候着!”秦怀道说着就站了起来,对着韦贵妃拱手说着。

  “等一下!”韦贵妃马上喊住了秦怀道,秦怀道站在那里没动。

  “谢谢你,此事,陛下真的没有看过?”韦贵妃盯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我和父皇说,一个家里面,难得糊涂!”秦怀道看着韦贵妃说着。

  “好,好,谢谢你,伯平,我会写出来。”韦贵妃对着秦怀道道谢说着。

  “好,我在外面等!”秦怀道拱手说着,然后就退出了了房间,就在外面等着,

  毕竟这里是后宫,自己还是需要避嫌的,所以就到了宫殿的前院这边,这边还有不少宫女和太监在,

  没一会,一个宫女拿着两张白纸过来,其中一张是秦怀道给韦贵妃。

  “胡国公,我们娘娘说,大恩不言谢。”那个宫女把卷好的白纸递给了秦怀道。

  “好,和娘娘说,我先告辞!”秦怀道点了点头,收好了那两张白纸,展开了韦贵妃写的,扫了一眼,就走了,接着就是前往燕德妃那边,

  到了燕德妃的宫殿,此刻李贞也正好在。

  “见过娘娘,见过越王!”秦怀道对着他们拱手说着。

  “嗯,伯平来了,来,请坐,上茶!”燕德妃微笑的对着秦怀道说道,上次他去求秦怀道,希望能够给李贞投票,但是秦怀道还是投给了李福了。

  “谢娘娘,能否屏退左右,臣有话说。”秦怀道坐下来,对着燕德妃说着。

  “嗯,贞儿在这里没事!其他的人出去吧。”燕德妃坐在那里考虑了一下,对着秦怀道说着,其他的宫女和太监,马上就出去了。

  “还请娘娘考虑清楚了!”秦怀道坐在那里,再次对着燕德妃拱手说着。

  “胡国公,你什么意思?”李贞坐在那里,对着秦怀道不满的说着,这里是后宫,如秦怀道单独留在这里,那可是不行的,再说了,还能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能知道。

  “越王殿下误会了,既然娘娘执意要越王留在这里,那臣就直说了,这份是娘娘的调查报告,父皇没看过,但是已经写了已看,

  我拿过来的意思,就是希望娘娘自己写,哪怕是写的和这份一样都可以,到时候我就存档了,同时,我也会奏明父皇,娘娘是戴罪立功,

  当然,外面的那些人,我是保不住的,但是娘娘陛下是陪着陛下这么多年的,而且还有子嗣,不得不保全,娘娘看着写,如果到时候你写的和其他人写的有不对的地方,臣就保不住了,还请娘娘慎重考虑。”秦怀道说着把燕德妃的调查报告双手递了过去,

  此刻的燕德妃非常震惊的看着秦怀道,她没有想到秦怀道现在就调查出来了。

  “胡国公,你什么意思?什么调查报告,什么保全,我娘亲还需要你保全不成?”李贞非常不爽的对着秦怀道说道,上次没能弄到才永久性的亲王,让他非常不满意。

  秦怀道站在那里没说话。

  “放肆!给胡国公道歉!”燕德妃此刻站起来,呵斥着李贞,李贞愣住了,看着燕德妃。

  “还愣着做什么?”燕德妃盯着李贞,非常的愤怒。

  李贞扭着头,非常的不服气,但是还是对着秦怀道抱拳说道:“胡国公,刚刚语言有所冒犯,还请胡国公见谅。”

  秦怀道点了点头,没当回事。

  “洛阳那边?”燕德妃没有展开秦怀道递过来的资料,而是看着秦怀道问着。

  “全部抓了,他们肯定要说的,不说的话,他们的子女就有可能判重刑,甚至秋后问斩,加上刑部肯定不会等着他们自己说的,一定会用刑的!”秦怀道站在那里提醒着燕德妃说道。燕德妃此刻呆呆的坐下来了。

  “娘娘,如果你写的属实,父皇是不会看这份报告的,这个是陛下写的条子,只是需要娘娘详实的写下来就好,臣在外面等!”秦怀道拿着李世民写的条子,对着燕德妃说道。

  “陛下说不追究?”燕德妃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看娘娘写的,我只能为你们做这么多,其他的,书我无能为力。”秦怀道站在那里开口说道。

  “谢谢胡国公,贞儿,送胡国公出去,陪胡国公聊聊天!”燕德妃对着李贞说着,

  李贞此刻也感觉事情严重了,难道这个事情,真的和自己的娘亲有关,很快,秦怀道就到了外面,也没有去和李贞说话,就是站在那里晒着太阳,这个时候太阳还是很舒服的。

  “胡,胡国公,我娘亲,和,和洛阳案有关?”李贞走到了秦怀道身边,很是紧张的看着秦怀道。

  “都是为了你,要不然娘娘没有理由这样做,你不知道最好!”秦怀道扭头看着李贞说着,

  李贞听到了,点了点头,就走到了旁边的石凳上面坐下,这个时候宫女也给秦怀道送来了茶水,秦怀道端了起来,也坐在石凳上面。

  “胡国公,为何当初你不选我,真的是因为你和杨贵妃是亲戚吗?”李贞此刻抬头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是,你和赵王我都不熟悉,你们是不是贤王,我也看不出来,这个事情,我肯定是选和我有关的人,换做是你,你也会这么做。”秦怀道点了点头,看着李贞问了起来,

  李贞听到了,点了点头,听到秦怀道这么说,他反而轻松了。

  “多谢胡国公如实相告。”李贞对着秦怀道抱拳说着,秦怀道坐在那里,继续喝茶,不想和他多说。

  “胡国公,不知道赵王以后是不是一个贤王呢,希望是吧?也希望胡国公你的眼光没错。”李贞的对着秦怀道抱拳说道。

  “那是父皇的责任,是赵王那些先生的责任,我这边,只是投票一次而已,如果他以后乱来,自然有国法治他,不需要我担心。”秦怀道笑着看着李贞说着,李贞听到了点了点头,

  秦怀道他们在这里坐了两刻钟,燕德妃的宫女才拿着东西出来,这次燕德妃写的可不好,足足比秦怀道递过去的东西,超过了一倍,

  秦怀道点了点头,卷好了纸张,站了起来,对着那个宫女说道:“和娘娘说,臣先告辞!”

  秦怀道说着对着燕德妃的方向拱了一下手,接着就转身走了,刚刚出了燕德妃的宫殿,就看到了杨贵妃带着一些宫女往这边走来。

  “嗯,伯平,你怎么到内宫来了?”杨贵妃看到秦怀道很吃惊,马上问了起来。

  “见过贵妃娘娘了,来内宫办事,不知道娘娘要去何处?”秦怀道马上拱手问道。

  “哦,去一趟韦贵妃的宫里面坐坐!”杨贵妃看着秦怀道说着。

  “嗯,还是明天去吧,今天韦贵妃可能有点不舒服!娘娘,告辞!”秦怀道说着就对着杨贵妃拱手说着,

  而杨贵妃此刻则是愣着看着秦怀道,接着转身看着往外面走的秦怀道,想了一下,转身往自己的宫殿那边走去。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