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780章汉王被抓

第780章汉王被抓

  第780章

  武元庆送走了客人后,就回到了书房,此刻,武元庆的夫人也进来了。

  “怎么了?他们可是带着贵重的礼物过来的,你怎么不接啊?还给送了出去?”武元庆的夫人不解的看着他。

  “要去刑部捞人出来,这样的事情我能办到吗?无非是要我去求妹妹,让妹妹去和胡国公说,这样的事情,能办?”武元庆看着自己夫人问了起来。

  “洛阳的事情?”武元庆的夫人试探的问了起来。

  “你说呢?”武元庆看了自己的夫人一眼,然后坐在那里喝茶。

  “那算了,还是不要给妹妹添麻烦了。”武元庆的夫人此刻也是点了点头说道,

  她也知道,现在武媚在胡国公的府上的地位是稳固了,儿子也被封为舒国公,如果还能够生儿子,也未必不能继续封国公,

  当然,还是要看李丽仙和李丽质能够生几个儿子,不过,现在秦宇已经封国公了,也算是了了武媚的心愿了。

  “嗯,有段时间没去妹妹那边了吧?你明天去看看,我这几天也抽空去看看,没有胡国公,我们可不要想有这么舒服的日子,你瞧瞧,现在那些人也知道来求我了,哼,当初我们去求他们的时候,他们谁正眼瞧过我们了?”武元庆坐在那里,冷哼了一声说道。

  “行,娘亲也有点想妹妹了,你看这样行不行,这几天,就召集那几个妹妹回来,也让妹夫回来,到家里来吃顿便饭,可好?”武元庆的夫人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

  “也行,你张罗吧。”武元庆点了点头说着,

  第二天,秦怀道前往大理寺,刚刚到了大理寺,就看到有大量的官员在大理寺外面等着,秦怀道不用想,就知道,这些人说是来看望故友的,但是实际上是来打听消息的!

  “胡国公好!”秦怀道刚刚下马,一个官员就对着秦怀道拱手说着,秦怀道微笑的点了点头,接着那些官员都是拱手对着秦怀道问好,秦怀道也是拱手回应着,也不说话,径直的回到了大理寺里面。

  “胡国公,外面这些人堵在那边,对我们办公可是有影响的。”丁心阳看到了秦怀道过来了,就跟了过去。

  “嗯,无妨,那些来的人,都登记,全部查一遍。”秦怀道边说边往里面走着。

  “啊,这,合适吗?”丁心阳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我们要查的官员当中,没有外面的那些人?”秦怀道看着他问了起来。

  ‘有一些,但是全部。”丁心阳对着秦怀道迟疑的说着。

  “心里没鬼,跑来这边干嘛?去查一下,肯定是有收获的。”秦怀道对着丁心阳说道。

  “是!”丁心阳转身就去办这个事情了,而秦怀道则是坐在那里,继续看着书。

  刚刚看了一会,陈巨海就过来了。

  “胡国公,汉王被抓了!等会就要押解过来!”陈巨海关上了门,对着秦怀道说道。

  “陛下批准了?”秦怀道对着他问了起来,有关汉王的事情,秦怀道送上去了。

  “批了,抓一个亲王,需要陛下批准的,不过,没有抄家,而是直接抓了汉王就算了!”陈巨海对着秦怀道小声的说着。

  “那就对了,现在把调查清楚的官员,全部写到折子上,送到承天宫去!”秦怀道对着陈巨海说道。

  “是!现在就送吗?”陈巨海看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送,要不然,他们还在外面叽叽喳喳的,烦的烦死了,陛下抓不抓,那是他们的事情,我们不管。”秦怀道笑了一下说着。

  “好咧。”陈巨海听到了,转身就出去了,而秦怀道继续在这里看着那些调查资料,

  而在长安城里面,汉王被抓,马上就引起了轩然大波,整个长安的人,可是都相当吃惊的,汉王啊,陛下的弟弟,因为涉嫌洛阳的事情,马上就被抓了。

  “叔叔,你跟孤说,你去找父皇,也许有用,孤这边真的是帮不上忙的。”此刻在东宫,荆王李元景也是找到了李承乾,希望李承乾能够出面,保住汉王,

  现在虽然处分还没有下来,但是也是需要活动不是,要不然,等结果出来了,活动就晚了。

  “殿下,此事,你可不要不管汉王啊,他当是也有为你的意思,现在他被抓了,你无论如何也要伸把手,当然我也知道,这几年,他是拿了很多,要不然陛下也不会抓他,

  但是也不至于说要杀头啊,可是按照现在的律法,他就是需要杀头的。他可是你叔叔啊,还请帮忙!”荆王李元景非常着急的对着李承乾说道。

  “哎,你让孤怎么跟你说,孤都不知道他到底贪腐了多少?上了万贯钱不成?”李承乾看着李元景问了起来。

  “具体多少不知道,但是肯定是够杀头的了。”李元景看着李承乾说道。

  “我,你去求求父皇,孤这边想想办法!”李承乾无奈的摆手说着。

  “我去了,陛下不见。”李元景看着李承乾说道。

  “那你要孤怎么做,孤去找父皇求情不成?你知道父皇对于这个事情,是非常恼火的,你让我往枪口上面撞?”李承乾盯着李元景问了起来,

  这个事情,自己可不敢去,自己本来就是有事情的,现在父皇好容易原谅了自己,还是通过秦怀道说情才原谅的,而且就是这样,自己还处罚了2万贯钱,这个钱连太子妃的首饰都卖了一些,现在还让自己趟这趟水,说什么也不会去的。

  “你和胡国公很熟悉,你让胡国公去求情可好?宫里面传来了消息,说是胡国公替宫里面的吉维妃子说情,陛下才没有处分她们!”李元景站在那里,开口说道。

  “谁传出来的消息?”李承乾一听,火大,马上站起来,盯着李元景问了起来。

  “这?都这么说啊!”李元景一看李承乾发怒了,有点不解。

  李承乾听到了,转身就到了门口,对着一个丫鬟说道:“去找太子妃过来!”

  “是!”那个宫女马上出去了。

  “没有的事情,这个事情,胡国公可帮不上忙的,如果能帮忙,你看那些想要求见胡国公的,为何不见胡国公接见他们?”李承乾看着李元景问了起来。

  “这,殿下,这样的事情,就不用瞒着我了,我们是知道的。”李元景很无奈的对着李承乾说道。

  “哎,行,孤去找父皇,好吧?”李承乾只能先稳住李元景再说,没一会,太子妃就过来,不知道李承乾找自己什么事情。

  “你去后宫一趟,去查一下,谁乱嚼舌根,说什么后宫那些妃子没事,就是因为胡国公在陛下面前求情了,找到了,给孤杖毙了。”李承乾对着苏氏说着。

  “啊?”苏氏一听,也是愣住了,接着转身就走了,

  这个事情传出来,对于秦怀道和对于陛下都是不利的,宫里面的那些人,如此不懂事吗?还敢传出这样的消息?太子妃说着就往皇宫那边走去,

  而此刻,在韦贵妃府上,前面跪着一排的宫女。

  “给我找出那个传话出去的人,找不出来,宫里面还有不少水井是永久封存的,里面多几具尸体也没有关系,也没有人知道,给本宫查清楚。”韦贵妃坐在那里,火大的说着,

  这个事情,等于是坑了秦怀道,当初秦怀道来这边,可是屏退了左右说话的,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知道的。

  “是!”那些宫女全部站了起来,心里也是则是非常害怕,

  而在燕德妃这边也是如此,燕德妃气的都把一个花瓶给砸了,这样做,等于是打了秦怀道的脸,当初这里可是只有自己和儿子李贞在的,自己写的什么,也没有人看到的,消息到底是怎么传递出去的,这个可不是要了她的命吗?

  如果陛下知道了,岂能放过她,冷难道自己这辈子就要住在冷宫当中,或者一尺白绫,一杯毒酒?

  等太子妃开始进宫查这个事情的时候,燕德妃和韦贵妃两个人都是过去帮忙了,

  一直到傍晚,还没有查出来,不过隐约有了对象就是杨贵妃宫里面的人,而在杨贵妃的宫里面,杨贵妃此刻也是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几个宫女,那几个宫女当初都是跟着自己,看到了秦怀道的。

  “谁说的,谁传出去的?说!”杨贵妃非常火大。

  “娘娘不是我们,真的不是我们。”几个宫女磕头哭着说了起来。

  “娘娘,太子妃和韦贵妃,燕德妃来了!”一个太监进来,对着杨贵妃开口说道。

  “有请!”杨贵妃马上站了起来,心里知道不好了,不过还是笑着走了出去,那些宫女也全部站了起来,分别站在两边,太子妃苏氏和燕德妃她们进来后,

  苏氏拿着一张纸条,递给了杨贵妃,杨贵妃看到了,脸色大变,接着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一个宫女。

  “你,昨天下午为何出宫?”杨贵妃盯着那个宫女说道,那个宫女听到了,马上跪下去着急的说道:“回娘娘的话,昨天我娘亲病重,奴婢回去看看,娘娘,不是我,我不知道是谁,但是真的不是我!”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