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784章杖十下

第784章杖十下

  第784章

  秦怀道听到武媚说想要回去应国公府一趟,秦怀道自然是答应的。

  “老爷,外面的传闻,你听到了吗?”武媚走到了秦怀道身边,对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嗯,知道一些。”秦怀道点了点头。

  “老爷,这到底是为何啊?”武媚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有点担心秦怀道,秦怀道现在和李世民顶着干,可不是好事。

  “哈,无妨的,陛下的意思。”秦怀道笑着看着武媚说着。

  “啊,陛下的意思?你确定?”武媚吃惊的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嗯,也是为了维护法律的权威,这种贪腐的案件,杀那么多人,没有意义,只是需要震慑而已,另外,国法和刑法也规定了,不能这么杀人,陛下此举,从反面来证明法律的权威性,不用担心。”秦怀道对着武媚解释了起来。

  “哦,这还行,你和陛下都商量好了?”武媚听到了,也放心了不少,接着问了起来。

  “没有,陛下今天是这么和我说的。”秦怀道说着就对着武媚说了起来,

  武媚听到了,想了一下,点了点头微笑的说道:“老爷,陛下也是为你考虑,我听说,现在有人要弹劾你,也是希望你和那些大臣们,缓和一下。”

  “我知道,我估计也有这个意思,没事,不用担心。你去忙你的,我还要编写教材,理工大学的教材,这个可是很伤脑筋的事情。”秦怀道苦笑的对着武媚说道,武媚点了点头,就走了,

  现在秦怀道需要编写高等的教材,初等的,秦怀道都已经写完了,现在理工大学的学生,就是学习这个,但是秦怀道之前培养那五十多名学生,他们可是学的差不多,马上就没有教材可用了,秦怀道需要继续为他们编写教材才是。

  秦怀道在书房这边,一直忙到很晚,

  第二天,秦怀道前往大理寺这边,一些官员看到了秦怀道,都是对秦怀道拱手,秦怀道也是回礼,到了大理寺这边,秦怀道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忙完了,就去皇宫那边,毫无例外,陛下没见,

  下午,秦怀道继续忙完了,再去大理寺,此刻太子殿下也在了。

  “殿下,你怎么来了?”秦怀道有点吃惊就的看着他问了起来。

  “听说你在为那些家属请求,希望按照法律来判定,而不是全部杀了,我得知了,自然是需要来的。”李承乾看着秦怀道笑着说了起来。

  “嗯,殿下,此事还是需要你多和父皇说,还是要按照法律来办事才成,要不然法律岂不是成了摆设?”秦怀道点了点头,对着李承乾说道,

  李承乾听后,苦笑的看着秦怀道说道:“我知道,但是父皇未必会听啊。”

  “对了,刑部那边已经审核完毕了吗?什么时候开始判决?”秦怀道想到了这点,就开口问了起来。

  “今天开始,对于洛阳那边查清楚的案件,就需要开始判决了吧,具体我还没有去问,等会过去问问才是。”李承乾听后,开口说着。

  “嗯,殿下,你还是早点过去过问一下比较好,让他们先不要对家属判决,就对那些官员展开判决,家属的事情,还是拖拖比较好,除非是陛下真的坚决不同意,那就没有办法了,我们能够救一些还是救一些比较好。”秦怀道对着李承乾开口说道,

  李承乾听到了,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对着秦怀道抱拳告辞,先去刑部那边,

  现在刑部的案卷,也会送到他那边去,他自然是知道刑部的进度的,秦怀道这一站,又站到了宫门快要落锁,

  接下来的五六天,秦怀道都是如此,每天都去,但是李世民就是不见,而对于洛阳案件的那些官员,只要他们承认的,该判决的已经判决了,京城这边抓捕的人,也开始判决了,

  这天早上,秦怀道特意前往上早朝,一般情况下,秦怀道是不去早朝的,大理寺的两个少卿他们去就可以,自己可是有李世民特许的,他知道,秦怀道要做的事情多,没事就可以不用去。

  秦怀道到了承天宫外面那些官员看到了秦怀道过来,都是吩咐拱手,秦怀道也是微笑的点了点头,接着就到了前面,此刻,唐俭则是拉着秦怀道到一边去了。

  “你小子干嘛?没事惹陛下干嘛?陛下不见你,你还想要上早朝来碧辟陛下不成?”唐俭小声的对着秦怀道说着。

  “没有,我就是想要问问陛下现在的情况,不能说,全部杀了吧?那些小孩也杀了?”秦怀道看着唐俭说了起来。

  “哎呦,你小子,现在你程叔叔不在,尉迟叔叔不在,你小子就不能不管这个事情?”唐俭看着秦怀道非常着急的说着。

  “无妨的,唐叔叔放心就是。”秦怀道笑了一下,对着唐俭说道,

  很快,秦怀道他们就到了承天宫里面,李世民坐在上面,听着那些大臣汇报情况,吏部这边汇报这次官员补充的看清,工部汇报直道,宫殿,桥梁,水库的情况,兵部汇报今年各军训练的情况,民民部汇报各地民生情况,等等,

  等他们都说完了,刑部开始汇报判决的情况。

  “为何没有那些官员家属的判决,那些官员贪腐,他们的家属就无罪不成?”李世民坐在上面,非常不悦的看着刑部尚书孙伏伽问着。

  “启奏陛下,有牵连的家属,现在还在甄别当中,现在还没有展开判决。”孙伏伽开口问了起来。

  “杜启成贪腐几万贯钱,他的儿子,女儿,几个小妾,谁不是花钱如流水,怎么就没有牵连,杜启成判了一个秋后问斩,他的夫人,他的小妾,他的儿子,谁能逃脱法律之外,不该问斩吗?”李世民坐在上面,盯着孙伏伽说着,

  孙伏伽此刻冷汗都下来了,之前可是太子来交待的,对于家属的判决,还是要缓缓为好,可是现在陛下就问自己,这让自己怎么说?

  “父皇,儿臣有话说!”秦怀道站了起来,对着上面拱手说道。

  “你闭嘴,不许说!”李世民直接看了秦怀道那边一眼,开口说道。

  “啊?”秦怀道吃惊的看着李世民,而其他的大臣也是有点吃惊,他们没有想到,李世民的态度居然这么坚决。

  “父皇,儿臣想要说的是,一切还是按照法律来办,杜启成的家属当中可能要判秋后问斩,但是据臣所知,他还有两个小儿子,未满十四岁,其中一个儿子未满10岁,按照大唐国法,刑法来说,他的未满10岁的儿子,是需要放了的,

  未满十四岁的儿子是不能判问斩的,可以判服刑,最多只能判10年,另外,杜启成的母亲,已经年过七十,按照国法和大唐律,不是主要当事人,可以判缓刑的!”秦怀道站在那里,低头快速的说着。

  李世民则是盯着秦怀道看着。

  “父皇!”秦怀道听到李世民没说话,就开口问了起来。

  “父皇刚刚让你不要说话,你还说,把父皇的话当做耳边风是不是?”李世民盯着秦怀道这边问了起来。

  “这,儿臣还是坚持,依法办事。”秦怀道再次拱手说了起来。

  “行啊,依法办事!这样,你触逆了父皇,按照官员管理办法,该怎么判决,你自己写的,你自己说!”李世民坐在那里,盯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杖十下!”秦怀道抱拳说着。

  “那去外面候着,等会杖十下!”李世民黑着脸说道。

  “啊,父皇,儿臣还是有话...”

  “二十下!”

  “父皇!”

  “三十下,你扛的住吗?三十下,能够打死你!”李世民盯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父皇,五十下一百下也要让儿臣把话说完,既然有法,就需要做到必依,否则,谁还会遵守法律?父皇是大唐的皇帝,你都不依法办事,那么下面的人,岂会依法办事,还请父皇明鉴!”秦怀道说着就拱手说着。

  “还请陛下明鉴,既然有法律在那里,就需要按照法律来!”此刻,房玄龄也是站了起来,对着里说明拱手说道。

  “父皇,儿臣也是这么认为,国法和刑法,官员管理办法都在那里,完全可以按照法律来惩治他们!”太子也站出来说道。接着其他的官员也是站出来,对着李世民拱手说道。

  “嗯,你说完了?”李世民看着秦怀道说道。“嗯!”秦怀道点了点头。

  “那就去外面候着吧,打你30下,会要了你的命,那就10下,另外,判罚半年的俸禄,可有意见?”李世民对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哦,没有,按照官员管理办法,也可以判决罚俸的!”秦怀道拱手对着李世民说道。

  “那还站在这里干嘛?出去外面候着去,等会会有人来打你!”李世民对着秦怀道说道。

  “是!”秦怀道拱手就走出去了,

  等到了外面,秦怀道就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反正等会是需要挨十杖,估计很疼,现在可是秋天,自己也没有穿多少衣服,这样下去,估计自己需要卧床一个月。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