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790章你这是坑我啊

第790章你这是坑我啊

  第790章

  丁心阳和陈巨海拉着秦大牛不放,希望秦大牛能够帮着他们去说说情,但是秦大牛现在可不傻,自己可不敢在秦怀道面前放肆,这样的事情可不是秦大牛能够过问的,

  而这个时候,秦怀道在里面等急了,就出来看着,发现秦大牛被他们两个给拉住了。

  “老爷!”秦大牛看着秦怀道,一脸郁闷的说着。

  “啊,胡国公好!”丁心阳和陈巨海两个人对听到了,转身过来,看着秦怀道背着手站在门口,马上对着秦怀道拱手说道。

  “嗯,拉着他干嘛啊?官府的事情,他岂能过问?”秦怀道说着就背着手进去了,而秦大牛也是快步进去,把东西给秦怀道送过去。

  “老爷,可是耽误你的事情了,小的该死!”秦大牛对着秦怀道说道。

  “不耽误,下次这样的事情,你扭头就走,官府的事情,不是你能问的,知道吗?”秦怀道提醒着秦大牛说道。

  “那我当然知道,他们一直劝我,我都没有答应,还说请我去酒楼吃饭,我就想着,酒楼吃的饭菜和我们秦府的饭菜有什么区别,再说了,我们秦府的饭菜还更好呢。”秦大牛笑着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嗯去忙着吧你!”秦怀道点了点头,他知道秦大牛为人本分,很多事情,他不敢做,秦怀道用的也放心。

  一直快要到中午了,秦怀道才从办公房里面出来,秦怀道刚刚出来,丁心阳和陈巨海两个人就站了起来,看着秦怀道这边,

  秦怀道也不说去什么地方,就是背着手慢悠悠的走着,出了大理寺后,很多专门盯着秦怀道的官员就看到了,他们发现,秦怀道就是带着几个家兵,晃悠悠的往皇宫方向走去。

  “这要走到什么时候去?就不能骑马吗?往常,胡国公不都是骑马吗?”一个官员着急的说着。

  “哎呦,能去就不错了,现在还想其他的干嘛?我就想着,他这次是不是去承天宫,还是去其他的地方?”另外一个官员摆手说道,就是看着远处的秦怀道,

  很快,秦怀道就到了承天宫这边,而在承天宫这边,大量的官员在这里等着,他们也知道,今天可是最后一天了,陛下在逼着刑部那边拿出方案出来,如果拿不出来,那到时候就麻烦了,

  所以,现在他们就是想着,不管怎么样,他们也要过来要求见到李世民,希望能够和李世民当面说了。

  “胡国公来了!”一个官员看到了秦怀道后,马上大声的说着,其他的官员立刻扭头,就看到了秦怀道带着几个下人,在慢慢的往这边走来,像是闲庭信步,让他们很无奈。

  “胡国公好!”

  “胡国公来了!”

  “胡国公,可是见来陛下的?”...

  那些官员看到了秦怀道后,都是拱手问好,秦怀道一一回礼,到了承天宫门口,秦怀道站在那里,对着里面的太监说道:“王恩呢?”

  “回胡国公,王公公在上面伺候陛下呢,可是需要我们上去通报陛下?”那个太监可是王恩的人,也知道秦怀道对于陛下来说,是有多重要,

  所以,他对秦怀道的态度可是相当不错,对其他的官员,他可没有这样。

  “嗯,那个,你去和我父皇说一声,我今天没带饭过来,可以在皇宫用膳吗?”秦怀道点了点头,笑着对着那个太监说道。

  “胡国公,瞧你说道,陛下还能少了你的饭,小的这就去通报去。”那个太监说着,转身就出去了。

  而秦怀道就坐在那里等着,其他的官员就看着秦怀道这边。

  “胡国公,这次陛下会见你吗?我们这些人可是在这里等了一天了,希望能够得到陛下的召见!”礼部侍郎颜相时到了秦怀道身边,对着秦怀道小声的问着。

  “不知道,我这不是也没有办法吗?你们都希望我来,我不来也不行啊,我可不想挨打了。”秦怀道苦笑的看着颜相时说了起来。

  “胡国公严重了,此事,我们一定鼎力相助的!”颜相时听到了秦怀道如此说,讪笑的对着秦怀道说道。

  “你们鼎力相助,如果相助?替我挨打不成?”秦怀道接着问了起来。

  “这个,不会的,我们会劝陛下的!”颜相时对着秦怀道抱拳说着。

  “哦,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希望有用吧?”秦怀道苦笑的看着颜相时说道,颜相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了。

  而其他的大臣,现在也不敢到秦怀道面前来,他们和秦怀道多少还是有点不对付的,所以,也不好意思过来,没一会,王恩下来了。

  “胡国公,你来了?快请进,陛下已经吩咐下去了,做几个你喜欢吃的菜,陛下还说了,这次可是要好好和你说说,不要老是钻牛角尖,那些家属那是死有余辜!”王恩站在那里,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好吧!多谢了!”秦怀道笑着对着王恩拱手说着,很快,秦怀道就在那些大臣的羡慕当中,走进了承天宫,

  而那些大臣看到了秦怀道进去,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秦怀道进去了就好,进去了,那秦怀道肯定会和李世民说的,至于如何说,能不能说服,他们现在只能等消息了。

  秦怀道到了四楼后,马上就给李世民行礼说道:“儿臣见过父皇!”

  “你小子,这段时间休息好了吧?”李世民笑着指着泡茶的位置,对着秦怀道问道。

  “哪有休息,父皇你也看到了,很多事情的!”秦怀道坐下来,开始泡茶。

  “嗯,火候差不多了,该收场了,准备怎么收场?”李世民笑着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这个,嘿嘿儿臣就不知道了,要不,父皇再打儿臣一顿也行,这个事情就这样过了,威慑也有。”秦怀道笑着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李世民听到了,摆手说道:“那不成,那能继续打,继续打,你小子的威信就要打没了,这样吧,父皇这里想要换一批瓷器,你看着,是不是给父皇换一下?”

  “啊?这里的?父皇,这里的好贵,一对最少几十贯钱呢,哪怕是儿臣同意,仙儿也不会同意啊,你这里可是有好几对呢!”秦怀道吃惊的看了一下周边的花瓶,然后可怜巴巴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我说,你这个一家之主就这么当了,没藏点?”李世民非常怀疑的看着李世民说道。

  “没,藏这个干嘛?不过,父皇,你倒是提醒我了,是要藏点了!”秦怀道一听,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咳咳咳,父皇可什么都没有说啊,什么都没说,你小子敢露出去,仙儿怎么收拾我,父皇怎么收拾你!”李世民马上咳嗦,才想到,这个可是自己的女婿,教他藏私房钱,这个可是有点不对的,仙儿那边过不去的。

  “这,那你要是都打了,这边可是需要100贯钱呢,我要是问仙儿要,这事情,就麻烦了。”秦怀道对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你那些朋友呢,他们可没少靠你赚钱吧,你就不知道找他们借借,以后再还?”李世民盯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父皇,那还钱的时候怎么办?那到时候更加说不清楚了,仙儿还以为我在外面养了女人呢,还不得收拾我,要不这样吧,我买送给父皇,到时候我和仙儿说,我估计仙儿也能够理解,毕竟这么大的事情呢!”秦怀道笑着看着李世民说道。

  “你说的啊,王恩,砸了,都砸了,然后把那些瓷器碎片收拾好,送到下面去,给那些官员们看看,让他们知道,朕可是发怒了的。”李世民一听,马上就对着王恩说道。

  “真砸了,这,可惜了!”王恩站在那里,有点迟疑的说着!

  “嗯,有人买,你怕什么?砸了!”李世民瞪了一下王恩说道,王恩马上点头:“诶,这就砸,弄大声点吗?”

  “你说呢!不大声点,砸了干嘛?”李世民反问了一句过去,

  很快,王恩就带人抱着那些花瓶出去,咣咣的全部给砸烂了,声音还挺大的,外面都能听到一些动静。

  “明天大朝,父皇就说,你以死相谏,逼着父皇遵守法律,朕同意了,但是对于这样谏言,非常不满,决定惩罚你,担任工部侍郎一职,可好?”李世民笑着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我,我,我,父皇,你这是坑儿臣啊!”秦怀道一听,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珠子,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哎呦,处罚,处罚,不是坑,要不然,他们不相信啊。”李世民一本正经的看着秦怀道说着。

  “不是,处罚就给升官啊,他们相信吗?处罚是贬官,比如,不让我当然顾问一职也行,不担任大理寺卿也行。”秦怀道对着李世民非常无语。

  “那不行,那对你是奖励了,这样的事情对其他的官员能用,对你不行,要反着来才对。”李世民摆手对着秦怀道说道。

  “不是,父皇,你是不是早就算计好了的?”秦怀道坐下来,很无奈的看着李世民问着。

  “嘿嘿,这个,闲着也是闲着,工部侍郎位置也一直空着,其他部门的大臣,可是希望工部的空缺能够补上,可是没人敢上,你说怎么办?”李世民有点得意的看着秦怀道说道。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