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796章李承乾的欣慰

第796章李承乾的欣慰

  第796章

  秦怀道听到了这个消息,非常的恼火,也非常的为工部的那些官员抱不平,这简直是要挖朝堂的墙角啊,如果那些官员都辞职了,不干了,到时候工部这一摊子就完蛋了,所以秦怀道要分红,要给那些工部的官员分红。

  “这,陛下会同意吗?”李大亮听到了秦怀道这么说,吃惊的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会同意的,你就告诉兄弟们,不要慌,如果年底拿不到高分红,我胡国公,自己掏腰包,给大家分红,

  我就不相信了,那些世家的人,居然能够蠢到这种地步,还说我们工部的人分红高?没有我们,他们还想要坐在家里,拿到这么多钱?

  朝堂的那些官员也是傻,没有我们,他们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出去,要减少多少收入,王侍郎,去和我们的官员说,放心干活就是,其他的,不需要他们操心,把手上的事情做好。”秦怀道坐在那里,对着王志远说了起来。

  “好!”王志远听到了,点了点头,他也知道,秦怀道要是插手进来,所有人都没有办法,这个工部离开了谁都可以,唯独离开了秦怀道不行,没有秦怀道,工部都要乱了。

  下午,秦怀道就在工部这边办公,处理一些工部的事情,一直到天黑了,秦怀道才回到了家里,此刻,东宫的马车已经在秦府等着李厥了,李厥则是跟着秦怀道前往工部,不过,他都是远远的跟着,秦怀道在办公的时候,他就是坐在那里,写着自己的作业,要不就是听秦怀道说话,秦怀道让他听着。

  “厥儿,东宫的马车来了!”秦怀道下了马车,牵着李厥出来,对着李厥说了起来。

  “又要回去吗?师傅,我回去没事干啊。”李厥仰头看着站在旁边的秦怀道问了起来。

  “你父亲和你娘亲想你咧,不管怎么说,也需要回家看看他们吧?”秦怀道笑着看着李厥说了起来。

  “好吧,师傅,这次有作业吗?”李厥点了点头,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没有,这次你也很忙,好好在东宫休息一天,明天晚上到这里来,对了,如果闲着无事,就看看兵书,你有兵书吧?”秦怀道笑着看着李厥问了起来。

  “有,师傅是要带我去打仗么?”李厥马上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打什么仗,和谁打,你现在就是需要了解方方面面的事情,军事这一块也不能弱了。”秦怀道对着李厥的脑袋拍了一下,笑着说道。

  “嘻嘻,好,我会看的,谢谢师傅,徒儿先告辞!”李厥说着就到了秦怀道面前,对着秦怀道拱手说道。

  “嗯,去吧!”秦怀道点了点头。

  “胡国公,小的就先带着中山王回去了,辛苦胡国公了。”负责接李厥的那个官员,对着秦怀道拱手说道。

  “嗯,去吧!路上注意安全。”秦怀道点了点头说道,

  很快,李厥就坐着马车前往东宫,而秦怀道也是回到了身上,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

  李厥到了东宫后,就被带到了饭厅,太子,苏氏,崔氏,李象,还有其他有子嗣的妃子,都在。

  “孩儿见过父亲,见过娘亲,见过各位姨娘,见过大哥!”李厥到了客厅后,就开始给他们一一行礼。

  “嗯,来,坐!”李承乾看到了李厥,非常的高兴。

  “喝点果汁吧?陪着你父亲喝两杯?”苏氏接过了丫鬟的壶,笑着对着李厥问了起来。

  “好!谢谢娘亲!”李厥点了点头,笑着说着。

  “这孩子!”苏氏听到了李厥这么说,心里高兴,马上就给李厥到了一杯。

  “爹,孩儿先敬你,祝你身体康健!”李厥说着就端着杯子站起来,对着李承乾说道。

  “好,也祝你平平安安!”李承乾高兴的说着,说着父子两个碰了一杯,然后喝了,苏氏再给李厥到了一杯。

  “大哥,弟弟敬你!”李厥说着端着杯子,对着坐在那里的李象说道。

  “好,一起!”李象笑着点了点头,喝了,

  李承乾看到了这一幕,非常的高兴,这么小就懂这些事情,让他非常欣慰。

  “来,吃饭,你娘亲特意吩咐了后厨那边做了你爱吃的饭菜!”李承乾招呼着李厥说着。

  “谢谢娘亲!”李厥说着坐下来,拿起了筷子夹了起来。

  “嗯,还行,后厨比上次有长进了。”李厥吃了一口,点了点头说道。

  “这孩子,你还懂这个啊?”李承乾听到了,笑着问了起来。

  “懂,师傅说了,不管哪行哪业,孩儿都需要去了解,为了了解后厨的事情,我在秦府后厨跟着他们差不多一个月,

  那些厨娘都告诉我,那些菜到底是怎么做出来,怎么做才最好吃,那些食材需要什么时候处理的才是最好的,

  师傅说,治大国如烹小鲜,需要细心,还需要懂的实际,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情,什么时候该用大火,什么时候该用小火,把握时机,才能做出好东西出来,治国也是如此,把握时机,才能把国家的一些问题处理好!”李厥点了点头,对着李承乾说道。

  “这孩子,嗯,你师傅倒是说的对!”李承乾高兴的点了点头说道,

  而崔氏也是看着李厥这边,李厥的变化太大了,以前在李承乾面前,可是不敢说话的,但是现在一对比,自己的儿子才不敢说话了,李厥则是在李承乾这边谈笑自如。

  饭后,一家人就到了客厅这边,而李厥也是抱了一下那些弟弟。

  “这孩子,倒是抱的熟练!”苏氏坐在上面,笑着说了起来。

  “嘿嘿,我在师傅那边,有的时候也会抱着那些表弟表妹呢,他们爱和我玩,秦宇秦仁他们也是如此!”李厥抱着一个小弟弟,说着还逗着怀抱里面的小弟弟。

  “嗯,最近和师傅学了什么了?”李承乾笑着看着李厥问了起来。

  “很多,很杂,对了,父亲,你书房可有兵书,师傅说,要我开始看兵书,说我需要了解军事的事情,兵书只是开始。”李厥看着李承乾问了起来。

  “有,等会父亲让人送到你书房去,你学的很杂,你师傅不是给你开蒙吗?”李承乾笑着看着李厥继续问着。

  “每天学习10个字,另外就是算术方面的,师傅说,我现在的算术基础还不能接触到格物,所以还没有那么快学习格物,主要还是去外面转悠,

  有的时候,跟着师傅身边,听着师傅和那些官员说话,学习他处理一些和人沟通的方式。”李厥坐在那里,对着李承乾汇报说道。

  “嗯,那十天,你主要是去哪里?”李承乾点了点头接着问着。

  “主要是去大理寺那边,没事的时候,我就去牢房那边,看那些被审问的官员,对了,我看到了汉王爷爷他们一家,我看他们可怜,就让人给他们准备了一些吃的,

  另外入冬了,我看他们也没有的御寒的衣服,我就让人去外面采购了一些入冬的衣服,给他们送过去了,师傅知道了,还让我买一些书籍送过去,省的汉王爷爷和其他的叔叔们,在牢房里面没事干!”李厥坐在那里,给李厥汇报着。

  “你去看了汉王?”李承乾吃惊的看着李厥,其他的妃子也是紧张的看着李承乾,现在李元昌可是罪犯,现在大家摆脱都来不及呢,中山王居然去看望他。

  “嗯,去了,师傅说了,汉王虽然有罪,但是也是有血亲的,站在亲人的角度来说,我该做点什么!”李厥坐在那里开口说着。

  “殿下,这样可不行吧?如果被父皇知道了,可就不好了?汉王殿下毕竟是被开除皇家了,也算不得亲戚了。”崔氏一听,对着李承乾说了起来。

  “我说的是血亲,就是不管怎么样,他身上留着我们皇家的血脉不是?孩儿作为东宫的一员,理当去看看,当然,孩儿也知道,他违法了就是不对,这个毫无争议的,孩儿去看他,只是作为一个晚辈去看他。”李厥坐在那里,对着李承乾说了起来。

  “无妨,看看也好,父亲也想要去看他,只是这段时间太忙了,过段时间父亲去看看,你做的对!”李承乾笑着摸着李厥的头说道,心里也是非常欣慰。

  “殿下!”崔氏着急的说着。

  “父皇知道了,也会为厥儿开心的。好了,汉王现在的状态可好?”李承乾看了一下崔氏,接着扭头看着李厥问了起来。

  “还不错,就是老了不少,那些叔叔们,他们也是在里面哭哭滴滴的,我给了他们一些书籍,他们倒是不哭了,开始看着,

  他们要我向阿祖求情,我没答应,我说,按照律法,你们该问斩的,阿祖能够让你们活着,已经是特赦了,可不能有非分之想。”李厥坐在那里,继续说着。

  “好,这样说好,对了,你阿祖说要你明天去一趟,他也有段时间没有看到你了。最近你师傅去见你阿祖,没有带你去?”李承乾看着李厥问了起来。

  “没,师傅去见阿祖,可是去挨骂的,他没有带我去。”李厥摇头说着,李承乾听到了,笑了起来。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