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797章风声

第797章风声

  第797章

  李厥回到了东宫,和李承乾在客厅聊着,大家都是看到了李厥的变化,而崔氏也是着急的不行,现在李承乾对于李厥是非常满意的,

  而太子妃苏氏,可是没有任何后台的,远不如自己家族,自己家族可是大士族,朝堂的官员不知道有多少,他们是能够成为李象的助力的,

  可是,如果没有秦怀道的认可,那么是很难争的,秦怀道对于朝堂的影响是非常大,虽然他现在还没有进入左右仆射,甚至尚书都不是,

  但是不可否认,未来,这些位置,肯定是有秦怀道的份,而且,秦怀道现在培养了这么多学生,那些学生已经开始进入到朝堂当中了,

  另外,秦怀道在民间当中的影响力也是巨大的,而且对于李承乾的影响也是非常大,李承乾是非常信任秦怀道的,所以,拉拢秦怀道,从让李象脱颖而出的关键,但是现在李承乾没有答应。

  晚上,苏氏照顾李厥睡着后,轻轻的吹了蜡烛,然后出了李厥的卧房,到了自己的卧室。

  “厥儿看书看到这个时候?”李承乾对着秦怀道问了起来,已经快子时了。

  “嗯,刚刚才去洗漱,和你聊完后,就去他自己的小书房那边,一直看到现在。”苏氏给李承乾宽衣,开口说道。

  “这孩子,现在认识这么多字了?才去伯平那边多长时间,那些字都认识?哪怕是认识了,他懂什么意思不成?”李承乾想了一下,对着苏氏问了起来。

  “那臣妾就不知道了,你明天问问他!”苏氏笑了一下说道。

  “嗯,象儿也想拜伯平为师,你知道吧?”李承乾继续问了起来。

  “知道,崔氏和臣妾提过好几次,我也没有接话,这种事情,是你的事情,孩子们该找谁拜师,得你去说才行,臣妾可不敢做主。”苏氏开口说了起来。

  “诶,伯平现在很忙,我也不想给他添麻烦,崔氏一直在催着我,我也没有办法,改天我也是去问问伯平的意思,现在我也能够理解父皇当年的一些无奈的做法了,

  希望厥儿以后,不会恨我这个父皇,要不然,我们父子两个,恐怕得很多年不会说话了。诶,生在皇家,也不知道是他的幸运还是他的不幸。”李承乾感慨的说了一句,接着做到了床沿上。

  “殿下,进去躺着,坐在这里会凉!”苏氏也是坐在那里卸妆,没有去接李承乾的话,已经生在皇家了,李厥不可能不争,如果自己是普通的妃子,不争还可以,可是自己的太子妃,自己的儿子,是嫡长子,他不争只有死!

  “嗯!”李承乾听到了,就躺了进去。第二天,李承乾带着李厥前往皇宫那边,

  而秦怀道前往大学那边,秦怀道还要前往那边上课,一直到下午,秦怀道回到了大理寺这边,大理寺这边的事情也很多,都是一些档案,需要秦怀道签字存档,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很多官员的一些不法记录,都会放在这里。

  “给这五个县令,发去警告函,警告他们,如果继续违法下去,将会被送到刑部去!”秦怀道看着手上的五份县令的调查报告,

  他们在当地,有点徇私舞弊,而且对于朝堂的政策,执行不力,就是不作为,根据官员管理法,不作为有是违法,秦怀道这边需要给他们一个警告。

  “是!”一个主事开口说道,很快就出去了。

  “胡国公,有人申请希望探望那些关在我们这边的牢犯,我们也不知道要不要放行!”丁心阳此刻走了进来,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关我们什么事情,我们只是代替刑部关他们而已,他们去取到刑部的同意书,我们就能够让他们进来探望,那些犯人,我们可不管,你们也不能管,不是我们的职权!”秦怀道坐在那里,对着丁心阳说道。

  “是!”丁心阳听到了秦怀道的话,马上就出去了,秦怀道坐在那里,继续看着,一直到了天黑,秦怀道处理完了大理寺的事情后,就回到了府上,

  接下来一段时间,秦怀道就是这三个地方跑,每天都是如此,这天,秦怀道正在工部这边忙着呢,李大亮进入到了秦怀道的办公房。

  “在忙?”李大亮笑着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你说呢,你还有闲暇的时间,我这边可是三个地方要跑,真是要命,我都想着辞去一个位置!”秦怀道苦笑的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怎么辞去?工部你必须要坐镇,理工大学你也必须要坐镇,而大理寺就更加不用说,这段时间你们开出了很多警告函,吓的那些官员可是不行,现在都是老老实实的。”李大亮笑着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嗯,不警告不行,乱作为,不作为,欺压百姓,有的官员,居然就是喜欢喝茶,谈风月,那能行吗?能当就当,不能当就让贤,大唐可不缺官员!”秦怀道点了点头,淡淡的说着,

  这段时间,秦怀道这边开出去50多张警告函,这些警告函是需要记录到吏部的档案当中,哪怕是他们改了,评选的时候,也不可能评到上等,评不到上等,他们的任期到期后,也不会升级,只会平调。

  “嗯,你有段时间没去上朝吧?”李大亮坐下来,对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嗯,有了,差不多半个月了吧?怎么了,朝堂又发生了大事情不成?”秦怀道看着李大亮问了起来。

  “哈,早上,民部,礼部,吏部,刑部的官员,开始对我们发难了,唯独没有对我们发难的,就是兵部!”李大亮坐在那里,苦笑的对着秦怀道说着。

  “对我们发难,钱?”秦怀道听到了,放下了文件,看着李大亮问了起来,

  李大亮点了点头,接到开口说道:“户部今年缺口达到了200万!当然,还没有算上接下来各地送上来的税收,

  唐俭说,最多150万贯钱,还缺口50万贯钱,而我们工部这边还有50万贯钱,他们也知道,我们工部都是先给钱,在干活,所以留在库房里面的钱,基本上都是存着的!”

  “你没有和他们说,这笔钱是明年准备修直道的,一条从长安到泉州通往东南的,一条是从长安到泸州的,通往西南的?他们不知道?”秦怀道坐在那里,开口问了起来。

  “知道,我也和他们说了,其中从长安到泸州的直道,估计需要花费50万贯钱以上,甚至还要更多,这边的地形非常复杂!”李大亮对着秦怀道说着。

  “知道还逼问我们要?”秦怀道不理解的看着李大亮。

  “他们说暂时挪用,但是这个可是朝堂的钱,挪用,能够还给我们吗?民部可是没有少欠我们钱的,这个我们是不能答应的,而其他的部门也是因为民部没钱,没办法给他们拨款,他们就是跟着要我们把钱拿出来。”李大亮坐在那里,苦笑的说了起来。

  “现在我们各地的工地都停工了,就是南方的一些桥梁,还在修,怎么?看到我们有闲钱了,就来找我们要了?哼,怎么想的他们?”秦怀道坐在那里,冷笑了起来,接着看着李大亮问道:“陛下是什么态度?”

  “陛下现在没有说,就说要民部那边想办法,他们那里有什么办法,到时候估计还是要我们工部来弥补,这个事情,我们还是要想想办法才是,另外今天有人弹劾我和王侍郎,说王侍郎在工部待了这么多年,也需要调动了,

  而我,因为掌管工部,不为朝堂分担,设置工部小金库,哼,气死我了。”李大亮坐在那里,生气的说着。

  “没事,不管,下次上朝,如果还有这样的事情,你就对他们说,找我来!让他们找我来说,我们工部做的事情,都是涉及到朝堂百年的事业,我们没有用他们民部的钱,他们还想要来问我们工部要钱,好意思?”秦怀道安抚着李大亮说了起来。

  “你还是安抚一下王志远吧,今天弹劾王志远的,就有他们王家的人,王志远出来后,就告假回家了,估计也是心寒了!”李大亮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秦怀道听到了,点了点头,知道太原王家给他了很多压力,太原王家想要拿到更多,王志远肯定是不会同意的,之前王志远没有起来的时候,太原王家没有管他,

  甚至都不承认有这么一个人,随着现在工部越来越重要,王志远的位置也非常重要了,他们居然要求王志远要按照他们家族的意愿来做事情,王志远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晚上,秦怀道下值后,就让人到秦府酒楼订了一些下酒菜,就前往王志远家里,王志远家里不大,占地不要两亩,还是去年冬天买的,去年冬天分红,王志远分到了不少,另外秦怀道当初也借了他200贯钱,才买下这个院子。

  “哟,胡国公来了,快,快里面请,老爷在里面呢!”开门的管家一看是秦怀道,马上激动的对着秦怀道说着。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