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824章求情

第824章求情

  春梅为秦怀道生了一个女儿,秦怀道非常的高兴,没多久,春梅这边也处理完了,孙神医还进去给春梅把脉了,一直折腾到了深夜,秦怀道也留着孙神医在自己府上住宿,

  第二天天亮后,秦怀道去了春梅的房间,看了自己的闺女。

  “老爷来了?”春梅看到了秦怀道,想要起来。

  “躺着,哪那么多规矩,我过来看看你们娘俩,哎呦,我的小闺女,还没有长开呢,好是皱巴巴的,等长开了,就和你娘一样美了!”秦怀道笑着看着自己的小闺女问了起来。

  “老爷,这还没有取名字呢!”春梅躺在那里,看着秦怀道说道。

  “嗯,我昨天晚上想好了,叫秦珑,灵珑的珑!”秦怀道笑着对着春梅说道。

  “谢谢老爷赐名!”春梅笑着说了起来。

  “嗯,好好休息,老爷我要出去办事情,夫人那边已经说了,这个院子,每个月提高12贯钱的例钱,好好照看我的闺女!”秦怀道笑着对着春梅说道。

  “是,老爷,让老爷失望了!”春梅有点小郁闷的看着秦怀道说道。

  “什么失望,我发现你们怎么都这样了,我都有儿子了,生儿子闺女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以后不能生了,真是的,我就喜欢闺女,你也不要多想,我还指望我的闺女以后长大了,嫁人了,来看我呢,儿子我估计是指望不上,还不知道要我多操心呢!”秦怀道对着春梅说了起来。

  “老爷说笑了,家里的小公子们,还是教育的很好的!”春梅笑着对着秦怀道说道。

  “天知道,别给我惹事就成!”秦怀道摆手说着,接着和春梅聊了一会以后,秦怀道就出去了,

  他今天还要前往大理寺那边,现在大理寺一直是在调查官员的,很多官员的档案都要重新建立,而且吏部要升迁什么官员,都是需要大理寺这边出具调查报告的,一旦有问题,大理寺可是需要承担责任的,

  而这段时间,也是一些县令过来述职的时期,有的官员有政绩,那当然是需要提升的,但是提升之前,也是需要进行调查的。

  “胡国公好!”

  “胡国公来了?”...

  秦怀道刚刚抵达大理寺,大理寺的官员看到了,就和秦怀道打招呼。

  “嗯,来了,你们忙你们的!”秦怀道笑着点了点头,到了办公房后,秦怀道就开始拿着那些文件看了起来,主要都是调查报告。

  “胡国公,这个是吏部这次要考核的官员名单,有的我们调查过,有的还没有,这些名单,主要是吏部想要升迁的名单!”丁心阳到了秦怀道这边,把一份名单递给了秦怀道,

  秦怀道拿起了看了一下,开口说道:“安排人去调查!”

  “是!”丁心阳马上回应说道,不过没有离开。

  “还有什么事情吗?”秦怀道抬头看着丁心阳问了起来。

  “回胡国公,有一个事情,还请你帮忙!”丁心阳站在那里,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秦怀道说道。

  “你说!”秦怀道点了点头说道。

  “我的一个同乡,叫张远林,这次要调动到京城来,担任一个侍郎,具体是什么部门不知道,他知道我是大理寺的,希望我能够帮帮忙就是对他的调查报告,稍微美化一些!”丁心阳看着秦怀道不好意思的说道。秦怀道听到了,就抬头看着他。

  “胡国公,小的也不想这样做,但是他来找我很多次了,而且在地方上也是有功劳的!”丁心阳看到秦怀道这样看着自己,有点发憷的看着秦怀道。

  “张远林,之前是担任庐州府别驾是吧?”秦怀道看着他问了起来。

  “是!”丁心阳看着秦怀道点了点头说道。

  “这次如果要升任一个侍郎,那是升迁了,不过我是要没有记错的话,此人在庐州那边,风评可不好,百姓都骂他昏官!知道他是要担任那个部门的侍郎吗?”秦怀道听到了,看着丁心阳问了起来。

  “还不知道!”丁心阳有点紧张的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张远林的风评确实是不好,大理寺也是在暗中查他,发现他根本就不管政务,而是喜欢下棋,喜欢去外面喝酒,政务方面的事情,全部是交给下面的人去办,传说他为了下棋,曾经一个月没有办公!

  “无非是礼部或者是或者刑部,这次刑部一个侍郎被抓了,就是空缺一个,礼部的侍郎有可能调任为刑部侍郎!”秦怀道坐在那里,考虑了一下说道。

  “是!”丁心阳继续点了点头。

  “可是,你认为他能够担任好礼部侍郎吗?礼部可是事关朝堂颜面的,做不好,让父皇掉了面子,那可是要杀头的!”秦怀道看着丁心阳问了起来。

  “回胡国公,之前他就是从礼部出去的,不过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丁心阳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你和他就同乡这么简单吗?如果不是关系很好,我劝你慎重,我可以帮你,毕竟你是我的部下,你来求我,我不帮你说不过去,但是不要把自己搭进去了,帮人要看人,他这样的,我不建议你帮!百姓称之为昏官的人,你想想看,他能办什么事情?”秦怀道看着丁心阳提醒了起来。

  “这个!就是普通同乡,关键是,他还有其他的门路,要不然,也不会选他上来担任侍郎的!”丁心阳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走了谁的门路?”秦怀道笑着问了起来。

  “听说是吏部的尚书刘洎,他和刘洎是连襟,同时,他和右仆射高士廉也有关系,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算是这次侍郎人选的热门人物!”丁心阳提醒着秦怀道说道。

  “嗯,此人我还是不建议你弄,你就把我们的调查报告给刘洎就好,剩下的事情,他自己去办,他敢承担这个责任就好,另外,我找一下他的资料给你看,陛下已经有批语的,此人,当完这一任,就需要告老还乡的!”秦怀道说着就拿出了自己的钥匙,打开了后面的柜子,从里面找到了张远林的档案,打开看了一下,自己所记不差,就递给了丁心阳!

  丁心阳马上翻看了起来,看到了李世民用朱砂笔批的以后,震惊的看着秦怀道。

  “我要改,可以改,我找陛下求情就是,但是,一旦后面还发生了让陛下不满的事情,到时候可就脱不了干系了,所以,此事,你还是慎重一些,另外我们这边的事情,可不能对外说,这个不用我强调吧?”秦怀道看着丁心阳说了起来。

  “自然,自然,胡国公,多谢!”丁心阳对着秦怀道拱手说着。

  “别没事给那些官员改,会出事的,你要知道,我们的权力很大,虽然现在你是看不到,但是你手上拿着的那份,谁能够升迁,谁要被打下来,全部靠我们的调查报告,所以,慎言比较好!”秦怀道看着丁心阳继续提醒了起来。

  “是,是,胡国公,小的记住了!”丁心阳额头已经在冒汗了,知道如果没有请示秦怀道,自己擅自给改了,那么自己这个大理寺少卿就当到头了,搞不好还要问罪。

  “行,去吧,秉公办事,我们有朋友不假,但是首先要他们自己行的正,如果行不正,我们是没办法帮忙的。”秦怀道对着丁心阳继续说道,

  丁心阳点了点头,很快就出去了,秦怀道则是苦笑的摇头,秦怀道正在这边忙着呢,一个主事的进来,对着秦怀道说道:“胡国公,外面有一个人求见,说是胡国公老家的县令,想要过来拜访你!”

  “我老家的县令,嗯,张什么来着,一下忘记了,行,让他进来吧!”秦怀道对着那个主事说起来。

  “是!”那个主事的就出去了,没一会,带着一个穿着从七品上的官员进来。

  “下官历城县县令张绍良见过胡国公!”那个到了秦怀道办公房,对着秦怀道拱手说道。

  “哦,我记得你,请坐!”秦怀道一听就想起来了,自己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当初秦善道去找叔叔的时候,自己还写过书信过去。

  “谢胡国公!”张绍良对着秦怀道拱手说道。

  “嗯,这次来京城述职?老家那边可有变化?”秦怀道笑着对着他问了起来!

  “下官惭愧,没什么变化,就是之前工部派人到了我们那边修了两座水库,听说还是胡国公批下来的,这两年粮食大丰收,百姓日子好过一些,但是还是穷!”张绍良对着秦怀道拱手说道。

  “哦,述职完了吗?”秦怀道听到了,对着他问了起来。

  “述职完了,因为没有什么政绩,得了一个中,还要留在历城县!”张绍良面色惭愧的对着秦怀道说道。

  “哦,我们老家那边,发展这么困难?”秦怀道对着他问了起来。

  “除了田地,什么都没有,也不是什么要道,所以,就没有什么能够值钱的东西,税收方面,这两年也没有增加,因此,得了一个中,也是下官惭愧,没有本事!”张绍良对着秦怀道拱手继续说道。

  “嗯,还要担任四五年才行?”秦怀道继续对着他问了起来。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