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835章跳出来

第835章跳出来

  徐才人到了李世民的寝宫这边,就看到了李世民躺在床上,紧紧的闭着眼睛,而且面色也蜡黄的,看着像是得了一场大病!

  “父皇,徐才人过来看你了。”秦怀道走到床边这边,对着李世民轻声的说着。

  “恩!”李世民轻轻的嗯了一声。

  “娘娘,父皇现在病重,有什么话,你就说。”秦怀道转过身来,看着徐才人说着。

  “陛下,你,你可不要吓唬臣妾啊!”徐才人说着就要扑到李世民床前去,秦怀道马上就拦住了她。徐才人则是不解的看着秦怀道。

  “父皇口谕,除了王恩和我还有御医,其他人不能靠近陛下,有什么话,你就在这里说!”秦怀道对着徐才人解释说道。

  “陛下,你可不要吓唬臣妾啊,可要好起来才行!”徐惠站在那里,非常悲切的说着。

  “说点重要的事情,这样的话就先不要说,父皇需要休养,如果没有事情,就回去吧。”秦怀道站在那里,看着徐惠说着。

  “可是,我,我!”徐惠到了这边,其实也不知道和李世民说什么,她就是过来打听消息的。

  “陛下到底如何,孙神医不是在这边帮着陛下治疗吗?怎么这么多天过去了,还是如此严重?”徐惠看着秦怀道就问了起来。

  “哎,父皇这次恐怕难了,现在孙神医可是就在隔壁的,但是现在东宫那边还有事情,现在,算了,娘娘,你还是回去吧!”秦怀道说了一半,就没说了,还是让徐惠回去。

  “这,这!”徐惠听到了,心里是惊喜的,但是表情是悲伤的。

  此时,秦怀道听到了李世民好像说话了,就凑过去听着。听完了,对着徐惠说道:“父皇说,让你放心,不要担心!另外,就是注意安全,不要让小人抓住了机会,现在皇宫当中还隐藏了多少刺客,谁也不知道,所以千万要小心。”

  “啊,好,臣妾谢陛下,臣妾会小心的!”徐惠马上对着李世民行礼说道。

  “回去吧娘娘,现在陛下是真的需要休息!”秦怀道再次对着徐才人说着,她听到了,也是看了李世民一眼,然后才转身准备出去,到了外面后,徐惠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胡国公,你跟我说实话,必须这一关能不能挺过去的?”

  “娘娘,慎言,父皇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父皇肯定是能够挺过去的!”秦怀道站在那里,对着徐惠警告说道。

  “是,是,臣妾也是担心陛下的安全,哎,后宫的事情,你是不知道的!”徐惠说着就叹气了一声,接着就出去了,而此刻,在李世民的卧房,洪公公此刻也是站在了李世民床边,李世民已经做起来了。

  “跟着徐惠,查,所有和她,还有她身边的人接触的,都要跟踪,朕的消息,他们肯定会传出去的!”李世民对着洪公公说道。

  “是!”那个老太监拱手说着,没一会,就消失在李世民的卧房,而秦怀道进来后,都没有见到他。

  “走了?”李世民对着秦怀道说着,秦怀道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李世民笑了起来。

  “演得像吧?”李世民笑着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秦怀道马上就对着李世民竖起了大拇指,确实是厉害,如果不是自己知道他的真实情况,自己都会被他给骗了。

  “他们该跳出来了,现在父皇和高明都躺下去了,他们就该想着机会来了,不过,他们想要弄事情之前,肯定会想着确定我们的情况,这不,就来了,高明那边,估计也快了。”李世民坐在床上,叹气的说着。

  “父皇,你的意思是说,徐才人是来打听消息的?不能吧?徐才人可不是世家的人!”秦怀道听到了,看着李世民不相信的问了起来。

  “恩,可是不排除他身边有这样的人,也不排除,世家那边已经和她联系上了,很难说,等查清楚了再说吧!”李世民对着秦怀道说着,秦怀道听到了,点了点头,

  而李世民则是下床,到了软塌上面坐下,外面已经下大雪了,秦怀道也是到了坐在里面看着自己手头上的那些事情。

  第二天上午,在东宫那边,几个世家的妃子也想要见李承乾,苏氏也拦不住,毕竟他们都是李承乾是妃子,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也不敢拦着,但是门口的李崇义可是敢拦着,他可不管你是谁,没有李承乾的命令,谁也不能见。

  “崇义兄,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难道还不能见太子殿下?”其中一个妃子盯着李崇义问了起来。

  “不是不能见,而是现在殿下重伤,现在需要静养,你们都过来看,是什么意思?非要打扰殿下休息不成,太子妃知道殿下的情况,你们有什么要问的,就问太子妃,何必要去打扰殿下?”李崇义守住门口,对着那些妃子说道。

  “难道我们没有亲眼见到殿下的权利?”另外一个妃子继续对着李崇义问着。

  “过几天过来,现在可不行,现在殿下伤的很重,你们不能去打扰!”李崇义还是非常坚决的对着她们说道,

  后面不管那些妃子怎么说,李崇义就是不允许,除非是苏氏要进去,他会让路,其他的人都不允许的,晚上,苏氏进入到卧房当中,此刻的苏氏可是忧心忡忡的,李世民和李承乾两个人躺下了,整个皇家当中,能够顶事的,就是苏氏自己一个人,

  韦贵妃和燕德妃他们,只能协助管理后宫的事情,后宫那边,苏氏可是有着极大的权力,而东宫这边就不用说了,现在宫里面的流言四起,让她非常担心。

  “殿下,臣妾给你擦拭一下身体!”苏氏打了一盆热水过来,想要给李承乾擦拭一下身体。

  “娘娘,现在还不能动的!”一个御医站在那里,提醒着苏氏说道。

  “可是殿下还是需要擦拭的,要不然会不舒服的,昨天都没有洗澡,他肯定不舒服的,殿下每天都是需要洗澡的!”苏氏非常悲伤的看着御医说着,御医听到了,就看着你躺在哪里闭着眼睛的李承乾,李承乾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要小心点才是,不要翻动他的身体,下官就先下去了!”那个御医说着就前往隔壁的房间,苏氏就轻轻的拧干毛巾,准备他擦拭脸上,刚刚要擦,李承乾就抓住了她的手,苏氏震惊的看着李承乾,李承乾此刻睁开了眼睛,然后微笑的看着苏氏。

  “殿下!”苏氏非常的激动,眼泪马上就出来。

  “不哭!”李承乾此刻坐了起来,苏氏担心的不行,急忙说道:“别动,会牵扯到伤口的!”

  “没有伤口,你看!”李承乾说着就扯开了自己胸前的衣服,什么都没有。

  “啊?”苏氏有点不懂的看着李承乾,昨天胸前全部都是血,现在怎么就没有伤口了。

  “别声张,孤没有受伤,孤就想着,昨天晚上你怎么不来给孤擦拭身体,弄的孤昨天晚上都没有睡好!”李承乾微笑的看着苏氏抱怨说着。

  “昨天来了很多大臣,他们要见你,我需要在外面主持大局,等忙完了都是深夜了,我问崇义,崇义说你已经休息了,不是,殿下,到底怎么回事啊?”苏氏都已经有点迷糊了,完全不知道李承乾到底在弄什么,怎么没事?

  “现在有人想要行刺孤和父皇,那些人可没有这么大胆的,肯定在宫外有人谋划这个事情,孤需要揪出幕后的人出来才行,要不然,终究是一个隐患不是?他们藏的极深,那些行刺的人,都自杀了,从他们的背景当中调查,也查不出什么问题,所以,只能用这个招数了。”李承乾对着苏氏解释了起来。

  “那,那,那父皇?”苏氏吃惊的看着李承乾问了起来。

  “也没事,现在就是需要让他们跳出来,他们不跳出来,我们就不知道是谁了。”李承乾继续笑着说了起来。

  “哦,吓死妾身了,妾身都被吓的六神无主了!”苏氏此刻马上就瘫坐在了地上,而李承乾也是拉着她起来,微笑说道:“让你担心了。”

  “没事,只要你没事就好!”苏氏笑着看着李承乾说道,两个人聊了一会,苏氏就我李承乾擦拭身体。

  “记住了,那些妃子要过来看孤,就让她们一个一个来,这样才好调查,一起来,可就会乱了。”李承乾对着苏氏交待了起来。

  “可是崇义不让她们进来。”苏氏边给他擦拭边说道。

  “会的,我交待了他,要进来就一个一个进来,其他的事情,孤都安排好了,这个事情,一定要查清楚的。”李承乾微笑的说着,现在暗中调查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很多事情,已经开始在浮出水面了,估计再拖几天,就能够知道了!

  接下来的几天,京城这边讨论的越来越多,很多都说李世民和李承乾不行了,估计就是这几天的事情,到时候这个天下的皇帝,到底是谁来坐,是吴王还是中山王?李恪听到了这个消息以后,就在自己的府邸里面大骂着。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