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849章愤怒的李承乾(四更)

第849章愤怒的李承乾(四更)

  第849章

  很快,杜构就进来了,看到了这么多武将子弟都在,马上笑着和他们打着招呼:“你们来的倒是很快,也不知道招呼我一下,我还是听到了外面的人说,你们都过来恭贺了,才过来,还好没有来晚了,要不然午饭都赶不上了。”

  “你来什么时候没饭吃了,说的我好像很小气啊!”秦怀道马上调侃的对着杜构说道。

  “那不一样,今天这么多兄弟在,那肯定是有好酒好菜的,大家一起吃喝多高兴,一个人来吃,没意思不是?”杜构笑着说着,压根就不提世家的事情,

  秦怀道看到他没有提,也不提,不管这么说,也是认识的好朋友,接着一群人就在秦怀道的书房里面聊着,到了饭点,秦怀道自然是请他们去客厅那边吃饭,

  吃完饭后,一群人继续在客厅里面聊着。

  “伯平啊,这次恐怕是要出事啊,你能不能和我说说,陛下到底想要做什么?”杜构喝了点酒,对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这个我那里知道啊?”秦怀道打了一个哈哈说道。

  “无妨,我知道,就是想要对付世家,这个和我没关系,我也不管他们,我弟弟也是因为家主死的,说实话,没有家主,我杜构活的也不差,你们也不是世家,现在活的多舒服,好歹我也算是一个勋爵,跟着伯平,我也没少赚钱,所有世家的事情,和我无关,我也不管,我就是想要知道,这次,能够做到什么程度,我也好有一个准备。”杜构坐在那里,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我说杜构兄,你这话要是传出去,可不好啊。”秦怀道笑着看着杜构问了起来。

  “传出去又能如何?我和他们吵过,京城的百姓,谁不知道?我弟弟怎么死的,不就是被他们利用死的,我爹弄到了莱国公,那是靠他自己的本事,可是不靠什么家族,

  而我,是从我爹手上继承的,虽然这样说有点大逆不道,但是话又说回来,他们自己先大逆不道的,我估计,这次的事情,八成是和陛下和太子殿下遇刺有关,他们既然敢做,那就准备要受死,不能拉着我们整个家族的人去陪葬,我可不会给他们陪葬,不是我惜命,那是因为他们不对,如果他们做的对,我杜构不会有二话!”杜构坐在那里继续说着。

  “杜构兄,你喝多了!”房遗直此刻提醒着杜构说道。

  “没喝多,你比我运气好,不是因为房叔叔还在,而是因为,你和伯平关系比我好,我是没有办法,弟弟坑完了,家族坑,我也想要和伯平交心,说实话,伯平帮了我好几次,可能比你们都要多,可是,惭愧啊!”杜构坐在那里,继续说了起来。

  “无妨的,我对你也没有见外不是,知道你难!”秦怀道马上劝着杜构说着,

  杜构听到了,重重的对着秦怀道抱拳,接着有点哽咽的说着:“你知道的,我就两兄弟,就两兄弟啊,还给我弄死一个,本来他跑了,就跑了,我想着,怎么也不会饿着这个弟弟,但是他们不该这样利用他啊,

  都知道,他回来就是死路一条,他们压根就不顾后果,这次也是如此,居然想要行刺陛下和太子殿下,他们把家族的那些人的命放在眼里吗?没有!他们就是顾忌到他们自己的利益!

  还有,伯平可能你还不知道,皇家超市和工部的分红,可是比之前的收入要多,可是,他们居然说,钱不够,现在很多子弟穷困潦倒,他们也不帮一下,还让我拿钱出来,我今年可是拿出来了2000贯钱,2000贯钱啊,帮助那些子弟,本来按理说,我是能够从里面分到钱的,现在可是一文都没有,你说,我凭什么要站在他们那一边?”

  说完了还很气愤,秦怀道听到了,也是苦笑不已,杜构是真的有点喝多了,这些话可是不能说出来的。

  “他们让我向你打听消息,来我家商议,哼,我要是不姓杜,我才懒得理他们呢,伯平,你放心,我今天,不,往后,什么也不会问,不关我的事情,我管好我那一家子就好了,他们的事情,我不参合!”杜构继续对着秦怀道说着。

  “好好好,我知道了,来人啊,带他去休息,晚上继续在这里吃饭!”秦怀道说着就喊着家里的家丁过来,扶着杜构下去,接着看着那些人说道:“刚刚杜构兄酒后的话,可不要传出去,说出去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处,但是会坑了杜构兄的,大家慎重!”

  “放心,知道呢!”其他人也是点了点头,

  “其实,他也是可怜,哎,这两年才算是彻底掌控了整个莱国公府邸,之前,他们府上,可不是他当家的,而是杜家家主安排人当家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有这么大的怨气!”房遗直坐在那里,苦笑的说着。

  “自己没用,怪谁,娘的,谁敢当我的家,我干掉他!”程处嗣坐在那里,鄙视的说着。

  “说的轻巧,当初他多大?伯平是当初没有族兄弟,如果有的话,胡国公府邸,现在都未必是他说了算的!”房遗直看着程处嗣说着。

  “谁敢,我爹和尉迟叔叔都不会答应。”程处嗣继续坐在那里很不爽的说道。

  “不说这个,说说世家的事情,既然都在,我就说说,离他们远点,没好处,别看到了他们给了一点好处,就过来找我打听消息,这个事情,不能惹,知道了吧?”秦怀道看着他们,提醒说道,他们听到了,神情也马上凝重的看着秦怀道。

  “反正这个事情小不了,大家还是慎重一些。”秦怀道继续提醒着他们说道,他们点了点头,

  下午,秦怀道安排房间让他们去休息,晚上继续在秦府用膳,

  送走了他们后,管家过来对着秦怀道说着太子殿下过来了,秦怀道一听,马上前往大门那边,此刻李承乾已经进来了。

  “见过太子殿下!”秦怀道马上对着他拱手说道。

  “嗯,走,去你书房说。”李承乾点了点头,边走边对着秦怀道说道。

  “请!”秦怀道马上跟上,到了书房后,秦怀道询问李承乾用膳否,李承乾点了点头,然后神情很严肃的对着秦怀道说道:“他们说,这个事情是吴王指挥的!”

  “什么?吴王?”秦怀道一听,吃惊的看着李承乾。

  “我一开始也以为真是他指挥的,后面我提审了杨帆,杨帆说,吴王是不知道的,是他一手做主,帮着吴王做这个事情,因为世家答应了他,只要行刺成功,就会推举吴王上去,后面他们也确实是这么做的,你也知道!”李承乾看着秦怀道叙述了起来,秦怀道点了点头。

  “但是我认为,不是吴王,这个事情,肯定不是吴王,吴王不会那么傻的,哪怕是他成功了,也不可能坐上那个位置,不说其他人,就是你和其他的武将国公,都不会同意。”李承乾继续看着秦怀道说着,他对于那些世家的说辞,是不相信的。

  “他们再保护谁!”秦怀道叹气的说着。

  “李治!”李承乾开口说着,秦怀道再次叹气了一声。

  “他到底想要干嘛?世家为何如此保护他,我很不懂,一个失势的皇子,连亲王都不是,怎么就让那些世家如此支持,宁愿放弃吴王也要帮助他!”秦怀道看着李承乾问了起来,这也是秦怀道最不理解的地方,李治在地方上,居然有如此强大的能力,把那些世家的人,都整合到一起。

  “我也不懂,我想要拜托你一件事!”李承乾坐在那里,看着秦怀道说着。“你说!”秦怀道点了点头。

  “你再去一趟太原,你替我问问他,兄弟还要不要做?非要逼我对他下杀手不成吗?真当孤不敢杀人吗?孤当初虽然是答应了母后,保护好他们,可是,他现在要父皇的命,要我的命,甚至还要我儿子的命,我是一个男人,我是一个厥儿的父亲,他这样,可是触犯了我的底线了。”李承乾非常愤怒的说着。

  “他要杀厥儿?”秦怀道吃惊的看着李承乾说道。

  “没错,因为厥儿是天天跟着你,而你身边有这么多侍卫在,他们一直没有机会,而且你府上的那些丫鬟家丁,都是庄子的食邑,他们不会背叛你,因此很难行刺,但是他们一直在找机会!”李承乾点了点头说着。

  “我去可以,但是此事,不要让父皇知道?”秦怀道对着李承乾问了起来。

  “父皇知道,他还有命吗?我给他最后一次机会,我也不想杀他,毕竟他我亲弟弟,一母同胞的亲弟弟,我答应过母后的,答应过的,照顾好弟弟妹妹,可是为何,两个弟弟非要和我作对!”李承乾很难受的说着,秦怀道听到了,也是坐在那里沉默不语,

  这个时候,李丽仙在外面敲门,想必是知道了李承乾过来,所以要过来看看,他们兄妹的感情还是非常好的。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