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909章是秦怀道?

第909章是秦怀道?

  第909章

  高句丽的士兵已经冲到了距离南大营不足100步的地方,秦怀道这边的弓兵,已经开始开工射箭了,一些士兵也是射出了火箭,那些火箭掉落在那些坑里吗,马上就起火了,这样,秦怀道这边更加能够看的清楚。

  “射!”秦怀道这边的军官都是大声的喊着,而秦怀道带着自己的第三师的一些骑兵,还有就是一些步兵,就是驻守在中军帐这边,秦怀道现在可不会一下就冲到前面去,他还需要调动部队。

  “轰轰!”“轰轰!”爆炸声一直在继续,炸的那些高句丽的士兵人仰马翻,但是就是这样,那些高句丽的士兵还是往这边冲锋过来,

  很快,高句丽的战马就到了军营里面了,但是他们前面,是那些高高的盾牌,还有就是长枪对着他们,他们如果不勒住战马,就要被刺死,加上后面还在不听的对着他们开弓,让那些冲锋过来的士兵,非常难受!

  “杀!”这个时候程姚烨的重骑兵杀过来了,直接就是在阵前杀,也不杀到敌方里面去,现在抛射车可是还在射击呢,

  而冲在前面的那些高句丽的士兵,看到了重骑兵的出现,也是只能硬着头皮上,他们可不是重骑兵,而且人也不多,因为中间被轰炸的那一带,居然出现了一大块的隔离区,里面都没有站着的人了,全部被炸倒在地上,而更远处,那些高句丽的士兵也不敢从过来,他们都不知道那前面那些士兵到底是怎么死的,怎么说死了就死了!

  “他们不敢上了!”秦怀道身边的一个旅长开口说道。

  “让他们的抛射车,暂停抛射,让他们过来!”秦怀道对着身边的一个传令兵说道,那个传令兵立刻骑马出发了,没一会,抛射车那边全部停止了,而高句丽的士兵还是不敢进来,他们知道,对方的那些抛射过来的东西,就是只能抛射这么远,如果他们杀过去了,那么,对方还是会抛射的。

  “命令重骑兵部队,掩杀过去,我们也去!”秦怀道说着就开始催动着自己的战马,第三师的骑兵部队,也开始跟着秦怀道过去。

  “杀!”秦怀道冲到了阵营当中,马上就开始拿着长枪刺杀,他身后的那些将士也是如此,把阵前的那些骑兵干掉的差不多了后,

  秦怀道他们就开始往远处的高句丽的步兵从过去,高句丽的步兵也开始竖起了盾牌,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他们头顶,居然爆炸了,

  他们不知道是,秦怀道他们出发后,那些抛射车也是跟着前进的,去炸乱敌人的阵脚,反正他们要让那些雷飞到自己这方士兵的前100步的距离,这样就能够保证前面部队安全。

  等秦怀道他们冲到了高句丽步兵阵营当中的时候,抛射车也是停止射击了,而此刻,秦怀道他们这边的骑兵,步兵全部出发了,开始追杀高句丽的部队,而在城墙上面,渊盖苏文很早就知道,袭击是失败的,从秦怀道他们军营当中开始有火把后,他就知道,这次偷袭是失败的,敌人是有备而来的。

  “让我们的部队撤退,随时关闭城门,快!”渊盖苏文大声的喊着,现在秦怀道他们的骑兵已经冲过来了,如果让那些骑兵杀到了王都当中,还来了得,

  所以他只能让下面的人,准备关闭城门,外面的那些士兵,可能是救不了,毕竟,步兵不可能跑的过骑兵的,而他们的骑兵,大部分都被干掉了,现在在城外的,就是剩下步兵了。

  “莫支离,现在可怎么办啊,外面可是有2万多部队,如果他们不能回城,我们城内的部队可就不多了!”一个官员到了渊盖苏文身边着急的说着。

  “闭嘴!”渊盖苏文愤怒说的看着那个官员说道,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他需要盯着下面的作战,看看能不能找到对方的弱点,他拿着望远镜一直看着远处交战的区域,也发现了秦怀道,秦怀道身上穿着的铠甲都不一样,而且军衔也是少将军衔,对于大唐军衔,他还是认识的,大唐那边军队改编了,他也知道,

  不过,一个少将可是统领不了这么多部队的,可是他望远镜里面的这个少将,他感觉有点特别,主要是秦怀道身边的护卫太多了,但是秦怀道一直是冲在最前面,拉杆长枪不知道刺杀了他们多少人,反正就是一枪挑一个,不断的冲锋,后面则是跟着大量的骑兵,再后面就是步兵,步兵掩杀过来,速度更快。

  “这么年轻的少将,唐朝有这么年轻的少将吗?据我们所知,整个大唐的少将,最年轻的就是一个叫着秦怀道的人,是当年秦琼的儿子,还是李世民的女婿,李世民不可能派自己的女婿到前线来吧?”渊盖苏文此刻是放下了望远镜,低头说道,

  对于大唐那边的主要人物,他是知道的,高句丽在长安也有自己的情报网,所以现在看到秦怀道这么年轻,还是一个少将,就有怀疑是不是秦怀道!

  “大唐的胡国公秦怀道?那可是大唐皇帝的左膀右臂,我看不大可能,听说此人是大才之人,在大唐,有着很高的声望,而且非常有钱,家里有很多的工坊,比如我们用的那个花露水,还有一些上等的点心,就是他们家的!”后面一个官员马上对着渊盖苏文说着。

  “可是如果不是他,还能是谁,这么年轻的将军,在大唐也不多见!”渊盖苏文说着再次拿着望远镜看了起来,此时秦怀道已经不冲锋了,因为,整个高句丽的士兵全部散了,到处跑,不需要秦怀道冲阵,所以秦怀道在亲兵的保护下,开始后撤。

  “一定要查清楚,大唐的秦怀道是不是来了?如果来了,那么一定要留住他!如果能够活捉他,那对于我们就更加有利了!”渊盖苏文放下望远镜,咬着牙说道,他知道秦怀道的价值,如果秦怀道被抓,那么就秦怀道的身份,完全可以用来和大唐谈判,换到他们需要的好处。

  “明白!”身后的一个官员马上点头说道,

  战斗进行的很快,基本上就是一边倒的格局,平壤城里面的那些士兵,也不敢出来增援,只能看着城外的那些士兵被杀死,

  而秦怀道回到了军营后,马上有家兵给秦怀道打来了水洗手,另外就是擦拭铠甲,秦怀道身上可是沾满了大量的血迹,都是敌人的血迹!

  现在还不能脱掉铠甲,所以只能擦拭干净了。

  “不用擦了,我到外面去看看,给我弄点水喝,渴了,杀了这么一路!”秦怀道对着身边的家兵说道。

  “是,老爷,老爷,你刚刚可是神勇啊,一直冲在最前面,后面的那些士兵看到了,都是佩服老爷你呢!”秦怀道身边的一个家兵高兴的说着。

  “打仗的时候,你还能知道他们佩服我?”秦怀道笑着我了一下,对于家兵的话,他是不相信的。

  “那当然,不用听,看就能够看到出来,你没有看到那些步兵都是拼着命往前面冲杀,从这点就能够知道,是因为老爷你在最前面,下面的那些将士们,也就不怕死!”那个家兵笑着说着。

  “有几分道理!”秦怀道点了点头,也知道,那个家兵说的未必不是真话。

  此刻秦怀道到了外面,现在远处还在杀着,只不过是大唐的部队在清理残敌,所以,没什么悬念,而秦怀道也料定了,城内的那些高句丽的部队,他们也不敢杀过来,他们不敢打开城门的,怕自己的部队杀进去。

  “胡国公!”此刻,程姚烨回来了,也是一身的血。

  “没事吧?”秦怀道看着问了起来。

  “没事,都是敌人的,不过,胡国公你可冲的真快啊,我愣是追不上你!”程姚烨笑着对着秦怀道说道。

  “你是重骑兵,我是轻骑兵,你要是能够追上我,那就奇怪了!”秦怀道笑了一下说着。

  “是,不过,下次可不要这样冲锋,你指挥就行,你可和其他人不一样啊,你的本事,我们是知道的,轮冲阵的本事,我们也是知道的,就你今天露出来这一手,一般人可没有这个本事,像一个箭头一样,直接扎在了敌人的方阵当中,撕开口子,弟兄们佩服,但是这样冒险的事情,可不要干了!”程姚烨笑着看着秦怀道劝了起来。

  “无妨,我自己有几分本事我清楚,这不冲的差不多了,我就回来了!”秦怀道笑着摆手说道。

  “你不清楚,胡国公,冒昧的说一句,我们几个将军都死了都没有关系,你可不能有关系啊,你要是有什么事情,我们就百死莫赎了!”程姚烨看着秦怀道认真的说着。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不用在乎这个,我是国公没错,我也是一个师长,也是前锋指挥官,不可能不冲锋打仗的!”秦怀道笑着说了起来,他知道程姚烨是什么意思。

  “哎,不是不让你上前面杀敌,只是说,不是非常紧急的时候,你就不要去了,交给我们就行,你放心,你指哪,我杀哪!”程姚烨拍着胸膛对着秦怀道保证的说着。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