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925章国王出面(11000字大章)

第925章国王出面(11000字大章)

  李安成问秦怀道什么时候能够打平壤城,秦怀道则是站在那里,看着平壤城方向,考虑了一下,说道:“你说,现在他们的部队已经没有了,那么,接下来要不就是突围,要不就是死战和和谈,不过,和谈上次我和他们说了,不和谈,要不就是投降,

  所以他们来谈是会谈,但是这个是我们来决定的,因此,他们只能突围或者死战,死战是他们最后选择的路,估计啊,他们要突围,告诉战士们,下午马上休息,让我们的抛射士兵和骑兵的部队休息,步兵盯着打扫战场!”秦怀道对着李安成开口说道。

  “是,我这就去安排去!”李安成听到了,点了点头,就去安排战士们休息,而秦怀道则是坐了下来,这次是真的打了一个打胜仗,

  秦怀道刚刚也给李世民写上了奏章,把这次大捷的消息送到长安去,不过,立功的名单还没有整理出来。

  “胡国公你也早点去休息,现在这边没多大事情,刚刚接到了消息,临水城那边已经打了下来,哪怕是他们能够突围出去,也不可能逃出我们的包围圈,所以,这一仗,我们是大胜!”于长仁也到了秦怀道身边对着秦怀道说道。

  “恩,我是要休息一下,这边就交给你们了,要注意北大营这边也要布置防御,不过,那些物资,能够送到南大营是最好的,这样我们也不用分兵!”秦怀道对着于长仁说了起来。

  “好是好,但是物资太多了,如果要搬过去的话,没有几天是弄不好的!”于长仁犹豫了一下看着秦怀道为难的说着。

  “今天是没有办法搬过去,让这边的部队,注意防御,不要被他们偷袭了!”秦怀道点了点头,时间来不及,现在战士们很累了,打了这么长时间。

  “是!”于长仁点了点头说道,秦怀道在这里巡查了一会,秦怀道就回到了北大营那边休息去了,实在是有点困了,外面的事情,秦怀道也都布置好了,这一觉到天黑了,秦怀道醒来后,发现很多士兵也起来了,正在外面烤肉吃,秦怀道就笑着走了过去。

  “烤全羊?”秦怀道笑着问了起来。

  “胡国公来了,是呢,烤全羊,来点?”那些士兵看到了秦怀道过来,都站了起来,其中一个士兵问了起来。“恩,来点,都坐下说,全部坐下!”秦怀道对着他们开口说道,他们也全部笑着坐了下来。

  “这次你们立大功了,都斩首不少吧,够不够去军校的?”秦怀道微笑的对着他们问了起来。

  “我们几个够了,他们几个还不够!”一个士兵指着几个人对着秦怀道说道。

  “那就加油,争取都弄够了,到时候退役,也会多给你们分土地,如果有机会去军校读书,那么出来就是军官了,到时候军饷可不少啊,养活一家子是没有问题的!”秦怀道笑着对着他们说道。

  “是,下次要拼一下!”几个不够的士兵马上笑着点头说道,接着就有战士切下一条羊腿递给了秦怀道,秦怀道接了过来,就开始用匕首割着吃!

  “胡国公,你在这里呢,刚刚我们发现北门那边有异动,现在我们的士兵已经在那边盯着了,估计城内的那些人,可能想要从北门突围出去!”于长仁找到了秦怀道,对着秦怀道说道。

  “恩,不管他们从什么地方突围,我们不都是准备好了吗?他们要来,就给打回去,估计突围的部队不会很多,白天把他们杀成这样了,只要我们的部队一拦截他们就不敢出来了!

  如果不想他们突围,等会你们让我们的抛射车,对着他们的城门内,抛射一些雷过去,保证他们不敢突围了,他们也怕死了,那些士兵不敢走了,估计还是希望和我们和谈,要不就是希望守住平壤城,等待外面的援军过来支援他们!”秦怀道笑了一下,对着他们说道。

  “那,轰一下?”于长仁笑着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轰,都轰一下,现在平壤城已经不重要了,高句丽这边没有援军部队了,不怕了!”秦怀道笑着点了点头说道。

  “行,我现在就去安排去!”于长仁马上转身走了,

  而秦怀道在这里吃完了后,就回到了自己的中军帐,看着下面报告上来战报,包括每个师下面的每个团的战功,全部报上来了,秦怀道就是仔细的看着。

  “胡国公,醒来了?”梁平奇到了秦怀道身边笑着说了起来。

  “恩,醒来了!那些尸体都处理好了吗?”秦怀道对着他问了起来,这次尸体主要是交给他去处理。

  “还没有,太多了,俘虏就是5万左右,尸体估计有十多快二十万了,明天差不多能够处理好!”梁平奇站在那个秦怀道汇报说道,秦怀道压了一下手,示意他坐下说。

  “石灰都放够了吗?不要到时候弄出来瘟疫!”秦怀道看着梁平奇问了起来。

  “全部洒了石灰,对了,那些尸体上面的钱财,我们都收集起来了,不多,另外就是他们的武器铠甲,我们也都收拾好了,都堆积在我们,那些铠甲对于我们来说,没什么用,他们的铠甲远不如我们的铠甲!”梁平奇对着秦怀道继续汇报了起来。

  “恩,都是金属的,拿回去,还是有点用的,这个要弄回去,不弄回去,要是被那些文官知道了,恐怕要弹劾我们,那些钱财也要登记入账!”秦怀道考虑了一下,对着他说道。

  “轰轰!”

  “轰轰!”就在这个时候,城内那边传来爆炸声,秦怀道知道是于长仁他们开始对城内展开轰炸了!

  “他们突围了?”梁平奇此刻站了起来,开口问道。

  “没有,我让我们抛射车开始对城内展开轰炸,警告他们,不要想要跑,他们没有机会跑的,我们在城外准备了抛射车,只要他们出来,就给他们炸死!”秦怀道笑着摇头说道。

  “哦,我还以为他们还想要打了,他们的士气可是没有了的!”梁平奇点了点头,而

  此刻在城内,那些躲在城墙上面的士兵,还有的城墙下面的那些士兵,被炸的,纷纷跑,他们都知道这个雷的厉害,完全不敢去招惹,他们只能躲着跑,城门口方向,里面的守军都跑了,

  爆炸后没有多久,渊盖苏文就知道了,心里叹息了一声,知道秦怀道那边轰炸,就是警告他们,不要想着突围,那些城门都有人盯着呢,他们想要突围,没有可能的!

  “爹,现在怎么办?唐军那边盯着我们的城门,我们想要突围出去,是没有可能的,我们的人可能刚刚出去,就会被他们轰炸的!”渊男建此刻到了渊盖苏文身边,着急的问了起来。

  “是没有可能了,只能说,能不能和大唐的部队谈判了,要不就是守住唐军的进攻了,等着其他的地方部队过来援助我们,哪怕是我们的援军过来,我估计我们都没有办法打胜仗了。”渊盖苏文坐在那里叹气的说着。

  “那怎么办?”渊男建一听,心里有点着急的看着渊盖苏文问了起来。

  “还能怎么办,就看能不能和他们和谈了,如果没有机会,那就准备以身殉国吧。”渊盖苏文抬头看了一下自己的次子,开口说道。

  “可,我,哎!”渊男建一听,想要说,早知道这样,自己就带着部队往外面跑了,而不是跑进城里面来。

  “你大哥把你一个儿子带走了,我让他们隐姓埋名,希望能够躲过这一劫,如果不能躲过去,那么我们家,估计要被灭门的,唐军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渊盖苏文很低落的说着,

  他完全没有想到,报应会来的这么快,之前自己还和唐朝叫板,可是现在被打成了这样。

  渊男建听到了,则是坐了下来,心里是害怕的,他可不想死!

  而在外面,那些将军也是看着爆炸的方向,知道突围也没有可能了。

  “怎么办?我们出去投降,能不能保住一条生路?”一个将军看着其他人问了起来。

  “唐军好像不会杀俘虏,只是被掳走了,估计是要抓过去干活的,投降的话,命是能够保住,但是我们的家人,估计是很难团聚到一起了,我们的妻儿,估计也会被抓的,大唐那么大,谁知道会不会团聚?”一个中年的将军,坐在那里,情绪非常低落。

  “我们想要投降都没有办法,现在城门是渊男建把持着,我们怎么出去?”另外一个将军问了起来,这些将军手上都没有多少部队,和渊男建硬抗着,肯定是不行的,杀不过!

  他们只能在这里坐在,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其实那些将军都知道,如果此刻去找宝藏王,那肯定是有用的,但是他们谁也不敢提出来,毕竟现在他们可是渊盖苏文的手下,此刻去投靠宝藏王,一个是担心宝藏王敢不敢接纳他们,

  另外一个就是担心,到时候万一对抗不过渊盖苏文,到时候还是死,还有就是,现在都已经是这个情况了,渊盖苏文和宝藏王都没有能力去扭转这个情况的话,他们投靠谁也没有用,到时候还是死。

  那些将军坐在那里一直到了深夜,都没有动静,本来说晚上突围的,可是现在,谁也没有去提这个事情,都不敢提,也没有必要提,整个晚上,都没有动静,

  天亮后,有的将军胆子大一些,就上了城墙,想要看看外面的情况,发现唐军现在还在押送着那些俘虏去打扫尸体,那些尸体现在都需要搬走的,而现在护城河的还是暗红的,一股腥味!

  “还怎么突围?就这样被困在这里,那就是等死了!”那个将军看着下面,感慨的说着!而这个时候,宝藏王也是醒来了,刚刚起来,就看到了渊盖苏文在外面等着自己。

  “莫支离,可是有事情?为何不让他们叫醒我?”宝藏王看到了渊盖苏文,非常吃惊的看着渊盖苏文问了起来。

  “无妨的,吃完早饭后,收拾一下,等会我们会送你出去,你去外面和唐军那边谈判,带上天可汗册封给你的东西,还有圣旨,我估计秦怀道是不会敢杀你的!”渊盖苏文对着宝藏王说道,宝藏王听到了,点了点头,

  不过他也发现了,渊盖苏文此刻看的是非常憔悴的,人也是苍老了很多,昨天的战败,已经断了国运了,整个高句丽可能要亡国了,以后,渊盖苏文就是高句丽的罪人,肯定会记录到史册的。

  “好的,我这就准备,不知道是谁陪我一起去呢?”宝藏王站在那里,开口说道。

  “渊男建和一些官员陪你一起去!”渊盖苏文想了一下说道。

  “好的,不过,我想要带着我玉茜过去,她嘴巴伶俐一些,到时候可能能够帮上忙!”宝藏王考虑了一下,开口说道。

  “好,那我们就在南门那边等你,你自己准备好!”渊盖苏文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带一个女人过去也好,万一被秦怀道看上了,也许高句丽还有机会,

  现在他就是希望高句丽不要亡国,只要不亡国,让他死都成,他也不想成为历史的罪人,所以此刻他对于宝藏王这边,还算是客气的,要是以前,他不可能在这里等着宝藏王起床的,早就冲进去了,把宝藏王从三床上拎起来,

  现在没办法,唯一的希望就是在宝藏王身上,希望当初天可汗册封的那些东西,在秦怀道面前还有用,如果没有用,那么高句丽就准备亡国吧,想要打败唐军,是完全没有可能的!

  “好!那就有劳莫支离了!”宝藏王对着渊盖苏文拱手行礼说道,渊盖苏文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接着宝藏王就让人去喊公主去了,公主全名叫高玉茜,

  到了皇宫以后,宝藏王站拉着公主的手,开口说道:“妹妹,这次如果出去,你就不要回来了?就留在唐军的军营当中!”

  “啊?”高玉茜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大哥,让自己留在唐军的军营当中,那还了得,现在两个国家在开战呢。

  “你留在唐军军营当中,没事的,秦怀道不敢杀你的,也不敢去欺辱你,他的夫人是天可汗的女儿,就是给秦怀道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做欺辱你的事情!”宝藏王温和的看着高玉茜说道。

  “不,我不,哥,我要和你在一起!”高玉茜非常激动的拉着宝藏王的手说道。

  “留在这里等死么?如果你在军营当中,到时候也许还能够救你的那些侄儿们,如果你不在外面,我们就全部要死,亡国了,总不能说我们家一个人都不留啊?总需要留下一个,所以,玉茜啊,听哥的,留在那边,我会求秦怀道的,秦怀道既然是少年英才,留下一个女人的命,我相信他还是能够做到的!”宝藏王盯着高玉茜说道。

  “哥!”

  “听话,不要胡闹,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是要命的时候,哥哥我,没有本事,让高句丽亡国了,到时候也只能以身殉国!”宝藏王盯着高玉茜说道,高玉茜双眼含泪,不敢说话。

  “听话啊,留下一个人也好,最起码,往后,还能够有人惦记着我们,这个事情和你无关,不要去想报仇的事情,也不要去想复国的事情,唐朝可是天朝上国,报仇只能是自寻死路,千万不要犯糊涂!”宝藏王继续盯着高玉茜说道,

  高玉茜只能含泪的点了点头,不敢多说了,

  等宝藏王吃完了早饭后,就带着高玉茜还有一些仆人,到了南门这边,此刻在南门,还有大量的官员在,他们看到了宝藏王来说,很多人想要去行礼,但是不敢,现在渊盖苏文在这里呢。

  “见过国王陛下!”渊盖苏文看到了宝藏王来了,马上就抱拳行礼,其他的大臣很意外,什么时候渊盖苏文这么客气的对待宝藏王了,不过,他们看到了渊盖苏文都是如此,其他的大臣马上也跟着行礼了。

  “一切就拜托陛下了,希望这次能够谈妥,这次的底线我和他们说了,只要保持我们高句丽国家还存在,割让土地是没有问题的,我们愿意给!”渊盖苏文看着宝藏王说了起来,

  宝藏王听到了,点了点头,心里也是清楚,自己就是出一个面的,其实宝藏王心里是不抱希望的,哪怕是能够谈妥了,也没有用,这个高句丽也不是他的,是他渊盖苏文的,

  只不过,现在自己的孩子还出不来,如果能够出来,他愿意投降,保留自己一家子的命,自己以身许国,但是没有用,这个不是他能够做主的!

  “开城门!”渊盖苏文看到了事情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就开口喊了起来,很快,城门打开,吊桥也放下了,

  而在外面的大唐的士兵也发现了这点,那些士兵全部就位,怕敌人要突围,只要他们的部队出来,马上就抛射雷出去,这个时候他们看到了一个士兵举着白旗出来了,这下那些士兵也是愣了,只能等着,没一会,就看到了有三十来个人出来,接着吊桥就吊上去了,城门也关闭了。

  “快,上报师长,敌人那边来了使者!”一个中校军官开口喊道,今天是他在这里值班的,现在看到了使者,他也只能派人上去通报,很快,就有人去报告给了于长仁,于长仁听到了,不敢决定,马上就前往秦怀道的中军帐当中,秦怀道正在吃早饭呢!

  “什么,又来了使者?想要干嘛?上次我说的不清楚吗?”秦怀道得知了这个消息,看着于长仁问了起来。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来了三十多个人,估计是要谈判的,胡国公你的意思是?”于长仁看着秦怀道继续问了起来。

  “来了就谈啊,咱们是天朝上国,是文明上国,既然来了,那还说什么,让他们过来,要不然,也没有意思不是?”秦怀道考虑了一下,笑着说了起来。

  “是,我这就让他们过来!”于长仁听到了,就出去了,而秦怀道也是快速吃完,让家兵收拾那些东西,没一会于长仁又过来了。

  “胡国公,来的是高句丽的国王!”于长仁进来对着秦怀道说着。

  “国王?宝藏王?他来?他有什么权利来?”秦怀道听到了,看着于长仁问了起来,都知道,高句丽是渊盖苏文当权的,这个宝藏王可是一点权利都没有的,现在他过来谈判,完全是没有用的。

  “这个就不知道,而且还打了罗伞,前面还有人捧着我们必须赐予的圣旨和金冊,来着不善啊!”于长仁对着秦怀道担心的说着。

  “什么来者不善?”秦怀道还是有点不懂的看着于长仁问了起来。

  “不是,胡国公,你不懂啊?你想啊,他带着金冊过来,我们就不能拿他怎么样,也不能软禁他,如果不能谈妥,只能让他走!”于长仁看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扯淡,我要扣他,他还怎么办?有我父皇的圣旨有什么用,现在两个国家宣战了,那些圣旨上面给他们的权利,他们放弃了,我们还要管他们不成,没那回事,放心就是了,还来者不善,哼!”秦怀道一听,不屑的说着。

  “不是,如果到时候有人弹劾你,不尊重陛下的圣旨,那就不好了,胡国公,你还是要小心点。”于长仁还是提醒着秦怀道说道,

  秦怀道一听,点了点头,知道他的意思,

  很快,宝藏王就到了中军帐外面,本来宝藏王是想要直接进中军帐的,但是被渊男建拉住了,因为现在宝藏王可是国王,还是天可汗亲自册封的国王,他秦怀道是一个国公,当然是需要出门迎接的,而秦怀道就是坐在里面,没有出来。

  “麻烦通报一声,我们国王来了,是你们天可汗亲自册封的,秦怀道作为大唐的国公,怎么也要来迎接吧?”渊男建站在那里,对着前面的几个上校说道。

  秦怀道在里面听到了,看了一下于长仁,接着看了一下旁边的李安成和梁平奇。

  “我给他脸了,告诉他们,愿意进来就进来,不愿意进来就滚,还我出去迎接?他有什么资格让我出去迎接?”秦怀道笑着骂了一句,

  门口的亲卫听到了,就对着渊男建说道:“我们将军说了,愿意进来就进来,不愿意进来就滚!”

  “你们,不可理喻,你们可是文明上国,怎么能够如此不懂礼数?”高句丽的文官听到了,气的不行,对着中军帐的大门就骂了起来。

  “谁敢骂,砍了他!”秦怀道开口说道,门口的亲卫,马上就抽出了刀,只要等会谁敢骂人,马上砍掉,这些亲卫可是秦怀道的家兵,对于秦怀道的命令,那是绝对服从的。

  “算了,我们进去吧!”宝藏王看了一下渊男建提议说道,

  渊男建冷哼了一声,只能进去,不过,他们的武器被收缴了,

  秦怀道就是坐在那里看着,发现宝藏王非常年轻,估计最多30岁,可能还没有,另外一个年轻的武将,看着一个是很傲气的人,正在死死的盯着自己,而那个年轻的武将,就是渊男建,他听说秦怀道也是20岁左右,现在看到了,还很吃惊,因为秦怀道坐在正中间,两边坐着其他的武将,连和他平排坐的都没有。

  “搬凳子给宝藏王坐下,其他人站着,我们没有那么多凳子了!”秦怀道对着身边的秦大安说道,秦大安点了点头,马上就有亲卫搬着一条凳子到了宝藏王后面放下!

  宝藏王此刻则是盯着秦怀道,也没有行礼,他毕竟是国王,正常是需要秦怀道先向他行礼的,但是秦怀道没有动,而秦怀道也没有行礼,秦怀道可不在乎他的。

  “坐下吧,你是宝藏王?”秦怀道对着宝藏王说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天可汗册封的,金冊也是在这里的,你是大唐的国公,是需要向我行礼的!”宝藏王看着秦怀道语气非常平静的说着。

  “哦,是吗?按理来说,是这样,不过现在可不行,之前我父皇给你们下了不少圣旨,要你们还回新罗的土地,不要和百济,倭国打新罗,你们也没有听呢,不但没听,还让你们的军队,时不时的骚扰我大唐的边境,那个时候你怎么不知道说你的国王是我们陛下册封的,现在就记得了?”秦怀道坐在那里,笑着说了起来,宝藏王没有说话。

  秦怀道继续笑了一下说道:“坐吧,来这边到底所为何事?如果是来争一口气的,那就不要指望了,我可不会惯着你们的,如果是来谈事情的,那就坐下来谈,别弄那些没用的。”

  “没错,我们是来谈判的,这次和大唐作战,我们输了,我们希望能够和谈,条件你们开!”宝藏王站在哪里,看着秦怀道说道,

  秦怀道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宝藏王很无奈的坐下来,而此刻的渊男建是非常不满意的,自己居然没有座位,还要站在宝藏王身边,这个对于他来说,可是一种耻辱的,也认为秦怀道是在羞辱他。

  “胡国公,这个可不是待客之道吧?”渊男建盯着秦怀道非常不满的说着。

  “待客之道?你们是客吗?还有,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来质问我?”秦怀道扭头看了一下渊男建,接着回过头来盯着宝藏王说道:“你下面的这些人,可不好管啊,他们算什么东西?还敢来质问我?”

  “胡国公,还是谈事情吧?”宝藏王开口说道。

  “放肆,不管怎么说,我们来谈判,最起码公平的待遇是有吧?”渊男建居然训斥着宝藏王喊道,宝藏王一听,没说话,

  而秦怀道则是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接着看着宝藏王说道:“既然没有资格代表你们高句丽,你过来干嘛?他们让你出面的?笑话!”

  “胡国公,还请给高句丽一条生路,这个可是我祖上建立的国家,虽然我昏庸无能,但是还是希望能够保住一点基业,还请胡国公能够请示天可汗陛下,高抬贵手!”宝藏王此刻站起来,对着秦怀道拱手说道。

  “我说了,既然你没有资格来谈,那你们当中,谁有资格谈的,坐在那个位置上,没资格的,到一边去!”秦怀道看着他们问了起来,

  此刻,对面的那些人,谁都没有动,渊男建想要坐下,但是知道,这个位置可不好做的,搞不好,就要掉脑袋。

  “恩,没什么谈的,没人能够做主,谈什么?你们谁告诉我,谈什么?谈割地赔款?有意义吗?”秦怀道还是笑了一下,看着他们问了起来,宝藏王此刻则是紧紧的握紧了拳头,倒不是恨秦怀道,而是恨自己没本事,连这么重要的事情,自己作为国王都没有权利做主。

  “胡国公,我哥有权利谈,他是高句丽的国王,高句丽只有一个国王,虽然现在我哥的权力被限制了,但是他还是一个国王,还是能够代表整个国家!”这个时候,高玉茜站了出来,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秦怀道一听,发现是一个女人,听的口气,应该是王室成员。

  “哦,你哥,你是一位公主,公主也过来谈判,到时少见!”秦怀道听到了,笑了一下没当回事。

  “胡国公,我们愿意让出靠近大唐边境的一半的城池,另外,同意大唐在王都这边驻军1万人,还请胡国公请示一下!”宝藏王马上拱手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哦,太少了吧?你们高句丽可是没有多少部队可以调动的,现在北面那边,我们大唐的军队已经杀过来,到时候我们这边的军队和北面的部队一汇合,你们高句丽就算是亡国了,这个时间不会太久,最多三个月,今年我们这些远征的士兵还能回到家过年的!”秦怀道笑着对着宝藏王说了起来。

  “可是战争,终究是不好的,到时候还是有大量的将士牺牲,我们高句丽是不对,我们愿意割地赔款,请胡国公务必请示,另外现在我们来找你们谈判,我想这个事情,你是不能瞒着天可汗的!”宝藏王看着秦怀道继续说道,

  秦怀道听到了,笑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你对于我们大唐的事情,倒是知道不少,没错,我是需要汇报,但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这句话不知道你看过吗?现在我是这里主帅,我说打就打,我说谈就谈,我们陛下是不会干涉的。”

  “是,我知道,但是请为了那些百姓免受战争之苦,还请胡国公请示一帆为好!”宝藏王继续对着秦怀道拱手说道。

  “胡国公!”旁边的于长仁站了起来,走到了秦怀道身边,开始对着秦怀道耳语了起来:“此事我考虑了一番,你还真需要请示的,这个事情很大,之前就有文官反对我们打,现在既然他们愿意投降,而且还愿意割让土地,那么这个事情是一定要汇报上去的,能不能谈,还是需要让陛下来做决定,你不能做这个决定,否则,会有麻烦的!”说完了,就站在秦怀道身边,

  秦怀道听到了,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宝藏王说道:“说说你们的条件,就是赔偿我们一半的城池不成?没有其他的?”

  “这个,不知道胡国公还需要什么?”宝藏王看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割地赔偿,割地是割了,赔款呢?”秦怀道笑了一下问了起来。

  “这个,胡国公,我们高句丽没钱,不像大唐那么有钱,我们割地就是作为赔款的!”宝藏王站在哪里拱手说着。

  “哦,这样啊,行,我可以请示一下,不过,这样一个来回,可是需要半个月的,这半个月,你们需要在城内老实一点,如果想要突围,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当然了,我的军队还是需要对其他的城池展开进攻的,不能因为你们说要谈判,我们就等着吧?行,半个月来谈吧,等我们的通知!”秦怀道笑了一下说道。

  “这个不成吧,这么长时间,而且你们还要进攻,这个不成!”渊男建先开口说道,他们本来想着,这次来谈判,最起码也要谈出一点东西出来,没想到,是让他们回去等消息,这个那能行啊!而且半个月,大唐的军队,还要进攻!

  “不成?那就不谈啊,有什么关系?你们到底谈不谈,不要浪费时间行不行?我是本来明天就要对你们平壤城展开攻击的,多给了你们半个月,你们还想怎样?我们现在在这里可是需要吃喝拉撒,不要钱啊?”秦怀道坐在那里,冷笑了一下说道。

  “你!”渊男建那个气啊,被秦怀道说的完全不敢说话。

  “我怎么了?你是谁啊?在你们国王面前,居然如此放肆?不过相信渊盖苏文敢抢了你们国王的权力,你这样的表现,好像也不怎么奇怪了,渊盖苏文可是把你们高句丽带向了覆灭,

  而且我们大唐还要感谢渊盖苏文,如果是他来了,我还要请他喝茶,如果不是他,我们大唐的军队,可能还不会杀过来,你们在这边,还能够继续作威作福,现在一次性解决问题,很好,多亏了渊盖苏文!”秦怀道笑了一下说道,对于渊男建的身份,他多少还是能够猜测点的。

  “你,血口喷人!”渊男建指着秦怀道说道,

  秦大安此刻拔出了刀,就要冲过去砍了他!

  “慢着,杀他干嘛?你在这里杀,我还要在这里办事了?”秦怀道喊住了秦大安。

  “老爷,他骂你就是侮辱我们,我们不杀他,回去还不被庄子里面的人骂死,老爷,我带着他出去杀?”秦大安站住了,双眼盯着渊男建,对着后面的秦怀道说道。

  “到一边去,杀他干嘛?等半个月不行吗?现在外面到处都是血腥味?你还嫌不够大啊?退后!”秦怀道对着秦大安无奈的说道,

  秦大安这才退下来,双眼就是死死的盯着渊男建,渊男建也很迷惑,这个人怎么这么大的脾气呢?

  “小心点说话,我是脾气好,换做其他的将军,你的人头要落地!”秦怀道笑了一下说道,接着看着宝藏王说道:“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不过,其实你来好像也没有什么用,就算给你留了一半的土地,到时候这个天下也不是你家的,还是人家渊盖苏文的,你何必呢?”

  宝藏王听到了,站在那里沉默不语。

  “我要是你,我就不谈,另外,如果要谈,我相信,我们陛下肯定是需要渊盖苏文的人头,记得,到时候如果要谈,把渊盖苏文的人头装在盒子里面,给我送过来!”秦怀道对着宝藏王说道,

  宝藏王听到了,很震惊,而一旁的渊男建则是傻眼了,看着秦怀道都不知道说什么。

  “如果不投降也没有关系,只要你们当中,谁送来渊盖苏文的人头,我保证他们一家的在高句丽的安全,哪怕是以后归我们大唐统治,也是一样,你们应该有我的资料,也知道我是谁,这点我还是能够办到的,

  对了,渊盖苏文的三个儿子,一个人头100贯钱,30亩地,他的孙儿则是减半,还是那句话,保证你们家人的安全,当然,对于你宝藏王而言,而是这样,如果你带他的人头过来,我保证你们王室的安全,保证不会被杀头,包括你!”秦怀道对着宝藏王他们说着,

  而那些官员听到了,则是低头不语,而渊男建此刻话也不敢说了,怕被知道了是渊盖苏文儿子,等会就真的人头落地了。

  “不相信我们胡国公的话,我告诉你们,我们胡国公要保住你们,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甚至说,保住你们的国家,也是我们胡国公一句话的事情,秦怀道可是我们大唐第一国公,我们陛下唯一的女婿!”旁边的于长仁也是笑着说了起来。

  “诶。别瞎说,什么当朝第一国公,没这个说法的!”秦怀道马上笑着摆手说道,其他的于长仁都说的对,唯独这个有点太招黑了,所以秦怀道摆手不承认。

  “嘿嘿,是,是!”于长仁笑着点头说道。而此刻,宝藏王想要赌,赌告诉渊男建是谁,让秦怀道杀了渊男建,那么自己就有把握,干掉渊盖苏文,但是他又怕,怕这里面还有人会告密渊盖苏文,那到时候自己也会被渊盖苏文给干掉了,而且自己的家人也是保不住了,所以他只能低头,心里是非常想要告诉秦怀道的。

  “还有其他的事情吗?没有的话,就回去吧,昨天打仗很累的,我也想要休息一下!”秦怀道笑着看他们问了起来。

  “胡国公,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愿意让我妹妹留在这里作为人质,希望胡国公你能同意,也请求胡国公能够同意!”宝藏王还是不敢赌,他怕自己的家人保不住,但是他还是希望保住自己的妹妹。

  “不需要,我大唐不需要人质!”于长仁先摆手说道,开玩笑,留一个女人在军营当中,先不说秦怀道答应不答应,如果真的留了,到时候李世民可能不会追究他的麻烦,但是那两个公主肯定会的,得罪了那两个公主,也麻烦啊,所以,他先开口说道,秦怀道则是宝藏王看着。

  “胡国公,我就这么一个妹妹了,请你务必答应,我不是用国王的身份求你,就是用作为一个哥哥的身份求你!”宝藏王此刻对着秦怀道深深鞠躬的说着。

  “胡国公,万万不可,你要答应了,小的几个人以后就麻烦了,两位公主殿下,可能会弄死我们几个了,胡国公!”于长仁马上对着秦怀道喊了起来,

  而此刻李安成和梁平奇也动了,马上站了起来,对着秦怀道拱手说道:“胡国公,真的不成,国公爷,你可不要坑我们啊,我们都知道,你做什么事情,两位公主殿下,都是支持的,哪怕是你收了这个高句丽的公主,都没有问题,两位公主肯定不会和你闹,可是,倒霉的是我们啊,你看在我们这段时间可是立过战功的,可不要这样坑我们!”

  李安成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他们都知道,那两位公主对秦怀道是非常好的,秦怀道要做什么,两位公主都是支持的,而且他们也知道,之前李丽仙还逼着秦怀道和那些小妾睡觉的,但是李丽仙同意和秦怀道在战场上身边有一个女人,那可是两码事。

  “不是,你们什么意思啊?我,我是那种人吗?我好像没有见过女人一样!”秦怀道那个郁闷啊,自己可是什么都没有说啊,他们怎么这么看待自己。

  “将军,现在可是在外面,你有这个方面的需求,我们也懂,到时候我让他们挑几个好看的点过来?”于长仁对着秦怀道拱手问了起来。

  “滚远点,那个什么,你妹妹,放到他军营当中去,对了,人家是一个公主,不许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要是让我知道了,你这次的功劳,就只够保住你自己的命的!”秦怀道说着指着于长仁对着宝藏王说着,说完了还警告于长仁,

  于长仁此刻傻眼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个事情居然还能落到自己的头上。

  “胡国公,我可没有得罪你啊!”于长仁大声的喊了起来。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