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955章冷落长孙无忌

第955章冷落长孙无忌

  第955章

  李承乾对于秦怀道是非常的感谢,所以一进来就对着道谢。

  “来,坐下说,殿下!”秦怀道笑着对着李承乾说道,李承乾也是拉着秦怀道做好,他来泡茶。

  “伯平啊,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今天会这样劝父皇,不瞒你说,这几天我是浑浑噩噩的,甚至说,有点想要放弃了,我不知道,父皇为何要这样对我,我都这么小心了,这么认真的去做事情,父皇还这样,我很不服气!”李承乾坐在那里,苦笑摇头说道。

  “我懂,其实,等你以后登基了,我估计你也是这样!”秦怀道笑了一下说道,李承乾听到了,就抬头震惊的看着秦怀道。

  “你仔细想想,父皇现在他不担心啊,父皇才50不到,你现在掌握了这么多权力,父皇不担心你会怎么样?”秦怀道笑着看着李承乾问了起来。

  “我,哈!”李承乾苦笑了起来。

  “不要说你现在没有这个想法,我相信,但是以后呢,殿下,父皇也是为了防备你以后有这种想法,当然,现在这个事情说开了,就没有什么值得去说了!”秦怀道再次看着李承乾说道,李承乾听到了,点了点头。

  “这次去扬州,千万要小心才是,我今天特意过来和你喝喝酒,作为送别,你可千万要回来,不说为了大唐,为了天下百姓,就说你为了你这个小家吧,我不说你也懂,你整个家族,都是靠着你,

  你要是不在了,远儿他们的成长,就会更加坎坷,虽然我肯定会照顾的,但是一些小事情,我是没有办法照顾到的!”李承乾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

  “谢谢殿下,我知道,你放心就是!”秦怀道对着李承乾说道,

  李承乾听到了,点了点头,接着两个人就继续聊了起来,晚饭过后,秦怀道送着李承乾出了府上,

  等李承乾到了东宫这边,东宫的那些官员,还有太子妃也是在等着李承乾,他们也知道李承乾前往秦怀道府上去了,不过,他们不敢去喊他回来。

  “殿下,怎么喝这么多?”苏氏看到了李承乾回来,马上过去扶住了他。

  “嗯,高兴,就和伯平多喝了几杯,可是有事情?”李承乾笑着看着她问了起来,人也是摇摇晃晃的。

  “没什么事情,这不,父皇那边今天送来了大量的奏章,很多奏章,还是需要殿下你来定的!”苏氏高兴的对着李承乾说道,前几天,那些奏章都没有送过来,加上之前的事情,苏氏也担心,

  李世民会对李承乾怎么样,今天看到了那些奏章过来,而且李世民还赏赐了不少东西到东宫来,苏氏和东宫的那些官员,也是松了一口气,想要给李承乾道喜,可是没有想到,李承乾居然喝醉了回来。

  “嗯,没事,可是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处理,如果有,就拿过来念给孤听,孤来处理!”李承乾摆手说道,在苏氏的扶着下,到了东宫的大厅里面。

  “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明天醒来了也可以处理,太子妃殿下,你可以叫人扶着太子殿下前往寝宫去,这边交给我们就好!”高履行对着苏氏说道。

  “好的,多谢了,来,殿下,我们回寝宫去!”苏氏微笑的点了点头,和另外一个宫女就扶着李承乾前往寝宫那边,到了寝宫后,苏氏让人打来了热水,准备给李承乾摸个澡。

  “今天父皇怎么突然又把那些奏章送过来了,之前不是有消息说,父皇准备重新立后吗?”苏氏给李承乾抹澡的时候,问了起来。

  “嘿嘿,立不了了!”李承乾听到了,得意的笑着。

  “怎么还立不了了?”苏氏一听,非常高兴的看着李承乾。

  “哼,长孙无忌,孤的舅舅,我母后的亲弟弟啊,居然默许着这个事情,而伯平呢,悄无声息的就把这个事情给解决了,长孙无忌就没有考虑过,一旦真的立后了,我算什么?我这个太子之位还稳当吗?我母后又算什么?

  没有我护着他们家,他们家以后还想要在大唐立足?我一旦倒下去了,他长孙无忌家不会被灭满门?而伯平,谁敢动他?韦贵妃敢动他,还是李慎敢动他?但是,他就是不如伯平!伯平都能够看明白的事情,他怎么就看不明白?

  之前如果他不是一直攻讦伯平,会落到这个下场?如果他和伯平能够好好相处,我的位置岂不是更稳?”李承乾坐在那里,非常不爽的说着,

  而苏氏听到了李承乾这么说,也是很震惊,这个事情,居然被秦怀道给解决了?但是如何解决,李承乾也没有说。

  “殿下,这,胡国公真的把这个事情解决了?”苏氏在后面开口问道。

  “嗯,今天上午解决的,父皇亲自叫我过去了,父皇让我处理后面的事情,他不管了,继续把那些权力交给我!”李承乾坐在那里,点了点头说道,醉意有点上来了,打瞌睡。

  “嗯,那可是要好好谢谢才是!”苏氏在后面高兴的说着。

  “嗯,今天晚上,就是陪着伯平喝酒的,他明天要去扬州了,这一去,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所以,我特意整个下午都在他那边,哎,伯平离京了,以后遇到事情,可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是不希望他去的,但是不去百姓啊,扬州那边不知道有多少人感染了天花了!”李承乾叹气的说着,苏氏听到了,点了点头,

  没一会,李承乾就在那里打鼾了,苏氏连忙叫上宫女,一起扶着李承乾前往床上躺着。然后苏氏就从寝宫里面出来,叫来了东宫的一个管事的。

  “你,连夜准备一马车的东西,就是把东宫里面,最名贵的药材,一样挑选一些,要名贵的,普通的就不要送过去,那么人参,鹿茸,虎骨,雪莲等等都多挑选一些,如果时间来得及,就今天晚上送到胡国公府上去,如果来不及,那就明天一大早,就送过去,一定要在胡国公离开府邸之前,送过去,否则,就不要回来了!”苏氏对着那个管事的说着,管事的听到了,连忙拱手称是,

  苏氏则是前往李厥的房间,此刻李厥也是在看书,写着东西,这几天他就是去了秦怀道府上一趟,拜见秦怀道,本来他是想要跟着秦怀道的,但是秦怀道要去扬州,不能带他去,所以,只能在东宫关着,现在正在看秦怀道送给他的一些书籍,包括数学和格物的书籍,而四书五经,东宫也不缺这个。

  “厥儿还在看东西呢?”苏氏笑着进来问了起来。

  “娘,没呢,在做题,我师傅留给我的练习题!”李厥站了起来,拱手说道。

  “嗯,继续做,娘亲看着!”苏氏高兴的说着,同时坐了下来,而李厥也是坐在那里算着秦怀道给他出的应用题。

  “哟,这个怎么还牵扯到了行军打仗啊?”苏氏一看那个应用题,发现题目居然是行军打仗的,就是为粮草运行的计算题。

  “嗯,师傅出的!”李厥嗯了一下,继续在那里算了起来,而苏氏看到了李厥自己在那里解答那些题目,她虽然不知道对不对,但是知道,这样也等于是在培养李厥对军事的熟悉,心里也是非常感激的。

  第二天一大早,秦怀道就告别了李丽仙他们,由秦善道送秦怀道前往十里凉亭这边,刚刚出了长安城,秦怀道就看到了孙神医和其他医学院的师生。

  “见过孙神医!”秦怀道马上下马,对着孙神医拱手说道。

  “嗯,听说这次你要去,老夫也跟着过去看看!”孙神医笑着摸着胡须说道。“这可使不得,孙神医,你老还是在京城带着,你要是有个什么闪失,对于我大唐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啊!”秦怀道一听吃惊的不行,他压根就不想让孙神医过去。

  “无妨,无妨,老夫年轻的时候,是感染过天花的,只要感染过一次,就不会在染上了,所以老夫过去,比你还安全了,另外这些学生和老师当中,都是曾经感染过天花的,老夫特意从全校师生当初挑选出这些人来的,所以说,你放心就是,倒是你,伯平啊,老夫还是真不希望你去,可是你说你有办法,老夫不让你去也不行了,走吧,不耽误行程了!”孙神医对着秦怀道笑着说着,

  秦怀道听到了他这么说,也没有办法,只能同意,等到了十里凉亭这边的时候,李承乾,李慎,李福,李越等那些在京城的王爷,还有就是孙伏伽,马周等一些寒门官员,另外就是一些世家官员,都在这里等着了,秦怀道他们下马,对着他们抱拳行礼,

  李承乾也是端着一碗酒过来,递给了秦怀道,开口说道:“诸位,孤今日,代表父皇,代表天下百姓,来这边给大家送行...”

  李承乾说了一大堆,无非就是希望他们能够成功,希望他们能够安全回来,说完了以后,一起喝酒,接着秦怀道就和那些大臣们一一拱手表示感谢,最后秦怀道到了秦善道身边,此刻的秦善道已经和秦怀道差不多高了。

  “谨庸,哥去了,家里就交给你了,记住哥说的话!”秦怀道对着秦善道说道,秦善道取字谨庸,之前秦怀道没在家,由李丽仙给他办了加冠礼,李世民都过来祝贺了,所以现在,秦善道也算是一个大人了。

  “嗯,哥,可要注意安全才是,千万要记得回来,家里还有这么多事情需要靠着你呢!”秦善道双眼含泪的说着,他也知道,如果是去打仗,秦善道不会担心,因为他知道自己大哥的本事,他要是想要逃,没几个人能够拦得住,可是现在,大哥的敌人,是看不见的,这样才是最可怕的,所以秦善道也是非常担心自己大哥的安危。

  “嗯,知道,大哥会小心的,哥不在家,外面的事情,你就多协助你几个嫂子,听你嫂子的,不要惹祸就是了!”秦怀道笑着拍着秦善道的胳膊,开口说着。

  “嗯!”秦善道还是点了点头,很快,秦怀道他们就上马出发了,开始往扬州那边赶去,这一路,估计需要七八天,而着期间,京城这边也是流言不断,有人说,李世民要立后,已经答应了的事情,

  有人则是说,现在太子重新掌管了朝堂大权,估计是不会立后,而这个消息,也是牵扯着韦贵妃和韦氏的心,之前他们已经在运作这个事情,而且有了眉目了,但是现在,李承乾再次控制着朝堂的事情,让他们有点看不懂李世民到底是怎么考虑的,

  难道又变卦了,可是没有人敢问,毕竟,李世民还没有许诺过,一定要这样做,所以他们也只能干等着,而长孙无忌看到了李承乾再次掌权,就到了东宫这边来恭喜,之前他来东宫客厅这边,李承乾都会站起来,迎接他到里面坐下,但是这次,李承乾没有动,而是在那里看着奏章,从送走了秦怀道后,他就在抓紧时间处理那些奏章,这些奏章,有的都压了很长时间了,所以他需要快点处理完才是。

  “见过太子殿下!”长孙无忌看到了李承乾现在如此轻视他,心里有点不满,不过,也没有往深处想,毕竟,上次自己建议让秦怀道去,已经让李承乾非常不满了,他还以为现在李承乾还在为了这个事情生气呢。

  “嗯,舅舅来了,坐,上茶,孤这边要抓紧时间处理这些奏章,已经积压了很长时间了,再不处理,下面的官员都该有意见了,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孤听着!”李承乾抬头看了一下长孙无忌,然后低下头,看着奏章,开口说道。

  “是,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过来恭喜殿下的,现在陛下把那些奏章的处理权给了殿下了,另外就是解释一下胡国公的事情!”长孙无忌站了起来,拱手说道。

  “谢谢,伯平的事情就不用了,他都已经出发了几天了,再说这个,也没有什么意义不是?”李承乾对着长孙无忌开口说道,头也没有抬起来。

  “嗯,是!”长孙无忌有点尴尬,毕竟现在李承乾都没有正眼瞧过自己,这个就有点让长孙无忌心里发慌了,之前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的,哪怕是自己和秦怀道斗的最厉害的时候,他都还是对自己尊重的,可是现在,他居然是这样的态度对自己,长孙无忌扭头看着在旁边处理公务的高履行,想要看看他能不能给自己提示,

  但是现在高履行也是忙着看那些奏章,长孙无忌无奈,只能拱手对着李承乾这边开口说道:“太子殿下,不知道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嗯?有要紧的事情?”李承乾一听,就抬起头来,看着长孙无忌问了起来。

  “这个,是,有要紧的事情,不知道方便不方便?”长孙无忌点了点头,现在他真是有点拿捏不定李承乾了,他发现,李承乾对自己已经非常疏远了,这个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啊。

  “哦,这样啊,你等一下,孤看完这本奏章,要不然看到了一半,等会还要捡起了重看!”李承乾点了点头,继续低头看着自己的奏章,等看完了以后,李承乾就站了起来,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往旁边的厢房走去,

  这个让长孙无忌更加吃惊了,他本来想着,李承乾怎么也会带着他前往书房的,没想到,居然是带到旁边的厢房当中,那意义就是完全不一样的,他心里很惊骇,但是不敢表现出来,他很想知道,李承乾为何突然如此对待自己,为何会变的如此陌生。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