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957章韦家行动

第957章韦家行动

  第957章

  李承乾问长孙无忌该怎么办,长孙无忌一时半会哪有什么好办法,所有的事情,都是在李世民那边,如果不能说服李世民其他的都是和李世民对抗,而长孙无忌现在也没有这个胆子和李世民对抗,他了解李世民,所以害怕李世民。

  “殿下,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说养精蓄锐,隐忍图强,其他的,没有用,你也知道陛下,他要么不出手,一出手那就宣布你没有机会了,所以千万要记住,小不忍则乱大谋!”长孙无忌还是对着李承乾灌着心灵鸡汤,李承乾点了点头,没说话。

  “殿下,伯平那边的事情我不说,但是这次他去扬州,陛下就有让他留在扬州的意思!”长孙无忌小心的看着李承乾说道,李承乾听到了,猛的扭头看着长孙无忌。

  “殿下此言真不是我危言耸听,也不是挑拨离间,如果秦怀道真的对陛下那么重要的话,我相信陛下肯定不会允许秦怀道去的,而这次秦怀道去了,那就说明,陛下也有了除去秦怀道的决心了,只是现在还不能明目张胆的做。

  如果天花能够弄死秦怀道,那是最好不过了,如果不能弄死,我相信等秦怀道回来以后,等着他的,那肯定是陛下的慢慢的责罚,陛下不会一下就除掉他的,毕竟他的影响力太大了,陛下也不放心!”长孙无忌继续对着李承乾说着。

  “不可能,父皇怎么可能会除掉他?”李承乾第一个不相信,

  “殿下,没有什么不可能的,陛下连你都信不过,你说,他还能相信谁,相信自己的女婿?”长孙无忌继续小声的说着。

  “行了,这样的话就不要说了,传出去,对你我都不好!”李承乾打断他继续说下去。

  “殿下,臣知道,只是,殿下你需要仔细的想想,秦怀道这次出去,那肯定是陛下默许的,甚至说,陛下就是希望秦怀道去,陛下现在也怕了秦怀道了,我敢说,这次陛下肯定会收回秦怀道的所有官职,虽然现在还没有收回,但是等你看秦怀道从扬州那边回来以后,你就知道了!”长孙无忌还是在那里说着。

  “行了行了,不要说了,孤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就不要说了!”李承乾还是不耐烦的打断着他继续说下去,然后站了起来,对着长孙无忌说道:“你还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孤就去忙了,现在奏章很多,孤需要处理!”

  长孙无忌此刻也是跟着站了起来,一脸疑惑的问道:“殿下,让老臣想不明白的是,陛下为何还会把奏章给殿下处理,不过,这个也是一个好消息,不排除殿下是想要安抚你,怕你这个时候发难,我想,此事你还多需要前往承天宫当中,多好陛下沟通,这样也许能够渡过这次危机!”

  “好,孤知道了,走吧,孤真是很忙!”李承乾实在是不想听长孙无忌说下去了,现在这个立后的危机解除的事情,也就自己和秦怀道,还在李世民知道,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而且现在李世民也确实是不管朝堂的事情了,今天朝堂的所有奏章,除了大理寺的,基本上都来这边了,而大理寺的奏章,按照规定是只能交给陛下审阅,能不能给他李承乾看,还要看李世民的意思,

  很快,长孙无忌就走了,

  而李承乾则是继续在那里看着奏章,没一会,马周过来了,李承乾听到了马周来了,也是放下了奏章,亲自到了客厅门口去接。

  “见过太子殿下!”

  “马司业过来了,快,请进,这几天刚刚才回来,而且还压着这么多奏章,没想到马司业你亲自过来了!”李承乾笑着对着马周说道。“殿下客气了,臣本该就需要过来拜访一下太子殿下的!”马周对着李承乾拱手说道。

  “请!”李承乾笑着对着马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请他到客厅入座,接着宫女奉茶上来。

  “殿下,这次我听说,有七个州府出现官员空缺,我想,殿下是不是要争取一下,现在刘洎那边的名单,我们也不知道,而大理寺那边推举的名单,我拿到了,这个还是要拜托胡国公才是,胡国公领走之前,交待了两位少卿,如果老夫去问名单,他们只能给我看一眼,我呢,回去后,就记录了下来,这不,过来送给殿下了!”马周说着就拿出了名单,递给了李承乾。

  “哦,多谢马司业!”李承乾听到了,就接了过来,仔细的看着,推荐的名单上面,世家子弟一半,寒门官员一半,而且那些寒门的官员,很多都是他的门下。

  “殿下,该争取的,这些州府还是不错的,虽然不是上等的州府,但是对于下面的官员来说,这些州府可是一个不错的跳板,刚刚调动那批前往偏远地方的不能动,

  但是之前就在偏远地方的官员,我想殿下你该动动了,要不然,那些官员心里就没有个期盼了,我的意思是,这份名单,你看看能不能亲自去找大理寺两位少卿谈谈,让他们重新推荐,交给吏部,然后去说服吏部,让吏部推荐上去!”马周对着李承乾建议了起来。

  “好,这个好,不过,这个名单是大理寺两位少卿拟定的?还是说,他们根据父皇的意思拟定的?”李承乾考虑了一番,拿着名单就问了起来。

  “这个臣就不知道了,臣也不敢问这样的话,问了,我相信他们也不会说的!”马周马上苦笑的说着。

  “嗯,那孤只能亲自前往大理寺一趟,这样也不妥,如果被有心人知道了,反告一下,反而会让两位少卿陷入到危机当中!”李承乾此刻站了起来,一脸为难的说着,其实现在他根本就不担心如何安排,而是需要做给外面的人看,让外面人以为他李承乾真的陷入到了危机当中。

  “殿下,要不,还是臣出面,你就说个口谕,臣去办,你把名单给臣,臣看完了就烧掉,然后去找他们谈?”马周考虑了一番,对着李承乾问了起来。

  “啊?那这样岂不是让马司业陷入到危险当中?”李承乾震惊的看着马周

  。“无妨,哎,对于陛下想要重新立后的事情,臣是坚决反对的,殿下你这些年,也没有犯过错误,如果立后,会给朝堂带来很大的困扰,你说如果韦贵妃没有子嗣,那还没有多大的影响,但是,哎,殿下,最近你可千万要冷静面对,不可冲动啊!”马周对着李承乾非常感慨的说着。

  “多谢马司业,孤这就去拟定名单,你让两位少卿加上去!”李承乾对着马周拱手说道,马周点了点头,李承乾就前往拟定了,

  其实到时候刘洎的推荐名单还是会到他手上来,所以现在他写这份名单,真七分假三分,到时候只要批准那七分就行了,也给外面一个印象,就是说,李世民还是不信任他李承乾的。

  很快,李承乾就写好了,交给了刘洎去办,接下来的几天,京城这边表面是非常平静的,但是暗地里,则是汹涌不断啊,

  甚至有人来秦怀道府上,暗示着李丽仙,李世民已经不信任李承乾了,让秦怀道和秦府支持李慎,而秦善道,也是刚刚从学堂回来,路上,就被人拦住了,拦住他的人,是韦家的人,韦家的实际掌权人,韦匡伯之子,韦思言,也是韦贵妃的堂弟。

  “见过韦大人!”秦善道看到了是他,当然也认识,韦家在京兆如此有名,作为韦家的实际掌控人,他怎么可能不认识。

  “谨庸,刚刚下学,可有空,一同前往饮两杯?”韦思言笑着摸着自己的胡须,对着秦善道说道。

  “多谢韦叔叔的美意,侄儿不能前往,嫂嫂交待过,今天下午侄儿还要前往庄子那边巡查一番,改日,侄儿做东,请叔叔你喝酒,再说了,没有叔叔请侄儿的道理!”秦善道微笑的拱手说道。

  “嗯,都说叔宝兄的两位儿子,都是人中龙凤,果然不虚言啊,不过,叔叔可是没听说过你有婚配啊,让叔叔给你做个媒如何?”韦思言笑着摸着自己的胡须问了起来。

  “多谢叔叔,侄儿的婚事可是需要听大哥的,大哥现在去扬州了,等大哥回来了,你和我大哥说就好,侄儿先谢谢了!”秦善道回答的也是滴水不漏,京城都知道自己和兕子的关系,现在他还来和自己说这个事情,明显就是想要拉拢自己,而他也知道,对方看中的应该不是自己,而是大哥,这几天,他也听到了一些传闻。

  “嗯,好,等你大哥回来,我是要登门拜访一番才是,那就不打扰你了。”韦思言对着秦善道微笑抱拳说道,秦善道马上抱拳,然后走了,而韦思言则是看着秦善道的背影。

  “不得不说,这孩子也是一个人才,虽然不如他哥,但是相比于其他的国公子弟,他也算是一个稳重的人!”韦思言看着秦善道远去的方向,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