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963章扬州惨烈

第963章扬州惨烈

  第963章

  秦怀道他们刚刚抵达到了扬州以后,就派人前往扬州城,希望开始展开救治,而且现在秦怀道也是带来了很多疫苗过来。秦怀道这边的士兵前往扬州这边,开始喊话,但是喊完了以后,发现完全没有动静,

  之前跟在秦怀道身边的那个少校,也是感觉很奇怪,心里当然也有不好的预感,因为他们在来的路上,已经清理了很多尸体,都是直接死在路上的,还有就是进入村子后,也帮着埋了很多人。

  那个少校继续喊门,但是城里面还是没有人应答,少校没办法,只能派人回去禀报秦怀道,秦怀道得知以后,心里也是吃惊的不行,

  扬州城里面可是有五万多人,整个扬州府有人口40多万,现在扬州城里面居然没有动静,这个可是不行的,秦怀道骑马到了扬州城外面,也是站在那里喊着,没动静。

  “国公爷,没动静,我们喊了一会了,我们刚刚还到东门去喊过来了,都没有人!”那个少校对着秦怀道说着。

  “不可能一个人都没有,不可能的,想办法上去,打开城门!”秦怀道对着那个少校说道,

  那个少校看了一下城墙,有点为难的说着:“国公爷,我们也没有带攻城的那些器械,如果带了,那还有可能进去,可是现在,怎么进去?”

  秦怀道也是站在外面想着办法,现在谁也不知道扬州城里面,还有多少人,但是秦怀道心里知道,估计是没有几个人了,要不然,也不会说,自己这边喊门这么久,居然没有动静!从天花爆发到现在,快2个月了,秦怀道知道,也许,里面真的没有几个了。

  “用火烧了城门,现在就去弄柴火过来,烧了城门!”秦怀道对着那个少校喊着,那个少校马上指挥人去弄柴火了,而现在,天气也很热了,秦怀道他们站在这里,就是等着。

  “没道理啊,完全没有道理,如果说真的没有人了,那么,城里面肯定会屎臭味传来,现在是东南风,我们在下风口,没有闻到臭味!”秦怀道站在那里,对着那个少校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现在可是夏天,如果说,他们都死了半个月以上,也许,尸体都已经成了白骨了!”那个少校担心的看着秦怀道说着,

  秦怀道听到了,摇头说道:“不可能,先烧着吧!”

  此时,城门那边,已经在烧了,烧了差不多一个时辰,那些士兵们才用木头撞烂了门,接着秦怀道他们进去,打开了城门,而街道里面,可以说是一个人也没有,但是也没有尸体。

  “分开看看,看看有没有活人!”秦怀道对着那些将士喊道,那些士兵也是骑马,开始去巡查,而秦怀道也是骑马前往城中间,那里是官府所在地,秦怀道到了官府,发现官府也是门口禁闭着,

  秦怀道让士兵去拍门,没动静,士兵只能翻墙进去,把门打开,到了官府,从发现桌子上都已经一层灰了,秦怀道接着开始巡查官府的后面,那里一半是扬州府尹家属住着地方,到了里面,也是空无一人。

  “这,看着好像有很长没人住了!”那个少校对着秦怀道说了起来,秦怀道也感觉很奇怪。

  “国公爷,国公爷,发现百姓了!”这个时候,一个士兵跑了过来,对着秦怀道喊道,秦怀道一听,马上就往外面跑去,到了外面,发现两个士兵带着几个百姓站在官府门外面,那几个百姓都是非常脏,而且胡须都没有整理过,同时,目光非常胆怯的看着秦怀道。

  “老乡,不要害怕,我们是朝堂的人!这里,这里的人,都?”秦怀道过去安抚着那个几个百姓。

  “朝堂的人?朝堂来人了?”其中看着年长的那个人对着秦怀道问了起来。

  “对,我们过来救你们的,朝堂派人来救你们的!”秦怀道点了点头说道。

  “哈哈,哈哈哈,乡亲们啊,朝堂来人了,朝堂来人了啊!”那个年长的人大声的喊了起来,秦怀道也不知道他到底是高兴啊,还是愤怒,只是,心情非常复杂的看着那几个人了,秦怀道知道,自己这些人来晚了。

  “来人了,两个月啊,65天啊,终于来人啊,我们还以为朝堂忘记了我们,忘记了扬州了!”那个人还在那些哭着喊着,秦怀道和其他的士兵都是看着他,

  就在这个时候,临街的一些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了很多百姓,都是脏兮兮的,而且头发胡须都没有整理过,他们就是站在门口。

  “还有人,还有人在!”那个少校非常激动的对着秦怀道说着,秦怀道也很激动,看着还不少呢!

  “快,准备疫苗,问问他们之前发过天花没有,如果没有,就要注射疫苗!”秦怀道对着身边的那些人说着,接着秦怀道到了那个人身边。

  “劳烦你,我们想要知道现在扬州的情况,另外扬州的官员们呢,他们现在去了什么地方?”秦怀道对着那个老人问了起来。

  “死了,都死了,官员都死了,那些将士们也死了!呜呜,死了!”那个老人说着就哭了起来。

  “什么,都死了?”秦怀道此刻震惊的看着那个老人,他还以为能够留下一两个,要不然,怎么维护扬州这边的秩序,可是现在,老人居然说都死了。

  接着秦怀道身边的那些人就开始去打听扬州这边的情况,汇总后,

  秦怀道才得知,早在40多天前,扬州这边就有大量的百姓感染了,扬州府尹也感染到了,家人也感染到了,为了保住那些百姓的命,他下令,打开粮仓,把官粮全部分给扬州城内的百姓,让那些将士们去送都个各家各户的门口,告诉他们,除非是吃完了粮食,否则不许出门,

  如果是染上了天花,那么就单独住一个房间,如果是死了,要么就是埋在家里的空地里面,要不就是想办法弄到门口,会有人去收集尸体,一开始去收集尸体的是那些士兵,慢慢的那些士兵也大部分都死了,就是剩下一下感染到了的,但是扛下来的,还在做处理尸体的事情,

  而据说,扬州最后一个官员,是在20多天前就已经死了,留在城里面的,都是老百姓,秦怀道此刻坐在扬州府的台阶上,心里是非常的压抑,他没有想到,扬州居然这么惨,

  现在,在秦怀道的手边上,是扬州的那些将士,统计的每天送出去的尸体名单,光他们送出去的,就超过了12000多人,还有大量的尸体是被百姓埋在家里的。

  “国公爷,现在我们在给他们注射疫苗,而且发现了不少感染了天花的人,现在也在给他们注射血浆!”那个少校声音沙哑的到了秦怀道身边。

  “好,拉我一把!”秦怀道对着那个少校说道,那个少校马上拉着秦怀道站起来,秦怀道也是跌跌撞撞的往官府里面走去,后面那些士兵马上要去扶秦怀道,秦怀道没让他们扶住,而是到了官府大堂,对着前面那个空着的位置,跪了下来,对着上面就是磕了三个头。

  “国公爷!”那个少校和其他的军官都不知道秦怀道是什么意思。

  “扬州府尹余至清大人流芳千古啊!”秦怀道大声的喊了一声,站起来的时候泪流满面。

  “国公爷!”那个少校也是很激动的对着秦怀道说道。“磨墨,本公要亲自为扬州所有官员,还有那些将士们请功,本公要请陛下为他们修建祠堂,修建功德碑!”秦怀道对着那个少校说道。

  “是!”那个少校马上前去找笔墨了,官府里面可不缺这个,很快,就弄好了,秦怀道坐在那里,让亲卫拿出了自己的空白奏章,开始把扬州的情况,还有扬州的那些官员之前处理扬州疫情的情况,给李世民做汇报,

  最后秦怀道请李世民,为扬州的官员修建功德碑,为那些主要有功劳的人员,建立祠堂,供百姓祭拜,写完了以后,秦怀道就让人快马送到京城那边去,而秦怀道则是开始留在扬州官府里面,开始坐镇指挥,让那些医学院的学生,去救治那些百姓,

  而在衙门后面,秦怀道此刻也是在客厅里面,点了香烛,上面还供奉了扬州府尹余至清的牌位,他的家人秦怀道也不知道名字,而且其他的官员,秦怀道手上也没有名单,需要吏部那边提供才是,所以秦怀道只能写他一个人的名字。

  “哎,真没有想到,扬州的官员,能够做到这一步,能够打开粮仓,让百姓躲在家里,老朽都佩服啊,如果不是他,扬州现在不可能还能有一万多百姓!”孙神医坐在那里,摸着自己的胡须,感慨的说着。

  “是啊,让他们不要出门,是最安全的,余至清大人那个时候知道朝堂是不可能会这么快派人过来的,只能靠自救,所以就打开了粮仓,救了这么一万多百姓,功德无量!”秦怀道点了点头,由心感叹的说着,对于余至清这么做,秦怀道心里真是佩服。

  “是啊,朝堂是需要给他表功!”孙神医点了点头,赞同的说着。

  :。: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