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贞观贤王 > 第972章秦娇的婚事

第972章秦娇的婚事

  第972章

  秦怀道醒酒后,已经是傍晚了,现在天气非常热,秦怀道醒来后,马上就去泡个澡,让自己舒服一下。

  “老爷!”秦怀道从洗澡房出来后,李丽仙就在外面等着秦怀道了。

  “嗯,辛苦了,这刚刚回来,本来想要和你们聊聊,结果还喝多了,对了,那个香皂和肥皂,卖的很好吧,我在南方都看到了!”秦怀道笑着对着李丽仙说着。

  “好着呢,老爷现在可是亲王了,不知道老爷什么时候举办宴会?妾身好去安排一下。”李丽仙笑着对着秦怀道问了起来,同时挽着秦怀道的胳膊。

  “新府邸弄好了吗?里面的装饰品都弄好了?”秦怀道考虑了一下,问了起来。

  “全部都弄好了,随时可以搬过去。”李丽仙开口说道。

  “那就好,这样,我让三叔挑一个好日子,一起搬迁过去,就这几天吧,到时候一起办了,这边也该修缮一下,要好好修缮,到时候我们还是回到这里来住吧,那些府邸,就交给那些小子们,另外,历城那边的府邸,现在也在建设,等年纪大了,我们不想管事了,就去历城也行!”秦怀道对着李丽仙说了起来。

  “好,听老爷的!”李丽仙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接着到了客厅以后,秦怀道发现武媚他们都在,还有那些孩子们也在,秦怀道先是抱着那些闺女们玩着,同时和他们说话,没一会,饭菜送上来了,秦怀道他们开始吃饭。

  “老爷啊,娇儿的事情,该定下来了,前几天,房夫人来到我们府上,希望能够定下娇儿的事情,我说老爷你也没有在家,等老爷你回来再说,现在娇儿都是一个大姑娘了!”李丽仙给秦怀道夹菜的时候,对着秦怀道说道。

  “好,年前肯定是要办了,我说娇儿啊,你就是相中了房遗则是吧?”秦怀道笑着看着秦娇问了起来。“才没有呢!”秦娇马上红着脸对着秦怀道说着。

  “那不行?”秦怀道故意笑着问了起来。“哥!”秦娇脸更红了。

  “哈哈哈!好,就这个小子了,不过这小子有点古板是过日子的人,娇儿跟着你嫂嫂也这么长时间了,管理家里的事情,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至于房遗则,我相信有他大哥和二哥,还有我这边帮忙,肯定是没有问题的,行,等忙完了这段时间的事情,就定了吧!”秦怀道笑着对着他们说道,

  秦善道听到了,迟疑了一下,没有说话,

  等吃完了饭,秦善道就找了一个机会,到了秦怀道身边说道:“哥,我有点事情要和你说!”

  “嗯,行,边走边说,还是去书房?”秦怀道点了点头,看着秦善道问着。

  “去你书房吧,又不然外面人多耳杂,被人听了去不好!”秦善道看了一下四周,提议说道,秦怀道一看他这样,估计是有重大的事情,要不然也不会说去书房,但是转过来一想,现在秦善道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也没有去朝堂任职,还在读书呢。到了书房以后,秦怀道就坐下来,开始泡茶。

  “哥,姐的婚事,恐怕没有那么容易。”秦善道坐下来后,就盯着秦怀道说道,

  秦怀道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什么消息?”

  “纪王一直在外面说,他可是看上了姐姐,非姐姐不娶,但是姐姐对于纪王是真的没有感觉,而且,姐姐也不能嫁给他,如果嫁给他,他到时候要和太子殿下争,恐怕会给姐姐带来杀身之祸,但是现在不单单是纪王,我听说,就是韦贵妃还是盯着大姐不放,

  另外,韦家那边也多次找我,希望我能够同意,我躲了他们很多次了,可是他们没有放弃的意思,之前大哥你也说了,大姐和房遗则的事情,等等再说,等纪王这边消停点了,姐姐的婚事就能够定下来了,但是现在,还是很难。”秦善道看着秦怀道说了起来,秦怀道听到了,笑了一下,继续泡茶。

  “大哥,得罪了纪王,也就是得罪了韦贵妃,同时也得罪了韦家,这样对大哥可是不利的。”秦善道对着秦怀道说着。

  “那你的意思呢,让娇儿嫁给李慎?”秦怀道笑着看着秦善道问了起来。秦善道听到了,坐在那里考虑一下说道:“那也不行,太危险,而且,纪王未必就是真的喜欢姐姐,而是看中了姐姐的财富和大哥你的势力。”

  “倒是懂不少了,那房遗则呢?”秦怀道笑着问了起来。

  “房遗则?他呀,他是被大姐欺负的死死的,一个书呆子,不过,人倒是很正直,很像房叔叔,以后怎么样不知道,但是现在,大姐嫁过去,人肯定是不会吃亏的。”秦善道考虑了一下,看着秦怀道说道。

  “那就好!”秦怀道开口说着。“关键是姐姐喜欢,姐姐不喜欢纪王。”秦善道补充了一句说道。

  “嗯,这个就是关键,你姐喜欢,咱们秦府的两个男丁,还不要满足他的愿望不成?所以说,不管纪王也好,还是韦贵妃也好,没用,谁来也没有用。”秦怀道笑了一下说道。

  “但是大哥也要小心才是,现在纪王俨然成为了和太子竞争的一大势力,就连吴王现在都被收拢过去了。”秦善道看着秦怀道说着。

  “李恪被收拢过去了?怎么可能?”秦怀道一听,很震惊,这个消息他还不知道。

  “听说是,但是具体如何,弟弟也不清楚,反正听说世家全部联合了起来,除了长孙无忌家,其他的大小世家,还有一些中间摇摆不定的官员,都站在了纪王这边!”秦善道看着秦怀道说着。

  “你来泡着!”秦怀道说着就站了起来,背着手在书房里面考虑着,

  而秦善道则是坐在秦怀道刚刚做的位置,开始泡茶,

  秦怀道想着吴王怎么可能会屈居于纪王之下,如果投靠吴王,那还不如投靠太子呢,最起码太子的赢面更大,如果太子登基了,怎么也不会去对付他吴王,但是现在吴王居然投靠了纪王,哪怕是赢了,也只能保证王位不丢,但是如果输了,李承乾可不会轻易放过吴王的。

  “这个消息,你是从何处听到的?”秦怀道站住了,看着泡茶的秦善道问了起来。

  “学校的那些人都说,我反正就是听听,不参与进去,另外,我学堂里面,很多世家的子弟,经常想要请我去吃饭,请我去画舫,我都不去!不过,我就是请了一些寒门子弟前往秦府酒楼吃饭,他们一些人当中,还是有一些很有才华的,至于那些世家子,他们眼高于顶,感觉做什么都是高人一等!”秦善道笑着说着。

  “他们还有欺负你啊?”秦怀道点了点头,问了起来。

  “他们可没有这个胆子,在学堂,没人敢欺负我,一个是打不过我,另外一个,他们也不敢得罪我们家,毕竟大哥的功劳在那里摆着,权力也是在那里摆着,所以,没人敢招惹我,我也不会去招惹他们,除非是他们欺负寒门子弟,我看不惯了,就会说两句,他们也会给我几分面子,我呢,当然也不是什么是都管。”秦善道笑着对着秦怀道说着。

  “嗯,这样就对了。”秦怀道听到了,比较满意的点了点头,秦善道这两年确实是长大了不少,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了,关键是这些想法还是不错的。

  “嗯,反正我不去惹事,但是别人惹事,那就打回去。”秦善道笑了一下说着。

  “好!”秦怀道点了点头。

  “哥,那姐姐的事情,怎么办?”秦善道继续问了起来。

  “你姐喜欢谁,那就嫁给谁,谁也不会强迫他,在说了,你以为陛下希望你姐嫁给纪王啊?还有太子殿下,他们会同意,这个事情不用我们去说,他们就会提前帮我们处理好,只要他们来找我们谈了这个事情,后面的事情,就不需要我们出面了。”秦怀道笑着对着秦善道说道。

  “哦,大哥的意思是,陛下会出面?”秦善道坐在那里问了起来。

  “他不出面谁出面,你姐要是嫁给了纪王,带去这么多财富,对于纪王来说,意味着什么,就算不靠我这边的势力,就那些钱,就能够收拢大量的官员,他难道不担心?

  此事,没什么好争的,纪王之所以要争,他不是争你姐,是争我,是争给我看的,这次我拒绝了他,下次其他的事情,我就不好拒绝了。”秦怀道背着手,开口说道。

  “这么说,纪王殿下不是真心喜欢姐姐?”秦善道看着秦怀道继续问了起来。

  “是不是不知道,但是有目的是肯定的,行了,说说其他的,说说你这几个月都做了什么!”秦怀道说着就坐下来,秦善道给秦怀道倒茶,兄弟两个聊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秦善道就回去了,而秦怀道也是回到了李丽仙的卧房,李丽仙正在给秦远洗澡。

  “不是洗过了吗?”秦怀道明明记得吃饭后,丫鬟就给他洗澡了,怎么还洗。

  “刚刚在院子里面追追打打,满地滚,身上全部都是灰,站好了,臭小子,行不行为娘揍你?”李丽仙怒视着秦远,警告说道。

看过《贞观贤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