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两界相隔 >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在那个世界里,我去算命,算命的常常把“你有牢狱之灾”之类的话挂在嘴边,而我一个守法公民只能将其定为封建迷信置之不理,可在这个世界,我确确实实的印证着牢狱之灾接连不断,不禁感叹一句“算的真准!”

  阴暗的囚笼,潮湿的环境,这压抑的氛围让我频频感觉无法呼吸。接连几天过去,我没有再次收到吴俏的任何信息,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无从得知。

  这里,没有海山人员对我进行审讯,如同往常一样,除了一天三顿饭,我没有见到过任何一个人影,甚至一条老鼠都没有。我倒是有些想念球球了,想念它毛茸茸的依偎在我怀里,仿佛有几次它的身影都在我眼前徘徊。

  也许是被关起来的第七天,不,也许是第八天,我终于离开了这个牢笼,再次看见活人,是吴俏、吴霄的二叔将我押送在了吴明尧的面前!

  吴明尧这个男人,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老气横秋精明强干,反而和他的二弟有着及鲜明的反差,西装革履,个头不高,甚至有驼背,油亮的背头让我想起了一些民国时期一些**官员的打扮。

  我跪在他富丽堂皇的办公室内,这里的装饰远远要比符号的书房奢华百倍。跪着这个姿势虽然让我如同遭受奇耻大辱,但我肩膀上的两只大手让我只能保持这个屈辱姿态。

  屋中除了押解我的两名壮汉和吴明尧以外没有其他的人在场,就连他们的二叔把我押送至此后也退避三舍。而吴明尧这个老男人却在我面前不断的踱步,过去了接近几十分钟他一言不发,偶尔会把目光投向我已经布满胡须的蓬松着头发的脸上。

  最后吴明尧还是开口了,而却偏偏把问题抛给了我。

  “你说吧,你想让我如何处置你!”

  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就是一句废话,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就算跟他说“你现在放了我。”他也不会同意的。我也保持着一言不发的状态,用我不大双眼死死的盯着这个男人,来表示我内心的不满。

  “俏儿为了你都快和我这个当爹的反目成仇了,你到底给这孩子下了什么药,让她这个乖巧的孩子如此忤逆!”吴明尧的话是压着火气说的,他说话时身躯微微颤抖,我知道他恨不得把我一刀杀了,但是趋于自己女儿的情况他极度控制着自己。

  看来吴俏给我密信中的目的已经达成,看来吴家上下都觉得是吴俏和我产生了情愫,所以才把我当成了一块烫手的山芋,既想干掉却也无可奈何。

  “带他收拾收拾换身衣服,去见小姐。”吴明尧原地叹了几声粗气,随后便吩咐着押解我的两个壮汉,让我去见吴俏。这一结果是我完全没有想象到的,我本以为死罪可免获罪难饶,但是吴明尧的这一举动让我完全摸不着头脑。

  我在监视下,剃去胡须,洗澡更衣后,被带到了一个女子的卧室,房门打开,我又被身后的两只手狠狠的推了进屋内,房门又紧闭了起来。我从踉跄中抬起身形,看见眼前的一幕时有些不尽的心酸。

  吴俏病怏怏的躺在卧室的床上,嘴唇干裂,头发甚至有些枯黄,一周的时间,她的面容消瘦的让我难以想象,甚至有些无法接受。她现在整个人都是有气无力的,就连呼吸都不是那么均匀。

  我疾步来到床前,看着憔悴的吴俏,本想做些什么,可不知道如何是好。

  “吴俏,你这是怎么了?这才几天,你怎么变成这样?”我关切伏在她的床边。而吴俏却一把攥住了我的伏在床头的手上,气力很大,但是又很小!

  现在虽然名义上,我和吴俏已经是相亲相爱的一对情侣,但是我心里清楚,这都是吴俏为了救我的借口,我有些不自觉的想把自己的手从吴俏的手中抽出来,可是吴俏满含热泪对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瞬间明白了,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还是被吴明尧监视的状态,为了把这场戏做到底,我依从了吴俏的意思,反而轻轻的将她的手抬起,放在我的脸颊上面。

  “你不留胡须还是挺好看的。”吴俏眼角带泪,用最微弱的一声调侃,让我这个男人心里泛酸。

  “为什么会这样?”我柔声细语对吴俏说着,其实不管我和吴俏之间是否真的有男女之情,但眼睁睁看着她消瘦至此,我也不免有些心疼。

  “范大哥,放心,我绝食抗议来着。”吴俏挂在眼角的泪水停住了,泪水不断的滑落在枕头上,可嘴角却向上扬着,如同看见了希望喜极而泣一般,双眼的目光从来没有离开过我半分。

  我一个大男人,看见吴俏如此面容憔悴,而且梨花带雨的样子,不免有些动容,有些心碎,吴俏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救我,让我心里说不出来的心疼和感激。

  我对门外怒吼着:“来人!快那些吃的来!”

  几个家丁女仆端着一盘盘的精致的糕点走进房间,可我却心急的让她们拿些粥来。我估计吴俏从我被关进牢房开始就没怎么吃过东西,现在只有先补充一些流食让她身体各项机能先恢复一些才能进补。

  我在吴俏的床头足足蹲守了一天,我们之间没有很多的交流,只是看她不断的流泪,我喂了她吃了一些食物,她的面色逐渐恢复了一些才沉沉的睡去,不过她细嫩的手却从不肯把我放开。

  “吱呀呀”的门响,我回头从门缝中看见了吴明尧的身影,我心里清楚,这个男人是我终将要面对的,吴俏为了我挽救我的生命付出了这么多,那我就顺势而为,将这场爱情保卫战的戏码进行到底。我轻轻的拿开吴俏的小手,随后跟着吴明尧离开了她的房间。

  我站在吴明尧的办公室门前,垂着头,我有些不敢直视这个小老头,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处于对吴俏为我付出这么多的亏欠。

  “看着我!”最后还是吴明尧开了口,偌大的办公室内仅仅我们两个人,我甚至感觉这三个字都带了回响。

  抬起头看向吴明尧,我发现他的眼圈也是红红的,不知道是哭过,还是疲惫所导致的。可我看向他后,他又是一言不发,就让我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他。我很抵触他这样的做法,让我之前低头时心里所想的对策和台词一下子没有说出口的底气。

  很明显,吴明尧这是要跟我打一场心理战,我如果继续这么跟他耗下去,我知道我的信心和底气终将会被他耗光,到时候一些蛛丝马迹被他抓住,吴俏之前的付出可能全都白费了,看来我需要主动出击,先发制人!

  “您关了我这么多天,不会就是为了我这么看着您吧,你有什么话可以直说,鬼门关我也来来回回走过几趟,不需要打心理战术!”

  虽然我说着话的时候刻意的把称呼换成尊称“您”。但我却挺起胸膛,目光坚定,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吴明尧的双眼上,与其对视,语气不卑不亢。

  “哦?有点骨气!”吴明尧对我的态度露出了一些赞赏,随后继续问道:“你来自哪里?”

  我心中一顿,唾骂一下吴明尧这个小老头不按套路出牌!他的第一个问题竟然回避了我锋芒,而是另辟蹊径,反倒是打了我一个措手不及。

  “我来自哪里很重要吗?”我不敢有些许停顿,将问题反问回去,我不能让他看出我内心的慌张。

  “你来自哪里不重要,但你为什么被海山通缉很重要!”吴明尧的话题也不在绕弯子了,我被海山通缉这件事在吴俏给我的密信里已经说过了,他们姐俩已知的事看来根本不可能逃过这个能和海山周旋许久的老狐狸的眼睛。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被通缉。”我还是回避了,我下意识的躲避了吴明尧的眼神,但我瞬间又看向他,却看见了嘴角上的一抹诡笑,我知道我的破绽出现了,我还是太嫩了。

  吴明尧一下子就抓住了我的心里防线的漏洞,乘胜追击的跟我说着:“你不知道?好!从现在开始,我问,你答,你敢说不知道,我现在立刻给你送到海山驻扎在黑市的部队去,也让你见见你的老熟人,疤脸!”

  吴明尧的语调越说越高,当我听到疤脸的那一刻的时候,我想我是我该说实话的时候了,我心中这个挥之不去的阴霾始终是那座跨不过去的恐惧。除非哪天我手刃这个王八蛋!

  “你怎么认识的我的两个孩子?”吴明尧的问题一开始很柔和。可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回答?实话实说还是编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

  这个问题我没有和吴俏对过供词,我怕我说漏了,我怕吴俏和我说的完全是两个版本。我只能模棱两可的回答来混淆时间线。

  “我逃跑的时候认识的。”我这么回答也算是对上了他知道我是海山通缉的逃犯的事实,但我也没有交代时间,只要吴明尧不继续追问下去,我想应该可以应对。

  “你杀没杀过人?”吴明尧问题急转直下,开始厉声喝问着我。

  这个问题如同**在我耳边炸响一般,让我顿时语塞,我不知道怎么去叙说这件事,浑身不自觉的紧绷了起来,我的呼吸也开始有些急促,紧握着拳头,只能勉强的点了点头来回答这个问题。

  “你杀的是海山的人?”吴明尧对这个系列问题开始纠缠不休。

  对于我手**炸掉的那一车人,我根本就不想去回忆,我怕那几个浑身是血的人再次出现在我的梦里。

  我的迟疑有些激怒了吴明尧,可是我的沉默便是最好的回答,答案是肯定的。

  “你来自哪里?”吴明尧几步便到了我的面前,然后把问题回归到了起点。

  “我来自……”在吴明尧的一连串的逼问下,我马上就要脱口而出,可是我说完三个字突然顿住了,不是我不想回答,也不是我突然守住了我的心里防线,而是我突然发现,我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了。

  我来自哪里?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看过《两界相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