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豪门暖婚:凌爷,狠撩人 > 第104章 安老板:穷,只能霍霍萧逆【一更】

第104章 安老板:穷,只能霍霍萧逆【一更】

  “要追上去问个清楚吗?”

  似是怕惊扰她,凌西泽轻声问。

  陷入思绪中的司笙,惊他提醒回过神,眉目凉了几分,声音冷硬:“不用。”

  她连易中正和老堂主认识一事都不知情,眼下都不知是否该怀疑她和老堂主的认识、她继承百晓堂堂主一事都是刻意安排。

  何况,既然易中正、老堂主都没跟她提及过往事,那定是有意瞒着她,她跑过去追问的话,得到的也只能是敷衍的答案。

  百晓堂、易中正、司铭盛、易诗词、图纸……

  司笙实在没料到,这些词竟然会牵扯到一起。

  根据老堂主透露的消息:易诗词曾偷了易中正的图纸给司铭盛,所以导致易诗词和易中正关系决裂。

  那么,图纸是什么?

  易诗词为什么偷图纸给司铭盛?

  老堂主口中的“龌龊事”,指的是这件事吗,还是不仅是这个?

  ……

  正当司笙被诸多疑惑萦绕心头之际,旁边的凌西泽徐徐出声,“年后,司铭盛会举办古稀寿宴。”

  司笙侧首看来,手一动,赫然意识到她还紧攥着凌西泽的手,当即微怔,赶紧松开,同时拉开跟凌西泽的距离。

  但,凌西泽却倏地反手抓着她。

  他的掌心厚实温暖,轻易将她的手包裹其中,有些粗糙,皮肤相贴时刺刺的,微痒,却又不是那般难以忍受。

  毛孔舒张,司笙感觉到一丝尴尬,欲要将手抽出来,却见他递来一样物品,攥她的手微张,把物品塞到她的手心里。

  他说:“只带了一片,你凑合着用。”

  司笙低眸一看。

  那是一片暖手贴,塑料包装,却不凉,全是他兜里的余温。

  手指慢慢收拢,司笙把那片暖手贴攥在手中。

  适时撇开那抹尴尬情绪,司笙收得自然,大方地说:“谢了。”

  “手凉成这样,不止是年纪大了吧?”凌西泽状似无意地问。

  领了这份情,司笙捏着暖手贴,撕开包装,懒洋洋地说:“想不开去游了个冬泳,就这样了……听你的口气,你还知道一些司家的事?”

  她轻描淡写转移话题,不知是无意还是刻意,凌西泽都无法再重新追问。

  凌西泽静静看着她,眼皮掀了一下,问:“你了解司家吗?”

  “做装修设计起家的,后来转行古董生意。二十年前,司尚山白手起家。”

  言简意赅。

  司笙所知确实不多。

  关系到司家的事,她不感兴趣,同时,也因是“家事”,所以忌讳让百晓堂调查。就网上搜到的那些消息,她瞄了一眼。更多的,她就一无所知了。

  凌西泽惊奇她的信息量,一想后,帮忙介绍道:“司铭盛是工程建筑师,二十多年前,曾参与过一项国家级的桥梁建筑,一举成名。”

  “是么。”司笙有些稀奇。

  “奇怪的是,他只设计过这一项工程。”凌西泽不疾不徐地道,“他学过建筑,但在此之前,都没什么建树。这次之后,也没听他参加过什么建筑设计。”

  司笙很快联想到刚刚老堂主所说的图纸,“你的意思是……”

  “这个只是猜测。不过,你可以去问问你外公。”

  司笙眯了眯眼,问:“还有吗?”

  凌西泽便继续介绍:

  “司家以前是做家具生意的,但市场萧条,也是二十多年前,司铭盛忽然转型做订制装修,针对上流社会,在装修、家具里加入机关元素,久而久之,打响了名号。”

  “后来市场竞争力大,司铭盛就涉及了古董生意。沾他建筑师身份的光,结识不少人脉,办事也轻松,所以生意越做越大。”

  “现在司家主打装修设计和古董市场,子孙基本都是往这两个方向靠拢的。”

  介绍完司铭盛和他的发家史,凌西泽又简单提了几句司家的后代。

  司尚山是自立门户,完全不插手司家的生意,现在司家由司尚山的哥哥和姐姐管理,哥哥负责古董生意,姐姐管理装修设计。

  下一辈,除了司尚山家的司裳和司风眠,值得一提的,就一个。

  “司炳,京理毕业的,大学跟你一个专业,硕士转的考古方向,现在在考古团队工作。司铭盛渐渐让他管理着古董生意,应该对他寄予厚望。”

  毕竟,只有这么一个争气点的,想不寄予厚望也为难。

  暖手贴握在手心里,两手相贴,热量一点点地传递开,冰凉的手指渐渐回温。

  被普及完,司笙啧声道:“你知道的倒是挺多的。”

  凌西泽意味深长地看她。

  探听到司笙跟司尚山的血缘关系后,他就让鲁管家去调查了下司家,这些都是他前不久刚知道的。

  只是,不能同司笙说。

  他语调微沉,“常识。”

  “……”

  司笙一时无言。

  半晌,她作势起身,“吃也吃了,礼物也送了,还有意外收获,回吧。”

  “Zero?”

  刚一站稳,司笙就听到凌西泽压低的磁性嗓音,身形一晃,目光斜斜地往下一打。

  在她的注视下,凌西泽晃了下手中的无人机,站起来。

  他站得笔直,无人机一个翻转,手指叩在地面刻的银杏叶上,语调慢条斯理的:“实锤了。”

  司笙讶然一看他,又瞧着无人机那银杏印记,立即联想到送给冬至的机关盒——送给冬至的,是她亲手制作的,也是刻有银杏印记的。

  先前被几番试探她也可以不认,如今证据亲自送人跟前了,想不认也不行。

  她无奈了,“连抽奖礼物你都关注?”

  “嗯,过目不忘。”凌西泽勾了勾唇。

  “尾巴都翘上来了。”司笙失笑,右手捏了捏暖手贴,眉目明艳,“怎么着,要不要我奖励你的火眼金睛,送你一套签名书?”

  知道她是Zero的,凌西泽也不是第一个,比如易中正、她师姐,以及同她面基过的White。

  司笙不在乎被人知晓。

  之所以不主动公布,是因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不说她是一没有作品傍身的十八线小明星,光说她一混江湖的,被挖出来是个整天伏案画画搞创作的漫画家……她的逼格往哪儿摆,到时候拿什么来压得住人?靠几本都没砖头厚实的漫画书吗?

  但真被发现的话,她也不带虚的。

  凌西泽还拿乔了,说:“那多不好意思。”

  “……”

  赏了他一记白眼,司笙扭头就走。

  凌西泽紧随其后,“每本都要签。”

  “……”

  “再画个图。”

  “……”

  “写个寄语。”

  “……”

  司笙忍无可忍地回过身,咬牙说:“您找抽呢?”

  “奖励我的火眼金睛。”

  凌西泽对她的威胁视而不见,面上带笑,笑得生动又俊雅,拿她的话来堵她。

  司笙:“……”

  服了!

  *

  夜幕将至。

  飘窗被推开,朔风裹着雪花漏进来,带着新鲜清冽的味道,驱逐着室内的闷热。

  摊开放在飘窗上的厚重书籍被掀开几页,入眼的是黑红相间的、密密麻麻的字,红色字体娟秀小巧,字迹工整,占据着整页的空隙。——全都是笔记。

  萧逆退回来,斜了眼书籍,刚欲拿起,就听到放被子上的手机轻微震动一下。

  他走过去,拿起手机一看,是一条转账信息。

  同时有微信消息进来。

  【安老板】:软件测试没问题,尾款已付。

  【安老板】:还接其它的单吗?

  萧逆垂眸,薄薄的眼皮遮着眼眸,亦掩不住眸子微闪的光。

  【XN】:不接。

  【安老板】:行,有机会再合作。

  退出微信,萧逆瞥了眼余款信息,把钱转给某个账户。

  留言:最后一笔。

  无债一身轻,饶是萧逆,在转账后也不禁暗自松了口气。

  易诗词的病是去年检查出来的,治疗几个月后,所剩无几的一点积蓄都搭进去了。易诗词偏又不肯卖房、萧爸遗物,犟得跟头牛似的,一提就生气,临死前都想给他多留一条后路。

  可病不能不治,萧逆只得另想它法,找朋友借了笔钱。

  虽说易诗词还是走了,但钱借了,就得还。

  好在有一技之长,萧逆托人接了几笔单,又花了大半年,陆陆续续把钱还上了。

  微信又弹出信息。

  【SJY】:你小子来钱挺快的啊,不会是抢银行去了吧?

  【SJY】:对了,我在大西北玩儿,你有什么想要的特产吗,我给你寄一份。

  【XN】:……

  今天,这位素未谋面的朋友,依旧人帅心善,但脑子不正常。

  萧逆望了眼窗外。

  天都快黑了,人什么时候回来?

  *

  越野车借着晚高峰,被堵在水泄不通的马路上。

  闭目睡了一觉的司笙,半眯着眼,神情倦怠地打开车窗,任由冷风袭面,冻得她一个哆嗦的同时,也吹散她的困倦和睡意。

  目睹这一切的司机·凌西泽嘴角一抽,“你弄醒自己的方式,非得这么简单粗暴?”

  “省事儿。”

  司笙嗓音还拖着慵懒的调儿,手肘车窗上一搭,头往外一探,下颌抵在小手臂上。

  她悠悠地喊:“老板,拿俩烤玉米。”

  这是在跟路边推摊的商贩说话呢。

  有生意上门,顾客还是一大美人儿,商贩笑得欢快,脸上堆满褶子,屁颠屁颠拎着俩烤玉米过来了。

  拎过玉米,司笙扫码结账,交易结束,各回各家,越野车前进才不过一米。

  “喏。”

  司笙一扭头,发现凌西泽正打量着她,看得出来,表情挺无语的。

  不过,热乎乎的烤玉米,仍是被他接走了。

  车堵得厉害,司笙关了车窗,懒懒倚在椅背上,咬着烤玉米,手指点开手机微信,查看着消息。

  【安老板】:[文件]

  【安老板】:安装一下这个软件。

  司笙不疑有他,下载软件进行安装,赫然发现是个叫百晓堂的APP。

  趁着其安装,司笙给安老板回消息。

  【司笙】:不是有内部软件吗?

  时代在发展,百晓堂也与时俱进,将情报汇聚到线上,方便全国各地的成员自行查阅。不过,也分等级,有些信息需要在堂里有一定地位的才可查询。

  安老板先前就让司笙安装了百晓堂的内部软件,也给了她专属堂主的账号和密码,但她一次都没有查阅过。

  【安老板】:这是公开的,面向顾客,方便他们线上下单。

  【安老板】:刚做好,给你测试一下。

  司笙回了一个哦,索性无聊,就点开软件。

  非常简单的界面,最下面一排,就主页、注册、下单三个选项。

  主页都是糊弄人的障眼法,几个板块,全是安老板说的“旅游攻略,行业前景,寻人问事”,有免费的有付费的,实际真要得到针对性的情报,还得自行下单,不为人知。

  一分钟掌握操作,司笙象征性夸赞安老板几句。

  但刚一夸完,又忍不住损。

  【司笙】:搞成性冷淡风,是想走神秘高冷路线?

  【安老板】:托一小朋友全权包办,可能他的审美就这样吧。

  【司笙】:小朋友?

  【安老板】:一高中生。

  【司笙】:霍霍祖国花朵?

  【安老板】:真没有,纯粹是堂里穷,他开价便宜。

  【司笙】:……

  行,这理由算是说服她了。

  穷是原罪。

  聊了一阵,司笙抬目望去,见到前方连绵不绝的车辆,轻叹了口气。

  这时手机振动,又来了新消息。

  【沈江远】:美人儿,你莫不是在西北混黑涩会的,我这一路沿着西北线走,怎么搁哪儿都有你朋友招待?

  ------题外话------

  【1】

  瓶子:震惊!长得帅、会打架的萧弟弟,竟然是个码农!

  萧逆:……

  【2】

  偷偷看一眼,有没有夜猫子。

看过《豪门暖婚:凌爷,狠撩人》的书友还喜欢